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止痒 作者:阿漂(60)

字体:[ ]

雨渐渐止住了,夜色褪尽,天光从远处开始走来。
两人最后都筋疲力尽,在飘窗那小小的范围里,抱紧了蜷缩着,睡到天明。
醒来之后两人看着对方,昨夜的失序忘形犹在眼前,两人都又是幸福又是赧然,尤其时郁哭得太多,眼睛还是肿的,厉逍看着他,突然凑过来,又亲了亲他肿起来的眼皮。
他说:“……我真的好爱你。”
他昨天说了好多的爱,低声的沙哑的,克制的激烈的,呢喃细语的声嘶力竭的,但是好像也还不够,只要看到时郁,这一个字就又从他的心里,脑海,唇舌中冒了出来。
时郁眼睛里润润地,望着厉逍,他现在是一个被爱意所笼罩的人,从眉梢眼角都流露出幸福和快乐,他也凑上来,亲了亲厉逍的嘴唇,声音发软,浸满了温存和爱意:“我也好爱你。”
厉逍看着他,就像时郁说的那样,厉逍永远不必担心从他这里得不到足够的爱,他对厉逍的爱很多很多,永远能够给予回馈,永远无穷无尽,取之不尽用之不竭。
厉逍觉得心脏涨满了,眼睛却又开始发涩,他喉间被什么酸涩的顶住了,片刻,他才从喉咙里挤出声音,哑声说:“谢谢你。”
“一直都这样爱我。”
谢谢你,从来没有放弃我。
谢谢你,给我机会,让我还能够找回你。
 
两人抱在一起,身体叠着身体,头抵着头,不时地找到对方的嘴唇,接一个又深又长的吻,随着外面的天一点点更明亮起来,周围的都变得渐渐清晰,不再只有他们两个人。
厉逍的手机也不甘寂寞地响了起来。
厉逍啧一声,烦躁地叹了口气,恨不能重回黑夜,重新蜷缩回只有两个人的小小世界里。
但还是只能亲亲时郁,从他身上起来,捡起了角落里响个不停的手机。
时郁也从阳台上爬起来,鞋子和衣服都不知道丢到哪里去了,他随便捡了条毛巾,把自己裹起来,往厉逍走去。
厉逍正在讲电话,就看到时郁往自己走过来,他赤身裸/体,只在身上披了条毛巾,屁股都遮不全,一身的痕迹半遮不掩。
他目光一暗,对手机那边低沉地嗯了一声,眼睛却一直盯着时郁。
然后就注意到时郁脚下也是光溜溜,什么都没穿。
他眉头一皱,突然迈开腿,走到时郁的面前。
时郁还没有来得及反应,自己视线一晃,身体失重,已经被厉逍打横抱了起来。
他预料不及,一下小声地叫了出来,又连忙伸手搂住了厉逍的脖子。
厉逍抱着他,一路走到沙发旁,把他放上去。
“待在这里,”厉逍盯着他的眼睛,声音沉沉地,“我说了,让我看到你不穿鞋,就别想下地。”
时郁一愣。
厉逍已经转过身,重新接起电话了:“你继续说。”
对面的靳怀野语气狐疑:“你在干嘛呢?”
 
 
厉逍坦坦荡荡,实话实说:“刚从对象的床上下来。”
对面一片死寂,片刻,靳怀野突然暴起怒道:“厉逍你还是人吗!我这边帮你通宵跑腿干活不睡觉,结果你在跟别人上床!?”
厉逍想了想,赞同地点头,说:“嗯,的确不是人。”
靳怀野被他的无耻惊呆了,噎了半晌,一时竟不知从哪里怼回去,最后骂了一声- cao -,说:“行行行,你他妈有夜生活了不起。”
话里全是怨愤,厉逍不由笑起来,笑到一半,又收拢了,他问:“所以你那边情况怎么样了?”
靳怀野也不和他嘴炮了,正经起来,说:“差不多了。放心吧,正经事我干不来,趁火打劫我是很在行的。”
厉逍又笑起来,说:“这点我也是信靳总的。”
他话里是毫不在意的语气,靳怀野啧一声,说:“你这是真的不打算留着关氏了?”
厉逍嗯了一声,淡淡地说:“老而不死的僵虫,留着干嘛,一把火烧了干净。”
靳怀野咂咂嘴,他本不是什么干净背景,在黑白两道游走多了,整个人邪气更甚,不仅不觉得哪里不对,反而受到刺激,兴奋地说:“好,厉总够狠够绝,我很欣赏。”
厉逍对前·黑道少主的欣赏表示敬谢不敏:“可以,但没必要。”
 
厉逍挂了电话,又有新的进来,一早上电话几乎不停,几次他想要进书房去,可是转头看到时郁,脚步又顿住了,最后他干脆也坐到沙发上去,一手捞过时郁,让他坐到自己大腿上,继续跟对面讲电话。
“股价现在跌到多少了?”对面不知道说了什么,厉逍啧了一声,说,“跌这么多,挺厉害的嘛。”
又忍不住嗤声道:“昨天股东大会没开成,现在情况都这样了,他们是不是想继续开下去,继续问责我?”
“行啊,那就开,”厉逍一手抚着时郁的背,一边无所谓地笑了下,“大不了引咎辞职嘛。”
他这样的动作,再配上这番话,简直有点昏君从此不早朝的意味了。
时郁有些震惊,抬头看他,厉逍却对他笑了下,还想凑过来亲他。
电话还没挂呢。
时郁脸一下涨红了,下意识地躲了躲,厉逍一顿,目中显出一丝- yin -沉,又迅速被掩藏过去,他没有再亲上去,只是伸手指捏了捏时郁的下巴,稍微有些用力。
接下来厉逍的心情似乎不是很好,神色显出一种不耐,没说几句就挂了电话。
时郁神色担忧,问他:“你唔——”
才刚说了个开头,就被厉逍压下来的亲吻堵住了嘴唇,厉逍含住他的唇瓣,有些用力地咬了一口,时郁始料不及,痛得呜了一声,厉逍便又裹住他,安抚地轻柔吮/吸。
半晌,厉逍才稍稍松开他,额头抵着他的,目光沉沉,说:“不要躲我。”
时郁捂住自己被咬破了的嘴唇,有些茫然,又有些委屈,他眨眨有些- shi -润了的眼睛,说:“……我没有躲你。”
又强调一遍:“我不会躲你的。”
厉逍见他神色认真,满脸不服气的样子,刚才心里生出的一股戾气顿时消散,他像是被喂饱的兽,满足地蛰伏起来,神色也变得温和,但是手下仍然用力地按住时郁,声音低沉,说:“嗯,你不可以躲我。”
唯独你,永远不可以躲我,不可以放弃我,不可以抛下我。
 
 
厉逍从总裁办里出来,正好迎面撞上新入主的金总金钟铎。
金钟铎是当年关云山的副手,是最早跟着关云山的那批人之一,几十年来忠心耿耿,关云山指哪打哪,自己没有女儿,也要把自己早死兄弟的女儿金敏心送来与关云山结亲,堪称关云山第一号走狗。
谁知关云山死后,新上位的厉逍丝毫不给这位元老情面,降职打压毫不手软,还转头就和金敏心离了婚——金总本来就对厉逍颇为不服,积了满肚子的怨言,怎么可能还受得了这种奇耻大辱,于是暗里联合其他股东,要把厉逍搞下台。
金钟铎身后跟着拉拉杂杂一大群的秘书助理,金钟铎走在最前头,气派十足,满面红光,志得意满。
他看到厉逍,- yin -险窄小的眼睛眯得更细一些,掩饰不住地露出一种不怀好意而又得意洋洋的笑来:“小厉总,真是不好意思了。”
厉逍面上没什么表情,惜字如金地说:“恭喜金总。”
“大哥走得太早,有好些东西没来得及教你,就把集团草草地交到了你手上,结果现在成了这个样子……我也实在是不忍心大哥多年基业毁于一旦,只好临危受命。”金钟铎叹了口气,仿佛十分为难,脸上的恶意和嘲弄却是毫无遮掩,“毕竟小厉总现在还背着一身官司,小厉总可能是没什么,但是这偌大集团可耗不起啊。”
厉逍掀掀眼皮,看他一眼,扯扯嘴唇,目光不明地笑了笑,说:“是,所以还要有劳金总,多多- cao -劳,将集团支撑下去了。”
 
厉逍从集团大楼里出来,司机已经将车开了过来,厉逍正要走过去,却听到前方门禁处传来一阵喧哗,保安正在厉声驱赶着一个人。
厉逍顺声看过去,正好看到中间被围着的那个人,竟然是时郁。
他眉头一皱,抬步走了过去,问:“怎么了?”
众人闻声一停,保安们面面相觑,争先恐后地说起来:
“厉总,他没有预约,非要进来。”
“说了不让进,还要硬闯。”
……
厉逍看向时郁,后者张了张嘴,想辩解又不知道说什么的样子。
厉逍也就不问了,直接牵起他的手,说:“来都来了,跟我一起走吧。”
然后就当着目瞪口呆的众人,堂而皇之地将时郁带了进来,走到车前,也没等司机下来,自己给他开了车门,让时郁坐进后座,紧接着自己也上了车。
 
车子往前开了一段,厉逍伸手拉过时郁,让他挨拢自己,又问他:“怎么到这里来找我?”
时郁有一瞬间的僵硬,见他神色语气都不是要生气的样子,才犹犹豫豫,吭哧吭哧地说:“……我怕他们欺负你。”
厉逍早上出门的时候,和时郁说是去交接,要从总裁办里搬出来,时郁就一直忧心忡忡,放心不下的样子,也不知道他都脑补了一些什么。
厉逍顿了顿,想要笑,又觉得心脏发软。
自从知道厉逍辞去集团职位,股份也大部分转给了别人的事后,时郁就好像觉得他是被恶毒亲戚压榨的小白花,又惨又可怜,总是担心他受委屈。
他搂住时郁的腰,下巴搁到他的颈窝里,也不去否认,顺水推舟地问:“所以你是准备来给我撑腰吗?”
时郁忖度了下自己的力量和刚刚那队保安团的水平,就不太好意思承认自己是来英雄救美,只是讷讷地,说:“……我,我虽然没什么用,但是肯定不能眼睁睁看你被欺负的。”
厉逍看着他,没有说话,只是突然低头,找到他的嘴唇,要去亲他。
时郁猝不及防被咬住了嘴唇,反应慢了半拍,然后揪住厉逍的衣服,乖乖地张开嘴唇让厉逍的舌头进来,和他亲到一起。
长长一吻过后,厉逍稍稍松开他,拇指摩挲着他被自己咬肿的嘴唇,本来想说他哪有那么容易被欺负,话到嘴边,又变成了:“嗯,我被欺负了,你哄哄我吧。”
 
 
37.1
 
时郁身体力行地哄完厉逍,下车的时候都是被厉逍抱出来的。
厉逍食髓知味,琢磨到了被哄的好处,到家后蹭着时郁又换了几个哄人的姿势,时郁软绵绵脸红红,根本扛不住厉逍的百般纠缠,哄人哄得自己腰酸腿软,没了力气。
  • 本站(御宅屋)所收录作品均由网友读者自行上传,与本站立场无关
  • Copyright©2018御宅屋 All rights Reserved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