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止痒 作者:阿漂(37)

字体:[ ]

厉逍便笑了一下,他低头亲了亲时郁的耳侧,说:“你可以剥给我吃。”
时郁耳朵被亲得酥酥麻麻,他连连点头,声音有些不稳地说:“好呀。”
 
 
结果最后那一盘大虾,大半都进了时郁的肚子。厉逍说要时郁给他剥虾吃,结果时郁没剥几个,厉逍就不想吃了,反倒自己兴致很好地剥了一堆,喂给时郁吃。
时郁被喂得有点撑,饭后躺在沙发上不想动,厉逍放了个电影,时郁有些发困,枕在厉逍腿上,昏昏欲睡地看电影。
洗好的樱桃装在玻璃碗里,厉逍不时捡起来吃一个,他喜欢吃这种酸甜带汁的水果,但是因为嫌麻烦,其实很少会买来吃,至于洗好了放在干净碗盘里的,那就另当别论了。时郁则相反,他骨子里很有些小气,对这种昂贵的零嘴并不感兴趣,完全是因为看见厉逍喜欢他才会买,但他自己不怎么吃,只想全部留给厉逍。
当然他很清楚,对于厉逍来说,他这种抠门俭省,是上不得台面的,他也完全不需要真的省下那一点自己的口粮。但是时郁甘心于此,很愿意把自己能给的都给厉逍,这会让他有一种自己在努力养着对方的错觉,从而生出一点点隐秘的满足感。
当然,这些也都是他自己的臆想,是不敢和厉逍说起的。
厉逍又捡起一颗樱桃,问时郁要不要吃,时郁摇摇头,说不想吃。
厉逍也就没说什么,他把樱桃放进自己的嘴里,然后欺身过来,含住时郁的嘴唇。
那颗饱满浑圆的果实,被舌头抵进了时郁的唇缝里。
两人的舌头交缠,樱桃表面的那层皮被挤破了,酸甜的汁水迸溅出来,吮/吸出香甜甘美的味道,果肉在舌头不断的推压按揉之下,渐渐干瘪了,被吞入腹中。
两人接了一个樱桃味的长吻,最后吐出来一颗光溜溜的果核。
厉逍再拿起一颗,把樱桃梗咬在嘴里,眼里带笑地,又问他:“这样呢,想吃一点了吗?”
时郁被亲得缺氧,脸上通红,他现在一点也不困了,只是脑子晕乎乎地,只想点头。
厉逍就用牙齿咬着一半樱桃,送到他唇边,时郁张嘴咬了另外半颗,汁水从两人的嘴角溢出来,又被对方舔干净。
因为找到了吃水果的乐趣,于是剩下的半部电影时间里,都被他们拿来吃樱桃了。
 
最后沙发又被弄脏了,厉逍抱着时郁去浴室洗漱,时郁腰酸腿软,下面还有些发麻,后面他们玩得有些过火,厉逍帮他清理的时候,还带出来一点红色的果实残渣,但是厉逍问他难不难受,他就只是摇头。
厉逍贴着时郁的额头,很低地叹了口气:“你这样容忍我,我会一直欺负你的。”
时郁全身赤裸,张着腿坐在水里,厉逍的手还在他的身体里面,让他微微地绷住了大腿和脊背。
从刚才起他的脸一直很红,垂着头不敢看厉逍的样子,但他抿抿嘴唇,小声地说:“没有关系,你想怎么都可以的。”
厉逍说不出话来了。
这个人明明不信他,却从来不对他设底线,明明对他有怀疑有困惑,却也从来不质问他。
这让他感到被满足的同时,又有种无处发泄的无力感。
 
清理干净之后,时郁躺进被窝里,困倦和疲惫让他几乎要睁不开眼了。
厉逍也在他身边躺了下来,时郁闻到他身上的味道,觉得很安心,马上能睡着了,突然听到厉逍问他:“你不想问我什么吗?”
时郁半只脚已经踩进了云端里,整个人有些糊里糊涂地,他咕哝着:“……什么?”
“我为什么能认出杨东,为什么会知道他辞职的事,”厉逍说,“你不是很想问吗,为什么不问?”
时郁的睡意被猛然拉扯了出来,他整个人激灵了一下,清醒过来了。
他睁开了眼睛,说:“没有啊。”
厉逍垂着眼睛看他:“真的吗?”
片刻的沉默之后,时郁抿了抿嘴唇,说:“你总是能有办法知道的,我不用问。”
顿了顿,又说:“你也没有义务告诉我的。”
就像时郁对厉逍毫无所求,毫无期待一样,厉逍想做什么,做了什么,时郁都不会说不,与此同时,他也一直很清醒地提醒自己,自己没有任何立场和资格,去过问厉逍的事情。
所以他说他不用问,厉逍也没有义务告诉他。
厉逍听懂他话里的意思,一下倒吸了口气,他勉强按住自己的情绪,还是有些忍不住咬牙:“那我非要告诉你呢?”
时郁张了张嘴,对于对方的这种蛮横要求有些茫然无措,但他下意识先点了点头:“……那你说?”
 
厉逍的脸色一时却又有些不自然起来,他顿了顿,说:“知道杨东找你麻烦之后,我找人调查了下杨东。”
时郁点了点头,没怎么觉得惊讶,反正厉逍又不是没有干过这样的事情。他觉得自己当时应该也是被厉逍查了个底朝天,否则厉逍怎么会这么清楚他的事呢?
厉逍一直注意他神色,见他没有露出什么反感,心中莫名安定下来——他知道自己这种行事其实不太好看,暗悄悄地调查对方身边的人,也极易让人生出厌恶。
他继续说:“杨东那个人没什么好说的,偷鸡摸狗的事情干了不少,也就是你们公司糊里糊涂,制度不规范,又碍于情面,一直没人动他。但是他既然招惹到了你,我是不能就这么放过他的。”
时郁这下反而惊讶起来,他看着厉逍,对方的话,隐隐让他有点说不上来的,奇怪的感觉。
“但是像肖翰阳那样不计后果,后续会惹出麻烦的冲动行为,肯定是不可取的,毕竟你还待在公司里,我不想你之后难做人。”厉逍说到这里停了停,露出一种对鲁莽年轻人的轻蔑之色,确认时郁都认认真真听到了,才继续说,“而且我也不好把手伸得太长,在你们公司动他。也是杨东自己心不定,其实一直在招聘网站上找下家,正好我朋友手底下也有一家同类型的公司,规模不算小,业内评价算是不错的,一向杨东伸出橄榄枝,他就立马决定辞职,踹掉你们公司了。”
时郁恍然,心想,难怪杨东辞职那么干脆呢,原来是找好了下家才这么有底气啊。
但他有另一个困惑,没忍住地问:“……那这个对杨东来说,不是挺好的吗?”
一辞职就有更好的下家等着接盘,换了新环境,之前的事都一笔勾销,谁也不记得,这个作恶成本简直不要太低,哪里教训到他了?
厉逍看出他隐隐的不忿,不由捏了下他微鼓起的脸,笑说:“哪有这么轻松的事,别说本- xing -难移,偷鸡摸狗的事情干多了,是很难转得正的,我不信他换个环境就能变成个好人了,就不会作恶了。而一旦他露出马尾,不比在你们这个小公司里处处讲究人情世故,他在那边够喝一壶的了。即便是他真的藏得够久,他之前干的那些事,也不是没有痕迹,随时等着上门去找他的。”
“以为自己拍拍屁股走人了,就可以当作无事发生,什么代价都没有地一切重新开始,”不知道联想到什么,厉逍反感地一皱眉头,说,“做梦呢吧。”
时郁听完始末,一时好像恍然大悟,一时却又好像更迷糊了。
他对杨东之后会怎样已经没有兴趣,但是就像厉逍说的那样,他做这些,是为了把杨东从这个坑里,挪到另一个坑里,然后给他一个终生难忘的教训……可是厉逍做这么多,这么麻烦,是为什么呢?
他又想起来白天厉逍给自己发的消息,还有刚刚对方说的那一番话,不知道为什么,他心里和身上一样,都是又软又烫,有种很莫名的悸动,看见厉逍不停开合的嘴唇,很想亲一亲他。
厉逍还在说:“所以你明白我为什么知道了吧,因为就是我搞出来的。以后你如果想问我什么,就直接问我,没什么不可以问的,知道吗?”
时郁看着厉逍,点了点头,然后他突然凑过去,亲了亲厉逍的嘴唇。
厉逍愣了一下。
时郁很久没有这样出其不意地“强吻”过他了,厉逍一时居然没反应过来。
时郁看起来也很紧张,甚至有些不安的样子,好像主动亲吻厉逍需要冒很大的风险。
他磕磕巴巴地,说:“白天,那个,是你说的,要我主动亲亲你……”
厉逍看他越说越胆怯似的,声音渐渐低下去,好像被识破了目的地,目光也不敢再看自己了。
他那么小心翼翼,又充满忐忑,在厉逍允许之下,才敢伸出手来碰碰自己,连主动亲一亲,都要找出一个合适的,不会被拒绝的理由。
厉逍一时觉得心里又酸又胀,连甜蜜中也带了苦涩地,他更紧地搂住时郁,说:“我没有要求的时候,你也可以这样,主动地亲我,就像这样——”
随着话音落下,厉逍翻过身,重新压了上来。
他低头咬住时郁的嘴唇,以一种更用力的姿态,回吻住了他。
 
 
22.1
 
第二天是周末,时郁难得地多睡了一阵,赖了会儿床,才腰酸腿软地从床上爬起来。
厉逍已经不在房间里,他走出卧室,看到厉逍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正在讲电话。
厉逍神态和语气都算不上好,介于冷漠和不耐之间,他说:“所以呢?”
电话那边不知道又说了什么,厉逍扯了扯嘴唇,像是笑了一下,但脸上的神色又全不是那么一回事,他看起来是要说些什么,这时刚好看到了从卧室里出来的时郁。
他眉毛突然地抽了一下,整个人神色好像都变了变。
他迅速地朝那边说了一句:“我现在有事,待会再说。”
说完之后,也完全没有听对方反应的意思,他立刻地挂了电话。
然后他站起身,走向时郁,说:“怎么起来了,我以为你还要再睡会儿。”
厉逍完全没有想提及刚才那通电话的意思,时郁也识趣地没有去问,只是说:“睡醒了,发现你不在。”
他说的时候并没有注意,完全只是顺口,厉逍却笑了起来,他伸出手搂住时郁的腰,将人带进自己怀里,又亲了亲他的额头,低声地说:“发现我不在,所以来找我吗?”
时郁睁着眼睛看厉逍,确定厉逍是真的在笑,看起来心情不坏,没有因为觉得他太黏人而露出不耐烦的样子,他才有些犹豫地点了头,说:“嗯。”
其实他喉咙里滚了滚,还想说:想你了。
从睁开眼没有看到你的时候,就已经开始想你了。
但他没敢说出来,怕厉逍觉得他黏黏糊糊,嫌他烦。
 
厉逍好像有点忙,一早已经有好几个电话进来,厉逍基本不接,但偶尔也有一个不得不接的。他并不当着时郁的面讲电话,要么是去书房,要么是到阳台,时郁察觉到,猜到对方有事不方便让自己知道,也就识相地拿了钥匙,自己出去买菜了。
  • 本站(御宅屋)所收录作品均由网友读者自行上传,与本站立场无关
  • Copyright©2018御宅屋 All rights Reserved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