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离心ABO+番外 作者:林光曦

字体:[ ]

  《离心ABO》作者:林光曦
 
  文案:身为omega,叶雨潇却维持了一段长达七年之久的无- xing -婚姻。
  直到他的alpha先生终于收心养- xing -,想要和他好好过日子时,收到的却是一纸离婚协议书。
  叶雨潇给出的理由是失子引发的抑郁,无法继续维持婚姻关系。
  陆闲庭怎么都想不起来,他们何时有过孩子?
  冷情霸道大导演攻(陆闲庭)X内敛克制小提琴演奏家受(叶雨潇)
  关键字:狗血,狗血,狗血!先虐后甜HE,火葬场,半娱乐圈,攻有一个白月光
  每个人对狗血和火葬场的要求不同,感受也不同。如果是纯粹为了看虐攻有多爽的而不是为了整体剧情的流畅的话那这文不适合看。
  另外不管看到哪里只要不满意请随时弃文,不要一边看不下去又一边逼着自己看下去最后评论辱骂哦。看狗血文不易写狗血文更不易,多谢理解。
  
 
上部
第一章 
  “叶先生,对于这次跨界参演《狂澜进行曲》,有什么话想对您的粉丝们说吗?”
  随着话音落下,一众摄影师和记着们纷纷将手中的吃饭工具对准了台席右侧,从头到尾都不曾出声过的一人。
  那人穿着剪裁贴身的白西装,领口的酒红蝴蝶结上别着一枚银蔷薇扣。听到问题后便抬起眼眸,黄绿色的瞳孔中仿佛凝聚着暖阳。
  “我没有演戏的经验,所以还希望大家可以手下留情,多多包涵。”
  他扬起嘴角,温柔的笑意令前排的几位beta记者顿觉如沐春风。其中一个大着胆子问了个深入的问题:“那请问您对鹿灵担任男一号有什么看法?网传他是和您丈夫陆导的私交亲密才拿到这个角色的,不知道这件事您有没有听说过呢?”
  “啪”的一声,随着电视遥控器被重重的拍在桌上,电视中的新闻发布会画面也闪跳着消失了。
  叶雨潇看着沙发对面横眉竖目的男人,不觉苦笑了下:“你何必生气,这不是早就料到的吗?”
  “我是气你无药可救了!明知道会发生什么事还要答应演《狂澜》。你说你一个艾斯维纳奖的得主,干嘛非要拉低身份去演什么电影啊?没了你陆闲庭还能完蛋不成?”
  贺延端起桌上的红酒杯一饮而尽,末了还觉得不够解气,干脆把叶雨潇的那杯也拿来喝光了。
  “这是他爷爷拜托我的,我不也是没有办法嘛。”叶雨潇端起红酒瓶给他倒了杯,又抬腕看了看时间:“我不跟你说了,闲庭应该快到了。我先下去,免得你俩碰面了又没好话。”
  说完就站起来,拿起衣架上的长风衣穿好。贺延看着他修长的背影, 冷冷道:“谁想跟那个花柳戏精说话,要不是看在你的面子上,我早就找人弄死他了。”
  叶雨潇转过身来,唇边的笑意依旧温柔得体:“那你就继续看我的面子吧,贺大少。”说完就转身出去了。
  贺延噎了噎,在他关门的时候不知道嘀咕了句什么。他扬起的嘴角缓缓抿直了,在看到贺延的秘书时又笑了笑。
  “叶少,我送您下去吧。”贺延的秘书是个穿恨天高的女beta,叶雨潇和她在电梯里的时候,听她接了个工作电话,在出电梯后就没让对方继续送了。
  他信步迈出贺氏大楼,在风口里站了约二十分钟,才有一辆加长的斯劳洛缓缓开到面前。
  司机下车给他开了后门:“叶先生。”
  叶雨潇微微一笑,将冰凉的手伸进口袋里,这才坐进了后座。
  贺氏集团的总部位于离岛花园区内,这里最大的优势就是环境很舒适,整个园区内采用大面积的植被覆盖来点缀高楼大厦。白天随处可见花香鸟语,曲径清幽,到了晚上就显得冷清了。
  暖黄的路灯隔着车窗玻璃投**来,描摹出了车内另一个高大的身影。那人穿着西服,蓝宝石袖扣在夜灯下隐隐闪着微光,如一点星子照进了叶雨潇的眼底。
  他弯了弯月牙儿似的眼睛,刚才还回荡在心头的郁结舒缓了不少。
  这对袖扣是订婚的那天他送给陆闲庭的。
  不过车上的人却没什么好脸色,低沉的嗓音带出了毫不掩饰的不满:“开快点,老爷子要等急了。”
  话是对司机说的,可叶雨潇明白,陆闲庭这是在怪他约在这种地方见面。
  叶雨潇靠在柔软的真皮座椅里,冰凉的指尖蜷在一起,捂了半天都没有热起来。他看着窗外像倒带一样闪过的街景,安静的仿佛一块布景板。
  陆闲庭也没有看他一眼,拿出手机来不知在发着什么,直到车子开到了陆家的别墅外。
  司机再次下车,打开门的时候,叶雨潇的神情已经变了。
  他温柔的挽着陆闲庭,像一个婚姻甜蜜的omega依附着自己的alpha丈夫。陆闲庭也罕有的挂上了温柔的脸色,和他步调齐平的走进大门。
  陆老爷子正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看报纸,管家给他们开的门:“少爷,叶少爷,欢迎回家。”
  “谢谢雍伯。”叶雨潇熟练的替陆闲庭脱下西装外套,又把自己身上的风衣也脱了交给管家。这才和陆闲庭一起走到沙发前,拥抱了陆奇安:“爷爷,我们回来晚了,抱歉。”
  陆奇安说着:“好孩子”,眼角的皱纹笑的好似开了花,在摸到叶雨潇的手时,又对陆闲庭吹胡子瞪眼:“潇潇的手怎么这么凉?你这个做丈夫的都没发现?”
  陆闲庭愣了一瞬,叶雨潇反应比他快多了:“爷爷,我体质偏寒您也知道的,闲庭刚才牵了我一路,他自己的手都被我冻冰了。”
  说完就拉着陆奇安往饭厅走去,继续道:“好香啊,看看荷妈又做了什么好吃的。”
  被称作荷妈的女人是陆家的厨娘,在陆老爷子带兵打战的时候就跟着了,可以说陆闲庭是吃着荷妈做的饭长大的。所以叶雨潇在结婚前跟荷妈学过半年的厨艺,为的就是可以亲手给陆闲庭做饭。
  荷妈正在给最后一道菜摆盘,听到叶雨潇那张甜嘴又在卖乖了,忙夹了块菠萝滑蛋虾仁进他嘴里:“怎么样,好吃吗?”
  叶雨潇眯了眯眼,满足道:“还是荷妈做的菜美味,我怎么学都感觉差了点。”
  “叶少爷这双金贵的手是用来拉小提琴的,哪里适合做饭菜啊?”
  荷妈把菜盛好,和他一起走到饭厅,陆奇安和陆闲庭已经分别坐下了。叶雨潇在陆闲庭身边坐下,主动盛了两碗松露汤分别放在二人面前。
  席间陆奇安问了他最近的工作安排,叶雨潇应对自如,在陆奇安提到《狂澜进行曲》时,叶雨潇还是看了看陆闲庭的脸色。
  陆闲庭和陆奇安虽是爷孙的关系,两人却都是别扭强势的- xing -子,总是一言不合就会吵起来。叶雨潇知道陆奇安肯定看过今天的新闻发布会了,但陆闲庭也没有特别交代他不能说什么,便捡着好话来答。
  “闲庭,你为什么非要找那个不入流的小明星来演戏?今天记者当众那么问潇潇,你知不知道他会多难堪?”吃着吃着,陆奇安重重的把碗筷放下了,黑沉着脸盯着自己的孙子。
  陆闲庭仿佛感觉不到他的怒意,还舀了一勺牛柳放进叶雨潇的碗里:“选角不是我一个人定的,鹿灵的形象也符合角色的需求,为什么不能选他?”
  叶雨潇的眸色黯了黯,看着碗里的爆椒牛柳,有点吃不下了。
  他最近胃溃疡挺严重的,医生叮嘱过不能吃油腻辛辣的食物。不过他怕陆奇安担心就没说,荷妈就不知道,今晚做的菜都是重口味的。
  陆奇安站起来,身后的椅子划过地面发出刺耳的嘎吱声。叶雨潇见他似有开骂的征兆,赶紧吃了一口黄橙橙的辣椒,捂着嘴直呼辣死了。
  荷妈立刻给他倒水,看他辣的眼泪都出来了,心疼道:“我的少爷,你怎么能把朝天椒给吃了呢!赶紧多喝点水,不然一会儿胃又要疼了。”
  叶雨潇在心里腹诽着已经疼了,脸上却没表现出来。不过经过他这么一个插曲,陆奇安也忘记发火了,走到他身边来担忧的问怎么样。
  叶雨潇趁机把陆奇安拉到客厅的沙发上坐下,说起了自己今天在画廊碰到了陆奇安的战友,对方问起了近况,还说要找个时间登门来拜访。
  尽管这个话题转的很不自然,陆奇安还是买了叶雨潇的账,没有继续骂下去。餐桌上的陆闲庭则不动声色的继续吃饭,吃完了擦擦嘴,站起来表示要回去了。
  叶雨潇笑的脸都有些僵了,才把陆奇安哄得又开心了起来。听到陆闲庭说要走了,他不动声色的松了口气,指尖轻轻压了压胃部。
  刚才那口辣椒吃的他胃疼死了,不过还在可以忍耐的范围内。
  陆奇安也不想再看到陆闲庭,在送他们出去的时候,陆奇安叮嘱叶雨潇好好休息,说他脸色看着不太好。
  等上车后,叶雨潇背对着陆闲庭,恢复了先前一言不发的状态。
  陆闲庭看了他一眼,也没有说什么,吩咐司机把车开回家去。
  身为炙手可热的大导演,陆闲庭居住的地方自然是要人少又清幽的。司机把车子开过了半个城市,停在了环岛路的一处半山腰上。
  叶雨潇没等司机开门,直接下了车,头也不回的往大门走去。
  陆闲庭瞪着他的背影,似乎想说什么,手机在这时候响了。他看了眼屏幕上的名字,立刻接了起来:“鹿灵,什么事?”
  车门没关,陆闲庭也没有压低嗓音,叶雨潇听到了。他并没有停下脚步,反而更快的穿过了栽满白蔷薇的院子,不等女佣迎上来就自己脱了鞋,径直上了二楼的主卧,“嘭”的一声把门锁上了。
  看着眼前熟悉的景象,他终于靠在门上,捂住腹部蹲了下去。
  疼,像是有把刀在胃里面翻绞着,这样的疼却不及心里的痛。耳畔一直回荡着陆闲庭刚才那声温柔的呼唤,可以被陆闲庭温柔对待的,从来都不是他。
  叶雨潇抓着额前柔软的发,明明是在笑的,声音却显得苦涩:“真是傻瓜。”
  这声傻瓜也不知是在说谁,他撑着门站起来,走到桌前拿了胃药干吞下去,倒回了床上。
  他和陆闲庭从结婚起便一直分房睡了,在自己的房间里也没必要介意什么。他就这么捂着胃,浑浑噩噩的睡着了,直到第二天一早女佣来敲门。
  叶雨潇身上还穿着昨晚的外套,开门的时候脸色差的像是宿醉了一夜,黑眼圈在白净的脸上分外鲜明,把女佣吓了一跳:“叶先生,您没事吧?”
  女佣是上来叫他吃早餐的,陆闲庭已经坐在餐桌前等他了。
  他们虽然分房,但只要陆闲庭在家,就会和他同桌吃饭,这也是结婚的时候陆闲庭许下的承诺。
  叶雨潇揉了揉眼睛:“我没事,你先下去吧,我梳洗下就来。”
  • 本站(御宅屋)所收录作品均由网友读者自行上传,与本站立场无关
  • Copyright©2018御宅屋 All rights Reserved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