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止痒 作者:阿漂(45)

字体:[ ]

整个周末被荒废,做尽了没意义的事,却好像比任何时候都更觉得充实。
 
厉逍抱时郁去洗澡,时郁攀着他颈项,短短的一截路,两人又交换了数个- shi -乎乎的吻。
厉逍把人放进浴缸里,时郁被亲得晕乎乎,一下没反应过来,不肯松开厉逍的脖子,厉逍就笑起来地,跟着跨了进来,两人面对面坐在浴缸里,互相拿沐浴球给对方搓身体,浴缸往外溢出了好多水。
时郁光溜溜的,带着一身的泡沫,有些坐不稳,总是往前滑,厉逍倒是很乐意地接住他,满是泡沫的手握住时郁,猝不及防地被时郁腕上的表带硌了下手心。
好像提醒他们,快乐时候也别忘记曾经有过伤痕。
厉逍一顿,手指轻轻摩挲着时郁的手腕内侧,低声地问他:“还疼不疼?”
时郁本来不适应,想缩回手,但看见厉逍垂下眼睛,有些沉默的神情,他就不动了,乖乖地把自己放在厉逍手心里,软绵绵地说:“已经不疼啦。”
之前厉逍问过这样的话,时郁也说不疼,他总是这样说,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不疼。
怎么可能不疼。
厉逍唇线绷紧似的抿起来,捉着他的手腕,手指摸到表带系扣的地方。
时郁察觉到他要做什么,神色紧张起来,说:“真的不痛了,伤口早就已经好了,你之前也看过了,没什么好看的……”
之前厉逍要看,他虽然觉得勉强,但也还好,大概是本来就知道厉逍不喜欢他,也就不会担心厉逍因此而不喜欢他。但现在厉逍也开始有一点喜欢他了,那就不一样了,他就在意起来,自己这些有瑕疵的地方,不好看的一面,他就不想再被厉逍看见了。
他努力想往后缩,看起来有种难堪:“你不要看了,很难看的,疤很丑的……”
厉逍动作停住了,他静了静,说:“你觉得是难看吗?”
时郁咬住嘴唇。
厉逍捉着他的手腕,突然把他拉进自己的怀里,喃喃地说:“我自己一个人的时候,有时候会想,当时你是什么心情,你会不会觉得很疼,是不是特别伤心,是不是在怨我,你那么黏人,有一点事情就要和我撒娇,让我心疼你,可是这么疼的时候,你却一个人,你不告诉我,你就悄悄地……”厉逍咬住牙齿,下巴绷得很紧,声音却仍然发着抖,说,“……你怎么敢呢?”
时郁愣住,之前厉逍从来没有和他说过这些,他不知道厉逍原来会这么想。
他觉得无措,但感觉到对方的身体也在发着抖,就伸手笨拙地拍了拍厉逍的背,翻来覆去地说:“没有,真的不疼了,不疼的,早就不疼了……”
厉逍抱紧他,好像他也曾感到过恐惧,他也曾亲历过那段无望的时光,他声音沙哑地说:“你还怕我觉得难看,你是觉得我还不够心疼吗,你真的不知道我究竟在怕什么吗?差一点点你就……”
声音却戛然而止,厉逍突然地咬住牙齿,不肯再说下去了。
时至今日,说起曾经,毕竟有些太迟,过去的事情到今日来心疼,好像也已经过期不候。
但是时郁不在意时效,他所求已经太久了,久到甚至已经不期待能得到,能有一点点就已经很开心,他脸上怔愣的神情渐渐生动起来,露出一种动摇的神色,然后他轻轻地抱住厉逍,说:“可是我很幸运了,做了错事,还能有新的机会,重新地和你遇上了,而且——”
他抿抿嘴唇,好像有些羞于启齿,但又忍不住快乐的神色,他说,“你也开始喜欢我啦。”
那些过去的痛苦和煎熬,当然并不值得纪念和感恩,但是因为现在的一切,他就毫无怨言,就都可以放下了。
他一直就是这样,只想得到自己想要的,别的都可以不管。
他认真地对厉逍说:“这样就很好了。”
 
———————
 
 
厉逍说不出话来了,他的郁郁,他的宝贝,给他一分,他就恨不得要还给自己十分。
在时郁毫不遮掩的坦诚和爱意面前,他几乎觉得不知所措,难以下手,不知该如何正面地回应他才好了,只觉得抱得还不够紧,语言也都不够,恨不得能剖开自己的胸腔,让时郁看到自己的心脏,看看自己现在有多么地喜欢他,而不是他口中那微末的一点点,他甚至为对方觉得自己只有一点点喜欢他,而生出了一种愤怒和委屈。
最后他深吸口气,说:“……好什么好,你不要这么容易就满足了,有追求一点,知道不知道?”
他那语气几乎有些蛮横,不讲道理,说好话也好像在发脾气,简直有点像是高中那个脾气时好时坏,让人捉摸不定的少年了。
 
那会儿他们刚刚在一起,严格一点说,时郁甚至不清楚他们算不算在一起,厉逍拿走了他的水,警告他不许再给别的人,那应该算是告白,但毕竟很模糊,时郁不知道该怎么算 ,该不该当真。
厉逍还是一如既往,爱玩又潇洒,很受欢迎,时郁跟在他身边,看他跟别人勾肩搭背地打闹开玩笑,没有说什么,别人挤上来了,他就识趣地退开一点,把位置和空间让给他们,但是厉逍不知道怎么,又不高兴了,冷着脸,一个下午都不理他。
时郁很茫然,不明白为什么厉逍总是有可以生气的点,也觉得有点委屈。他闷头写了一下午的数学题,到放学的时候,还在犹豫要不要叫厉逍一起回家,然后就听到教室门口有人起哄的声音,一个高挑漂亮的女生站在门口,时郁认出她,她是要和厉逍一起主持校庆晚会的搭档,时郁有时候去找厉逍,会看见他们一起排练。
女生脸上带着得体的微笑,是来找厉逍的,说想和他再对一下稿子,问他有没有时间。
时郁坐在座位上,脊背绷紧,攥着笔的指节都有些泛起白,然后他感觉到旁边的厉逍站起来,没有和时郁说一声,直接经过他身边,走出了教室。
时郁维持着握笔的姿势,垂头看着试卷,不知道怎么,觉得鼻子发酸,试卷上的字都开始模糊起来。
厉逍出去有一阵了,还没有回来,时郁猜他应该不会和自己回家了,就收拾好书包,也走出了教室。
结果时郁一出去,正好和他们正面撞上。厉逍和那个女生还站在教室门口,正在说什么,一看他出来,厉逍声音停住了,目光看向他。
时郁顿住脚步,犹豫了下,还是和厉逍说了一句:“……我先走了。”
厉逍脸色一下变得十分难看,目光- yin -鸷地盯着他。
时郁被他的目光刺了一下,有些狼狈,他抓紧书包带,垂下了头。
他们班的教室就挨着走廊拐角,时郁逃跑似的,直接转身下了楼梯,还没走到楼底,时郁突然听到身后有急促的脚步声,然后手腕一痛,时郁一回头,看见厉逍已经从后面追上来,捉住他的手腕,一直把他扯到无人经过的走廊- yin -影里,按着他的手把他抵到墙上。
“你什么意思?”
厉逍狠狠地瞪着他,声音憋着股火气地,又- yin -又沉。
时郁被他脸上的神情给吓住,一时脸有些发白,但不知道怎么,害怕之余还生出一点不服气,Z他也有些硬邦邦地,说:“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厉逍倒吸了口气,看起来被气得不行,时郁甚至听到他磨牙的声音了。
“你是真的不明白,还是故意在玩我?”
时郁其实有些怂,但又觉得莫名其妙,心里好像也堵着一口气,他低着头,声音有些模糊地,说:“那个女生还在等你,你快去找她吧。”
“你这个……”厉逍一下咬住牙齿,正要发作,目光一晃,却看到一滴水珠突然砸到了地面上。
时郁好像一下也呆住了,反应过来之后,他突然地挣扎起来,想从厉逍身前挣出来,却被厉逍用力地按住,厉逍强硬地抬起他的下巴,这下清楚地看到了一双通红的眼眶,眼里还有一层新凝起的水雾。
厉逍张着嘴,一下有些无措起来似的,声音僵硬地问他:“……你哭什么?”
时郁觉得难堪又丢脸,他用力地吸了下鼻子,想要把眼泪憋回去,但是没什么用,下一秒眼泪大颗地掉了出来。
他抽泣着说:“……是你先不理我的,你还生我的气……”
他的声音被泪水泡得模糊,又很委屈,厉逍张了张嘴,看着是想要说什么,又一下口拙似的,片刻,干巴巴地说了句:“我没有不理你,我生气是因为……”
声音又一下卡住了,厉逍看起来神色僵硬,又有种暴躁。
时郁不情愿地被他拉住,小声地抽噎。
厉逍看他眼睛鼻子通红,被欺负惨了一样,连嘴唇也红红的,发出抽泣的声音。
脑子里某根弦一断,他突然低下头,堵住了时郁的嘴唇。
时郁的哭声戛然而止,- shi -润的眼睛瞪大了,看向厉逍,然而后者只是碰了下他的嘴唇,又很快地移开了。
他拧着眉毛,说:“你不要哭了。”
“以后也不准离我那么远。”
“更不准自己先走。”
厉逍一条一条命令的说出来,越来越蛮横霸道,但是时郁像是傻住了,眼泪挂在睫毛上,呆呆地看着他。
厉逍见他没反应,又有些急躁了,粗声地说:“你到底懂我的意思没?”
时郁被他这么一凶,好像回过神来,但脸上仍是一片茫然地,不知道到底听没听到他在说什么。
片刻,时郁突然牛头不对马嘴地问他:“……刚刚,我们是接吻了吗?”
厉逍脸上一抽,脸色不自然地绷住,耳根却不为人察觉地悄悄发红起来。
但他看见时郁张着眼睛,好像比自己更紧张地,- shi -漉漉地望着自己,嘴唇也微微朝自己张开。
厉逍喉结上下一动,然后贴住时郁的嘴唇,又亲了下来,这次连舌头也伸了进去。
一吻结束之后,厉逍身体紧贴着时郁,努力平复着呼吸,装作很老练的样子,得意地跟他说:“笨蛋,这才是接吻。”
 
 
27.1
 
过往记忆又浮现出来,带着一种青春时代的朦胧甜美,和现在成熟高大的人不动声色地重合在一起,时郁微微晃神,又忍不住露出了一点微笑的神色来,他乖乖地点头说:“我知道啦。”
 
厉逍说了不在意,也就真的看不出嫌弃的样子,甚至时不时地拆下时郁的表带,抚摸他的伤疤,或者在上面落下亲吻,时郁知道他大概是出于愧疚,或者是心疼,想要安抚自己,于是每次也都没说什么。
又一次做完之后,时郁疲惫不已,昏昏欲睡,被厉逍一抱上床,就缩进对方怀里睡着了,第二天睁眼的时候,一抬手想看时间,触目却是一条狰狞伤疤,一下把他给吓得清醒过来。
  • 本站(御宅屋)所收录作品均由网友读者自行上传,与本站立场无关
  • Copyright©2018御宅屋 All rights Reserved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