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全民主播是队霸+番外 作者:陌上望(下)

字体:[ ]

上小飞,两个人冲着对面的蓝爸爸跑过去。
  彩虹糖打野大概是在小地图里看见他们,发信号叫着队友等在那里。两方的等级和技能都很低,迎面打了几下,小飞阿肖果断撤回。
  K:“猥琐发育,别浪啊爸爸们。”
  阿肖:“淡定淡定。这不是很久没打训练赛,比较激动嘛。”
  阿肖回到己方野区,开始打野怪。
  因为彩虹糖实在太闷了,只在防御塔里安安静静的吃兵线,偏偏守塔能力一流。一向不热衷于搞事的莫淮风都有点烦,说:“搞几件肉装,越塔强杀。阿肖注意对面野区。”
  阿肖笑嘻嘻,“得令。”
  让他注意对面野区,不就是他随时准备抢野吗?
  不喜欢打架,创造机会也要打!
  阿肖换掉装备,悄咪咪穿过草丛,摸到对面野区。等到彩虹糖打野毫无察觉的走近,潜伏已久的阿肖冲出去就是一顿暴打。
  同时,下路已经丧失了耐心的莫淮风披上装备,直接把对面上单强杀。
  两个人头,打破了双方僵持十五分钟没有爆发人头的局面。
  ——然而这场比赛足足拖到第五十分钟,被彩虹糖带的,敌方友军全部稳如泰山,大家和谐发育一起拖到后期。
  季之遥看得脑瓜仁都疼。
  阿恒:“亲娘咧,上一届和高筒靴最后一战都没打得什么恶心过。得亏今天上的是小飞不是我。——狗肖,你手疼不疼?”
  阿肖:“还行。奶奶个腿的,这确定是新队员?怎么一点朝气都没有!哪像我的崽,生机勃勃有活力,怼天怼地怼队霸。”
  大诺嘎嘎笑:“厉害啊阿肖。明年过年,无基宿舍门口的对联都有了。”
  季之遥一脸无语。
  莫淮风看准机会,在草丛里几下打掉中路倒数第二个防御塔。说:“阿肖拿大龙,小飞送一下。把他们都引到中路去,直接中路推。”
  K:“告诉我,不是只有我一个人听懂队长语气中的欲求不满。”
  莫淮风:“尿急。”
  其他人:“……”
  秉承着“无论如何都不能耽误队长上厕所的心态”,小飞去中路迎着敌人光荣赴死,中路直接乱成一团糟。阿肖趁机拿下大龙,屁颠屁颠的跑到防御塔与众人汇合。
  一场拖了五十分钟的训练赛,终于在最后五分钟内结束。在最后时刻,被当成肉盾推出去挡住彩虹糖三个对手的大诺迎来众人慈爱的目光,莫淮风脸色也无比缓和,破例拍了下他的腿,这才急匆匆地跑向厕所。
  按照大诺自己的话说:“原来在队长心里,我比生理需求更重要。”
  他眼泪汪汪的,季之遥特别想让他赶紧清醒一点。
  他写下最后一个字,收好笔记小本本。看见不紧不慢、仿佛世家公子的自家队长从厕所出来,甩了下手,说:“今天下午放假,晚上九点前回来训练。”
  大诺嗷嗷地欢呼着,穿了一条大裤衩子满屋蹦哒,“肚子饿死了,我要去吃长泾路那家酸菜鱼,队长请客么么哒!”
  K:“大哥,你中午没吃饭吗?”
  大诺:“没吃饭我早在比赛前就饿晕了。这顿当下午茶好了,——刚才打完那彩虹糖那群石头人你不饿?”
 
 
第151章 
  K:“……一点点。”
  莫淮风表示没有意见,于是所有人兴高采烈的,该换衣服的换衣服,该捯饬毛的捯饬毛。
  季之遥放好笔记本,拿起桌上的手机跟着大家身后。无意间看了眼屏幕,他停下脚步,“兄dei们,我不和你们去吃饭了。我妹妹今天下午放假,让我去接她。”
  K:“好办好办。无基,把晴妹妹带来和我们一起玩啊~”
  季之遥瞪他,瞪得K浑身发毛,才大声说:“你死了这条心吧!有我在,永远不会让你有机会的!”
  K:“???”
  季之遥:“我绝对不会让妹妹落入你的魔爪!——尤其是你还比我矮。”
  K:“……”
  长的矮是他的错吗?
  他做错了什么,要受这个侮辱。
  K无语的翻着白眼,小声逼逼“你又不比我高多少”。
  莫淮风问:“我和你一起去?”
  季之遥犹豫起来,毕竟莫淮风的车开得又稳又快,比公交车快很多……
  然而想到季晴戈看见两个人一起去接她时脑子里可能会有的乱七八糟的想法,以及上一次自家妹妹来基地被莫淮风主动去送、搞不好再见一面会芳心暗许这种狗血事件,季之遥义正言辞的拒绝莫淮风:“怎么好意思麻烦队长呢?队长还是去请客吃饭吧。”
  莫淮风一言难尽的看着季之遥。
  季之遥呲着一口大白牙笑,旁边阿肖听见了表示赞许:“不愧是我的崽,跟我一样有觉悟。”
  “那我先走了,我妹妹估计一会就放学了。”季之遥指了指门口,特意和莫淮风多说一声告别,“队长,我走了。不会耽误晚上训练的。”
  莫淮风点头,眼底有些纵容,“注意安全。”
  季之遥离开基地前,还听见大诺装模作样的表示心疼:“队长真的可怜。拿着职业选手的工资,- cao -着当爹的心。”
  季之遥听完,差点回头一板砖拍到大诺身上。
  他坐上公交车,去季晴戈的学校。
  说来有些心虚。上次在美国,他问了季晴戈“他朋友”的一些事。后来季晴戈主动发消息询问“他朋友”到底怎么样了。由于某些特殊因素考虑,季之遥全当没看见,并且一直忽略到今天下午,季晴戈喊他帮忙去拿行李。
  稳不住了,并且觉得自己有些慌。
  要是小祖宗追问可咋整,难道要让他曝光革命的萌芽?
  其实也不是不可以。但以季晴戈的- xing -格,非得把连着他出柜对象在内,往上扒三代,查户口式了解。想想都觉得头秃。
  顶着满面愁容,季之遥抵达季晴戈学校外面。正好看见有学生拖着行李往外走,季之遥给季晴戈发消息,才知道他们班主任还有几句话没说完,得等一会才能放。
  于是季之遥找了个- yin -凉地玩手机。没玩多久,季之遥一抬头,发现眼前站了一位头顶绿毛的人。
  诶,有点眼熟。
  但又想不起来是谁。
  季之遥没放在心上。他也不知道这位绿毛站在自己面前想干嘛,还以为挡他的路,于是往旁边挪了下,礼貌的笑笑,再次低头玩手机。
  没过一会,他有预感的抬头,发现绿毛还在,两只眼睛不善的看着他。
  季之遥:“……”
  季之遥收起手机,客客气气的问:“你好,有事吗?”
  他今天没戴口罩,只带了一顶帽子,不排除这个绿毛是混电竞圈的,可能认识他。
  “你不记得我?”绿毛脸色更差,“我应该没认错,去年这个时候,我们在银座商城见过。”
  银座商城?
  记忆一下子全部回拢,季之遥了然大悟:“是W.J.的打野?”
  见他想了起来,W.J.打野从鼻孔里哼出一声,看起来非常满意。
  Mix和W.J.都已经约了训练赛。看这样子,W.J.打野好像不知道他。季之遥面色淡定的想。
  绿毛说:“去年你solo赢了我一把,打我的脸,我记到现在。如果不是今天地方不对,我非要让你好好看看,什么才是真正的职业选手。”
  季之遥无语:“……”
  这个哥,真的是绝了。
  他一共只赢了绿毛一场solo,连水友赛最后5v5都没有打,绿毛居然能记仇记到现在,也是奇葩。
  季之遥扯扯嘴角,看向高中门口的大招牌,故意给绿毛添堵:“怎么,大哥来接孩子?”
  “放屁!”
  绿毛握起拳头抬在半空,季之遥慢慢悠悠的提醒,“不要动气,气大伤身。全国预选赛要开始了,小心被禁赛哦。”
  绿毛:“……”
  “哥,你在干嘛呢?”季晴戈一出校门,看见有个色彩斑斓的男人举起拳头对着自己哥哥,她赶紧迈步走过去,站到季之遥旁边,对绿毛怒目而视。
  季之遥看见她,笑眯眯的:“没事,看见老朋友,在叙旧。”
  季晴戈:“……”
  不愧是她亲哥,心可真够大。
  对面多了个漂亮的小姑娘,绿毛这拳头怎么也不好意思再举起来了,再加上季之遥的警告,绿毛愤愤不平:“你等着,下次一定要让你好看。”
  季之遥挑眉,“放心。我们一定会再见,下次再solo。”
  只要W.J.不像妙派战队那样作死,乐天俱乐部肯定会送W.J.参加全国预选赛,他们一定有机会碰面。
  绿毛不以为然的哼了一声,迈着鸭子步走了。
  季晴戈对绿毛做了个鬼脸,季之遥伸手接走她的行李箱。两人往前走,季晴戈挽上季之遥的手臂,“哥,那人到底是谁啊?”
  季之遥伸手拦了一辆出租车,“职业选手,去年见过一面。”
  “哦。”季晴戈不再追问,跟在他身后上车。
  关上车门,季之遥问:“我记得之前问过你放假需不需要来接,你当时可是拒绝我的。怎么今天中午突然给我发消息?”
  “之前是之前,现在是现在嘛。”季晴戈突然有些不满,“我还以为明天放假的,不知道为什么,早了一天。”
  季之遥笑了,“给你多放一天假期还不高兴?”
  “那能一样吗?”季晴戈抱着手臂,气鼓鼓的,“明天你过生日。我想你们一直训练,没有假期,要是让你来接我,你能顺便在家休息休息。你可倒好,居然一点也不领情。”
  季之遥明显一脸懵。他从来不过生日,也记不住日子。每年都是父母和季晴戈提醒,他才记得起来。
  原来快到了啊。
  季之遥揉了揉季晴戈的头发,“每年都得靠你帮我记日子。——不过我们训练还好,没有特别累,这段时间我还胖了几斤。”
  • 本站(御宅屋)所收录作品均由网友读者自行上传,与本站立场无关
  • Copyright©2018御宅屋 All rights Reserved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