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您的随身四级包+番外 作者:七流

字体:[ ]

  《您的随身四级包》作者:七流
 
  文案:何知州身体是个基佬,心态却很诚实的是个钢铁直男,玩个游戏最怕遇到的就是菜鸡嘤嘤怪。
  直到有天他想不开拿小号虐菜……
  半年后
  AH-Zero:恋爱了,圈外人。无可奉告。
  陆翊深知自己电竞毒瘤的特- xing -,为了撩汉子战战兢兢玩个绝地求生,鬼迷心窍取了个ID草莓布朗尼。
  半年后:游戏真他妈好玩,男人算什么东西?
  电竞大佬攻×菜鸡蛇皮受。
  【**包:双排四排有大腿带新人,新人的作用就是肉身带东西,堪称**的包。】
  【日更中,每晚八点不见不散】
  [游戏背景:手游版吃鸡+端游版吃鸡的结合体]
  [纪念一下沉迷吃鸡无法自拔的日子……]
 
    内容标签: 年下 情有独钟 甜文 直播 
    搜索关键字:主角:何知州,陆翊 ┃ 配角: ┃ 其它:主攻,电竞,甜文
 
 
第1章 输了
  AH的会议室里一片愁云惨淡。
  身为副队长的何知州没个人形的坐在椅子上,翘着二郎腿,带着耳机,双手垫在脑后,眼睛直勾勾地望着天花板。
  脚尖还随着歌曲的调子一晃一晃的。
  若不是他的嘴角紧紧绷着,大概谁能会觉得他看上去心情不错。
  脚步声从门外传来,门打开又合上,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走进会议室,把手重重地往桌子上一拍——“今天的比赛怎么回事?”
  一群人互相望了两下,没人敢吭声。
  战队经纪人宋临的火气顿时更大了,首当其冲遭殃的就是何知州。
  “何——知——州——!”
  何知州把耳机摘下,腿一登,底下的椅子一摇,他从侧面变成了正面。
  “活着呢。”何知州说的吊儿郎当。
  宋临噼里啪啦就开始数落了:“恃才放旷!”
  何知州心想,爸爸明明是恃靓行凶。
  “单打独斗!”
  那也要看其他人愿不愿意配合啊。
  “自以为是!”
  可不是。
  队长是个即将退休的憨厚老好人,见宋临说话越来越过分,忍不住站起来和稀泥:“团队竞技输了也不能全怪知州。”
  绝地求生职业联赛春季选拔赛,老牌豪门战队AH头一次没出线被丢进了复活赛里。
  究其原因,主力输出落地成盒。第一把团队赛不到五分钟直接团灭。
  最后积分一路猛追,最后还是以一分之差和入围失之交臂。
  很不幸,何知州就是那个落地成盒c位出殡的输出。
  宋临从鼻孔里发出一声哼:“平时就是太惯着他了!打比赛都这么随便!这像话吗?之前上面开会还说等你退休后让他上去,让他上去整个队都要玩完!”
  这可是一句重话了。何知州忍不住眉毛挑了挑。
  他对当队长一点兴趣都没有。在他看来这职位身兼教练保姆心理辅导员多重身份为一体,除了名头好听外毛用也没有——谁爱当谁当去。
  但是显然有人并不这么想。
  要不然这次比赛他也不会被人家算计了。
  会议最后以“不出线就出殡”“何知州你回去自己好好反省”为主题结尾。
  一路上有人朝何知州释放善意:“副队不要在意。下次好好打。”“何队调整好状态。”
  何知州全程敷衍无比,要笑不笑地点了点头,脚步都没停下个。
  一回到自己宿舍,就忍不住往门上踹了一脚。
  嘶……脚疼。
  调整?调整个屁,他是被人- yin -了!
  偏偏这事还没法说。他连谁动手的都不知道。
  ——他的比赛用的鼠标被人做了手脚。
  这么宝贝的东西他平时都舍不得让人碰,比赛前恨不得烧香供起来,能动手的除了内鬼不做他想。
  这也是他第一把幼儿园水平- cao -作的原因。
  何知州任由自己瘫痪在床,掏出手机,还没解锁,屏幕上就弹出了微博的消息推送。
  【Zero落地成盒:神话就此终结?】
  一刷新,企鹅新闻又他妈来了条。
  【AH落选背后:Zero疑似打/黑赛】
  甘霖娘……没看到他中途设备都换了吗??还尼玛打.黑赛?您以为是国足吗?
  何知州忍不住登上几百年都没用过的微博,下定决心就算被喷死,也要发出自己的声音。
  几分钟后。
  AP—Zero的微博数实现了零的突破。
  【AH—Zero:鼠标的事追究到底。】
  他把手机往床上一扔,人却如同鲤鱼打挺从床上蹦了起来。
  按理说,比赛过后累的跟个狗一样,怎么说也该好好睡一觉。
  而何知州如同吃了一肚子炸/药,整个人都跟个鱼/雷似的,谁碰炸谁。
  不想训练了,何知州现在只想上线炸鱼。
  他干脆利落的重新注册了账号,想都没想就点进了排位。
  不过五秒,载入地图。
  何知州在键盘前敲敲打打,隔了几秒,当前频道上浮现了出了一行字。
  [当前—麦挂加微:萌新们好,我来进行人工劝退。让你们一副耳机。]
  他没带耳机还开的静音,当真是“让一副耳机”。
  顿时,底下响应者云集。
  “这谁啊?这么嚣张?”“麦片dd。”“我让你一副键盘。”
  与此同时。
  队伍频道里也出现了一句话
  [队伍—草莓布朗尼:喵喵喵……?]
  让我们一起学猫叫一起喵喵喵喵喵……活在抖音?
  何知州一看到这id就感受到了微妙的心情。
  八成是个妹子……
  还特别菜的那种……
  当然,刚开始打游戏,也不指望人家能打多好。
  何知州不歧视菜鸡,也不歧视电竞软妹,他最怕的就是那些打的菜还不让说,一说就跟你嘤嘤嘤的人……
  电子竞技没有- xing -别,菜是原罪。
  何知州没打算回应,结果不到半分钟,那人又发来了一条消息。
  [队伍—草莓布朗尼:我刚玩这个游戏……小哥哥能不能带带我QAQ]
  “不能。”
  何知州在心底冷漠地想着。
  半分钟后,飞机起飞。
  何知州就眼睁睁看着同队的【草莓布朗尼】选择了跟随跳伞。
  哎……他干嘛要想不开选团队模式。一打99不好吗?非要给自己增加游戏难度。
  事已至此,多说无益。
  何知州打开地图,在军事基地的K字楼方位标了个点。
  帝都大学。
  男生宿舍五号院,A栋818寝室内。
  陆翊望着空空如也的对话框,纠结的对室友老王说:“我觉得你跟我说的方法根本没用。”
  王玉坤正沉迷吃鸡无法自拔,头也不回地答到:“那肯定是你运气不好遇到基佬了。”
  嗯……不得不说,真相了。
  事情还要从头说起。
  陆翊是个基佬。老王是他发小。
  基佬陆翊没对发小隐瞒过自己- xing -取向。最近内心空虚寂寞急需年轻的生命为他注入活力……
  陆翊长这么大还没谈过恋爱呢,处男之身被安排的明明白白。心说都读到研究生了怎么也得脱个单吧……不说发展到多深入,至少让他牵牵男孩子小手啊?
  于是,老王就给他出主意了。
  “抓住男人的心,就要先抓住他的游戏账号。”
  ……嗯?怎么感觉哪里不对??
  “那啥?现在人不都爱玩吃鸡吗?你也来玩啊!这不就有了共同话题了吗?”
  陆翊心里一想,好像有点道理。
  于是立刻下载了游戏。
  然后对着新手教程就傻眼了。
  他和老王这个天赋异禀的变态不一样,上学的时候本本分分踏实刻苦,险而又险地踩着分数线上了帝都大学。然后又战战兢兢勤学苦读了四年考上了研究生。
  别说网络游戏了,他连企鹅号都是几年前老王帮忙申请的。
  “这游戏怎么玩?”
  “不是有教程吗?”
  “我觉得这个教程不是很了解我。”
  老王:“……”
  老王心一横,决定为发小的脱单事业牺牲自己,“我来带你!”
  然后他就经历了噩梦一般的晚上。
  “翊翊你咋不动啊?”
  陆翊……正在低着头找WASD(方向键)……
  “翊翊你怎么把我给打死了??”
  陆翊……手一抖,- she -了正在开车的老王一梭子弹。
  “翊翊你怎么把自己炸死了???”
  陆翊……使用了手榴弹,眼睁睁地看着它在手上倒计时从三数到零……
  心里还在嘀咕:这倒计时几个意思?
  实在是非常萌新了。
  王玉坤痛定思痛,不顾陆翊的反对,重新买了一个账号,对陆翊说:“咱们把ID改成女的吧?”
  陆翊迷茫了:“为什么?”
  老王眼角带泪:“翊翊,祖宗,我怕你背着我和野男人玩游戏的时候被人家骂到退游。”
  于是乎陆翊屈服了。
  他看着输入框,鬼迷心窍地敲打出了五个字:草莓布朗尼。
  陆翊重新登录账号,老王背信弃义说自己要和基友打排位上分,让陆翊先玩着熟悉一下- cao -作,有人骂他就直接嘤嘤嘤。开局先嘤嘤嘤说小哥哥带带我。
  陆翊说好,行。然后开始了自己的第一把野队游戏。
  • 本站(御宅屋)所收录作品均由网友读者自行上传,与本站立场无关
  • Copyright©2018御宅屋 All rights Reserved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