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租客是只鹿 作者:一条会修图的鱼

字体:[ ]

  《租客是只鹿》作者:一条会修图的鱼
 
  文案:作为一个家里略有点小钱的富二代,陈昊洛的人生目标就是混吃等死。
  可惜被迫出柜之后,他的美梦破灭。
  为了维持体面生活,他把其中一间卧室租给了一位道士。
  但是,道士怎么会是一只鹿?
  作为一只建国之前就成了精的鹿,丰驰的人生目标就是开个饭店。
  可惜时运不济,他只能收起美梦。
  为了吃饱穿暖,他走上了捉鬼做法的道士之路。
  后来,给自己找了个有钱男友。
  ——————————————————————————
  陈昊洛:“我的男朋友他不是人。”
  丰驰:“听起来没有问题,但就是觉得怪怪的,你不是在骂我吧?”
  陈昊洛:“绝对不是。”
  ———————————————————————————
  丰驰:“我的男朋友太有钱了怎么办?”
  陈昊洛:“也没有多少钱,只是你太穷而已。”
  ———————————————————————————
  有钱受和贫穷攻。(攻后期也挣钱啦!)(受有过一段感情)
 
  内容标签: 因缘邂逅 现代架空
  搜索关键字:主角:丰驰、陈昊洛 ┃ 配角:唐闻嘉、韩阳、裴枫寒、江渊、程晋 ┃ 其它:江潇潇、张强、陆江
 
 
第1章 被迫出柜的陈昊洛
  杜艳梅坐在沙发上,下半身朝向茶几的方向,上半身却扭到一旁,肩膀一耸一耸的,显然是个正在抽噎的模样,她手里捏着一沓纸巾,偶尔抽出一张出来擦了擦脸上的泪水。
  在她对面,她的儿子陈昊洛坐着沙发上,面无表情的看着抽噎哭泣的杜艳梅,额头处的刘海散落下来,遮住了他的眉眼,使人看不真切他到底在想什么。
  在他身后不远处,陈家雄正坐在餐桌边的椅子上,双拳紧握,置于大腿处,冒着发火的眼睛死死的盯着茶几上的东西,鼻翼朝两边微微扩张,嘴里喷出雷霆怒吼。
  “你是想气死我和你妈才甘心吗?不要脸的东西!”
  陈昊洛垂下视线,看茶几上散乱的照片以及一些打印出来的聊天记录。
  照片上他和一位带着黑色方框眼镜的男孩子搂在一起,动作极为亲密,而打印出来的纸质版聊天记录更是露骨到看一眼都觉得不堪入目。
  “谁允许你们动我电脑的?”他抬手撩起自己额头处的刘海,冷冷的回了陈家雄一句。
  “老子还看不了你的电脑了?你这个废物!”陈家雄显然被他的话刺激到了,“唰”的站起身来,直接冲过去朝着他后脑勺扇了一巴掌,力道之大,陈昊洛猝不及防的肩膀一歪,被他扇歪到沙发上。
  杜艳梅回头惊呼一声,停止抽噎,忙起身走了几步,想要扶住儿子查看伤势,又想要劝丈夫不要动手,眼角余光却瞥到茶几上刺眼的照片,她伸出的手缩了回去,要说的话也咽了进去,到底也没有再动一下,只是捏着纸巾神情悲伤的站在茶几前。
  杜艳梅怎么也想不通为何独子会突然喜欢上男人——她认为是“突然”,儿子肯定是有隐情的,不然好好的一个男人,怎么就“想不开”去喜欢上一个男人了?
  儿子向来是没有什么出息的,上学的时候成绩就马马虎虎,后来毕了业进了自家公司,也是按部就班的工作,既不出错也不出挑,平日里除了钓鱼和抽烟之外,没见过他有其他爱好。
  虽然家境尚可,但是陈昊洛身上却没有那些富二代骄奢阔绰的恶习,上学的时候车接车送,每天按时回来睡觉,工作以后依旧车接车送,无论去哪里都会给她打声招呼,事后询问起来,也没有察觉到他说谎。
  这么一个规规矩矩到没什么出息的儿子,怎么就喜欢上男人了?
  若不是心血来潮突然想要亲手整理卫生,她打死都想不到儿子会说出这样的话,杜艳梅简直没法再看茶几上的东西第二眼,无法把那些□□裸的聊天内容和眼前她看了二十五年的儿子联系起来。
  没法联系,那内容太污秽了,让她稍微想一想就要崩溃。
  “对,我是废物,”陈昊洛整理好自己的额头处的头发,露出清晰的眉眼,他是浓眉大眼高鼻梁的长相,嘴唇稍薄,申字脸型,是老人家喜爱的外表,俗称“很正气”,一看就是“有为青年”。
  这样“正气”的“有为青年”长相,加之尚可的家境,注定了他的一生在老人家的眼里,只能是按部就班的走下去,比如大学毕业后找份工作,然后配一位门当户对的妻子,夫妻两个一同持家育儿,到老了,便是一位和蔼可亲的长辈,膝下围绕着孙辈,和气安乐的过完一生。
  但如今他的道路在老人家眼里显然是走“偏”了。
  陈昊洛站了起来,他是一米八五的大个子,站起来比他爸要高出一个头,看着陈家雄,继续冷笑:“废物就没有隐私了吗?你们不经过我的允许就擅自动我的电脑,现在又来侮辱我,你们把我当做什么了?”
  杜艳梅的愣愣的看着儿子,眼睛一眨,眨出来两串泪珠子,她仿佛第一次认识自己的儿子般,想不通儿子怎么会说出这么“大逆不道”的话来——她今天想不通的事情太多了,多的让她思绪混乱,只能拉着儿子的衣服一角,哀求道:“别说了,妈妈知道你最近压力太大了,你给爸爸妈妈道个歉,这事...。”
  陈家雄截住她的话,继续瞪着一双眼睛:“老子供你吃供你喝,把你养大,你现在在你老子面前谈隐私?”然后他也冷笑几声:“行啊行啊,长大了,翅膀硬了!敢给我谈条件了!好!好!好!你现在给我滚出去!从此以后你别说是我儿子,我管你喜欢男人女人,真是他妈的恶心!”
  陈昊洛听了爸爸的话,身形一晃,冷笑在他脸皮上终于维持不住,嘴角垂下来,肩膀也耸了起来,强忍着掉眼泪的冲动,他甩开了杜艳梅拉过来的手,转身大步往楼上走去。
  在他身后,陈家雄挥动着双手:“走!走!走!都他妈走吧!他妈的!”
  等上了楼梯拐角处,他听见杜艳梅劝陈家雄的声音:“...洛洛不懂事,教训教训就行了,孩子还小,他懂什么?肯定会改过来的,干嘛又是动手又是赶人的...。”
  后面的话渐渐听不清了,陈昊洛靠在墙上,两手往脸上胡乱一抹,抹出满手的泪水。
  今天是他最倒霉的一天。
  早上八点多,收到多年男友发过来的分手消息,他疑心男友是开玩笑,拨了电话过去,没有接通,回了微信过去,依旧石沉大海,十点多,在朋友圈刷到男友晒的结婚证照片,地点定位在男友老家县城,来不及错愕,就接到杜艳梅打过来的电话,说“让他回家一趟,有事说”,他刚一踏入客厅,就看见了茶几上的照片。
  大脑“轰”的一声,血液直接涌上头来,他知道迟早会有这么一天的,但是没有想到这天会来的这么快,来的这么妙,快的让他猝不及防,妙的让他无力辩解。
  紧接着杜艳梅的哭泣,陈家雄的怒吼,让他整个人处于又惊又惧又愤怒的情绪当中,待到风雨过后,只留下满身心的疲惫和解脱。
  在房间里随便收拾了几件衣服后,他扛着行李箱下了楼,没有看到他爸,客厅只剩下杜艳梅一个人在发呆。
  杜艳梅看他下来,拉住他:“洛洛,别冲动,你爸说的是气话,你这是干什么?好好的给你爸道个歉就没事了。”
  他放下行李箱,对杜艳梅说:“妈,你别说了,我早就想到这天了,也好,我搬出去让大家都冷静一下。”
  杜艳梅还是不肯松手:“冷静什么?你这孩子,喜欢男人...。”她说的很吃力:“妈妈知道你就是一时之间无聊了,才去找男人谈恋爱的,你们年轻人就爱玩这些有的没的,没事的,妈妈理解,只要改正就没事的,这样吧,咱们一家三口去国外旅行去,你不是一直想去美国看好莱坞吗?咱们就去美国看好莱坞,这段时间你肯定压力太大了,玩一圈回来就没事了,啊,洛洛乖。”
  陈昊洛拽过自己的箱子,对着杜艳梅放软了语气:“妈,对不起,是我不孝顺,惹您伤心了,”顿了顿,继续说:“我喜欢男人没有错,这不是改不改正的问题,妈,你替我转告爸一句,就说我对不起他,你俩还年轻,国家现在正响应生个二胎,你俩要是接受不了我的- xing -取向,就再要一个吧,当没有生过我这个儿子。”
  说完这些话,他抛下愣神的杜艳梅,穿过院子,离开了家。
  晚上九点多的时候,他在自己购买的房子里洗漱完,上了床抱着被子发呆,出柜的事情发生的太突然,让他完全忘了之前的对策。
  他理解父母对这种事情的反应,倘若今天男友没有和他分手,那么他心情也不会这么糟糕,不会口不择言的去顶撞父母。
  陈昊洛今年二十五岁,早就对出柜的场景幻想过无数次,原本他想着循循引导父母对同- xing -恋这种事情的认知和接受,然后在彼此心照不宣的情况下再出柜。
  可惜一切人算不如天算。
  想到这里,他苦笑一下,摸出手机,打开微信,对着前男友又发了一条消息过去。
  “韩阳,你和我分手我理解,也接受,但是你为什么要去骗婚?”
  等了许久等不到对方的回复,他又发了一条消息过去。
  “我现在在栖凤小区,你要是个男人,就过来把话说清楚,发一条微信说分手算什么本事?”
  消息没能如愿发过去,一个红色的感叹号赫然跃入对话框上。
  “竟然把我拉黑了?”陈昊洛不可置信的点进去对方的朋友圈,上面显示一条杠,已经不能让他查看了。
  他盯着手机上对方的小鸭子头像,还有朋友圈背景墙上的照片。
  照片是PS过的,上面一个小女孩和一个小男孩靠在一起,营造出青梅竹马两小无猜的氛围,陈昊洛盯着照片看了一会儿,掀开被子,下了床,给“水仙哥”打了一个电话。
  “水仙哥”是他发小,和他一样,都是家里有点小钱的富二代,真名叫做唐闻嘉,热衷于花钱追女明星,最近迷恋娱乐圈一位叫江潇潇的女演员,这位女演员长相清丽,被粉丝亲切的称为“水仙妹妹”,唐闻嘉砸钱把自己砸到“水仙妹妹”的民间粉丝后援会会长位置,被粉丝冠了一个“水仙哥”的称号。
  • 本站(御宅屋)所收录作品均由网友读者自行上传,与本站立场无关
  • Copyright©2018御宅屋 All rights Reserved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