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止痒 作者:阿漂(18)

字体:[ ]

厉逍摸摸他略微- shi -润的发尖,说:“你头发也还- shi -着。”
然后礼尚往来地也要给他擦头发,时郁看看他,乖乖地没有反抗,任他把毛巾糊到了自己脸上。
倒没想到厉逍手法竟然挺温柔,指腹的温度透过柔软毛巾,抵达头皮的时候,时郁微微有种触电一般的发麻感觉。
 
互相帮助之后,两人等等头发差不多干了,就一起躺进被窝里,厉逍又从背后贴过来,伸手抱住他,细碎的吻落在他耳后。
时郁已经困得不行,加班到很晚,回来又折腾到现在,眼皮都快睁不开了。
但被亲吻还是会有颤栗的感觉,他也感受到身后对方抵着自己的东西。
他的耳垂被男人含住了,对方伸出舌尖,细细地舔他耳朵周围的肌肤,他身体有些发抖,声音不稳地问:“……要做吗?”
厉逍的嘴唇移开,在他的颈后又落下一吻,有些重地吮`吸了一下。
他抱紧怀里的人,声音有些沙哑地克制着,说:“不做了,先睡吧。”
时郁不太清楚对方为什么中途喊停,但他太困了,无法思考,身后又有一个暖烘烘的热源,他闭上眼睛,很快沉入了睡眠里。
 
厉逍花了一点时间,让自己体内的欲`望冷却下来,他听到怀里的人迅速沉下去的呼吸声,知道对方的确是累惨了。
他把脸埋进对方的脖颈里,心里其实有种微微松了口气的感觉。
他心中想着要待对方好,这段时间以来,却时常地会出差错,他想自己大概的确是心急了,急于跨过这几年的空白,试图一步到达终点。
他有时候甚至有种很激烈而极端的渴望,恨不能把怀里的人一口吞进肚子里。
但那当然不可以,他心中厌恶而抗拒,他把那只凶兽强硬地关进笼子里,绝不允许它跑出来引人作恶。
他这样想着,手上倒是又把怀里的人搂更紧了一些,闭上眼,睡过去了。
 
 
 
11.1
 
第二天一早时郁仍然起得很早,厉逍醒来的时候,身边又没摸到人。
他在床上躺了会儿,然后也爬起来,走出卧室,摸到已经传出动静的厨房。
时郁正在做早餐,有人进来也没太注意,厉逍从身后贴上来的时候,还有些吓了一跳。
厉逍从后面环住他的腰,声音里还有些困倦地,带着点后鼻音,问他:“怎么起那么早?”
时郁低头调着面糊,说:“也不是很早了。”
厉逍看他手中的面糊糊,里面切了蔬菜和鸡肉丁,大概是要做鸡肉饼,旁边还有打的一壶豆浆。
他叹了口气,说:“做这些也够费时间的了,你最近那么累,早上可以多睡会儿。”
“也还好,早起二十分钟的事情。”时郁开始往平底锅里摊饼了,又说,“你不是胃痛吗,这个只能慢慢养的,早餐要好好吃。”
平时他倒不这样讲究,早餐都不一定记得吃,更别说这样费时费力,也就只有厉逍在这边住的时候,他会注意一些。
厉逍不说话了,他知道自己不该心急,要慢慢来,循序渐进,但一时却很难忍得住。
他环住对方的手臂又紧了些,说:“我们住到一起吧。”
平底锅里的鸡肉饼渐渐成型了,时郁用铲子给它翻了个面,那面已经被煎出了一层焦黄色。
“住到一起,”时郁的声音才困惑似的响起来,说,“我们现在不是住到一起的吗?”
厉逍说:“不一样。”
两人现在虽说是在一起了,也经常在对方家里留宿,但要说和之前比起来,其实又没有太多的区别。留宿不等于长住,说起来的话,终究只是借宿。
不过最重要的是,厉逍还是对对方不肯在自己家里过夜而耿耿于怀,总让他有种没名没分的不正当感觉。
“我在你公司附近看了几处房子,户型位置都挺不错,平时我们住那里,你上下班就要方便很多。这里你也不用搬,我们还是会回来住的。”厉逍停了停,又说,“你如果实在不愿意搬,我们也可以暂时先住在这里,我来做你的房客。”
总之就是要死皮赖脸地和人住在一起。
时郁一直没说话,他沉默地在给鸡肉饼做翻身运动,厉逍话音落下之后,就只能听到锅里滋滋冒油的声音。
 
好在这种沉默并没能持续很久,有人在这时候给厉逍打电话,厉逍本来是不想理,但是铃声一直不停,他只好皱着眉,满脸- yin -云地去卧室找手机。
时郁在厨房里等,等了一会儿,等到厉逍穿着整齐地走出卧室。
他脸上又是另一种意味的- yin -沉了,还有种时郁从来没见过的严肃。
他还没有张嘴问怎么回事,厉逍先说:“我这边有点急事,可能得先走了。”
对方语速很快,眉间不自觉显出一种焦虑之色,时郁也知道厉逍继承了他外公的产业,如今是关氏二十四小时不间断的责任人,忙起来只有更加脚不沾地,满世界飞。
他连忙点头,说:“嗯嗯,你先去忙你的事情。”
厉逍伸手搂过他,在他额头上亲了一口:“等我回来,再继续商量这个。”
时郁捂住自己被亲过的额头,对他笑了一下。
 
厉逍走得匆忙,时郁做的鸡肉饼也没有来得及吃,时郁自己吃了一个就吃不下了,他把剩下的放进冰箱里,如果晚上厉逍过来,可能还能当个宵夜啃啃。
他收拾好出门,在等地铁的时候,收到厉逍发来的信息。
“宝贝,我临时要出趟差,现在赶去机场。好好照顾自己,我们电话联系。”
时郁看了那条信息一会儿,然后回复了他:“你也是,好好照顾自己。”
 
 
 
厉逍去美国谈一桩并购案的事情,时郁还是后来从网上看到的,那时厉逍已经回来,并购大局已定,网络上都是对厉逍的溢美之词,无非是中国企业走向世界,为国争光之类的。还有一波是注意到了厉逍本人,隔着屏幕po图秀美色,每天化身尖叫鸡的。
不过这些热闹都已经是厉逍在美国待了半个多月回来之后的事了,在此之前,厉逍行事隐蔽,透着一种谨慎,时郁每天和他联系,但其实也不太清楚他具体在做什么。
时郁和厉逍保持着一种断断续续,不算频繁,每日打卡一样的联系。因为时差,两人一天连电话都很少打,通常是睡前醒来的时候,时郁看见了厉逍发来的消息就回过去,那会儿厉逍大多时候也已经睡了,不然就是在忙。
时郁自己也忙,知道忙起来什么都顾不上的感觉是什么样,而厉逍只会比他更忙,所以他基本不会主动去打扰,惹人心烦。
像以前那样人不在身边,每隔不到一个小时,就会忍不住发信息去问对方在哪里的行为,时郁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做出来的。
现在他自己回想,都会觉得很不可思议,简直称得上是变态,大概那会儿他的确不太正常,厉逍为此反感而厌恶,也实在是再正常不过的。
 
厉逍出差,时郁就挪出时间在公司加班。拿下智诚那支标之后,公司订单量明显比之前大了很多,每个小组基本都同时背着好几个任务,加班又成了常态。
而且从去年年初开始,主任就和时郁透露过,有意向推荐他去评高级工程师的意思,但年纪资历毕竟还不太够,还是要先再锻炼两年。今年时郁基本是独立完成了智诚那么大个单子,至少业绩和实力是能说明了,主任就又找他谈了次话。
“今年名额比较少,不过我们公司也挑不出几个人去评,”主任说,“现在年轻点的骨干就你和杨东,你们俩人都是能力比较不错的,杨东去年评过一次,经验和资历比你稍微多点儿,不过你沉得下心,这几年工作能力也很突出,所以我想给你也报上去,你有没有什么问题?”
时郁想了想,说:“谢谢主任,我试一试。”
主任便松开眉头,点点头说:“嗯,也不用太紧张,你第一次评,就当试试水。”
时郁点点头,说:“嗯,我知道。”
主任见他还是三句话打不出个棒槌来,寡言得很,也没再多留他说话,让他出去了。
 
时郁从主任的办公室里出来,往自己工位走的时候,迎面碰到了杨东。
他比时郁大几岁,也早几年进公司,算是公司的老人了,又生得一张和气脸,逢人便有三分笑,会说话又会来事,现在已经是自己领导一个小组,只等着高工评下来,再升一级。
时郁和杨东分属两个组,现在这里碰到,大概也是因为受到了主任的传召,准备进去谈话的。
两人在走廊里碰了头,杨东对时郁笑了下:“时工刚从老刘那里出来啊?”
杨东交际功夫一流,公司上下都与他关系挺好,同谁说话都有点那么哥俩好的亲近语气,不像时郁总是那么一板一眼硬邦邦的。
时郁平时和他没什么交集,也不怎么说话过,只点了点头,嗯了一声。
杨东有些挤眉弄眼地,问:“老刘和你说了评高工的事了吧?”
时郁看他一脸想探听点什么的意思,只又点了点头。
“时工最近劲头很足嘛,很受老板重视啊,”杨东带着笑,想要伸手拍他的肩,“前途无量啊小伙子。”
时郁不喜欢被人接触,他不自觉地皱了皱眉,往后边退了半步躲开,杨东拍了个空,气氛瞬间有些凝固。
时郁后知后觉反应过来自己有点过激,但他脑中和嘴上不能同步,一时只僵着脸没说话。
倒是杨东反应更快,他若无其事地收回手,自己给自己递了个台阶,笑着说:“看我,拖着你在老刘门口说小话,被老刘听见肯定要被训,不说了不说了,我先进去了。”
 
两人从走廊分开,时郁回到自己的工位上,他想了想杨东这个人,有些皱眉,但很快就把无关紧要的人事抛开,专心画图去了。
今天也是加班到九点的一天,时郁动了动酸痛的脖子和手腕,收拾东西准备走人了,拿出手机一看,并没有新消息进来。
他点开了对话框,和厉逍的对话还停留在今天早上。
凌晨的时候,厉逍突然给他发了几条长语音,这段时间对方大概的确真的很忙,聊天里不可避免地透露出疲惫,这也让时郁更不敢去打扰他。
而今天的这一条,对方的声音听来有种久违的轻松,隐隐还有些激动。
时郁猜测大概是那边的事情解决了,因为听到厉逍在说告一段落之类的,但是对方没有明说,时郁也没有细问。
最后一条很短,但时郁今天已经翻来覆去听了很多遍。
办公室里这会儿没人了,时郁捏了捏手指,还是点开那条语音。
在空旷寂静的空间里,时郁听见厉逍叹气似的,说:“我想你了。”
  • 本站(御宅屋)所收录作品均由网友读者自行上传,与本站立场无关
  • Copyright©2018御宅屋 All rights Reserved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