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暗恋对象揣了我的崽[娱乐圈] 作者:车厘子

字体:[ ]

  《暗恋对象揣了我的崽[娱乐圈]》作者:车厘子
  
  流量小生乐维,人生中第一次动心了。
  那人叫夏楚,金牌电影制作人,圈中有地位圈外吃得开,作风强势手段强硬,长得呀,也真是美。
  乐维想追他。
  可夏楚太高冷,乐维追不上。
  嘤嘤嘤,恋爱太苦了。
  偶然的一夜,乐维突然发现,夏楚怀了自己的娃。
  为了孩子,夏楚勉强答应跟他在一起。
  日久情长,感情慢慢加深,爱情逐渐增长。
  乐维却突然发现,所有深情背后似乎另有真相……
 
  CP:乐维(攻)X夏楚(受)
  HE结局大家放心~
 
  内容标签: 年下 破镜重圆 娱乐圈
  搜索关键字:主角:乐维,夏楚 ┃ 配角: ┃ 其它:
 
 
第1章 序章
  圣诞前夜。
  冰岛。
  天空飘起细碎的雪粒。
  乐维推开车门,一脚踏在雪地上,积雪发出“咯吱”“咯吱”的声响。
  外面冷极了。
  耳朵在走出车厢的瞬间被冻红,脸颊也很快冻得僵硬。乐维使劲在地上跺了两下,希望让身体各关节尽快灵活起来,接着向车头方向望去。
  被厚厚积雪覆盖的大道笔直向前,看不到尽头,无论向前还是往后都杳无人烟。
  他走到车头前方,用力掀开车前盖,熄火的车子尚有余温,与冷空气接触,瞬间蒸腾起一团白雾。
  乐维曾演过与赛车相关的偶像剧,对车子构造有所了解,也懂些修车方面的知识。他把头探下去,仔细查看半晌,确定了车子抛锚的原因。
  “管子掉了,防冻液漏光,发动机冻住了。”乐维走回副驾驶的位置,拉开车门,对里面的人道。
  夏楚应了一声,没说话。
  乐维左右看看,四下只有风声,没有车辆来往的迹象,更不要提路过的行人。他掏出手机,左上角仍旧显示无信号。
  “我往前走走,看有没有人救我们。”乐维把手机放回口袋,“眼看要天黑了,困在这儿可不行。”
  说着要关车门。
  夏楚伸手拦住了他。
  “别去,”夏楚道,“别去。”
  乐维不解地望着他。
  夏楚却不打算解释,只是重复了一遍:“别走,留下来。”
  乐维不解,询问地看着夏楚,夏楚却回避了他的目光。
  思索片刻,乐维无奈地笑笑,绕过车头,重新坐进驾驶座。
  “那就等等吧,”他使劲关上车门,笑着对夏楚说,“说不定有人经过呢。”
  话虽这么说,但两人都知道,这个时间,这样的天气,又是这样偏僻的一条路,有人经过的几率几乎为零。
  没了防冻液,发动机不工作,车子发动不起来,车内暖气系统自然也跟着失灵。很快乐维便被冻得上下牙打战,转头看看夏楚,那人也冻得脸色惨白,唇无血色。这可不行,乐维把自己的外套脱了下来递给夏楚。夏楚不肯要,问他:“你怎么办?”
  乐维拍胸口:“我没事,天天健身,身子骨好着呢,不冷。”
  说着又往夏楚怀里塞。夏楚推辞不过,只能接过外套裹在身上。
  很快乐维就被打脸了,外套脱下来不到五分钟,他已经冷到打哆嗦的力气都没有。
  这儿毕竟离北极圈咫尺之遥,乐维觉得,自己很可能会冻死在这儿。
  突然,夏楚靠过来,抱住了他。
  夏楚身上仍有一点暖意,这一点暖气像小太阳似的,瞬间救了乐维的命。乐维下意识想要抱紧,理智却提醒他不要这样,以至于他一双手不上不下,十分尴尬。
  夏楚猜到他在想什么,拉着他的手,放在自己腰间。
  “暖和点了吗?”夏楚问。
  身体紧贴,且那人的态度坦坦荡荡,要是自己再扭捏,未免矫情。于是乐维不再挣扎,坦然收紧手臂:“谢谢。”
  两人许久没有拥抱了,此刻彼此依偎,竟恍如隔世。拥抱的姿势,使得乐维的下巴不得不贴近夏楚的发顶。那人发丝细软,发间还残留着昨夜用过的洗发水香味,竟无端叫回忆如海浪般一层层地涌现,令人一阵心酸。
  “这是最后一次了吧?”乐维问。
  夏楚“嗯”了一声,不太明白。
  “最后一次这样抱着你了。”乐维道,“昨晚律师给我来电话,他已经准备好了离婚协议,等咱们一回去就可以签字。签了字,往后你是你,我是我,怕是不能再经常见面了。”
  同样的电话,夏楚昨晚也接到了。只是两人极有默契,都知道了,却都没有说。此刻乐维挑明,夏楚仍旧不打算回应,只是圈在他腰间的手臂又紧了些。
  这样依赖这样乖,乐维几乎要产生他不舍自己的幻觉。可是怎么可能呢?他毕竟不爱自己,拥抱,也不过为了抵抗严寒和低温,就像两人的婚姻,最开始只是为了抵御一时的心伤。
  从头到尾,与爱情无关。
  窗外的雪粒逐渐变成鹅毛大雪,天也一点点暗了下来。月亮在头上缓缓升起,远处教堂里唱诗班的歌声仿佛乘着风,穿过狂野与雪原,遥远地传递而来。
  车厢内的温度早已降至零下,甚至与飘雪的室外没甚区别。乐维不记得自己何时睡去,醒来,再迅速于低温中昏迷般睡去。最后一次,他挣扎着摆脱乱七八糟的梦境,冥冥中有种直觉,再睡去,就再也醒不过来了。
  乐维低下头,想确定怀中人还在。那人自然还在,黑暗中,那人偎在他怀里,用低哑的声音叫:“乐维。”
  这一声唤起乐维骨子里仅剩的三分气力,他应:“嗯。”
  “对不起。”
  夏楚在圈里甚有地位,从来只有别人跟他道歉,他绝不会对别人低头。更何况他脾气倔,有时候明知道自己错了,也绝不说一句软话。乐维记忆里,这是夏楚头一次对自己说出这三个字。
  他隐约猜到夏楚是为何说这句抱歉,于是笑了起来。
  他不需要啊,他不需要他的道歉。
  “我心甘情愿。”乐维说,“夏楚,不用觉得抱歉。如果你活下来了,就继续活下去,别想起我,也别想起以前。”
  怀里的夏楚动了动,乐维不知是否是他想挣脱。然而乐维微微用力,强硬地不许夏楚挣脱。
  听我说完,因为这也许是我最后的遗言了。
  黑暗中,乐维透过窗户,望着辽远的天空:“咱们结婚的时候我曾想过,我要一辈子陪在你身边,白头偕老,死也要死在一起。可我现在改主意了,我不在乎我今天能否活下来,可我希望你能活下去。”
  他微笑着,声音越来越轻,可每个字都无比清晰:“咱们的相遇本就开始于一场意外,如今让一切就结束于一场意外吧。”
  他顿了顿,了却心愿般放开手,不再与寒冷对抗。
  “夏楚”,他轻笑,“我爱你。”
  乐维闭上眼睛,都说人死前会将自己的一生都回忆一遍,可是他一合眼,眼前却只有与夏楚相处的日夜。
  死亡像一口深井,乐维放任自己向下坠去。他任由井水没过双脚,膝盖,胸口,可就在完全浸入井水的刹那,双唇传来冰凉的亲吻。
  “乐维,”他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问,“如果,今天并不是一场意外呢……”
  作者有话要说:  好久没开坑啦好紧张,姑娘们帮我点个收藏好吗~
  以及,今天有两更哦~
 
 
第2章 
  两年前。
  一年一度的电影协会年度大奖颁奖后台,经纪人田晓萌把乐维拉进休息间,关门上锁。
  外面正如火如荼地颁奖,休息间里一个人都没有。田晓萌四下里瞧瞧,又敲了敲套间的隔门,里头没人应声,她也不再去管,抬手给乐维整了整衣服。
  “待会儿酒会遇见韩松导演,记得好好表现,知道吗?”田晓萌殷殷嘱咐。
  乐维满不在乎地拂开她的手,长腿一搭,靠在桌子上:“知道啦,你说了好几次了。就是主动打招呼,问声好呗。”
  “不止!”田晓萌道,“还得给对方留下好印象,能多好就多好,这样过几天电影试镜,他才有可能选你。”
  “放心吧,我最擅长给别人留好印象了,之前那谁那谁谁,我不都轻松拿下吗?待会儿肯定也是……”乐维突然顿住,“等会儿,你说什么,试镜?试装还是试镜?”
  田晓萌嗓子里含混了一声:“试镜。”
  乐维却听清了:“试什么镜?”
  “韩导的新片啊,”反正瞒不住了,田晓萌索- xing -说开,“就是还没开拍已经预定票房大爆,肯定拿奖那个。”
  “那个不是已经定了我的男主?”
  田晓萌咳了一声:“没定,导演说,所有角色必须试镜以后才能定。”
  “那我不演了。”乐维甩手要走。
  田晓萌赶紧拦着他:“站住!这是公司好不容易给你争取来的机会!”
  “就争取来个试镜的机会?”乐维讽刺道,“咱们公司经营是不是出问题了,就这么个破电影,谈了这么久,才谈下来一个试镜?你知不知道我从出道到现在总共试过几回镜?你知不知道我多少粉丝?要是粉丝知道我还得可怜巴巴地求着导演给我个机会,还不得活撕了公司?”
  乐维咄咄逼人,田晓萌直接怼了回去:“对对对,你乐大明星确实粉丝多人气高,可那是以前!现在是什么情况,你自己心里没数?”
  一句话,把乐维直接怼死在原地。
  乐维,如今最火的几大流量小生之一,正遭受出道以来最大的危机。
  □□是一起打架事件。
  当时乐维正在拍一个古装偶像剧,男二也不知怎么惹到他,乐维直接跳起来狠狠给了对方两拳,还打在脸上。这一幕被好事者拍下来挂到网上,视频里,对方当场蒙了三分钟,要不是有人拦着,可能乐维能打得他当场昏厥。
  微博当天就爆了。
  对方是正处于上升期的小鲜肉,自家偶像挨了打,跟直接扇粉丝耳光有什么两样?粉丝们当即冲到乐维微博下开骂,还有情绪激动的干脆去乐维公司门口堵门。乐维粉丝自然护犊子,虽然还没搞清楚到底怎么回事,但立刻就声明绝对相信偶像人品,并第一时间组织反击。双方骂战一度爆了微博好几个话题,其战况惨烈乌烟瘴气,言语所不能描述。
  • 本站(御宅屋)所收录作品均由网友读者自行上传,与本站立场无关
  • Copyright©2018御宅屋 All rights Reserved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