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止痒 作者:阿漂(11)

字体:[ ]

他又说:“像不像我们高中的时候?”
时郁被他的话激得脊背发麻,脑子里白光闪现,几乎还没被对方怎么碰的- xing -`器,因为这样就- she -了出来。
厉逍抱紧他因为高`潮不断抽搐的身体,吻掉对方因为生理快感而溢出的眼泪,对他说:“我爱你。”
 
 
7.1
 
第二天时郁还是起得很早,他在闹钟刚响第一声的时候就按掉了,然后轻手轻脚地爬下床,捡地上的衣服,又从衣柜里拿出要换的衣服。
他尽量小声,还是不免有窸窸窣窣的动作,床上的人好像要醒了,他伸手在身侧摸了摸,没摸到人,然后也就睁开了眼睛,他看见时郁站在床脚的地方,背对着他,正在系衬衣的扣子。
“起这么早?”厉逍问他,声音里还带着困倦。
时郁动作顿了顿,回过头来,有些抱歉地说:“是不是吵醒你了?”
厉逍还没说话,先诚实地打了个哈欠,接下来再说没有,就显得有点儿不可信了。
但他还是掀了被,下床来,走到时郁的身后,贴住时郁的背部抱着他,说:“昨晚折腾到那么晚,你不再多睡会儿吗?”
说着话,嘴唇也沿着他的颈侧,落下- shi -漉漉的亲吻。
时郁腿脚其实还有些软,被这样亲吻,也觉得整个人轻微地颤栗,他无声吸了口气,勉强说:“嗯,今天要上班。”
厉逍抱着他,似乎是不太高兴,但这个理由好像也实在没办法说什么,他不至于强势到要时郁因此请假,虽然一瞬间他的确那么想过,甚至思维不受控制地想由此发散更多,但都被他及时地拉住了。
只是环住对方的手臂紧了紧,他叹口气地说:“那我待会儿送你过去。”
 
厉逍昨晚直接过来,没有带换洗的衣服,刚刚一个电话,让助理给他送了一套新的来。
时郁在旁边看着对方换衣服,到打领带那一步,厉逍好像陷入了麻烦。
他就走上去,把对方的衣领给抻上去捋直了,又很灵巧地给领带打了个结,再把衣领放下来,叠得很漂亮。
当年他们还在一起的时候,早上如果两人从一张床上起来,时郁都是这样做的,甚至有时候做得更多。
厉逍低着头看他,对方安安静静地垂着眼睛,睫毛在眼下落下一片- yin -影。
也不知道怎么,厉逍看着他,就不知道从哪里又泛出一种痒意,让他很想碰他,揉他,亲他。
这样想着,也就真的搂住对方的腰,又亲了下去。
 
一场接吻又耗费了许多时间,两人最后匆匆收拾好,一起从楼里出来。
开车经过面包坊的时候,厉逍停下车,买了牛奶面包和一些点心回来,对时郁说:“你先在车里把早餐吃了,免得到了公司又忘记。”
那语气里几乎有些蛮横了,时郁抱着一堆被塞过来的食物,张着眼睛望望他,然后乖乖地哦了一声,自己低头撕开一包吐司。
等红绿灯的时候,时郁已经吃不下了,但他又撕一块,犹豫一下,还是伸手递过来:“你吃吗?”
厉逍偏头来看他一眼,只说:“我开着车,不方便。”
时郁摸摸鼻子,想掩饰下被拒绝的尴尬。
结果又听到对方说:“你喂我吧。”
时郁一愣,便真的伸手喂他,结果没经验,手指还被对方咬住,吮`吸了一下。
时郁猛地把手缩了回来。
厉逍发出了一点笑声,这下时郁确定,对方是故意捉弄自己的了。
但他生不起气,对方说还要的时候,还是又乖乖地喂他。
 
到公司楼下的时候,一袋面包已经被分食完,时郁要下车,又被拉住了。
厉逍问他:“今天也没有吗?”
时郁很快明白过来他在说什么。
他在原地僵了会儿,像是犹豫,厉逍看着他,笑了下,想说不用了,逗你的。
但时郁突然凑上来,在自己嘴唇上亲了一下。
然后他迅速撇下一句:“我先走了”,溜下去跑了。
厉逍留在车里,用食指指腹碰了碰自己的嘴唇,他无可奈何似的,自己笑了起来。
怎么办,真想把那个跑了的人给抓回来啊。
 
 
时郁到了公司,别的事来不及干,先赶那个倒霉催的出错项目的进度,多亏在车上吃了点面包牛奶,否则他一画画到中午,连口水都想不起来要喝。
之所以午休也是因为有人提醒他,说是外卖到了。
但时郁根本还没来得及点饭,他去前台拿外卖,确认收件人是自己,就更不明所以了,还是一家大饭店的包装袋,年会的时候他们部门聚餐去吃过,时隔久远,时郁对那家饭店的印象只剩下昂贵两个字。
他拎着食物盒进来,就有人开始起哄。
“哇,时工居然点的这家,太奢侈了吧。”
“话说回来,这家原来有外卖啊,之前我问过都说不送啊。”
“靠,还点了这么多,再看看我的健康餐,哭了。”
“人家时工很瘦好吧,有资格吃那么多。”
“你是想打架吗?”
……
…………
时郁把外卖放在桌上,没有急着先打开,他拿出锁在柜子里的手机,准备给商家打个电话。
结果手机一亮,先看到了厉逍发来的消息。
“中午记得吃饭。”
时郁看着那条消息,好像明白了什么,但又不是很确定。
他把外卖照下来,给对方发了回去。
“这是你点的吗?”
厉逍很快回复过来:“已经收到了吗,还挺快。”
时郁握着手机,某种涨涨的情绪,一直沉淀在他的心里,让他忽轻忽重,他觉得自己脚下飘飘的,要腾上空中了,但又被不知道什么拉扯着,总是不大安稳。
对方突然对他这么好,他高兴是很高兴,也舍不得推开,但总有些不太明白的困惑,觉得不知所措。
那句床上的告白,也让他心跳加速之后,又陷入某种怀疑。
多年不见之后,一个人可以突然之间爱上另一个人吗?
他是真的会爱我吗?而我又真的是值得被爱的吗?
他忐忑且不安,焦虑又多疑,他的心脏又被厉逍捏在了手里。
这么多年过去,他仍然没有长进,他还是甘愿被厉逍控制着自己,厉逍对他做什么,他可能永远没有意志去反抗拒绝。
 
手机已经被握得发烫,时郁小心地敲了回复:“嗯,已经到了。”
 
厉逍又问他:“你下午什么时候下班?”
时郁想想那个倒霉催的出错的项目,说:“今天应该也要加班,我不知道什么时候能走。”
时郁想到昨天他来接自己下班的事,模糊地生出某种感觉,但是没有深想下去,人一旦要给自己希望,那真的是无穷无尽的,但他现在已经不太敢这么自作多情了。
那边发了语音过来,厉逍听起来不太高兴,但也只是说:“行吧。”
对方没有说下去的意思,时郁也就没好再追问。
 
下午时郁的效率不是很好,他从午休之后把手机从柜子里放了出来,画着画着图,总是不自觉地看向手机,但并没有新消息进来。
后来他又把手机锁进去了,扰人精神的东西,还是不看的好。
就这样加班到快八点,时郁准备走了,他把手机拿出来,仍然没有新消息。
他一边收拾着东西,一边吐了口气,他已经承受惯了这样的情绪落差,此时并不觉得多么难受。
 
他下了楼,目光仍下意识地在大厅里搜寻了一圈,结果真的看到休息区的沙发上,那里坐着一个人。
时郁脚下顿住了。
厉逍戴着蓝牙耳机,好像正在和别人说什么,他也看见了时郁,他匆匆和对面说了几句,摘下耳机,然后站起身,向时郁走过来。
时郁问他:“你来多久了?”
厉逍说:“倒也没多久,你要加班,我就来得晚一些。”
时郁一时说不出话来,片刻,他讷讷地说:“你怎么不告诉我呢?”
他就可以早点下来的。
厉逍低头看看他,眼里有点笑意:“不耽误你工作。”
这当然是道貌岸然的说法,厉逍其实有几次总想发信息给他,都被忍了下来,他心里知道自己最近有些急躁,原本他是没打算进度这样快的,但是进行下来,却不大受控制。
他刚刚还在想,打电话给时郁老板,让人早点下班回家,甚至还想过,把这家公司买下来也不是不行。
但是当然只是想想,他自己也明白这样的情绪不太正常,这让他对自己有些反感,他不太想承认。
 
 
 
两人又是在外面一起吃了饭,然后厉逍送他回家。
大概是这两天加班太凶,又睡得太少,吃饭的时候时郁就忍不住打哈欠,到了空调适宜的车内,就更觉得眼皮沉重,困得不行,时郁支着脑袋,想闭上眼睛打个盹儿,却没想到直接踩进混沌里,很快失去了意识。
还是到了楼下之后,厉逍把他叫醒的。
“这两天很累吗?”
男人问他,微微有些皱眉的神情。
时郁刚刚醒,神态惺忪,不能控制地打着哈欠,脑子不太清醒,还是先下意识地说了句:“还好。”
又出于礼貌和感谢,问他:“你要上去坐会儿吗?”
 
但这回厉逍没有要上楼去喝茶的意思,两人在楼下就分了手,只是临别前,在车里又亲了很久。
厉逍从驾驶座探身过来,把时郁压在座椅上,椅子往后倒了一些,时郁半躺着,仰着脸被他亲吻。
两人都有些情动,时郁的衬衣也被解开一半,从裤腰里扯了出来,最后却并没有做,厉逍按着他,贴住他的颈侧,慢慢平复着呼吸,他把时郁卷上去的衣服放下来,声音沙哑地说:“今天很晚了,你回去好好休息。”
时郁也还在急促地呼吸,他喘着气,听到对方的话,花了一点时间去理解是什么意思,最后却没有答案。
但他温顺地点点头,说:“嗯,再见。”
厉逍看看他,伸手指按了按他红肿的嘴唇,有些用力地,又被他克制住,他说:“明天见。”
 
时郁回到家,家里还是早上出门前的一片狼藉样子,床单和被子都乱糟糟的,枕头掉在地上,还没有捡起来。
卧室没有开窗通风,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空气里好像还残留着一些厉逍的味道。
  • 本站(御宅屋)所收录作品均由网友读者自行上传,与本站立场无关
  • Copyright©2018御宅屋 All rights Reserved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