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明天+番外 作者:代本

字体:[ ]

  《明天》作者:代本
 
  文案:一个将死之人的追忆与忏悔(好像没有)
  软弱苦逼攻×耿直学霸受。
  第一人称主攻。
  前中期甜的。
  1v1---be
 
 
第1章 
  我明天就会死。
  你可能要问了,哪有人提前知道自己啥时候翘辫子啊。除非你不想活了,打算在明天自杀。
  还真不是,自杀都是那些曾对生活怀有期待的人逃避方式。我这条贱命跟着我在污腥烂泥里滚了几大遭,再绚烂美好的期待也都被化成了臭水,不比以往清澈,再逃无非是从“在一个臭水沟里苟延残喘”跳进另一个臭水沟了结此生。
  所以当在法庭上听到那个小眼睛老头念出审判结果的时候,我脑子一片空白,不太能理解是什么意思。直到死核书递到我手上,我才在心里“哦”了一声,平静到麻木。
  在死之前,我得回顾一下我那30年的- cao -蛋人生。
  首先闪现在我脑海中的是一张严肃周正的脸,那是我的母亲。
  我没见过我父亲,不过我猜想他应该是个很温和的人,因为我奶奶就很温和。不像我妈。
  从我记事起,我几乎没见过我母亲对我笑过。她总是平平无波连名带姓的喊我,李若明,“李若明,把电视关掉”“李若明,今天的题做了吗”“李若明,把牛奶喝掉”。
  我印象挺深的一件事,应该是我6岁的时候,那天我过生日。
  我妈走之前说她晚上上完课就回来,我有点失望,不过有奶奶陪我,还给我做好吃的,这点失望转眼就消失无踪了。
  晚上吃完饭我坐在客厅看电视,眼睛却不时往门那瞟,奶奶过来催我让我去做作业,我妈回来要检查的。我跟她撒娇说我今天过生日,就再看一小会,看完立马回去。奶奶倒没多说什么,只叫我记得完成作业。
  可是我低估了电视对我的吸引力,总想着再看5分钟就好。大门传来响动的时候我吓得想也没想摁灭了电视,站起来有些无措的看着我的母亲走进来。我母亲看了看我又摸了摸电视机,放下手里的东西,问我是不是在看电视。
  我根本不会也不敢在我母亲面前撒谎,支支吾吾的承认了。
  我妈立时就给了我一耳光,我吓得不敢哭也不敢说话。我最怕我母亲生气,而她又总容易生气。
  她拽着我的衣服问我今天布置的作业写了多少,我被她拽着脚踢到了一个东西,低头一看,是生日蛋糕。
  这时候奶奶也出来低声劝她,说我今天生日,少写点也不碍事。
  有奶奶站在我这边,那些被恐惧隐藏的委屈就冒了出来。我说学校布置的作业我早写完了,你给我留了那么多我又不会的题,怎么可能写得完!
  这些话我早就想跟她说了,我想像别的小朋友那样看动画片,出去玩耍。而不是在家做我根本不会的题,念我压根不懂的英语。
  她可能是没想到我会顶撞她,气的脸都红了,把我架到她身前就打我的屁股。
  最后又是我被赶了出来,她以前就经常这么干,而且以后也会的。
  我跪在家门口,小脑袋抵着门,楼道里黑黢黢的,间或还有从窗户里漏进来的风声。我吓得根本不敢睁开眼睛,心里祈求着我妈能开开门,我怕,真怕。最后依旧是奶奶红着眼把我拉进来,进来之后还得接着做算数题。
  我的童年没有大怪兽和圣斗士,有的只是无穷尽的算术题。
  如果你以为那样我就是一个优秀上进的好学生,那你就错了。
  我就是每个班必不可少的那个逗比人物,负责活跃课堂气氛,被老师调侃批评的。我那时候就在最后一排,学习不怎么样,但耍的一手好贱。老师说个什么,我总会用不大但周围人又刚好听见的音量接一句搞个怪,引的同学哄笑,老师怒视。
  现在再想那时候简直是**,以为自己是个演员,别人都看自己表演,其实就是个小丑。
  当然,因为成绩不理想没少挨我妈的打。我也只有在我妈面前才会收敛起一身的毛躁,不是装的,是真怕。就算以后我长大,我妈不再打我了,我也怕她,这畏惧是从小凿在骨子里的,减弱不了,克服不得。
  就这样,我以一瓶子不满半瓶子晃荡的成绩升入了初中,然后考高中的时候我妈找了找关系让我去了她们学校。
  她们学校是我们市重点,我初中有好多同学挤破头也不见得能进来。
  不过我一点也不想来这儿,我母亲为了更好的监督我学习,把我调到了她们班,她成了我的班主任。
  这样我课上再也不敢随便搞怪发声了,课下也不敢,因为有一次我课下和我同桌聊天,笑的有点肆无忌惮。
  然后只听见啪的一声响,全班都愣住了---我母亲把厚厚物理课本摔在了我的后脑勺上。
  然后她拿起我桌上的书啪啪的甩在我的头上,那时候我的皮已经被她打的很厚了,都没感觉到怎么疼,只是脸皮到底没那么结实。
  在全班同学面前,我的脸毫无征兆的红了个透。
  从那以后我课间也就不怎么和同学们说话了,我觉得畏惧又丢人,同学们是怕了。
  我的成绩在当时很差,如果说在初中我还能勉强占个中等,在那样学霸云集的班里,我没什么悬念的位列倒数……有时候是倒一,有时候倒二。
  那时候我十分沉迷于画画,我初中就很喜欢画画,而且画的惟妙惟肖---这当然不是我自夸,这是同学们说的。
  那时候我们班板报总是由我承包,而且回回第一。
  不过我妈不允许,我又不敢在她眼皮子底下作案,只敢晚上一个人回去之后偷偷亮着点儿微弱的光画。
  那一阵也不知道怎么了,或许是太孤独了,我竟然在学校画起了画---还就在我妈眼皮底下!
  那时候我周围同学大都让我帮他们画些游戏人物,卡通动漫之类的。我还给我同桌画过他的自画像呢。
  由于我的业务过于繁忙,“不得不”在课上“加班”。
  我的所有任课老师都是我妈的眼线,于是当天放学我妈就知道我干了什么。
  我和我妈不是一块回去,那天回去我帮奶奶做好了饭,等着我妈回来。
  我妈一进门我就知道不妙,我看了看我奶奶,她的头发已经全白了,拿碗的手还有点抖。
  我心里觉得真对不起她,每次我妈打我她都小心翼翼的劝,多半是没用的,而且我知道她会默默的抹眼泪。
  我妈先把包放下,然后拿起我放在沙发上的书包,我明知道里面有什么也不敢出声阻止她。
  只能眼睁睁看着她把我的那些画撕了个粉碎。
  其中有一个碎片是我同桌的厚厚的嘴唇,为了画好这个我还偷偷观察了好久,并答应他一定会把这嘴唇画的- xing -感而真实。
  家庭矛盾又一次爆发,我母亲平时不是个话多的人。可这次她却从“我学习不好让她在学校丢人”说到了“要不是因为我她早跟别人过日子去了”。
  我闭了闭眼,没敢看我奶奶,心里却是实打实的心疼她,我没见过我爸,不过我猜如果我爸在的话,他一定不会让奶奶在家里都这么如履薄冰的。
  于是,我顶撞了我妈,我朝她喊你别管我了!你快去找别人吧!我和奶奶一起生活!
  我妈被我气得发抖,抡起胳膊就给了我一嘴巴子,我被她打的先是耳朵嗡嗡的响,然后感觉到脸火辣辣的疼。
  我再次被赶出了家门,就在楼道里。我没敢往外跑---我跑出去之后奶奶还得去找我,她腿脚不好。
  我已经不像小时候那样害怕了,平静的看着我家的门,想我高考之后就能摆脱我妈的控制了。
  事实是,不能。
  我高考那次超长发挥,比平时多考了几十分,可以上个一本了。
  我满心欢喜的觉得我妈这次肯定满意,而我终于可以离她远远地了。
  我妈是满意了,但我还是没能摆脱她。
  她要求我复读,我妈想的是既然我有潜力考那么多分,何不在复读一年提个百十来分呢。
  中心思想是,我这次虽然考的不错,但离她的要求还差得远。
  这次我已经出离愤怒了,我气得大叫,跺地跺得我们家楼下都找上来了。
  但我妈有得是办法要我屈服,最终我还是去学校复读了。
  这次我再也没有上次高三那样隐隐的斗志了,结果可想而知,我第二次高考,比第一次少了一百多分。
  再次复读。
  那时候我已经不怎么说话了,整天一个人低头走着。只觉得真没劲,考试没劲,听课没劲,活着没劲,人生没劲,做什么都提不起劲儿来。
  我最终还是没有参加第三次高考。
  我奶奶死了,急- xing -心梗。
  奶奶去医院,我妈没让我去,奶奶葬礼也没让我参加。
  奶奶葬礼那天我在学校厕所哭的撕心裂肺,校服都被我的鼻涕和眼泪蹭- shi -了。
  以前我妈怎样待我,总有我奶奶给我留个温暖慈爱的怀抱。所以不管我妈扔给我怎样的硬刺和坚石,我总还能在奶奶这疗疗伤。
  可是我奶奶死了,没人允许我撒娇了。
 
 
第2章 
  人的一生有无限种可能,但我最不应该的,就是被我妈桎梏,按图索骥的走她为我规划的人生。
  但那时候我还没想清楚这些,我只觉得被困在了一个大小适中的铁皮箱里,日复一日的压抑与束缚。每天面对那些根本看不懂的导数、函数,永远也上不完的课,我简直如坐针毡。心里仿佛有一颗亟待点燃的炸弹,一触即发。
  所以,我逃学了---不仅逃学,还离家出走了。
  倒没逃得太远,就在邻市,拿着我奶奶留给我的钱。
  走出火车站的那一刻,我深吸了一口气,感觉那无形中的铁箱分崩离析,混杂着煎饼汽油味的空气都无比清新。
  我攥着身份证在火车站附近租了个地下室,又去旁边超市买了些日用品,做完这些坐在房间的床上愣愣的发了会呆。我从来没有自己孤身出过远门,自己留宿在外,自己- cao -心衣食。刚下火车时的解脱与欢喜被口袋里所剩不多的钱冲淡,又被楼道里墙上随处可见的“女模”“公主”服务小广告和隐约听到的老鼠吱吱声浇灭,心境也逐渐平和。
  也不知道我妈怎么样,这时候倒有些内疚了,不过内疚毕竟只是由当下的陌生环境催生出的,占据不了多久心神。我妈就是个独裁者,我只要回去肯定得被逼着做厌恶的事,是个毫无发言权的服从者。
  为了避免每天在房间里坐吃山空和忍受无法抗拒的空虚和迷茫,第二天我就出去找工作了。
  没想到还挺顺利,第二天我就找到了一个正在招工的餐馆,当服务员。既然不准备立刻回去,我即刻发挥我体内那点差点被埋没的乐天和中二,打算好好励志一番,别让自己为这决定后悔。
  • 本站(御宅屋)所收录作品均由网友读者自行上传,与本站立场无关
  • Copyright©2018御宅屋 All rights Reserved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