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过来奶一口[直播] 作者:二月初九(39)

字体:[ ]

  云醒:原班人马
  云醒:如果想走这条路,那就得多曝光曝光才行
  魏眠想也没想就答应了。
  云醒给了他机会,他也得好好把握才行。
  云爹真的是人很好了,对他帮助也很大,要是搁在几个月前,他怎么也不会想到重拾游戏这条路的。
  虽然形式有些变化,从电竞变成了直播,不过本质上还是大同小异的。
  都是对游戏的爱啊。
  带着那些不被人们认可的东西,渐渐走向潮流,直到被所有人接受,这大概是许多人心底的梦想吧。
  乌云褪去,阳光散开,冬末的雪多,晴天也多,温暖的阳光中和掉寒风,倒也没那么冷了。
  魏眠戴着姥姥织的围巾,走了半个小时,终于走到了一中门口。
  他跟顾岐云约在这儿见面。
  他来早了,顾岐云还没到。
  魏眠在一中门口转溜了两圈,门卫还没放假,高三好像还有些人在里面自习,毕竟开过年后距离高考的天数就要开始倒计时了,当然得利用好当下的每一分每一秒了。
  魏眠呼了口气,在空气中形成一团白雾,心里顿时有些感慨不已。
  时间过得可真快啊,三四年就这么溜走了。
  “魏眠。”
  一个声音突然叫住他,魏眠一回头,果然是顾岐云,只是顾岐云身边还跟着一个人。
  “这是......?”魏眠目光落在那个比他矮了差不多一个头的小孩身上。
  “我弟弟,顾与书,今年初三,”顾岐云介绍道,“魏眠,你哥同学,叫哥哥。”
  “哥哥好。”顾与书在外人面前还是挺老实巴交的,全然没有在家中那样放肆。
  像极了他哥披着马甲的样子。
  魏眠笑着应了一声。
  “小孩闹腾,非要一起出来玩。”顾岐云皱着眉头嫌弃道。
  魏眠笑着摆手:“没事。”
  三人一起走进了一中校园,门卫还认得顾岐云,寒暄了几句就放行了。
  顾与书这边瞅瞅那边瞅瞅,就差跑进篮球场摸两下篮球了。
  “要是考不到一中就辍学不念了,知道不?”顾岐云看着一直蹦跶的人毫不客气道。
  魏眠刚想说学长你这种思想不对,顾与书就开了口:“我全校第一考不上一中??而且高中老妈不是让我去A市读吗?”
  魏眠:打扰了。
  高中已经放假了,留下的大多也只是高三自愿过来自习的学生,探望老师是没办法实行了。
  几人去魏眠和顾岐云以前的教室逛了逛,里面的桌椅、贴纸、摆设基本上都焕然一新了,完全没办法将记忆深处的画面抠下来与之重合。
  逛了一圈越逛越没意思,几人便出了校园,直奔小吃街而去。
  一中的后门连接着一条小吃街,被誉为一中的“续命街”,总是能看到有逃课的学生千方百计地往那儿跑,搞得校长不得不360度全方位设下摄像头。
  拆是拆不了了,毕竟这条街跟学校有着同等的历史,那些毕业了的优秀校友有的当了官,大概每个人在这条街上都有一段不可磨灭的记忆吧,谁又舍得拆呢?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今天的小吃街依旧有人营业,毕竟后面就是学区房,即使是寒假,人流量也还是足够的。
  几人买了奶茶和烧烤,找了个位置坐着吃,这里的风景不能说的上好,随地也能见着垃圾和猫狗,但是就是让人喜欢得不得了。
  “我们第一次见面就是在这里。”魏眠吃着吃着,突然开口道。
  作者有话要说:  (:з_ヽ)_再过不久就要感情升温惹!
  上一章说的是围脖
 
 
第54章 
  “嗯?”顾岐云有些没反应过来。
  “高中的时候。”魏眠补了一句。
  “当时发生了什么吗?”顾岐云咬了咬奶茶吸管。
  魏眠摆摆手:“没什么,就是学长让我一个人走路小心点儿。”
  魏眠说得模糊,顾岐云还真想不起来,根本一点儿印象都没有。
  “我也记不太清了。”魏眠笑笑。
  人果然是个矛盾体,一边不好意思坦白一些事,一边又奢望别人记起一些事。
  “哥你和魏哥不是同班同学吗?”顾与书问。
  顾岐云摇头,“校友。”
  魏眠:“我比学长低两届。”
  “我就说,你怎么看起来都老一些。”顾与书冲着顾岐云龇牙咧嘴。
  顾岐云一巴掌呼到他头上,“寒假手机电脑一个也别想碰。”
  “太狠了吧?”顾与书表情裂了。
  “噗,”魏眠在一旁乐了,“你们俩感情真好。”
  顾与书对着顾岐云冷哼一声。
  顾岐云踢了他一脚,突然想起了之前奶奶的话。
  魏眠他父母都去世了,就跟着一个姥姥生活,也没其他兄弟姐妹,得到的爱肯定很少吧......
  虽然他经常跟顾与书拌嘴,但是该照顾该关心的时候还是会不遗余力的,而魏眠......
  小孩儿真是太不容易了。
  *
  吃完喝完兜兜转转时间也不早了,顾岐云他们家就在学校附近,魏眠要远上许多。
  顾岐云也没好意思送他,撵着顾与书这个小子回去复习功课去了。
  道了别后,魏眠一个人慢悠悠地走回了家。
  距离过年越来越近了,魏眠每天宅在家里看书、打游戏、直播,偶尔顾岐云送他奶奶过来打麻将的时候,两人也会一起出去散步消食。
  跟云醒约的直播在过年后两天,他家里没什么亲戚要跑,爷爷奶奶在他没出世前就去世了,父亲那边的亲人又不是很熟,姥姥又因为身体缘故,只生了他母亲一个闺女。
  所以,今年的年和往常一样,两人在家里做了很多菜,吃完喝完直接往沙发上一躺,看起了春晚。
  顾岐云家里好像有很多亲戚往来,大过年的到处跑,据说去年是在许老头那儿过的年,今年就换在这边过了。
  顾岐云还邀请他带着姥姥一起过去热闹热闹,被魏眠给婉拒了。
  一家人聚在一起才好,他们外人过去凑什么热闹呢,又不是很近的街坊邻居啥的,都不认识。
  没亲戚跑,却也清闲,大冬天的,烘火看电视就挺爽,虽然少了份味道,可是这些年来早就习惯了,要真热闹起来反倒会觉得别扭。
  魏眠靠在沙发上打了个哈欠,手机震动了几下,是顾岐云发来的消息。
  学长:[图片]
  学长:过几天出去玩炮吗?
  魏眠点开大图,是学长手上拿着烟花的特写,那种长条子的仙女棒,没有过多的修饰,在黑暗中却也很是光彩夺目。
  魏眠赶紧打字——
  猛男:好啊
  紧接着顾岐云又发来一段视频,视频里的人是顾与书,小孩儿手里拿着一盒擦.炮,对着没人的地上扔,声音还挺大。
  魏眠笑着回他——
  猛男:搞得我也想玩了
  猛男:等会就下去买一盒
  B市是个小地方,对烟花爆竹的管制不是很严,不像A市,一点火星子和响声都不能见着。
  他也有好多年没玩过这些小玩意儿了。
  说干就干。
  跑到楼下小卖铺买了一盒子擦.炮,魏眠在路上丢了两个,又塞进口袋里上了楼,老太太看春晚还挺痴迷,魏眠就越看越想睡觉了,提前洗漱过后魏眠回了房间,开了火桶启动电脑。
  年后就是跟云醒约好的游戏直播了,还有几天,不急。
  今晚猫爪也举办了跨年晚会,据说会邀请许多人气主播,其中就包括云醒。
  魏眠对猫爪的主播不是很熟悉,也就去凑个热闹罢了,反正他是看不下去春晚了。
  猫爪的晚会已经开始了,说是晚会,倒不如说是粉丝福利,拉了一大堆人气主播在yy上聊天互动,再送些福利抽奖什么的,还挺热闹。
  魏眠扫了一眼麦序,云醒还没来。
  耳机里突然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是流水。
  魏眠掏出手机搜了一下流水的微博,粉丝还挺多,已经有几十万了,微博内容卖萌居多,还有许多自拍和日常。
  魏眠粗略扫了几眼,跟以前长得还是挺像的,就是化了妆,后期之后看起来更嫩了些。
  “未神?应该都没有联系了吧,游戏好友列表的头像也从来没有亮过。”耳机里传来一声叹息。
  魏眠将视线重新移到电脑上,原来是在互动,有人问了关于未眠的问题。
  当年退出之后他就把所有的联系方式都删了,那会儿他还没成年,但是当时管得松,谎报了年龄,比赛还是照样打,没被禁止。
  当年的电竞圈没有现在这么规矩,直播的也仅仅只是手机上的视频,这也是大家为什么一直不知道未眠长什么样的原因,后来因为舆论神化,教练反而更不让他出现在银幕前了。
  现在想想,魏眠觉得还蛮庆幸的,不然后面的生活肯定会很麻烦。
  当时的电话卡也是教练给他办的,直接物归原主就轻而易举地和那个世界断了个干净。
  流水:“再抽两个人......”
  抽到的是个妹子,声音软软的,问的还是关于未眠的事,“当年未神为什么要退出啊?”
  魏眠突然起了兴致,他倒要听听流水会怎么解释。
  流水大概以为他是跟队友不合才离开的吧,毕竟最后几场比赛法师和打野故意放水故意害他过去开团,最终以他的“失误”输掉比赛,最后还吵了一架。
  因为他一直在幕后,也没证据,教练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总体来说还是他理亏。
  那段时间因为父母的事他的精神一直很差,虽然撑着继续,但是心态明显变了很多,教练大概也看出他留不久了吧。
  流水顿了一下,开玩笑道:“大家怎么一直问未神啊,对我一点都不感兴趣吗?我要生气嘞。”
  妹子赶紧连连否认,只当是不方便透露当年的事,“那流水你有男朋友了吗?”
  男朋友?
  魏眠听得一惊。
  “没有。”流水笑着否认。
  “那,祝你早日找到真爱~”
  “谢谢,已经有喜欢的人了。”
  不是。
  什么鬼??
  • 本站(御宅屋)所收录作品均由网友读者自行上传,与本站立场无关
  • Copyright©2018御宅屋 All rights Reserved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