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止痒 作者:阿漂(15)

字体:[ ]

时郁不知道这算不算也是对方的一种体贴。
他真的一直都知道,知道自己曾经做过傻事,知道自己过得不好,知道自己这么多年里,也还是不知悔改地喜欢他。
所以他像从前那样,因为可怜自己,而施舍自己怜悯,甚至这次连爱情也一并要施舍给他。
他终于明白了为什么时隔多年之后这个人会再次出现,对自己温柔,突兀地说爱自己。
真是很奇怪,他并不像从前那样,因为对方的宽容与仁慈,而觉得受宠若惊,还生出野心,也不因为确认了对方的确不爱自己,而失落绝望,倍受煎熬。
他沉默一会儿,说:“……其实你不用这样。”
厉逍低头看他,疑问地嗯了一声。
时郁低着头,因为要在对方面前坦承自己的不堪,甚至于要他违反自己的本能和天- xing -,去抗拒对方,这让他感到羞耻和痛苦。
他声音发涩地说:“……我,我从前是犯了傻,也给你惹了很多麻烦,你讨厌我,我也知道,后来我……是我自己的问题,和你没有关系,你不用因为愧疚,勉强和我……”
厉逍却打断了他:“没有勉强。”
时郁愣愣地抬起头。
厉逍又说:“也没有讨厌你。”
时郁又沉默了下,声音小下去地,说:“嗯,我知道,你一直是个很好的人,容易同情别人,但是我也知道,你一直不喜欢我——”
“那怎样才算喜欢?”厉逍又打断了他,他皱着眉,看起来有些烦躁,“要像你喜欢我那样喜欢你吗?”
“我做不到。”
时郁哑口无言。
厉逍显然也意识到自己说得太过分了,他停了停,突然说:“这些年里,我总是想起你,不能忘记你,想到你曾经受过伤,我也觉得痛,那这个是不是能算作是我喜欢你?”
时郁张了张嘴,对方的理直气壮让他张口结舌,同时又觉得很为难,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如果他自己都不知道这是不是喜欢,自己又怎么能帮他确认呢?
这个困惑过于巨大,甚至让他下意识忽略了对方话里的信息。
他讷讷地,说:“……我不知道。”
“你看,”厉逍一脸果然如此的神情,说,“你也不知道。”
时郁有些羞愧地低下头。
但厉逍又凑上来,很蛮横地问他:“但你还是喜欢我,对不对?”
时郁:“……”
“没有我,你就过得不幸福,对不对?”
时郁:“……”
厉逍斩钉截铁地下了结论:“所以你这么喜欢我,没有我就活不好,那我和你在一起,你有什么不满意?”
时郁:“……”你说得好有道理。
厉逍又捏住他的下巴,让他抬起头,看着他说:“那我们就在一起。”
时郁被他话里说一不二的笃定给绕进去了,迟疑和困惑都被对方强硬斩尽,对方并不打算给他后退的余地。
其实他不喜欢对方这样似有若无的温柔,也不喜欢这种模棱两可的态度,但是就算这一点点模糊不清的暧昧,一点点似是而非的喜欢,他也没有办法去抗拒。
他已经变得能够接受来自于这个人给他的任何结局。
这次他终于没有退避地,直视着对方,他点了点头,说:“好。”
 
 
他答应得太快,反而令厉逍有些没反应过来。
纵然他话里是不容人抗拒的强势,但他知道自己其实是一时被高琦冲昏了头,一时火起,竟然口不择言说了出来,他看着对方脸色白下去的那一刻,心里生出两分没来由的恐慌与后悔。
所以他紧紧抓住了对方的手腕,将人牢牢地攥在手里,对高琦的反感与厌恶也瞬间攀至顶点,他毫不怀疑这个女人的目的是想把时郁从自己身边带走。
这让他对高琦本身就没有两分的感谢消失殆尽,而这个女人在时郁身边呆了六年,两个人还共同抚养了一个孩子的事实,则让他发自内心地感到不快,以及两分说不清楚的忌惮。
 
时郁喜欢他这么多年,好像从来不知道什么叫做放弃,却在刚刚露出了一点退缩的意思,这比他想象中更令他感到受刺激,他心脏缩紧,那一瞬间他甚至觉得自己被一种极端的暴躁狠戾的情绪笼罩,让他几乎没办法思考。
但好在控制情绪几乎已经成了他的本能,他迅速克制住自己,冷静下来。
他承认自己在故意用诱导的方式,去逼迫时郁,给他施加压力,但也没有料得到对方这么快就松口,也全没有生气怪罪他的意思。
他还是不顾一切地喜欢着自己,无论自己对他做过什么,他好像从来不会生自己的气,眼睛里永远是软绵绵的爱意。
那种- yin -郁的情绪仿佛瞬间得到安抚,暂时得以从脑中散开,厉逍看着他,心里又生出另一种骚动来,让他手指尖发痒。
 
他伸手按上时郁的嘴唇,对方张着眼睛望他,他摩挲着对方的唇瓣,手指想要探进去,时郁却垂下眼,按住了他。
他说:“我们火锅还没吃完。”
厉逍竟然无言以对:“……”
 
于是两个人真的重新坐回桌边,把没怎么动的火锅,重新吃了一遍,然后两人还一起洗了碗,收拾了桌子。
两人挤在狭小的厨房里,时郁刷碗,厉逍在他旁边,拿着抹布帮他把盘碗擦干,放进消毒柜里。
他侧过目光去看时郁,后者穿着围裙,戴着手套,他几乎不说话,看起来有种很认真的沉默。他微低着头,纤细的一截脖颈弯下来,藏在衣领里的一朵红色痕迹,半隐半现地露出来,厉逍记得应该是自己昨天晚上后面进入的时候,吮上去的。
最近他总是很喜欢亲吻抚摸对方的身体,尤其喜欢在对方身上留下痕迹,厉逍目光上下一扫,时郁穿着长袖长裤,什么也看不见,但昨晚连着今天一起,被衣料遮掩住的肌肤,应该也留下了不少。
厉逍陷入回想,身上就有些起了反应。
 
时郁递过去的盘子没人接,他疑惑地转过头,就对上厉逍的目光,有些深沉地盯着自己。
然后目光一掠,不小心看见了对方的下半身,厉逍穿着家居服,有点反应形状就很明显,他一愣,随即避开了眼,他把盘子放到了流理台上,也没说什么,重新转回去继续刷碗了。
厉逍略微回过神来,也难得有些不自在的感觉。
他反思了下,觉得自己最近是有点太过于色、欲了,好像一看见这个人,对方什么也没做,他脑子里就会自动联想到一些乱七八糟的,这种不自控的反应简直像是青春期的少年,这多少让他觉得有点丢人。
对方已经转了回去,他便也当作什么都没发生,拿起了台上的盘子。
 
这种尴尬一直持续到睡前,但是那种隐隐的欲`望没有蛰伏下去,还是让他有骚动的感觉。
一切整理干净之后,时间已经很不早,两人都洗完了澡,躺到了被窝里。
时郁躺得有点远,但同一个被窝里,还是能感觉到身边的人散发出一种热度,厉逍觉得喉咙有些干渴,他等了等,还是伸手过去,把人捞过来搂进怀里,他闻着时郁身上刚沐浴过的气息,喉结动了动,然后亲了亲他,手也摸进他的睡衣里。
时郁好像动了动,厉逍又亲他,然后剥下了他的裤子。
时郁被他亲得有些喘,被抚摸的大腿根细细地发颤。
厉逍手指要抵进去了,却被时郁突然按住了。
厉逍停住,声哑地问他:“怎么了?”
时郁声音有些闷,说:“……有点痛。”
厉逍明白过来他说什么,手指一时卡住,不上不下地。
时郁脑袋垂在他胸前,厉逍听他迟疑了下,小声地问:“你想做吗?”
厉逍的下面已经硬起来,顶住了对方的腿根,但他觉得自己应该还不算是个禽兽。
他把手指抽出来,帮他把裤子也拉起来,又问他:“痛得厉害吗?”
埋在自己胸口的脑袋动了动,像是在摇头。
但厉逍不大放心,他反省了一下自己,这两天的确是做得太频繁了一点,他皱起眉,说:“还是抹点药吧。”
说着便松开时郁,准备起身去开灯,但腰却被时郁抱住了。
他小声地说:“不用了,没事的。”
厉逍看着他,对方抱着自己,紧紧的,好像很黏人,他觉得心里一软,也舍不得把人拉开了。
他又将人搂回来,摸摸对方的脑袋,说:“不要硬捱,知道吗?”
时郁没有动,片刻,他小小地,几乎听不见地嗯了一声。
厉逍深呼吸了口气,抱住他,亲了亲他的额头,说:“那睡吧,好好休息一下。”
 
 
时郁侧躺在床上,被身后的男人搂在怀里,颈侧传来对方呼吸的气流,平稳而缓慢地,应该是已经睡着了。
他睡在厉逍身边,难得内心里没有什么焦虑不安的起伏,连日来困扰他的困惑终于在白天得到了答案。
厉逍不爱他,永远也不会爱他。
他在心里默默咀嚼这句话,既没有失落,也不觉得痛苦,就好像是他已经提前作弊,知道了试卷的答案,所以现在能够平静地接受这个结果。
他甚至漫不经心地在想,原来只要去死一死,就能挽留住这个人啊。
可惜他已经死过一次了,没有办法再死第二次。
那么厉逍的愧疚与怜悯,这次又可以维持多久呢?
他想着这个问题,但像是个学习太差的后进生,他想了想,想不出来,也就放弃了。
他对这个答案也已经没什么兴趣了。
 
时郁睡得不好,第二天起得很早,厉逍醒的时候,身边已经没有人了。
一个人赖被窝也没什么意思,厉逍叹了口气,也起了床。但他出了房间,也没看到客厅和厨房里有人,时郁好像出门了,不在家里。
厉逍站在客厅,看了看不算宽敞的屋子,一时却觉得有些过于空旷。四面无人,阳台上开了一半的窗户漏进一些风,吹动了纱帘,也更显出室内安静。
厉逍坐到了沙发上,可能是受起床气影响,心情有些坏。
 
他保持着不动的姿势,独自坐了会儿,才听到外面有脚步声,紧接着是门被打开的声音。
时郁拎着两个购物袋,东西沉重,有点勒手,他把东西都放在了玄关处,一抬头,便看见沙发上坐着的厉逍。
他惊讶地咦了一声,说:“你已经起来啦?”
厉逍看着他,没回答他的话,只是说:“这么早,你去哪里了?”
的确是很早,他已经出去一趟回来,现在也不过才八点出头。
  • 本站(御宅屋)所收录作品均由网友读者自行上传,与本站立场无关
  • Copyright©2018御宅屋 All rights Reserved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