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游戏通关之后 作者:东枝春水

字体:[ ]

游戏通关之后
作者:东枝春水
 
文案
原名《欲望禁止》 
 
 文案一――
 
  攻暗戳戳的追了受n年后,眼瞎的受一直以为那是社会主义兄弟情。
 
  然鹅,深夜VR体验游戏的时候――
 
  受:为什么我多年的好兄弟老是干一些奇奇怪怪的事情?最近他他妈的居然还想亲我??!
 
  系统:是深夜,是寂寞的夜放大了每一个人的欲望,放大了每一个人的触感。今夜你终于不再眼瞎。
 
  本文又叫《我追了你那么多年你居然以为我们是兄弟?》《今夜就教你如何做我的人》
 
  文案二――
 
  一款名叫“欲望禁止”的游戏,自发行起就无人生还。
 
  游戏一旦开始就没有结束键,直至刀尖抵上魔王的下巴。
 
  “我就坐在这儿,等着你赢我。”
 
  ――
 
  我的欲望是――
 
  没有禁止键的爱情游戏,以及永无终止的爱。
 
  【爱是欲望】
 
  如果非要终止这场游戏――
 
  请你看一眼我。
 
  (疯子大魔王×冷静玩家受)
 
  【食用说明】
 
  ①披着游戏皮的轻微推理加爱情
 
  ②游戏设定是夜晚
 
  ③未来设备支持VR真人游戏世界
 
  ④大魔王是攻内心压抑的都是疯狂
 
内容标签: 游戏网游 系统 甜文 悬疑推理 
 
搜索关键字:主角:宋渔火 ┃ 配角:路人甲们 ┃ 其它:
 
 
楔子[发0130|修0430]
    
  
  一行人刚穿过了森冷的丛林,这行队伍里没有人转身看过,这刚刚穿越的森林仿佛氤着深灰的雾。这方的天不是明净的蓝,是那种和森林相照应的雾霾蓝,而整个空气里弥漫着一股炮仗味。
  
  当中有个年轻人,清俊的长相,个子也算拔高,身形颀长,只是面色不大好,郁着气。他叫宋渔火,刚满十八岁。这里所有清冷的布局是游戏世界。这款游戏名叫“欲望禁止”,号称无人生还,不过这只是开放商宣传的一种方式,即使现在是2100年也不可能让人真的蒸发掉。于是自发行起,所有玩过这个游戏的人,ID号全都人间蒸发。并且玩过这个游戏的玩家全都闭口不谈,因此“欲望禁止”游戏论坛里只有那些跑去玩的人没玩之前的帖子,而没有游戏通关的帖子。连帖子都没有自然没有攻略了。
  
  游戏设定时间是夜里九点到第二天早上六点,九个小时。这只是通关时间,基本所有玩家在玩了一个小时之后ID号自动注销。而这个游戏,一生只能玩一次,死了就是死了。这也是无人生还口号的来源。
  
  签了生死状后,进入虚拟游戏世界,中途不得强制退出。刚刚高考完的宋渔火在家闲的发慌和之前同舍的舍友简弋秋抱了个团一起玩,吸引宋渔火的就是这只能玩一次,他不信自己通不过关。但游戏开始时,没有任何设备分散给玩家也没有引导游戏人物。悬在自己上空的只有一条细细的血条,这意味着只有一条命。身边这些人,与他们一样,都是一群普通人。
  
  这一行队伍现在就站在小溪前,简弋秋站在宋渔火身边拍了拍他的肩,压低了声说道:“宋渔火,我到现在都不知道怎么玩。”
  
  别的游戏里的虚拟世界,上来就做任务,而“欲望禁止”却什么都没有。他们匹配到的人物,都是世界各地这个点玩这个游戏的人,因此这群人讲什么鸟语的都有。宋渔火和简弋秋是约定好时间的连秒都不差,因此被分到一个队伍里。
  
  与宋渔火心情不好才沉郁不一样的是,简弋秋就是个忧郁的美男子。简弋秋的气质像初秋,淡淡的初秋,淡淡的忧愁。宋渔火是一把冷静的火苗与简弋秋截然不同的那种,一个秋,一个夏,可却都有相通的地方。宋渔火之所以找简弋秋是因为他的兄弟们都玩过并且死了。唯一没有玩过的就是简弋秋。关键是简弋秋还挺乐意陪他玩的。
  
  他不是不可以自己一个人玩,只是这游戏非得双人。有的人没看简介说明,没和搭档精准时间,最后还是单枪匹马的上了。只是听说,这样死的几率高上一倍,所以宋渔火才找简弋秋。
  
  他不想早死,他想通关。
  
  没有其它,只是这游戏激起他的胜负欲。他已经很久没有感受到熊熊烈火燃烧在胸膛的感觉了。
  
  宋渔火“嗯”了一声,没理他。脑子里的系统突然跳出来说:“我也没琢磨透这个游戏。”
  
  这个系统是他自玩游戏以来就绑定上的,他们的目标就是玩遍天下有游戏,暴击游戏键盘,通关做王者。宋渔火靠着这个系统,玩遍了全网的游戏,所有的游戏记录全部都是宋渔火创下的。他的游戏ID是kov,取自谐音game over。游戏通关的奖励是生命时长。
  
  宋渔火从小身体不好,那会的消遣只是游戏,他这人冷淡,对游戏没什么瘾,游戏就是游戏。后来有一天这个破系统找上他说是能够帮他延续生命,硬是让躺在病床上生命垂危的宋渔火玩了一把游戏,靠着金手指系统,让他青铜都不是的小垃圾做了全服第一,而奖励时长是五个小时。绑定了这个系统之后,他就不会再死了,只能等着生命时间耗尽。
  
  他就此开始了游戏的生涯,只要是游戏,他都打。别人打的是游戏,浪费的是生命,而他赚的是那些人毫无意义浪费的生命时间。至于具体生命时长的换算就不是他所能参透的了。
  
  玩之前,系统告诉他,“这一次生命时长是由你随便填写,不过有限制时间,限制最小时间是十年,最大时间是100年。”
  
  宋渔火笑了笑,说:“我想活到寿终正寝,活到子孙为我穿上寿衣等死的那一天,我想要的无非是活到一个普通人正常死亡的时间而已。”
  
  简弋秋没再说话,安静的站在宋渔火身边。这行队伍里的人用英文交流,讲的无非也是什么怎么办,该继续往下走吗?
  
  宋渔火展开了地图纸看了看,发现他们现在只点亮了迷雾之森的图标,整张地图上笼着雾气。
  
  前路是迷茫,待在这儿的是傻瓜。
  
  宋渔火用英语简单的和他们交流:“我们必须一直走,我们走过的地方,都笼着雾气了。”
  
  其中一个看了他一眼,干咳一声说:“我有病,我体力不支了。”
  
  体力值是无限制的,是根据玩家的身体状况来的。因为一个开口了,其它几个强撑的人也顺势说道:“我也累了。”
  
  简弋秋说:“要不休息一会?”
  
  宋渔火抬眼看了看雾气,说:“刚才那个雾气在森林上空的最前方,现在它在森林上空正中央,待在原地休息的,才是傻瓜。”
  
  “雾气有毒?”
  
  宋渔火示意简弋秋看那边的天。森林一半被吞没在雾气里,被吞灭的那一半还怪好看的,仍然是深青色。
  
  一半火一半水的既视感。
  
  雾气在吞灭。
  
  简弋秋不搭话了。一行人看了看雾气,除了那几个有病的,都选择了继续往前跟着宋渔火走。
  
  简弋秋没宋渔火那么冷漠,转过头看了一眼,雾气吞噬到那几个人身旁,不消片刻,那几个人也一并消失了。在朦朦胧胧的雾气里,又有一支新的队伍从雾里走了出来。
  
  他们一直在路上,这一路简弋秋没再说话。宋渔火脚步奇快无比,带领着队伍一直往前走。十字交叉的路口,他突然停住。
  
  三条路摆在眼前。
  
  所谓道不同不相为谋,这一行队伍再次分散开来。宋渔火终于参透了点玄机,这个游戏一直在淘汰人,最后顶峰造极的恐怕只剩下精英,那么最后游戏的问鼎之战,必将是一场腥风血雨。
  
  可是对于宋渔火而言,这并不是什么大问题。
  
  简弋秋一直沉默着跟着他走,他们一直选择着往前走,几个十字路口后,二十个人的队伍,只剩下三个人。
  
  简弋秋,宋渔火,还有一个ID叫欲望禁止是我爸爸的人。这一次他们看见了一座哥特风的古堡。宋渔火正打算去跟勾搭那个ID那么长的人,那个黄毛小伙已经迎了上来,笑嘻嘻的说道:“你的ID号跟大神kov的一样哎。我可崇拜他了。你知道他是谁吗?”
  
  那个小伙没等他说话,语速惊人不带一声喘气的说:“他是全网游戏的大神,所有的游戏都是创记录者!现在都2100年了,他从上个世纪打到现在,仍然都是巅峰啊!”
  
  宋渔火说:“我就是。”
  
  小伙瞪大了眼,不在意的说:“我才不信呢。kov才没那么帅,”他凑近跟宋渔火说,“听说是个两百斤的死肥宅。”
  
  “游戏论坛都爆出来了。”小伙补充说道。
  
  “……”宋渔火。
  
  简弋秋哈哈大笑,说:“比一下?”
  
  小伙给他比了一下,足足有两个简弋秋那么胖。宋渔火没好意思暴击小伙,一掌下去打了简弋秋一个趔趄。
  
  他再次声明,“我真的是。”
  
  小伙仔仔细细的打量他,摇了摇头说,“全世界就一个两百斤的kov,你就算顶着kov相同的ID,你也不会有他的重量。”
  • 本站(御宅屋)所收录作品均由网友读者自行上传,与本站立场无关
  • Copyright©2018御宅屋 All rights Reserved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