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咬上你指尖 作者:苏景闲

字体:[ ]

=================
书名:咬上你指尖
作者:苏景闲
文案
楚喻颜值高家境好,就算- xing -别为男,还是个无法拯救的学渣,也不妨碍他以超高得票数当选嘉宁私立的校花。
全校都知道,楚喻最看不惯的,就是次次年级第一、各类竞赛大奖拿到手软、清冷自律、对什么都一副漫不经心表情的校草陆时。
 
直到有一天,放学后,有人在学校的小树林里看见,楚喻拉着学神白衬衣的袖子,可怜巴巴地,“陆时,给我咬一下吧,我一定轻轻的。”
陆时将手指放进楚喻嘴里,“重一点也没关系。”
---
楚喻惊恐地发现,一夜之间,他觉醒了奇异的血统,需要每天吸食一两滴鲜血才能活下去。但所有人的血都又苦又臭,除了……陆时。
#上天一定是在坑我#
---
两人接吻时,陆时嘴唇破皮了,渗了点儿血出来,又香又甜,楚喻忍不住反复舔咬陆时的嘴唇。
陆时扶着楚喻的后腰,轻笑,“这么贪吃,嗯?”
说完,直接压着人重重亲吻。
 
【高冷长得帅打架厉害的学神攻X美貌自恋- xing -格好又有钱的学渣受】
1、1v1,he,脑洞大开的校园小甜文~甜甜甜,宠宠宠。
2、攻有一点偏执,不喜勿入。
3、日更到完结。
4、谈恋爱时主角已成年。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异能 甜文 校园 
搜索关键字:主角:陆时,楚喻 ┃ 配角:abcde ┃ 其它:
 
作品简评:
楚喻与陆时在开学第一天,便针锋相对,互无好感。但意料之外的是,因为此前一次偶然的相遇,楚喻被陆时的血激发出隐藏的奇异血统,需要每天吸食一两滴鲜血才能活下去。并且,除陆时外,所有人的血都又苦又臭,无法用来续命。作者文笔细腻,刻画生动。学神陆时,看似冷漠,对什么都漫不经心,偏执难懂,却背负着无比沉重的过往,难以挣脱,踽踽独行。“校花”楚喻,- xing -格通透,十分自恋,在经历过成长的伤痛后,逐渐寻找到前行的意义。随着两人的牵绊不断加深,陆时和楚喻逐渐成为对方的心理支撑,彼此温暖,相互扶持。作者文字表现力强,两人与同学、好友间的一系列故事,也让人不禁感慨少年意气,青春飞扬。
==================
 
 
第1章 第一下
  青川路是条老街,建筑杂乱破旧,办-证、贷款、卖药、刻章的小广告,仿佛长在了灰扑扑的水泥墙上。电线网密密麻麻地搭过头顶,胶皮外裹着厚厚一层灰,看不出本来颜色。
  楚喻在这周围晃荡了大半个小时,成功迷路。
  八月份,还是一天里最热的时段,楚喻心里烦躁。
  他诚心反思,自己见着一公众号推送的本地美食隐藏攻略,被其中一张炖牛肉的照片和文字描述引得唾液腺分泌,接着就奔到了这又旧又破的鬼地方——
  真他妈傻哔。
  满脑子乱七八糟的零碎念头,楚喻脚下没停,拐过墙角,隐约听见不小的动静。他迟疑着往前走了几步,探头一看,不得了,竟然还有人顶着这三四十度的高温,聚众斗殴?
  逼仄的小巷子里,站着两方人马。
  一方估计七八个人,穿一个款的黑背心,大花臂,只要露肉的地方,通通盘着青龙纹身,一看就是混社会的,气势汹汹,很不好惹。
  另一方就站了一个,从楚喻的角度,只看见那人的小半个侧脸,年纪不大,穿件简单清爽的白T恤,牛仔裤,露出来的手腕清瘦白皙,和对面的一群大花臂做对比,很不经打啊。
  楚喻琢磨了几秒,总觉得这是要出人命的节奏,利索地打110报了警。
  估计这种打架斗殴,挑事儿那方都会先来个开场白,说说原委因由,或者凸显一下自己的威慑力。
  大花臂这边的老大穿一条鲜红色运动短裤,身材魁梧,肌肉扎眼,还戴了个亮晶晶的鼻环。他十分具有大哥风范地往前跨一步,抬下巴,看小鸡仔一样,“陆时,你他妈老实跪下来跟爷爷们磕头赔罪,爷爷们今天就留你一条胳膊!”
  他说完,后面站着的一排小弟配合着大声哄笑。
  楚喻屏着呼吸悄悄围观,忍不住在心里吐槽,花臂哥这台词不太行,老套没气势。
  “屁话这么多?还没吃午饭,我有点饿了,节约时间,你们一起上。”
  “……”
  啊?
  楚喻倒吸一口气!
  这嗓音懒懒散散的,挺好听,抓耳得很,就是说的内容实在太欠,再加上散漫又鄙视的语气,挑衅程度百分百啊。
  楚喻原以为那几个大花臂该忍不了要动手了,但对方没按这个套路走,穿红色运动短裤的老大没动,仿佛有两分——忌惮?
  叫陆时的那个人心态好,还是懒散的语气,开口就带刺激效果,“不敢?那跪下叫三声爷爷,就放你们这群孙子走,怎么样?”
  他这句话说出来,语气平稳,连点儿起伏都没有。但套用在这个环境这个时间,跟往火药桶里扔了根点燃的火柴一样,“轰”一声爆了!
  红裤子老大- yin -着三角眼,肌肉鼓胀,抡起拳头狠狠朝陆时砸下去。
  楚喻吓得往后退了小半步,正想闭眼,下一秒,就见纹着青龙的拳头被正面握住,陆时抓着对方的拳头往下狠拽,同时右腿屈曲,膝盖往上顶,正中腹部。
  这撞在肉上的沉闷声响,楚喻听着都觉得疼!
  被顶了一膝盖,红裤子老大本能地弓起背,张嘴干呕,紧接着,又被陆时一脚踹在了膝盖上。眨眼的功夫,就趴地上连声呛咳,死狗一样再起不来。
  陆时又说话了,“啧,这么不经打?”好好的陈述句,他偏偏还把尾音往上扬了扬,蔑视度满分。
  果然,后面站着的几个大花臂被激的暴怒,一边飚着国骂,一窝蜂冲了上去。
  这时候,楚喻才看清了陆时的正脸。
  豁,竟然还是个大帅逼!
  那张脸的视觉冲击有点强,楚喻缓了缓才回神,这时候,陆时已经身手极利落地接连放倒了两个人。
  这人打架时脸上半点不见热血或兴奋,相反,神情漠然,眼里一丝温度都没有,眸子黑沉沉的,凉的渗人。
  “咵”的一声,骨节脆响,一个大花臂手腕被废了,嗷嗷痛叫起来。像是被这惨叫搞得有点烦,陆时抬手一扭,把人下巴也卸了。
  世界安静了。
  巷子里,只剩下皮肉重击的声音,以及喘粗痛叫。
  人倒了一地,只剩最后一个大花臂还站着。
  那人求生欲极强,扔开手里不知道哪儿捡的木棍,双腿一软,在地上跪好,“从今以后你就是我亲爹!我爷爷!我——”
  “吵死了。”
  大花臂一秒闭嘴。
  他颤着胆子打量眼前这个少年,对方眉宇满是横冲直撞的戾气,看人跟看木桩子一样,- yin -沉沉的没一丝鲜活气儿。
  大夏天的,他觉得后背发凉。
  陆时左手手臂上被划开了一道血口,鲜血顺着指尖往地上滴,他也没管,垂眼看地上跪着发抖的人,说话,“看够了?”
  楚喻早就注意到那人手臂上的伤口了,一眨不眨地盯着往下滴的血,他有些晃神——总觉得突然嗓子发干,还痒,口渴,又不太想喝水,这是怎么了?
  挟裹着盛夏燥热的风吹过来,楚喻皱皱鼻子,好像闻到了一股特别好闻的味道,但再仔细闻,那股味道又没了。
  真好闻啊……
  正入迷,忽然听见三个字的问句——懂,自己这是被发现了,话也是跟他说的。
  从墙角边上走出来,对上这位一挑八的社会哥黑沉沉的眼睛,楚喻心里打了个突,想起对方刚才动手时的狠戾,没再纠结渴不渴的问题,连忙表明立场,“我只是路过!”
  他眨眨眼,歇了口气,见社会哥还盯着自己看,干脆一鼓作气,“其实吧,我……我刚刚报警了……”
  青川路派出所。
  这是楚喻人生第一次进派出所,看什么都新奇。不大的房间里,大花臂躺了一地,正嗷嗷叫痛,“警察!就是那小子!我他妈年纪这么小下手这么狠!- cao -啊,你快找医生看看我这手,老子这左手是不是废了!”
  负责录笔录的是一男一女两个民警。女民警三十多岁,皱紧眉毛,拿笔拍桌子,“安静!再嚷嚷试试?你们一个个的,案底比字典厚,这个月还没过半,数数,第几次进来了?真当来我们这儿吹空调不交电费啊!”
  中气十足地吼完,女民警看向楚喻两个人,声音温柔八个度,“来,别怕,你们现在很安全,可以告诉我们,到底是怎么回事?”
  说着,还起身替他们倒了两杯温开水,一人给了一颗水果糖。
  那边被打的胃酸都快吐出来了的红裤子老大抢话,“那个小兔崽子——”
  女民警:“你闭嘴!”
  楚喻低着头,双手捧着一次- xing -纸杯,偷偷拿眼看坐自己旁边的陆时。
  和之前不一样,坐他旁边这个人吧,褪去眉眼间的戾气和尖锐,安安静静地坐在淡蓝色塑料凳上,身形清瘦,脊背挺直,坐姿挺好看的。搭在膝盖上的右手手型漂亮,派出所冷白的灯光下,皮肤下的血管泛着青。而左手臂上的伤口已经止了血,被衣袖遮着,看不见,可惜——
  可惜什么?
  忽略掉心里那点儿奇怪的情绪,放下水杯,楚喻觉得饿,又剥开女民警给的水果糖,塞嘴里含着,组织了一下语言,准备回答女民警的问题。
  不过他刚张口,音还没发出来,就被陆时的发言打断了。
  “我叫陆时,十七岁,高二学生,这是我同学。”
  和他以为的不一样,社会哥竟然还在上学,念高二?
  不对,这不是重点。
  楚喻眨眨眼,反应过来,自己这位叫陆时的“同学”,是要开始编瞎话了?
  冷不丁地对上陆时看过来的目光,楚喻吓一跳,把嘴里含的水果糖都咬碎了。
  脑子里疯狂闪过陆时冷漠捶人的画面,以及那人打架时,身上冷到骨子里的尖锐戾气,他犹豫两秒,决定配合一下表演。
  “我叫楚喻,十七岁,我们是同学。”
  他脸小,五官长得漂亮,皮肤又细又白,头发颜色天生就浅,灯光下泛着点浅棕,发质也软软的,眼神清澈,是毫无攻击- xing -的长相。特别是一脸信任看着人的时候,非常轻易地就激起了女民警的保护欲。
  • 本站(御宅屋)所收录作品均由网友读者自行上传,与本站立场无关
  • Copyright©2018御宅屋 All rights Reserved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