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过来奶一口[直播] 作者:二月初九(13)

字体:[ ]

  可是王北峥哪儿能和陆闻比——A市有名的陆家的幺子,有钱有势,长得还帅,虽然花心了点,对女朋友可是毫不含糊。
  好不容易能混到他面前,她怎么能错过这个机会?当初怕不能搭上陆闻这条船,还失去了王北峥这条鱼,便没有提出分手。
  是,她是物质,她不否认。
  她就是这样的人。
  有更好的选择,为什么要选次一点的呢?
  他陆闻不缺女人,更不做违反道德的事,是个出了名的怪胎,明明是个渣,非要死守着某些底线。
  如果发现她脚踏两只船,肯定会甩了她的,甜头还没尝够呢,她哪儿能就这么放手?
  “怎么了?”陆闻瞧出了对面人的心事重重。
  “没事,”郑晴笑笑,恢复了正常的神色,“我们快点吃,等会去逛街吧。”
  王北峥还不知道要吃到什么时候,还是快点离开比较好。
  “好。”陆闻点点头,也懒得多想,给对方碗里夹了些菜。
  魏眠摸了摸小肚子,吃饱了,等会还是出去逛逛比较好,不然晚上要遭罪,至于这三个喝醉的……送到宿舍空调一开,直接睡到明天中午吧。
  这时云醒回他了。
  云醒:平安夜快乐
  云醒:今晚有什么安排吗?
  魏眠丢掉筷子,低头打字。
  一只帅咩:跟室友出来吃火锅了
  云醒:怎么,没对象?
  一只帅咩:無,我莫得人要T T
  一只帅咩:云爹是单身狗吗?
  云醒:是啊,汪汪汪
  “噗。”魏眠乐了,脑补了云醒汪汪叫的声音,顿时觉得有些毁三观。
  一只帅咩:有什么安排吗
  云醒:安排自己练稿子
  一只帅咩:这么惨?
  云醒:是啊
  云醒:恐怕得一直忙到过年了
  一只帅咩:奥利给!
  正跟云醒聊着,微信突然收到一条消息。
  竟然是顾岐云发来的。
  魏眠咽了口唾沫,鼓足勇气点了开来
  学长:平安夜到祝平安,声声祝福送身边。身体健康无病患,快快乐乐福无边。妻子贤惠儿孝顺,家庭和睦笑开颜。事业顺利业绩建,领导同事都称赞。朋友深情常惦念,问候不断情谊绵。愿你每天都平安,吉祥如意伴身边!
  魏眠:……
  打扰了。
  不愧是学长。
  顾岐云盯着魏眠回他的消息,一个没忍住笑出了声,那条祝福是陆闻发给他的,他觉得好玩便转给魏眠了,没想到魏眠竟然回敬了他一条。
  小学弟:平安凝结成快乐的雪花,落到你的心里;平安绽放成好运的烟花,铺满你的脚底;平安盛开成健康的梅花,装点你的身体;平安精炼成祝福的语花,温暖你的日子。平安夜,愿你平安,幸福如意!
  想起陆闻那天形容他的话——沉迷于学术的老干部,钢铁直男。
  魏眠不会也误会了吧?
  他只是……闷骚了点儿,就一点儿。
  魏眠盯着两个充斥着中老年气息的气泡心中捉摸不定。
  既然学长是这样的钢铁直男,他也应该直回去才对吧。
  没毛病。
  末了,还加了句“学长平安夜快乐,记得吃苹果”。
  本以为顾岐云不会再回他,哪知道不仅回了,还回了不止一条。
  学长:你也是
  学长:在干嘛?
  魏眠赶紧啪嗒啪嗒打字回复。
  猛男:在和室友吃火锅
  猛男:新开的小辣锅真的好吃,学长一定要来吃!
  猛男:[视频]
  视频上是大快朵颐后的餐桌,隐隐照进了些陈飞飞喝醉的脸来,更多的是王北峥骂骂咧咧的声音。
  魏眠犹豫了会儿,发了出去。
  北方话骂人,反正他是听不太懂,学长应该也听不懂吧……能听懂的也就那句“真情个屁”了。
  郑晴,真情。
  的确,真情个屁。
  学长:喝酒了?
  猛男:室友喝了很多,我酒精过敏不能喝[哭]
  想了想,魏眠还是加了一句。
  猛男:哎,室友前些天被一个叫郑晴的脚踏两只船给渣了,今晚陪他发泄一下
  万一学长听出了那些骂人的北方话,也能解释上。
  学长应该……不认识郑晴吧?要是认识、要是认识,也帮学长避避渣女吧。
  虽然他也不觉得有哪个姑娘能撩得动学长就是了。
  顾岐云盯着气泡里郑晴的名字,觉得有些耳熟。
  [云]:你新换的车胎叫什么?
  陆狗:郑晴
  陆狗:咋了?
  陆狗:?什么叫新换的车胎
  [云]:你在小辣锅吧?我马上到
  陆狗:????
  陆狗:不是
  陆狗:你来干嘛??
  [云]:来庆祝你重回单身
  作者有话要说:  祝福语来自百度hhhhh
  这本本来是另一本24章完结的其他文,写得不好就全文替换啦
  终于把24章全部替换掉了qvq
  从下章开始日更+粗长~
  新年快乐鸭,注意安全,多带口罩少出门
 
 
第25章 
  顾岐云没有再回他,陆闻只能放下手机,抬头瞄了一眼对面披着长发的姑娘,心底怀疑骤起。
  郑晴这会儿也没什么心情吃饭了,王北峥那厮又开始耍酒疯了,讲的话虽然听不懂,但是十有八.九应该跟她有关。
  呆在这里就跟装了颗定.时.炸.弹似的,根本放不下心来。
  郑晴一抬头,没想到陆闻也没继续吃了,两人正好四目相对,郑晴随意撩了撩头发,提议道:“我吃饱了,要不出去逛逛吧?这里有点闷。”
  陆闻却摇摇头,弯了弯眼睛:“我给你准备了惊喜,应该快要到了,你在这里等我一下。”
  郑晴捏捏手心,盯着那双好看的桃花眼点了点头。
  不愧是陆闻,跟一点情趣都没有的王北峥完全不一样。
  陆闻刚走出小辣锅就打通了顾岐云的电话。
  “喂。”那边接的也快,周围有些嘈杂,应该是在外面。
  “到底怎么回事?”陆闻边走边问。
  “那个郑什么的,脚踏两只船,一条被甩了,另一条不出意外应该就是你了。”
  陆闻:“……”
  这消息来得有些突然。
  虽然他是个渣,今天跟你蜜里调油,明天也许就提分手,可是他向来渣的坦荡,从来不做脚踏两只船这么缺德的事,也从来没被脚踏两只船过。
  这倒真是头一回了。
  “在下面甜品店里随便帮我买个小蛋糕过来,”陆闻突然停住脚步,找了面墙靠了上去,“我在C1区电梯上面等你,小辣锅在三楼。”
  惊喜当然是准备了的,只是现在还没到,也不是蛋糕。
  顾岐云“嗯”了一声:“挂了。”
  “嗯。”
  *
  顾岐云不爱吃甜食,长这么大来甜品店的次数也是屈指可数。
  明天就是圣诞节了,甜品店里早已装扮成了圣诞节的气息,音响里也播放着叮叮当的声音。
  顾岐云懒得挑,随便选了个小蛋糕,又在一旁拿了个苹果。
  “苹果要用什么礼盒包起来吗?”导购一边打包蛋糕一边问。
  顾岐云思索几秒,摇了摇头,直接将苹果揣进了口袋里。
  导购:“……”
  等顾岐云赶过来的时候陆闻正吹着风斜向上四十五度仰望天空。
  顾岐云将手上的小蛋糕丢给他,结果却得到了一声叹息。
  “感觉不会再爱了。”陆闻说。
  顾岐云:“……”
  傻逼。
  “走吧走吧。”陆闻见他没什么反应,也懒得再演了,速战速决gkd吧,趁着今天这个黄道吉日分个小手。
  “对了,你怎么知道的?”
  这人不是向来对八卦不感兴趣吗?怎么会知道这些事?
  “等会你就知道了。”顾岐云勾勾嘴角。
  嘿,还搞神秘,以前明明不插手他这些事的,这丫今天是转- xing -了吧?
  *
  魏眠那会儿正准备结账呢,刚起身就跟隔壁桌的郑晴四目相对了。
  他们这桌跟郑晴那桌连着,更接近大门一些,小辣锅里的凳子背都高的很,点菜也是扫码点的,不站起来还真看不到。
  看样子是得给王北峥配副眼镜了。
  魏眠淡定地移开目光,叫来了服务生结账。
  瞧这架势应该是和“现男友”出来过平安夜吧,可惜那哥们这会儿不在,不然他还挺想多嘴一句的。
  王北峥这会儿已经醉得脑子掏空了,最好别让他看到,不然待会儿可能拦都拦不住。
  来自北方的狗,大冬天的咬起人来应该挺狠的。
  郑晴见魏眠没有管她,还叫来了服务生结账,默默舒了口气,只希望他们快点离开。
  魏眠这人,长得是真的好看,心思比王北峥不知道细腻了多少倍,笑起来就跟雨过天晴了似的,她当初的确动了心思,可惜这人不识抬举。
  算了,都是过去式了,互不打扰最好了。
  就在魏眠吃力地将三个人赶回去的时候,在门口直直撞进了一个人的怀里。
  魏眠揉了揉有些发酸的鼻子,看清了来人,突然就结巴了:“学、学长?”
  学长怎么来了??
  顾岐云点点头,一手拽住了他的胳膊,就像那天在办公室里那样,另一只手抵着唇,示意他不要说话。
  “看戏。”
  “顾顾顾顾……”陈飞飞的舌头有些打结。
  魏眠赶紧把他们推到门外,门外刚好有一排供人休息的椅子,上面还摆着些小点心:“乖乖呆在这儿,等会送你们回去。”
  三个喝醉了的人愣愣地点头,云里雾里的,听话地没有动作,安静地排排坐着。
  • 本站(御宅屋)所收录作品均由网友读者自行上传,与本站立场无关
  • Copyright©2018御宅屋 All rights Reserved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