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小锦鲤成长记[全息] 作者:黄衣绿里(42)

字体:[ ]

  “咳咳,闭上你的嘴吧。”小皇子出言制止了路君垣的长篇大论。
  ……
  贵气天成这个词语,大约是专门用来形容面前这个男人的。
  面如冠玉目若朗星,高束的黑发更显峻冷,周身气势迫人,令人不敢直视。与小皇子的描述大不相同……
  在小皇子眼中,面前这人大约空长了一副天子之姿。
  手段- yin -险狠辣,一点儿也不光明磊落!实在不是一国之君应有的作为!
  “父皇。”虽然很不情愿,但这人还是自己的父皇。小皇子上前一步,直直跪了下去。
  杜清心情有些复杂。他们大约是整个醉梦天下里,唯有的几个近距离观摩过天子的人。
  观摩这个词,好像不怎么恰当……
  林梓风见状,不由无措起来,自认为小声问褚寻:“诶?我们要跪吗?大神!”
  巧则巧在,这句话一字不漏地落在了帝王的耳朵里。
  “你们护送小皇子有功,跪拜就免了吧。”低沉又撩拨。
  清晖真人面上神色稍缓,没找个位子坐下,已经是他对这个所谓的天子的最大耐- xing -了!
  众人中最显眼,本就是清晖真人。现在他正端着不一脸的不耐,无疑令帝王更加感兴趣。
  “你是谁?”双目相对,帝王怔愣片刻,眼中趣味更盛。
  这人生得极美,眼神却暗藏敌意,像极了蛰伏的……小野猫……
  呵……
  对上帝王露骨的打量,清晖真人眉头轻蹙。
  “草民俞砚书。”
  俞砚书啊……
  帝王默念了几遍,随后勾起一抹玩味的笑容。
  江湖之上,青留堪称大派,其中以青留掌门和清晖真人最为出众。
  他记得,那人名为俞砚书,表字清晖。
  “既然有功,不若在宫中住上一段时间。就赐……清辉阁吧。”话落,帝王已然起身离去。
  杜清伸手将闹变扭的小皇子扶了起来,刚才的种种他都看在眼里。
  虽说天家无父子,但也不会当着众人的面给自己儿子难堪不是?可帝王似乎并不在意。
  “父皇和本宫的关系向来不好。”小皇子低头盯着自己的脚尖,难掩落寞。
  他原以为,这次遇险之后,无论如何父皇也该表现出丝毫的担忧。可惜没有,那人还是从前那个高高在上的君王。
  甚至能冷静地审视局势,将他当做铲除异己的筹码。他失踪的这段时间,朝廷中可谓遇上了百年少有的大换血。
  杜清揉了揉小皇子的脑袋,小白则顺势爬至他的肩上,“丝丝!”
  清晖真人看不惯小皇子这副低落的模样,坦言道:“你是皇子,生来高人一等,承担的责任自然不比常人。如果这样就受不了了,不如跟我回青留山做个普通人。”
  身处江湖,都不能随时恣意坦然。更别最是无情帝王家了。
  小皇子没有应声。沉默片刻后,方才慢慢抬起头,神色坚毅,仿若第二个陈瑾。
  “我知道了。”不是本宫,而是我。
  一旁的路君垣看得瞠目结舌。
  旭儿自小懂事得早,不喜平白给别人添麻烦。可也正因如此,才更显得他一根筋拗到底。有了自己的判断后,他变得愈发独断。
  独断这词,说好听些可以是行事果决,说难听些就是专断,不愿接受他人的意见。
  路君垣曾不止一次地劝诫过他,可每次都被他用各种理由搪塞过去。
  今天,这美人一句话就能让他认识到自己的错误?!
  林梓风不适应这样略显趁着的气氛,只能小心翼翼地开口道:“咳咳……要不我们先去那个清辉阁?”
  清辉与清晖同音,听着多少会有一些变扭。方才帝王的眼神极具侵略- xing -,也不知道“赐住清辉阁”有没有什么言外之意……
  楚天天附和着:“我……我们……先……”离开这里。
  大殿之上气势恢宏,端庄之感油然而生。在这样一个地方若无其事地聊天,楚天天总感觉有那么一丝丝奇怪。
  杜清点头,小皇子现在这样子,倒是让他们不忍心留他一个人。
  萧寒神色不明,兀自沉思着。清晖真人那段话虽然挑不出错,可这小东西年纪尚幼,合该存有孩童该有的纯真。
  清晖真人伸手将小皇子抱了起来,凛冽的眼神扫过路君垣:“带路。”
  小皇子:“……”本宫有自己的住处!
 
 
第48章 
  清辉阁位于皇宫的东南角。月色落入阁中, 皎皎如辉。
  正是这样一个如画卷般醉人的地方, 此刻正传出奇怪的声响。
  每次上线都能看见奇怪的东西的林梓风, 此刻正蜷缩在院里的一角。
  默默关注着远处动态的他,心中懊悔万分:“下一次我再也不这么早上线了!也不知道小清他们什么时候能来解救我?”
  清晖真人坐在院内石凳上,一如往常的漠然。身旁则站着威严退尽的帝王。
  “砚书, 你果然不记得孤了。”帝王丝毫不介意面前这人的无礼,兀自站立一旁。
  闻言,清晖真人身形一顿, 冷漠的脸上出现片刻缓神。记不记得并不是重点,重点是他一直重复这一句话!
  “您是九五之尊真龙天子,草民不过是一介俗子凡夫,何谈记得?”在帝王看不见的地方, 清晖真人暗自紧了紧拳头。
  帝王似乎对面前这人的不耐毫无觉察, 认真道:“可当年相遇时,孤还不是帝王。”
  清晖真人:“……”
  这段话他们已经重复了不下十遍!
  林梓风蹲得双腿发麻,眼看就要载到下去,只能单手及地,苦苦支撑着。简直离死亡又近了一步!
  心里忍不住吐槽道:“原来帝王都这么闲吗?这两人足足聊了一个小时啊!聊些别的也就算了!”
  换成其他人,他也不至于这么怂, 在石墩子后边躲上一个小时……
  偏偏是小皇子口中的那个黑心爹!
  “够了!”清晖真人将拳头捏得作响, 耐心瞬息间降到负值,“你到底想做什么?”
  他可不信一代帝王会为了一句“记不记得”而这样纠缠。
  帝王被吼得愣了神, 随后竟缓缓笑了起来。
  “你是不同的。”不同于那些谄媚奉承的人。这样,才更让他觉得有趣。
  清晖真人脸色黑了大半, 开口时不由有些咬牙切齿:“你很闲吗?”
  远处的林梓风使劲点了点头,在心里应和:“你很闲吗?!”
  只见帝王瞪大故作无辜的双眼:“砚书,孤是特意来陪你的。”
  “咻”的一声,挥舞的手臂带起一阵疾风。与此同时,石墩子后面传来沉重的闷哼。
  “哎!摔死个人了!”酸麻的感觉由双脚侵入全身,手臂再也支撑不了身体的重量!
  顾不得爬起来,林梓风一脸惊恐地望向院内的两人。他刚刚好像看见,清晖真人狠狠地给了帝王一拳?!
  帝王不甚在意地拭去唇角的血迹,调笑道:“看得还开心么?”
  只随意一眼,林梓风就觉得自己被压迫得喘不过气来!好冤!他真的不是故意要偷看的!
  “大早上的,你们在聊些什么?”莫子君不明所以。
  他才上线,就看见墩子旁格外狼狈的林梓风,脸上挂彩的帝王,还有脸黑的清晖真人?
  帝王蹙眉,感觉十分不爽。一个两个都这么不识时务!
  清晖真人瞥了一眼还呆愣地趴在地上的林梓风,转头对帝王说:“草民还有事,就不打扰圣上的清净了。”
  言下之意,好走不送。
  帝王略带深意地看了一眼清晖真人,不再多说便甩袖离去。
  只要小野猫在深宫一日,还怕他翻出天去不成?总有法子可以磨磨他的傲气。这样想着,素来暴戾的帝王脸上难得带上一抹喜色。
  直到帝王出了内院,林梓风才晃晃悠悠地从地上爬起来,揉着发麻的手臂道:“时运不济!”
  清晖真人神色不明,目光顺着帝王的背影打了个转儿,又落回到林梓风的身上。
  “你在这儿蹲了半个时辰?”他的确有所觉察。不过,既然林梓风喜欢在一旁蹲着,他也不好出声制止。
  闻言,林梓风尴尬地摸了摸鼻子。
  一上线就看见清晖真人和帝王火药味十足地聊着天,换成谁都不愿意上去触这个霉头吧!
  万一他们看他不顺眼,一个武功高强,一个执掌天下,啧!
  莫子君挑眉,这样看来,他的出现倒是将林梓风给解救出来了。
  正在这时,小皇子光着脚丫从殿内走了出来:“你们都聚在本宫的殿里做什么?大清早就吵吵嚷嚷!”
  本宫的殿里……
  说完这话,小皇子兀自怔愣了两秒,大脑缓慢地运转着,好像有哪里不对?
  什么控都不是的莫子君看见面前懵懂的小皇子,忽然有些理解褚寻的喜好了……
  一身小黄袍束缚住手脚,长翘的睫毛轻轻扑闪着,配上困倦得泛着水光的杏眼,颇有种瓷娃娃的既视感!
  这样的小孩子,不论- xing -格,单看长相就足够吸引人了。
  清晖真人身形一闪,小皇子已然被他抱进怀里:“地上凉。”
  半梦半醒的小皇子瞬间瞌睡全无!仰起脑袋,瞪圆了眼睛,不可思议地盯着清晖真人。
  这儿不是巳宸宫,而是清辉阁!
  昨夜的种种恍若洪水,一刻不缓地涌入小皇子的脑海中。
  他记得,他被不由分说地抱来了清辉阁……
  夜色如水,凉风习习。
  原本该陆续下线的众人,此刻正目不转睛地看着小皇子。
  楚天天见众人看得认真,脸上不由泛起阵阵温热,也加入了这个行列。
  “你们……到底在看什么?!”小皇子气闷不已,有话不会直说吗!这样看是能看出朵花儿来还是能看出钱来!
  楚天天被问得一怔,随后认真摇头:“我……我也……”不知道。
  • 本站(御宅屋)所收录作品均由网友读者自行上传,与本站立场无关
  • Copyright©2018御宅屋 All rights Reserved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