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止痒 作者:阿漂(8)

字体:[ ]

时郁满是疑惑和不解,而对方贴着他的呼吸,灼热得几乎有些烫着了他,他忍耐地咬住牙齿,没有发出声音。
厉逍继续说:“我离婚了,她是过来拿离婚协议的。”
时郁一时却没什么反应,仍然只是困惑地看着他,仿佛是没听明白他在说什么。
厉逍觉得他这样,可怜得都让他觉得可爱了起来。
厉逍又更搂紧他,不知道怎么,靠这么近还是觉得渴,刚才吃了那么一点,好像更激起了他的饥饿感,现在更觉得不够,不满足起来。
他的嘴唇几乎贴住了对方的肌肤,他很有种想要伸出牙齿,咬上去让对方留下印记的冲动。
他牙齿轻微地磨动,但那种欲`望被他强行压抑起来,他的声音听起来沙哑,但还是温柔:“你没有发现,这座房子里,没有一点第二个人存在过的痕迹吗?”
 
时郁渐渐才从他的话里反应过来,但好像一时很难真正地认清这个事实。
他觉得自己都有些不太明白离婚这两个字的意思了。
但厉逍不想再等他慢慢反应,去接受这个事实了。
 
他上半身困住对方,把他压到身后的墙壁上,下`身挤进对方的两腿之间。
“那么现在,”他直视着时郁的眼睛,问他,“我可以有资格吻你了吗?”
 
——————
 
 
时郁睁着眼睛望他,露出一种好像在思索的神情,实际上脑子里是一片空白,他不明白眼前发生的一切。
他不明白为什么时隔多年之后,这个人还会亲吻他,对他说出这样的话呢?
可是来自眼前人的触碰,让他心跳加速,浑身发烫,他曾经那么迷恋过这个人,到了迷失自我丧失尊严的地步,到了现在,也还是觉得喜欢。
这个人曾经是他最大的梦想,即便是如今破灭了,知道无论如何也达不到了,但就像是太阳一样,就算不能靠近,还是会心生向往。
所以厉逍再吻下来的时候,时郁闭上眼睛,他颤抖着,不问缘由地接受了厉逍给他的一切。
 
说是亲吻,但是厉逍啃咬他的嘴唇,又往下吮`吸他的脖子的时候,都带着一种要吃人的力度似的。上衣也被对方卷起来,从腰侧到胸前,厉逍用力地揉按他的身体,好像要把他揉碎了。时郁闭着眼睛蹙起眉头,他身体轻微地颤抖,说不好是因为疼痛还是感到愉悦。
但是他一声不吭地,沉默地承受着对方的爱`抚。他的无声纵容让厉逍更加得寸进尺,他一手掐住时郁的腰线,让他紧紧地贴向自己,他用下面顶住时郁,磨他的大腿。另一手又握住他的屁股,隔着裤子揉`捏,时郁身体绷紧了地一弹,这样的反应取悦到了男人,厉逍亲一亲他的嘴角,手下同时解开时郁裤子的扣子,又拉开他的拉链,裤子往下滑落,露出时郁光溜溜的下`体,他的- xing -`器已经被撩拨得半硬状态,微微抬起头,往外吐着水。
时郁觉得下面一凉,但一时并没有反应过来,他忘记自己没穿内裤的事了。
直到下面被男人握住了,他猛地一激灵,喉咙里不由自主地发出了一声难耐而短促的哼吟。
厉逍揉着他的- xing -`器,那里很快地胀大起来,完全硬了。
他声音里含着一种莫名的笑意,低哑地对时郁说:“郁郁,你没有穿内裤。”
时郁被他弄得急促地喘着气,他听出了厉逍话里的意思,他以为这又是自己使的计,想要故意这样勾`引他,但一时也不太能分心出去解释。
时郁很快被他揉- she -了,精`液流了厉逍满手,味道有些重,滴滴答答地往下淌。厉逍就着那点精`液,给他做了扩张,然后也解开自己的裤子。
他压上时郁,掰开他的腿,挤开他的臀缝,慢慢把自己挤进了时郁的身体里。
时郁被塞得太满,两条腿发软,几乎要站不住了,但两只手却无所适从,不知所措地贴着身后的墙面,不知道该往哪里去放。
厉逍好像也看出来了,他还没开始动,先亲一亲时郁的嘴角,沙声地说:“乖,抱住我。”
在对方的允许之下,时郁才犹豫地伸出手,扶住了对方的肩膀。
厉逍低声地让时郁再抱紧一点,时郁就又抱紧一点,搂住了他的脖子。
厉逍又亲他一下,挺动腰胯,克制地在他身体里慢慢抽送起来。
 
但这种克制不能坚持多久,对方那紧热的,吮`吸着裹紧他的小屁股,还有对方在他耳边,不时漏出的小声呻吟,渐渐让厉逍失了力度。他把时郁抵在墙上,发狠地干他,后面觉得不够,又把他的腿抬起来,盘到自己的腰上,从下往上深顶着他。
时郁被顶得整个人都在摇晃,下面相连的部位传来的热度与酸麻让他大腿根都麻痹了,背部在墙面上也摩擦得有点痛,但是这么多年之后,不管是因为什么,重新得到了对方的拥抱,这个认知让他心口发热,想一想鼻子都要发酸,连痛也都让他觉得喜欢。
他不知道今夜之后会发生什么,清醒过来之后两人该如何面对,但他真的很喜欢现在的厉逍,好像非常,非常用力地爱着他的厉逍。
 
厉逍在走廊那里抱着他- she -了一次,他好像格外地亢奋,之后回到卧室的床上又做了一遍,到了后面,时郁实在没有力气了,厉逍抱他去洗澡,清理的时候,没有忍住,又按着人在浴室里做了一遍,时郁被他弄得半昏睡过去,自己什么时候上床的也不知道了。
 
 
醒的时候天已经大亮了,窗帘昨晚没拉严,阳光灿烂洒落下来,照到床上相拥而眠的两个人。
明亮日光让眼皮感到不适,时郁慢慢睁开酸乏的眼睛,觉得浑身上下又酸又痛,他静静地呆在被窝里,说不上是发呆还是沉思,片刻才感觉出贴住自己后背的热度,和搭在自己腰上的手臂。
他意识到这点之后,身体有些僵硬起来。
昨夜的一切回到脑海,虽然发生过了,还是让他觉得不明白。
他不敢动,更不敢回头去看睡在自己旁边的人,他心中总觉得昨晚一切有如幻梦,怕对方被自己惊醒之后,这梦就要破了。
但是他的愿望总是很难实现,门外响起一阵挠门的声音,伴随着凄厉的猫叫声。
身后的人好像动了动,然后稍微离自己远了一些,那只手臂也从自己身上挪开了。
随即身后又传来窸窸窣窣的动静,时郁连忙闭上眼睛。
“……唔,”厉逍摸过床头的手机看了一眼,声音还有些沙哑,他咕哝了句,“这个点儿了,难怪来挠门了。”
然后他叹口气,准备翻身下床,去给猫大爷喂粮。
但一时突然反应过来什么,他转过头,便看见背对着自己,只露出一个脑袋在被窝外面的时郁。
对方像是还睡得很熟,这样也没被吵醒。
厉逍想了想,昨夜是把人累得太狠了,多睡会儿也正常。
他眼中不自觉地露出一种温柔神色,想起昨晚发生的一切,又觉得有些发热起来,他盯着时郁后脑勺看了片刻,最后什么也没做,自己轻手轻脚地下了床,出去的时候又带上了卧室的门。
 
等他回来的时候,时郁也起来了,他已经穿上了衣服,正费劲地在弯腰找拖鞋——昨晚上不知道被两人蹬到哪里去了。
厉逍走过去,在自己床头柜的那边看到了,他把鞋捡起来,走到时郁面前。
时郁看到他手里拿着的鞋,先是说了声谢谢,然后准备伸手去接。
厉逍却半蹲下`身,握住他的脚踝,把鞋给他套了上去。
时郁垂着眼睛,刚好看到对方抬起眼睛,和自己四目相对。
厉逍看着他反应迟钝的样子,说:“是不是还没睡醒?吵到你了?”
他对自己说话时的神情和目光,看起来都有种温柔似的,时郁看着他,反应慢半拍地,点了点头,说:“有一点。”
他也感觉自己应该是没睡醒,否则不至于产生这么大的错觉。
厉逍看他呆呆地看着自己的样子,不知道怎么,心口又有种痒意,让他总是很想碰一碰他。
于是他捉起时郁的手指,放在唇边亲了亲,说:“困的话,就再多睡一会儿。”
被亲吻的手指尖微微发麻,有点想蜷缩起来,但时郁克制住,没有动。
 
最后时郁也没有继续睡,他接到公司的电话,说之前有一个项目出了点问题,得过去看看才行。
所以他得马上走了。
厉逍看起来不是太高兴,说:“怎么大周末的还把人叫去加班?”
时郁加班是常事了,也没觉得什么,只说:“工作难免会这样子。”
厉逍放心不下地,又看看他,说:“你真的没问题么,没有不舒服吗?”
时郁反应过来他的意思,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回应,过了片刻,才讷讷地说:“……还好。”
但或许是因为被对方着重提醒过,时郁老觉得那种不适感突然变得清晰起来,让他脸上有些发烫。
厉逍看着他,突然又凑上来,含住了他的嘴唇。
这次亲得很缠绵,厉逍没那么凶恶了,只是嘬住他的舌尖,品尝似的吮`吸,时郁没有喘不过气,只是还是不知所措,睁着眼睛呆呆的,也不知道回应。
两人分开的时候,厉逍声音已经有些哑,带着某种克制似的,他说:“这边坐车不方便,我送你过去。”
 
两人到了公司楼下,时郁同之前一样,说一声谢谢,便要准备下车。
却被厉逍拉住了手,厉逍带着点笑,问他:“你就这样走了,没有分别吻吗?”
时郁顿住了,他眼睛睁大了,好像没听明白地:“……什么?”
厉逍眼睛微微一眯,露出一种震惊又受伤的神情:“你不会吃了不认账吧?”
时郁:“……”
厉逍看他那副茫然的神情,似乎真的打算穿上裤子就走人,完全没想负责的样子,也噎了一下,他说:“宝贝儿,你不会真的把昨晚的一切,当成for one night吧?”
有那么一瞬间,时郁心里其实有些想说,难道不是这样的吗?
但他看了看厉逍的神色,迟疑了下,说:“我不太明白你的意思。”
从昨晚开始堆积起来的困惑,也渐渐浮到他的面前来,他抿抿唇,说:“你为什么……”
他不知道该怎么形容,问句起了个头,就说不下去了。
因为他自己是觉得,如果问对方你为什么突然会这样对我,他总害怕是自己自作多情。
他犹豫又困惑,问不出口,也不敢问。
 
“我记得你之前就问过我,为什么要这么做。”
时郁一愣,微微思索一番,想起是厉逍把自己门砸了的那次。
厉逍看着他,眼里渐渐流露出某种令人发酸的柔软情绪,他低声地说:“我以为我已经表现得足够明显了,你真的不知道为什么吗?”
  • 本站(御宅屋)所收录作品均由网友读者自行上传,与本站立场无关
  • Copyright©2018御宅屋 All rights Reserved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