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风弄  生子  柴鸡蛋  hp  你丫上瘾了  逆袭

攻略之后的彩蛋剧情(快穿) by:鱼水何欢(上)

字体:[ ]

 
文案:
 
 
祝方觉在一个名为“无垠攻略系统”的系统手下度过了千年,总算攒够了积分可以复活了,然后系统提示:
【检测到宿主激活隐藏彩蛋剧情,是否开启?】
祝方觉想着反正都一千年了,也不缺这点时间,于是可有可无地点了确定。
然后陷入了一个绝境——
上男人还是被上?这是一个问题。
祝方觉艰难地思考着。
——————
1.主角攻,不逆。
2.受都有点病娇蛇精病倾向。
3.世界全架空。
4.关于剧情的一点不涉及剧透的解释:祝方觉在离开攻略世界之后,该世界的时间线是继续往下走的,虽然时间流速不一样。也就是说,受一直都以为祝方觉是不告而别。不过不管怎么生气,都是已经完成攻略的状态。
 
 
 
 
一、现代娱乐圈 
 
 
第1章 原成说
  谁都认识原成说。
  原成说在这个世界上,基本上等于一个传说。
  他20岁在娱乐圈出道,主攻大屏幕,在同龄人中间已经算是很晚了。但他出道仅仅一年,拿到金花奖影帝;三年,拿到昨日奖影帝;六年,拿到先锋奖影帝,加冕年度世界电影论坛的终身成就奖。
  26岁,功成名就。
  27岁,他消失了一年,然后宣布息影,决绝地转身,再也没有露面。
  29岁,刚刚获得先锋最佳导演的日落国导演加文·盖亚斯,邀请并最终说服原成说加入他最新的一部电影,作为男主角。时隔两年,原成说终于再次出现。
  几乎全世界的娱乐媒体都疯狂了,在某个不知名小媒体在机场堵到原成说之后,所有记者都蜂拥而来,堵得机场出口动弹不得。
  原成说戴着墨镜,比起26岁时最后一次出现在媒体镜头前,他似乎并没有任何变化,除了身形消瘦了一些。
  原成说一如既往地一身黑衣,他面无表情,身边既没有保镖,也没有经纪团队,任由记者们拍照,他的地位让记者们不敢对他做出任何推搡的举动,但所有记者还是声嘶力竭地喊出自己的问题。
  “原先生,两年前您为什么选择退出?”
  “原先生,为什么现在选择了复出?”
  “原先生,您消失的两年都在做什么?”
  原成说没有回答任何一个问题,他就这么站着,和记者们僵持着。
  终于有一个记者问出了一个稍微现实一点的问题:“原先生,您到日落国来,是为了盖亚斯导演的新片吗?”
  原成说看了他一样,忽然把墨镜摘下来,所有人几乎都吸了口气。
  那副宽大的墨镜原本几乎把原成说的脸都挡得严严实实,这一摘,所有人都看得见原成说那双眼睛。
  曾经原成说的眼睛被誉为“被上帝之手抚摸过的双眼”,他那双勾魂摄魄的漆黑双眸,是他能在短短时间之内声名远扬的重要原因。
  但现在,他的眼睛,有些变了。
  或者说眼神。
  很难说清楚那种感觉,只是觉得那双眼睛失去了原本应有的灵气和活力,变得如此的灰暗和枯败。
  几乎瞬间,就有记者惊呼:“您的眼睛怎么了?”
  原成说漠然一笑,他说:“现在你们知道,我退圈的理由了?”
  他声音低沉而沙哑,说出口的瞬间就让所有记者都打了个颤。
  尽管所有人都对他的眼睛保持着同情和惋惜,但还是有记者敏锐地意识到其中的商机,下意识举起手中的相机去拍,但原成说却早一步戴上了墨镜。
  他说:“别再挡路了,我不会回答任何一个问题。”
  说完,所有记者对视了一下,然后无奈地退让了,他们知道原成说从来都是个说一不二的人。
  原成说自己拖着行李,往机场外走去,上了一辆出租车,然后离开。
  过了一个小时,他到了目的地。
  他将行李交给前来迎接的管家,然后问:“盖亚斯来了吗?”
  “是的,先生,盖亚斯先生已经在里面等您了。”
  “嗯。”原成说应了一声,他的步伐变得更加迫切了一些。
  管家看着原成说的背影,无奈地叹了口气。
  跟过来帮忙拿行李的管家夫人说:“先生还是没法忘了那位先生,这两年来一直在寻找他,也难怪盖亚斯先生一说他有关于那位先生的线索,就让先生答应了复出。”
  管家无奈地摇头。
  自从先生的父母去世,已经没有人能够管束得住先生了,而那个唯一可能的人,却已经在两年之前消失了。
  加文·盖亚斯就坐在书房里,他是个五十多岁的老头,胖胖的,看上去十分和蔼,他享用着咖啡和蛋糕,十分惬意。
  原成说走进去,然后说:“我们进入正题吧,他在哪里?”
  盖亚斯轻轻摆了摆手,说:“不要着急。你不怀疑,我为什么会有Joe的消息?”
  “为什么?”
  “Joe和我说过,你们两个最后一次见面,是在这栋房子里,然后你离开去参加庆功宴,而Joe去买些生活用品,你们就要同居了。”
  “是。”原成说点头,他握紧了拳头,但什么都没说。
  盖亚斯继续说:“在Joe去买生活用品的路上,他出了车祸……”
  原成说的身体猛地颤抖了一下,他几乎竭尽全力才能用平静的眼神看着盖亚斯,但那眼神中却饱含压迫。
  “别担心。”盖亚斯说,“不然我不会来到这里。”
  “……继续。”
  “Joe在车祸中昏迷了,或许因此他没能第一时间联系你。那个撞伤他的人逃离了车祸现场,而我刚好路过,把Joe送到了医院。Joe没有什么大碍,只是有一些轻微的脑震荡,但是在做脑部CT的时候,医生发现,他患了脑瘤。”
  原成说压抑而y-in鸷的眼神落在了盖亚斯身上:“……所以呢?”
  盖亚斯叹了口气:“Joe一直不让我来找你,可是我觉得这样不行,他今天做最后的手术,我觉得……”
  “闭嘴!”
  原成说猛地站起来,看他的样子是几乎想把周围的一切东西都毁掉,愤怒和另一种苦涩的情绪在他的心里积蓄着,过了很久,他的呼吸才从急促慢慢恢复平静。
  他说:“带我去见他。”
  盖亚斯说:“你见不到他,他现在在手术室。”
  “带我去见他。”原成说眼神冰冷,几乎冻结,他能听到自己的心底在发出一阵阵的痛苦呻吟,他不知道自己要怎么去面对手术室里的那个人,也不知道那家伙为什么一直要瞒着自己两年,但现在他只是……
  他只是想见到他。
  在走出书房的那一刻,原成说忽然问:“手术的成功率有多高?”
  “医生说,不超过三成。”盖亚斯将这样近乎残忍的话说得平静而温和。
  原成说点了点头,面上波澜不惊。
  医院是一家私立医院,显然有着十分良好的隐私保障制度,不然原成说也不可能这么久都没有查到祝方觉的下落。
  原成说的眼神又冷了几分,他抿着唇,跟着盖亚斯,走进手术室外的等候室。
  “手术还有多久?”
  “一个小时。”领路的护士温温柔柔地说。
  原成说坐立难安,只能用手撑着窗,看着医院后面那大片的绿化,他感到自己呼吸困难,手术室上方那盏亮着的灯简直就像是一个奇怪的信号,让他这场等待变得更加的焦急。
  什么时候……他的神智几乎疲惫地问自己,什么时候等待才能结束?
  在他沉默的时候,盖亚斯忽然说:“你看过之前我给你的剧本吗?”
  “没有。”原成说声音极低。
  • 本站(御宅屋)所收录作品均由网友读者自行上传,与本站立场无关
  • Copyright©2018御宅屋 All rights Reserved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