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小锦鲤成长记[全息] 作者:黄衣绿里(35)

字体:[ ]

  即便是在最难捱的时候,也没见他露出那种看似绝望的表情。到底是……为什么?
  “小清~心不在焉地想什么呢?”萧寒把玩起杜清的手,一边细细揉捏着。
  自刚才提起顾风随,小清的思绪就不知道飘到哪儿去了……
  这样想着,萧寒揉捏的力度不由加重了两分。
  被捏得回过神来的杜清瞥了一眼萧寒,不由轻笑出声。他现在的样子,和被丈夫抛弃了的小怨妇无二差别。
  “为什么露出这种表情?”抽出被萧寒紧握的手,一把捏上了他的脸。
  萧寒深感无奈。但自家兔儿什么的,也只能宠着了。
  褚寻在一边默默围观了很久,终于看不下去了!开口打断道:“大庭广众的,注意点形象。”
  萧寒和杜清不以为意。
  林梓风听了,赶忙凑近褚寻耳畔小声叨叨,“大神啊!你这话就不对了……要知道,打扰别人谈恋爱是……”戛然而止。
  这话该怎么往下接?是要遭报应的?
  褚寻被林梓风的傻样儿挑起了兴趣,“是什么?”
  林梓风:“……”没什么。
  莫子君坐在一旁,看着这两对你侬我侬的,内心十分不屑。等他将天天的事儿解决了,两对就会变成三对!
  “天天呀~来~告诉哥哥你喜欢什么~这个训练场怎么样?”
  众人:“……”
  ……
  萧寒在收到杜漪和顾风随的婚柬后的第二天,又收到了一封相似的。
  区别在于举办婚宴的地点。第一封婚柬上写的是杜宅,而第二封写的则是杜家名下的大型酒店。
  杜清倒是不怎么在意,地点变了,无非是验证了他的猜想。这婚柬,果然是瞒着爷爷发的。
  杜老爷子脾气暴。如果说从前他还对顾风随有那么一两分的认可,那么在顾风随选择了杜漪时,这份认可就已经消磨殆尽了。
  不过,两封婚柬,的确丢了杜家的颜面。
  “以前我还以为杜漪……”莫子君思考了片刻,实在找不出什么合适的词语,“以为她是个……”
  褚寻自顾接过话:“杜老爷子是老一辈中大家公认的翘楚。他亲自教导出的后辈,自然不会差。”
  正因如此,等着看杜家笑话的人才只增不减。老一辈当年挣到的面子,后辈现在全丢了出来,不笑话杜家又笑话谁呢?
  百年的家业得以维系,靠的是各辈的共同努力。
  到了他们这一辈,唯有一个杜濯能挑起大梁!同样是杜老爷子教导出来的孩子,差距之大,一目了然。
  这些话,褚寻没有明说。
  “杜漪想要和顾风随在一起,双方父母也相互认可了。他们之间的事,和杜家可牵扯不上瓜葛。”杜清随意道。
  至于他自己,从来都不是继承家业的料,这点儿自知之明他还是有的。就算外人替杜家感到惋惜,他也没什么办法不是?
  “话……话虽……这样……说……可……”楚天天纠结了半天,最后也没说出个所以然来。大概是在替杜清感到不平。
  看着大家愠怒的模样,杜清感到歉疚的同时心中一暖。
  萧寒蹭上杜清的肩膀,一边不安分地动着爪子,“小清,别这样盯着天天看,我会吃醋的。”
  也不知道是谁信誓旦旦地保证,不会和未成年人一般计较……?
  莫子君饶有兴趣地琢磨着光脑里的婚柬,“宴会是在三天后呢,未免办得有些着急了。”
  果然还端着杜家二小姐的身份。即便时间仓促,该请的人却一个都没漏?
  “哇!从来没见过这样脸皮厚的人!”狼狈为女干暗度陈仓还想立贞节牌坊的人!林梓风听得气闷,不明白杜清为什么要一再忍让!
  遇到这种事,换成他,不管三七二十一先闹了再说!
  林梓风心思简单,看他气鼓鼓的模样,杜清就已经知道了他的想法。
  “事情闹大了,丢脸的不只是杜漪和我,还有整个杜家。”
  “我可以被嘲笑,可杜家不行。”
  杜父最看中杜家的颜面。也正因如此,在杜父提出站在他这边,不再顾忌家族颜面时,杜清会深感内疚。
  他可以放下顾风随,也可以不和杜漪计较。却唯独不想看见旁人因为这件事而为他伤神。
  “小清~你就是喜欢将事情往自己身上揽。这样不对。”萧寒有些心疼这样的杜清。
 
 
第42章 三合一
  “杜清呀!如果你被欺负了一定要叫上我!我去给你撑场子!”
  林梓风扒拉着杜清的手, 一边做出凶神恶煞的样子, 嘴巴咧得老大, 紧皱眉头,看上去既搞怪又丑。
  这毛糙的- xing -子怕是改不掉了,杜清安抚- xing -地顺了顺林梓风脑袋上的呆毛, “知道了知道了,如果我被欺负了就找你撑场子。”
  听见杜清的回应,林梓风满意地点头, 露出慈父般的微笑。
  “找你?难道不是找萧寒吗?”一旁的褚寻凉凉道。
  林梓风:“……”无言以对。
  楚天天不知什么时候挪到了杜清身旁,一张脸红扑扑的,欲言又止,双手紧紧地捏着衣角。还时不时偷瞟上两眼, 再羞赫地移开眼。
  每当楚天天紧张时, 就会露出这种诱人犯罪而不自知的神情。
  “杜清……你……别难过……萧……萧大神……”挺好的。
  闻言,杜清瞥了一眼笑得嘚瑟的萧寒,内心毫无波澜。萧寒这人,就爱得寸进尺忘乎所以。夸他一次,尾巴就能翘上天……
  “小清~你看,连天天都这样说了。你什么时候带我回去见岳父岳母?”语气飘然, 眼含戏谑。
  杜清冷淡道:“在你能分清岳父岳母和公公婆婆的时候。”
  “……”
  大家各自离去后, 杜清回了杜家主宅。
  各家在收到婚柬之后,纷纷猜测杜老爷子的真实用意。
  杜漪毕竟是杜家几辈里唯一的女孩, 这婚宴,当然要隆重- cao -办。可后发的那封婚柬, 竟是直直打了杜漪的脸。
  杜清到达杜宅时,杜濯正和杜老爷子在书房聊天。
  “小少爷!您怎么挑了这么个时间回来,难道是嘴馋了?”惊讶的神色一闪而过,只瞬间陈伯就换上了慈爱的笑容。往常小少爷回来,都会事先知会一声……
  杜清眼含笑意。陈伯的惊讶他不是没看见,大约一会儿自家爷爷和大哥见了自己,也会很惊讶。
  “陈伯,二姐要结婚的事情,我已经知道了。”杜清直接道。在陈伯面前拐弯抹角,只会让他更加担心,倒不如耿直一些。
  突然听见杜清说上这样一句话,陈伯有些反应不过来。按理来说,小少爷不该知道的……!
  “小少爷……二小姐她……”陈伯纠结了好一会儿,看见杜清这么坦然,一时间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上次小少爷回来时,两人闹得不欢而散。这次小少爷回来,二小姐已经要结婚了……
  “您不用为我担心。”
  陈伯已经到了中年,即便头发梳得和以往一样一丝不苟,还是一眼就能看见缠绕在黑发间的缕缕白丝。
  没等陈伯搪塞。杜清认真地盯着他,略显严肃:“这本不该是您- cao -心的事。”
  “论辈分,我该叫您一声爷爷,哪有让爷爷成天为后辈- cao -心的道理?我知道您放心不下,但这是我和杜漪之间的事。”
  这话,大概还要再和自家爷爷说上一遍。
  杜清颇为无奈,腾升出一股所有人都将他当成小孩一般护着的无力感。
  自家大哥一口一个“杜漪不小了”,私心却认为他才是那个该被保护的小孩。杜父杜母如此,陈伯又何尝不是呢?
  第一次见到这样态度强硬的杜清,陈伯有些缓不过神来。在原地怔愣了许久,待回神时,杜清已经上了楼。
  “小少爷果然是长大了。”听着规律的脚步声,欣慰之余,还夹杂着一丝怅然。
  昨天还似一只软乎乎的小团子,今天已然能够独当一面。往后也不再需要他的庇护了……
  ……
  书房的门半敞着,房内安静如斯,没有一点儿声响。
  “爷爷,大哥?”杜清敲响房门时,杜濯正和杜老爷子干瞪眼呢!两相对峙,谁也没讨到好处。
  “小清来了。”说话的是一秒变脸的杜濯。在看见自家宝贝弟弟后,杜濯的面瘫脸上立刻绽放出一抹堪称温柔的微笑。
  杜老爷子看得气闷,怎么不见大孙子对着他时能笑上那么几秒?
  “小清来了,直接坐下吧。”杜老爷子赌气一般,也冲杜清笑了笑。只是配上扭曲的表情,看得人一阵无语。
  杜清:“……”
  杜濯神色怪异地看了一眼自家老爷子,没想到一向严肃的他,也有孩子气的一面……?
  “小清,怎么突然回老宅了?”从前杜濯没少念叨,也不见杜清回来几次。除非必要的家宴,其他时候可见不着他!
  杜清自然听出了自家大哥话里的不满。只是,他总觉得杜家主宅的氛围过于凝重。长久地待在这样的氛围里,难免会喘不过气来。
  这或许也能成为他不适合继承家业的原因之一。
  “爷爷,大哥,我这次来,是为了二姐的婚事。”
  此话一出,杜老爷子和杜濯的脸上都浮现出一丝尴尬。虽然,与杜老爷子相比,杜濯显得自然多了。
  不知是不是他的错觉,杜清看着自家爷爷的表情,竟从中看出了几分沧桑之感。大概是爷爷被大哥的变脸技能伤了自尊吧……?
  “小清……你……其实你二姐……”杜老爷子原想劝慰一二,看见杜濯那张冷得掉冰渣的脸后,默默停了下来。
  既然他已经答应杜濯不再参与这件事……就随他们去吧……?
  • 本站(御宅屋)所收录作品均由网友读者自行上传,与本站立场无关
  • Copyright©2018御宅屋 All rights Reserved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