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午夜飞行+番外 作者:湾岸SSS/蛾富贵

字体:[ ]

  《午夜飞行》By:湾岸SSS
  文案
  萧璃新婚初孕时,遇见了丈夫的堂弟,傅以诺。
  温柔的傅以诺,让在婚姻中痛苦不堪的萧璃,得到了救赎。
  可他知道,他与傅以诺的相遇,不过一场午夜飞行。
  沉沦在对方充满热爱与自由的眼睛,却无力改变通往结束的航迹。
  -
  叔嫂,温柔忠犬年下攻×软糯内敛双- xing -受。
  注1:其实攻受只有2岁年龄差。
  注2:受是双- xing -人,以女人身份嫁给丈夫,日常作女装打扮。
  注3:攻受认识时受已怀孕,孩子是丈夫的。
 
 
第1章 
  萧璃将车停进家里的车库,还未锁上车门,便听到敞开的大门内,丈夫傅唯冬不知在向谁抱怨道:“我说了他几次了,怀孕了就辞职回来好好养胎,他偏偏不听,一定要出去工作,就他那一月几千的收入,还不够缴这栋别墅的物管费和水电气!”
  果然又是这个话题……萧璃露出苦涩的笑容,手心不由自主抚上还未隆起、却切切实实已经孕育着一个小生命的腹部。
  “哥,嫂子怀孕了,你顺着他一些吧。”从未听过的陌生男人的声音传来,萧璃微微一愣。
  这人是谁?为什么叫傅唯冬“哥”?傅唯冬不是独生子吗?
  想着这些问题,萧璃摁下了车钥匙上的锁车键,清晰的音效声让屋内高谈阔论的人霎时安静了下来,半刻后,傅唯冬高大的身躯出现在萧璃眼前。
  “宝贝,你回来了。”傅唯冬笑着接过萧璃手中的皮包,放到玄关的鞋柜上,再亲腻地搂住他,问道:“宝贝今天工作累了吗?”那体贴入微的模样,俨然一个五好丈夫。
  萧璃笑着摇了摇头,微微垂下的眼帘却难掩眸中蕴藏的疲惫。
  他轻轻推开傅唯冬,一边换上拖鞋,一边问:“今天怎么把门打开了?”
  傅唯冬躬着身子替他将换下来的鞋子放进鞋柜后,才娓娓答道:“这边装修完成没多久我们就搬过来了,我怕甲醛残留对你和宝宝不好,把门窗都打开了,透透气。”
  “不是开着新风的吗?”萧璃等傅唯冬放好鞋,任由他搂住自己的腰,往屋内走去。
  “加上自然风效果总是更好些的。”傅唯冬说着自己的见解。
  萧璃正想着该如何接话,突然听到狗叫声。“汪汪——”的声音让他恍惚失神。家里哪来的狗?明明傅唯冬的父母认为孕妇接触动物会导致胎儿畸形,勒令傅唯冬将两人养的猫狗全部送走了。
  “嫂子,抱歉,Yuki吓到你了吗?”陌生的男人迎上前来,面带歉意地说道,听声音,应该是刚才叫傅唯冬“哥”的那人。
  “没事……”萧璃轻轻摇了摇头,看了他一眼,再将视线转到玻璃门外的院子,那里多了一只雪白的成年萨摩,正冲着萧璃咧嘴微笑。
  “我来给你介绍一下。”傅唯冬笑道:“这是我堂弟,傅以诺,之前在外地上大学,现在结课了,在备考雅思准备出国留学,备考这段时间就住在我们家,他父母工作忙都没空管他,反正我们这也是刘妈做饭,多添一副碗筷的事,我就让他过来住了。弟,这就是你嫂子,萧璃。”介绍完,他侧头对萧璃补充道:“之前我们结婚,以诺在上学,所以没能来参加婚礼。”
  傅以诺客气地对萧璃说:“嫂子,以后就麻烦你们了。”
  “当自己家就好。”萧璃不动声色地打量着傅以诺,这个男人很高,比身高一米八的傅唯冬还要更高一些,大概有一米八五了,但他体态修长,小麦色的皮肤看上去很健康,不像傅唯冬,和自己交往到结婚,一年时间已经胖了二十斤了。
  而就长相来说,他虽然是傅唯冬的堂弟,和傅唯冬却没有丝毫相似之处,他黑色的短发简洁有型,脸如刀削般的棱角分明,一双剑眉入鬓,瑞凤眼的眼梢细长,犹如刀裁,看上去有些凌厉,好在高挺的鼻梁上架着一副无框眼镜,挡住了锋利的目光,还多了一分温文尔雅,此时薄唇微扬,更是显得风度翩翩。
  三人简单的招呼完,楼上刘妈已经做好了晚餐,扬声喊道:“先生,太太到家了吗?该吃饭了。”
  “就来。”傅唯冬应了一声,搂着萧璃,领着傅以诺就向楼上餐厅走去。
  >>>
  萧璃落了座,看到餐桌上的晚餐——干贝莴笋、蜂蜜黄瓜、菠菜鸡蛋、清蒸鲈鱼、石莲子鸡汤,自己面前还放着一碗阿胶粳米粥,脸色瞬间暗了下来。
  “怎么又是这些。”萧璃的语气中尽是埋怨,“我不是说了,我想吃辣吗?”自从怀孕后,家里的菜全变成了这些孕妇养生餐,让萧璃这个无辣不欢的南方人很是痛苦。
  “你这不是怀孕了吗,要注意饮食,再等等,孩子出来了,你想吃什么,我就带你吃什么,好吧?”傅唯冬好言相劝,夹了一块鲈鱼肉给他。
  只是萧璃的脸色并没有因为他的话而好转,却也没有再多做争辩,沉默地开始进食。
  傅以诺略带思索地看了一眼这对夫妻,也坐下吃饭了。
  >>>
  萧璃洗完澡回到卧室,傅唯冬正坐在电脑前,外放着音乐和队友们的语音玩游戏。
  “宝贝,你洗完了?”傅唯冬侧过头,看到萧璃裹着浴巾出来,对队友们说了句:“这局你们先开,我去陪会儿老婆。”便在队友们的调侃中起身走到萧璃身边,搂着他坐到床上。
  “去帮我拿条内裤,还有睡衣也在柜子里。”萧璃对傅唯冬说道。
  傅唯冬没有动,嘴上说着:“你现在怀孕了,束缚着肚子不好,反正都要睡了,就别穿内裤了。”手却不老实,想将萧璃的浴巾剥下来。
  “你要干什么?”萧璃眼色一凛,警惕地望着他。
  “你都怀孕了我能干什么?”傅唯冬痞笑着凑近萧璃,吻了吻他洗过澡之后,粉嫩水润的嘴唇,哑声道:“宝贝,帮我舔舔好不好?你回家前我就洗过澡了。”
  “你还是去玩游戏吧,我晚上想再看会儿书。”萧璃别开眼,婉言拒绝。
  “游戏哪里有老婆重要?”傅唯冬说着甜言蜜语,将萧璃推倒在床,解开自己的裤头,露出已经半硬的丑陋- xing -器。
  萧璃蹙起眉头,冷声道:“傅唯冬,我不想做。”
  傅唯冬却不以为意,嬉皮笑脸地跨坐在萧璃身上,将他彻底压制住,再把- xing -器凑到他紧闭的唇边,一下又一下地在他唇瓣上蹭着,“宝贝,帮我舔舔就好,你还怀着我儿子呢,我怎么可能那么禽兽。”
  萧璃本就处于孕吐反应最严重的阶段,傅唯冬- xing -器上腥臭的味道传来,他只觉胃部一阵翻涌,好不容易压下呕吐感,傅唯冬却已经将- xing -器的头部塞进了他温暖- shi -润的口腔。
  “老婆的三张小嘴都是宝贝,每一张都让我爽得不行,想- cao -一辈子。”傅唯冬笑着感叹。
  萧璃却再难压抑呕吐,脸色惨白地用力推搡着傅唯冬。
  傅唯冬也注意到了他的异常,赶紧起身,萧璃立即下床,跑到主卧的洗手间,趴在马桶上就吐得天昏地暗。
  “你还好吧?怎么这都要吐?”傅唯冬跟了上来,蹲在萧璃身边,拍着他的背,似是关心,语气里却带着不满的埋怨。
  萧璃没有答话,又呕了一声,将腹里的晚餐全部吐光了才算完事。
  傅唯冬用漱口杯给他放了一杯水,端到他面前,“漱漱口,要漱口水吗?”
  萧璃接过,含了一口水,鼓着腮帮子点点头。
  傅唯冬见他这模样可爱,笑着戳了戳他的脸颊,才去给他拿漱口水。
  等萧璃清理完口腔,换上睡衣,傅唯冬自然也已经没了让萧璃给自己口- jiao -的兴致,搂着他坐到电脑桌前,下巴搁在萧璃肩上,嘟囔道:“宝贝真可怜,怀孕了连最爱的大- ji -巴都不能吃了。”
  萧璃只觉浑身发凉,明明自己从来都是被傅唯冬半强迫式的为他口- jiao -,他现在却能如此自然地说出这样不要脸的话。
  “我去书房看书了。”坐在傅唯冬腿上的萧璃倏地站起身。
  “你要看什么?我去帮你拿。”傅唯冬知道萧璃又不开心了,赶紧讨好。
  “不用了,我就在书房看,你继续玩游戏吧。”萧璃头也不回地往房外走。
  身后的傅唯冬还在试图挽留,“你拿了书就回房间看吧,我想抱着你玩游戏。”
  “太吵了,我睡前再回来。”萧璃说完,走出了卧室。
  >>>
  萧璃的书房在卧室楼上,也就是位于四楼的阳光房,放了一张书桌,两排书架,一个半开放式的空间里,便算作书房了。
  这里除了萧璃,平时都没人会来,他也不在意是否封闭,反正这栋郊区别墅就是傅唯冬的父母买来让萧璃生孩子、带孩子用的,能给他划出这样一个私人空间,他也知足了。
  只是今晚有了异常,萧璃转过楼角,便发现书房的灯亮着,他先是一惊,后才想起,傅以诺被安排住在四楼的房间,那间房间就在书房里面,要进去还必须经过书房。
  “嫂子?”傅以诺看到萧璃,也是一愣神,随即解释道:“哥哥有说这里是你的书房,我看到书架上的书很多都挺有意思的,正在仔细看都有些什么。”
  萧璃见他连书架的玻璃门都没打开,确实只是在看有什么书而已,笑道:“没事,你想看什么拿去看就是。”
  “我还真想问嫂子借书来着,就怕太晚了打扰到你和哥哥。”傅以诺笑着挠了挠后脑勺,英俊的脸上此刻带着大男孩特有的纯真稚气。
  但这样的傅以诺,却让萧璃没来由地感到有些刺眼,他别开脸,轻声道:“你随意看就是了,我先回房休息了。”
  “嫂子不拿书吗?”傅以诺敛起了笑容,感到有些奇怪。
  “嗯,突然想到那本书就在房间里。”萧璃撒了一个不伤大雅的谎,转身又往楼下走去。
 
 
第2章 
  书房不能待,房间现在也不想回去,萧璃索- xing -就直接走下了一楼。
  说是一楼,其实是地下室,连接着车库,平时只有刘妈住在这层的保姆房。还有房间做了杂物间、健身房、家庭影院和酒窖,外面有个大花园,现在傅以诺的萨摩——Yuki就住在花园里,听到人的脚步声,便跑到玻璃门前,咧着嘴对萧璃摇着尾巴。
  • 本站(御宅屋)所收录作品均由网友读者自行上传,与本站立场无关
  • Copyright©2018御宅屋 All rights Reserved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