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游戏通关之后 作者:东枝春水(9)

字体:[ ]

  
  “况且,大哥,我又不瞎。”
  
  “还有,我通知你一下,你这样的话对小姑娘有效,对像我这样的来说,没用。”
  
  讲完这些话后,宋渔火转移话题,“接下来我们应该好好想一想剧情了。”
  
  还是得从明姬拿着画来找他们说起――
  
  小鬼火王作为明灵最亲的亲人,而明灵并没有告诉小鬼火王具体的梦境。只说了那么一点,这里可以分析出两点来。
  
  “第一,明灵心里还是有小鬼火王的,所以告诉小鬼火王一半,意思意思一下,毕竟还是妹妹。这个还是因为,小鬼火王对她那么好而她却这么冷漠。所以我觉得明灵只是走个形式告诉小鬼火王。”宋渔火先说出第一点,系统在他脑海里很快的分析出第二点。
  
  简弋秋也想到了第二层含义,他说“明灵是怕小鬼火王担心,所以没告诉完。”
  
  “但是,这一点,绝对不可能。”住在脑子里的系统和眼前的简弋秋同时说道。
  
  因为当小鬼火王问她喜欢什么并把她问烦了之后明灵恼怒的不成样,包括但是小鬼火王在大殿上问明灵后来的梦境时明灵都是极其不耐烦的。这些都表明,她根本就不想要告诉他接下来的梦境。
  
  “那么明姬的铜铃铛又该怎么解释呢……”宋渔火喃喃。
  
  所以还有什么东西遗忘了,又或者还有什么线索还没被找到。
  
  简弋秋说:“不对。她的梦境也只跟我们说了一半。”
  
  宋渔火看着他听他的下文。
  
  “我的意思是……我感觉是她在试探我们。”
  
  就在简弋秋真要解释的时候,系统突然发起警报:“窗外有人。”
  
作者有话要说:
【今日话题】简弋秋撩汉成功了吗?
简弋秋:没有。
――
今天写这章真的很崩溃,剧情有点进展不下去了。还好写出来啦。嘎嘎嘎
 
第七章[发0204|修0501]
    宋渔火给简弋秋一个单眼wink,而后头晃向窗那边。简弋秋一脸懵,也学着宋渔火那样头晃向那边。宋渔火闭了眼,心中感慨一句这男人真傻,垂下头来扶着简弋秋的肩,伸手指了指窗外,趴在他耳边轻声的说:“有人在偷听。”
  
  而后就是不能打草惊蛇。宋渔火问系统:“他咩的在外头听了多久?”
  
  “不知道,我刚才在听你们分析没怎么注意。”系统也暗暗心惊,因为不可能连它都发现不了。
  
  它心中渐渐浮现出一种可怕的猜测。
  
  “那你咋就知道外面有人呢?”
  
  “他挪动了一下屁/股。”系统状似漫不经心的说,它犹豫了一下还是决定不告诉宋渔火。
  
  宋渔火慢慢的站起身来,接着拉着简弋秋也站起来,两人慢慢的挪向窗户边。宋渔火一边绷着情绪,一边笑着继续说:“我觉得吧,老兄,不管我们怎么想,这都是场游戏。”
  
  系统说:“那个人听到这话后又挪动了一下屁股,差点摊在地上。”
  
  宋渔火安抚着自己的系统,叫它不要那么紧张。慌倒是不慌,因为那个人根本就没发现,他继续窝在窗下,找到了一个舒适的位置,蹲着。
  
  外头风大,吹的衣衫单薄。天空中几缕乳白的烟渐渐散了。
  
  他们已经走到了窗边,互相对视一眼后,宋渔火做了个安抚的动作,而后向外一瞥。这一瞥正好与那人抬头对上,那人瞳孔一缩,整个身子一抖,一瞬间像开足马力的奔驰车,“唰啦”一声,像一阵狂风刮远了。
  
  溜得贼快。
  
  简弋秋凑到窗边时,只看见遥远的一个灰色背影刻在黑夜里像只灰溜溜的老鼠。
  
  他们再次转头对视。宋渔火禁不住笑了一声,而后笑声更加爽朗。
  
  “好像只老鼠。”那句玩笑后,宋渔火咬牙切齿,“他死定了。”
  
  虽不说对方是敌是友,但是到底能来偷听的,不见得是什么好人。
  
  “等会,你接着说。”宋渔火站在窗口向外望了望,同简弋秋说。
  
  “他不会再来了吗?”简弋秋问。
  
  “一时半会不会来。”宋渔火用手指戳了戳卡在窗户缝里的灰。那灰尘一下飘起来,宋渔火若有所思,“写我掌心。”
  
  偷听贼一时半会不会再来了,看他那逃命的样,怕也是惜命的人。可是,保不齐他以更严密的措施来偷听啊。况且他们也不知道偷听贼听了多少,也不知道他究竟是谁,谁派来的。
  
  这屋内没有任何多余的摆设,连纸笔都没有,大晚上去要纸笔也是奇事一桩。他摊开掌心,抬眼看着简弋秋,抬眼时叠起了他的抬头纹一层一层的,宋渔火觉着难受,微微仰头,那抬头纹才消了下去。
  
  简弋秋在他掌心一笔一划的写道:我觉得明灵根本就不慌,若是真是慌,会将所有的梦境都抖落出来。可是,她没有。况且明姬这里还有疑点,她照着简笔画来找我们,并且非常肯定我们就是公主要找的人,一般来说,既然我们是,那么为什么公主见到我们时不慌不忙?
  
  宋渔火的眼被点亮了,他将简弋秋的手翻了过来,写道:还有不对的地方。打个比方,假设我所想的是对的。明灵看见我们时,不像非想要知道梦境真相的那般,而是先去找了……
  
  宋渔火看着简弋秋,不出声的说:“明姬。”
  
  明姬并不慌张,仿佛这事知不知道都对于她来说并没有很重要。
  
  以上可以得出,明灵并没有很慌。
  
  宋渔火继续写:假设明灵根本就不急。所以,明姬应该撒谎了。假设,我说假设,明灵梦里根本就没有我们。宋渔火停了一下,扶额而后继续写道:如果明姬也做了个梦呢?
  
  他在对方的眼里看到了相同的答案,宋渔火继续写:如果是明姬梦见了我们呢?如果成立,明姬再一次撒谎了。
  
  这个假设一旦成立,就可以解释的通上面的疑惑了。关于明姬,他们有更多的疑惑。
  
  比如那串铜铃铛。
  
  当明灵这边能够相通一些事情后,一瞬间福至心灵,仿佛被阻塞许久的水流终于泄入了汪洋大海。
  
  不过铜铃铛的事,仍然想不明白,暂且放一放。梦,这一方面仍然没有实质进展。
  
  宋渔火同系统说:“你试试能不能把她梦里涉及的名词找到相应的意思。”
  
  系统说:“我没接触过这些,找到这些可能有点慢。”
  
  “那就慢点,不慌。老子在这个游戏挂之前,肯定能看到的。”宋渔火笑眯眯。
  
  受了鼓舞的系统开开心心的去找这些资料查阅了。
  
  跟系统交代完事情后,宋渔火回过神来,就发现简弋秋欲言又止。简弋秋舔了舔自己的下唇,再三开口又缄默。
  
  “你不妨直说。”宋渔火言简意赅。
  
  “我刚才捋了一遍过程。”简弋秋伸出三根手指,他的手指骨节分明根根匀称修长,“三个问题,两个问题是我们推出来的。明灵并不急,明姬撒谎。但还有一个问题。”
  
  他示意宋渔火再一次摊开手。宋渔火攥着拳头到他下巴着,简弋秋不解的目光里,嘿的笑了一声,摊开手说:“写吧。”
  
  简弋秋轻笑一声,专心的看他一动不动而后专注的看着他的掌心,在他掌心写字――明姬作为一个侍女有那么大能耐摆渡亡灵吗?
  
  宋渔火凝神去看,心中掀起千万波浪。他试着猜测铜铃铛的作用是――- cao -控亡灵摆渡。
  
  但为什么铜铃铛响了呢?为什么那么紧张呢?
  
  千丝万缕如同一张大网,网住在这张网里的每一个人。然而这张网目前的突破口,只有小鬼火王。那个单纯善良的鬼。
  
  这时,系统跟宋渔火说:“你目前有20分钟的休息时间把体力值恢复到满值。而这20分钟没有剧情。这是本游戏最人- xing -化的一点。”
  
  宋渔火问它:“我那生命值,健康值怎么加回来?”
  
  “生命值需要药物加持,生命值上升健康值就会有所加成,但是,健康值的增加需要游戏系统给。可能过了这一关就会加吧。”
  
  20分钟的休息时间得抓紧时间休息,宋渔火装作不经意的关心说:“你累吗?”
  
  “还行。”
  
  “我累了,你自己找个地儿睡吧。”宋渔火坐到床位直直倒下去。简弋秋本来还不太想睡,结果宋渔火在翻了翻身后,看见简弋秋傻站着,一手抓住简弋秋的腰带将他往这边扯。简弋秋像犯了傻那样,木愣愣的被他扯了过去。宋渔火本想将他扯到床前,请他自便,结果他最后扯那一下力道用大了,简弋秋直接往他身上倒,在最后倒下来前简弋秋找回了神志。他正要倒在宋渔火身上,两张脸的距离只差几厘米时,他像得了软骨那样,直接往他怀里倒。恰巧宋渔火别过脸去,简弋秋便倒在了他肩头。
  
  真是没脸看。宋渔火一双手不知道往哪里放,最后两只手臂摊开在那里,“我的老娘。”
  
  他推了推简弋秋,简弋秋装死没反应,他再一看。妈耶,睡死过去了。
  • 本站(御宅屋)所收录作品均由网友读者自行上传,与本站立场无关
  • Copyright©2018御宅屋 All rights Reserved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