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每天起床都能看到男朋友在保养+番外 作者:洛

字体:[ ]

  《每天起床都能看到男朋友在保养》作者:洛
 
  文案:褚雁罗一直以为他护着的是个妖|艳小男孩,并且试图暗地里将步入歧途的男生引回正道。
  直到某天,他看到了那个在家敷面膜连瓶盖都拧不开的男生动作流畅地打跑了前来作孽的混混。
  褚雁罗:“……”怀疑人生。
  常曼:……二当家你听我解释。
  褚雁罗:别解释了!明天来当我保镖!
  常曼:???
  排雷:1.重度沙雕,通篇哈哈哈,小白甜饼,没有逻辑
  2.黑道太子攻(褚雁罗)x愣头青硬汉受(常曼)
  3.睡前故事,狗血短甜预警
  4.攻家里混黑道的!会有涉及毒品的部分情节(比较少)!不喜勿入qwqqqq!
  催更是动力,希望能记得写完(。
 
 
第一章 
  常曼现在就是后悔,非常后悔。
  他左右看了看,支离破碎的桌椅板凳,各色碎成渣滓的玻璃,满地红红绿绿的酒水,以及地上已经昏迷过去满头是血的五个壮汉……糟糕之极的现场,不难看出这二十分钟内,酒吧究竟发生过什么惨绝人寰的事情。
  酒吧老板与众服务员动作一致地环胸看向常曼,脑袋上的愤怒条几乎快爆了。
  常曼咽了咽口水,讨好地笑道:“老板,您看,我这也是好心帮您解决了五个挑事儿的对吧……”
  “挑事儿的?!”老板差点没气晕过去,他指着地上的五个壮汉,怒到口水跟加- shi -器似的往外冒,“这个脑袋破了的,xx公司董事长的长子!你知不知道他家有多少钱!?这条商业街谁他妈敢惹他?!这个眼睛差点被你抓瞎了的,全国最知名连锁餐饮店老板的大侄子的外甥!这个,看过新闻吗?总该知道赵xx上校吧?!这是他最宠的孩子,你就这么掏了人家的裆?!还有这个!这个!你自己看看,哪个是你能惹得起的?!”
  老板越说越心酸,最后都快哭了,“我的爷爷啊,你要打出去打啊,这下连我的酒吧都得没了,全怪你!”
  常曼一口老血差点没堵到支气管去,他哆哆嗦嗦地抬起自己的左手,又抬起自己的右手,恨不得把刚才见义勇为一时冲动的自己掐死。
  “不过——”老板忽然一抹脸,严肃道,“也不是没有办法。”
  常曼惊了:“这这这这他妈还能有办法挽回……?”
  老板对着身后的员工们挥挥手,众人纷纷白了常曼一眼,转头拿扫把的拿扫把,拖地的拖地,一哄而散。常曼被老板拖到柜台边,老板神经兮兮地说道:“怎么说你也确实是帮了我一个大忙,这五个家伙总是在我酒吧捣乱,老子早就想干他们了。”
  常曼满脸惊喜,“那我是不是……”
  “不是。”老板笑眯眯地看了一眼他,继续道,“我给你出个主意,他们靠爹,你拼靠山。”
  “我哪有什么靠山?”家里就老爸一个,还不叫李刚,就是个单纯老实开武馆的中年人,除了身子骨硬朗一点,连长相都很普通。
  老板刚想动手拍一下这个榆木脑袋,手抬了一半,对比两人的武力值之后默默把手放下,“找啊!我跟你说实话,不是什么狗屁倒糟的靠山都能罩你的,要想搞定这五个人,你只有一个选择。”
  常曼叹气道:“算了吧,我跟人家非亲非故,人怎么可能愿意帮我?”
  “那你还是回家收拾收拾准备等死吧。”老板没好气地吐槽了一句,顿了顿又道,“其实,如果是他的话,帮你也不是不可能。”
  “谁?”
  老板嘻嘻一笑,“褚家。”
  -
  X省褚家,据说祖上是干土匪发家的,做着不知道多少见不得人的勾当,黑白通吃。但根基太深,几乎没人敢动这家。到现在为止,家族势力已经渗透进国外,政府见了都得避让三分。
  老当家褚河是个厉害角色,年轻时候莽得不行,带着一帮弟兄和枪跑去大明星苏蕊家提亲,把哭哭啼啼的苏蕊娶回家后顺利有了俩孩子,威猛中二的褚爸爸大笔一挥,在户口本上落下两个名字:时玷,雁罗。
  连在一起,十殿阎罗。
  苏蕊出了月子以后哭了整整一个月都没能让褚河改名字,以后也就不了了之。
  褚河五年前把当家的位置交给了他的长子,随后整个人连带着他的夫人全部消失在人们的视线中,新当家有勇有谋,短短半年就稳固了自己的地位,并且在某些时刻心狠手辣,简直杀人不眨眼。
  所有人对褚家又惧又慕,要知道进了褚家等于有权有势有钱,横着走都没问题,于是各大小姐都盼望着自己能嫁进褚家,哪怕不能嫁,混个情人儿当当也能风光无限,奈何风度温柔的褚时玷忙碌于扮演空中飞人角色,众小姐只能把目光转移到天天冻着一张脸的褚雁罗。
  本以为至少能勾搭上人家,没想到褚雁罗隔天就在重量级酒会上丢下一句话:“我喜欢娘gay。”
  小姐们泪流不息,少爷们喜极而泣。
  万年大家长褚时玷与亲戚们奔走相告,当天就给弟弟屋里塞进去一个人,然后是第二个,第三个……只要进过褚雁罗的屋子,这人就能得瑟好几年。
  -
  常曼恍然大悟,细细品味又突然回过神,震惊道:“你是想让我……跟他……我们……”
  “我有门路能联系上褚大当家,正巧二当家最近身边没人,想不想去?我看得出来,我,你,还有二当家都是一类人。”老板顺手掐了一把常曼的屁股,常曼浑身激灵,抬手就拧折了老板的手腕,老板顿时眼泪飙出几米远,“卧槽啊啊啊啊啊疼疼疼!!!!”
  “不好意思,条件反- she -了……”常曼对老板表示歉意,手微微一弯,咔嚓一声又接了回去。
  被折磨的老板抖着手默默擦泪。
  常曼犹豫道:“我虽然是gay,但我可不娘,这风险也太大了。”
  老板把柜台边的镜子摆在常曼面前,“就你这姿色,平时表现得妖艳**一点,基本上也就ok了。”
  镜子里的人一头蓬蓬的自来卷,经过场“殊死搏斗”之后略微有些凌乱,却不失美感。五官像是被老天精心雕刻过,恰到好处,右边眉尾隐藏着一粒红痣,更是添了几分妖艳,昏暗无比的灯光下,他的眼睛幽黑深邃,透着些困惑和迷茫。
  常曼长的很漂亮,字面意思。
  他从小就是班花,同样也是字面意思。
  常远国曾经不止一次在常曼面前说自己老婆是个传奇的美女,小小年纪的常曼不懂什么叫美女,常远国就指着镜子道:“曼曼看看自己就知道了。”
  小常曼扒着镜子一看就是一整天,红扑扑的小脸蛋简直不要太引人注目。武馆的师兄弟们亲眼见身边的小美女长成大美妞,虽然是个武力值max的大美妞,但还是有胆大包天的家伙去师傅常远国那边儿预定女婿名额。
  常远国一脸懵逼地看着他们:“我哪来的女儿?我只有一个儿子。”
  众人:“……what the fuck?!”
  得知自己被质疑- xing -别的常曼浑身写满淡定两个字,因为也不是第一次。
  因为他这张红颜祸水的脸,师兄弟们一直担心常曼最后变成了什么靠脸吃饭的蠢蛋家伙,加班加点地对他进行爱的加时训练,结果就是,很快,常曼再无敌手。
  老板见常曼走了神,轻轻用手指戳了一下他,问道:“怎么样,考虑清楚没?”
  常曼点点头,又猛地摇头,最后无奈地说:“不行不行,我爸知道了要打死我的。”
  他还没向老爸出柜,这个老古董要是知道他儿子喜欢男人,非气得把武馆掀了不可。
  “……”老板面无表情道,“是你自己一个人被你爸打死,还是要连累你爸跟你一起死,自己选。”
  常曼:“……”
  -
  送走常曼后,老板招呼服务生关了店,回屋立马拨出去一个电话,待对方接起便迫不及待地邀功道:“老褚老褚!这回你可得好好感谢我了!”
  “谢什么?”
  “我给你弟弟送过去一个人。”老板嘿嘿道,“虽然这小子现在有点麻烦在身,不过总体来看还不错,我觉得他特别适合你弟弟!真的!”
  面对老朋友,褚时玷毫不客气地暴露自己真面目,嘲讽道:“上次和上上次送过来的那个,你也说特别适合罗罗,然后呢?就没有然后了。”
  老板翻了个白眼,“总之这个跟之前的都不一样!我发誓!”
  褚时玷顿了顿,漫不经心道:“好,再信你一次。”
  “事成之后记得让你弟媳请我吃喜酒。不过话说回来,你怎么这么着急要给你弟找伴儿?喂?褚时玷??靠,又挂老子电话!”
  褚时玷锁上手机屏,鼻梁上架着的金丝边眼镜从左到右滑过一道光。
  开玩笑,爹妈跟他说了,只要他这两年能找给弟弟找个老婆,不管男女,他们就不再管自己什么时候结婚。
  单身的快活日子还是让哥哥来享受吧,做弟弟的要为哥哥分担一点事情嘛。
  坑弟狂魔褚时玷如是想。
 
 
第二章 
  褚雁罗养小情人的地方不在褚家老宅,而是在离老宅好几条街的一个高档小区。
  次日,常曼从武馆回到家,随便收拾了两件衣服跟一些日用品,给整天泡在武馆几乎不回家的老常留了张字条,风风火火地下楼坐上老板的车。
  老板姓柳,名字听上去特别有书生气,叫柳玉,换身衣服之后人模狗样的,一点都看不出来眼前这个言行举止挑不出任何一丁点错误的人跟昨晚在酒吧发飙的人是同一个,常曼发誓,他昨天以他5.3的视力看得清清楚楚,五个壮汉晕倒在地之后柳玉还补踹了三脚。
  高档小区离常曼家不算近,路程要花个十几二十分钟,司机在前面正襟危坐,柳玉坐在后面低头点着手机屏幕,满脸春风得意,一眼就看得出来是在发情,噢不,是发情话。
  常曼撑着下巴观察了一会儿,又把视线转向窗外,心里感慨万千:有男朋友了不起吗,一股子恋爱的酸臭味,他一点都不羡慕。仿佛能看到柳玉的聊天内容。
  实际上柳老板的聊天内容比常·纯情小处男·曼脑补的尺度高出不知道多少个境界,满屏的*我简直晃瞎了单身狗的眼。
  • 本站(御宅屋)所收录作品均由网友读者自行上传,与本站立场无关
  • Copyright©2018御宅屋 All rights Reserved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