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小锦鲤成长记[全息] 作者:黄衣绿里(15)

字体:[ ]

  而云灵宗的姻缘树上,挂着一支支姻缘签。签尾则系着一条条或长或短的红绸。
  “之前都是在星网上了解到的古地球知识,没想到在醉梦天下里竟然能看见!”刚才被禾元大师那么一说,他都忘记感慨了!
  杜清是第一次见到姻缘树这种东西,姻缘石倒是见过很多。
  星网上时有售卖携带能量波动的石头,两块拥有同样能量的石头能够引发共鸣,许多商家以此为噱头,从中赚取利益。
  研究古地球文化的专家认为,姻缘是一个很美好的词,在他们的极力宣扬下,姻缘一词沿用至今。
  “那边有姻缘签,二十币一支。”褚寻指着一旁的石桌说到。
  听见褚寻的话,清风明月绷不住了,惊呼道:“二十币?!”
  要知道,他身上总共只有一百币,八十一币是出生时自带的,余下的十九币是捡草鞋得的。上次带着小皇子去香膳楼吃点心,还是小皇子主动出的钱呢!
  褚寻被他突如其来的叫声惊了一下,蹙眉道:“对啊,上边写着呢。有什么问题吗?”
  “清平,你身上有多少币?我只有100啊,它这是赤/裸/裸地抢劫!”清风明月愤愤道,“实在是太坑了!”
  杜清眼观鼻鼻观心,觉得自己还是不要开口的好。
  当初出新手村时,村长和村民们帮他筹集了一些去三河城的盘缠,刚好一千五百币。
  后来又在三河城中接了一些闲杂的任务,除去花费的开销,他身上现在还剩下三千五百币。
  褚寻看不下去了,怀揣着怜悯之心,认真地对清风明月说:“去抽签吧,钱我来付。”
  “大神!你真是个大好人!”
  看着清风明月感激涕零的模样,有几十万钱币的储寻识相地没有接话。他久居杀手榜前十,靠本事混上榜的,接到的暗杀任务不少,得到的酬劳自然更不会少。
  “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清风明月挠挠头,不明所以,“这签文的意思是……佳人就在眼前?”
  杜清笑着调侃道:“也许是你的姻缘就要到了。”
  褚寻向来不信这些,更遑论这是在游戏里,默默付了钱,跟着清风明月系签去了。
  不信归不信,看着周围的信男信女们心之所诚,杜清便也伸手抽了一支。
  “身无彩凤双飞翼,心有灵犀一点通。”是为上上大吉。
  小皇子故作正经地打量着这颗姻缘树,趁杜清不注意时偷瞄了一眼签上的签文,颇为不屑。
  男儿当心怀天下,先利国,再立家。怎能被这些儿女情长的琐事所困扰?
  眼看身旁的小皇子将好奇都写在了脸上,杜清越发觉得小家伙可爱,故意板着一张脸,情绪外露却不自知,忍不住再次捏了捏他的脸,“走了,陪我将这签挂上。”
  “哼!本宫的脸不是尔等刁民可以随意……捏的!”
  奈何他这么说,杜清就越想捏。口嫌体正直的小皇子最终还是乖乖牵着杜清,跟他一起掷签去了。
  低一些的枝丫容易系挂,而高一些的枝丫就只能采用投掷的法子了。
  清风明月在树下蹦蹦跳跳,扔了三次都掉了下来,气急的他将姻缘签随手系在了一根压塌的枝桠上。
  杜清挑了个人少好落脚的地方,随手就把签掷了出去,一扔即中,姻缘签稳稳地落在了枝叶繁盛之处。
  偏在他牵着小皇子打算转身离开的时候,一个女子撞入了他的怀中。
  这一撞,险些没将他撞到地上去。好在杜清反应快,及时退了两步,这才堪堪稳住身子。
  “不、不好意思啊……这里人太多了,我一个不小心才撞到你的!”
  女子连忙站直了身体,顺势拉开了两人的距离。只见她双颊泛红,一双美目止不住地往杜清身上瞟。
  “雨霖铃申请添加您为好友,是否接受?”
  杜清有些无奈,但面上一派淡然。对方是女- xing -,也不好直接拒绝,思考了片刻,还是选择了接受。
  小白蛇却没那么大气。
  方才这女人一撞,连带着小皇子一个酿跄,直接把它撞到了地上。若不是它反应快,怕是要被这女人一脚踩死!
  雨霖铃正为加了杜清为好友而沾沾自喜,转眼就被后背上冰凉的滑腻感吓了一大跳。直到小白蛇缠绕上她的脖颈,“蛇……有蛇!救、救我!”
  过度惊吓之下,雨霖铃的脸上失去了血色,眼睛瞪得比铜铃还大,死死盯着杜清,看上去十分渗人。
  “小白,回来!”杜清一只手揉了揉太阳- xue -,真是不让人省心,人也就罢了,连蛇都这样……
  自家主人的话自然要听。小白蛇冲着雨霖铃张开了嘴,露出它的毒牙,直到这女人被吓得眼眶- shi -润,它才慢悠悠地爬回自家主人身上。
  “对不起,我这蛇不通人- xing -……”没等杜清说完,雨霖铃就哭着跑开了。
  头有些疼,杜清无奈地瞥了小白蛇一眼,就见它正乖乖地朝自己吐着信子。他总不能对一只蛇发火。
  “本宫看得清楚,刚才是那名女子主动撞过来的,与旁人无关。哼!这样的女子……”小皇子语塞,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接下去。
  “好了,这事小白也有错,毕竟是女孩子家,被这样一吓,难免有些害怕。”杜清摇了摇头,“走吧。”
  清风明月眼尖,一看见这边的动静就立刻跑了过来,“诶?!清平清平!刚才发生什么事啦?我看见那女的哭着跑过去了!”
  “哦,她被小白蛇给吓跑了。”小皇子言简意赅。
  “我看她长得不错啊!好好的桃花运就被你一只蛇毁了!”清风明月恨铁不成钢地看着小白蛇,给人一种长辈教育后辈的错觉。
  褚寻将清风明月拉开,教育道:“你瞎凑什么热闹,是不是桃花还不得而知呢。你忘了之前接的任务?”
  被褚寻这么一提醒,清风明月立刻闭上了嘴,心里暗自祈祷,希望刚刚的吵闹都不做数……
  在云灵宗内逛了一圈,四人便这么吵吵闹闹地下山去了。清风明月的任务也完成了,不仅升到了十三级,还得了禾元大师赠送的五十个钱币!
 
 
第17章 
  西郊。
  来来往往的人群中,站立不动的两人显得格外醒目。
  一名粉衣女子正哭得梨花带雨,双目微红,轻轻在面前男子身上一扫,整个人都酥了。
  “醉霸哥哥!我只是被那只蛇吓到了,与那人一点儿关系都没有!你、你千万不要为了我去做一些出格的事情……”
  但凡上了天下榜的主城,都会发布一道明确禁令,禁止玩家在城内私自PK,禁一切血腥暴力事件。意思是,主城之外,任由玩家们厮杀。
  杜清在看见雨霖铃的时候,就知道他们定然没怀什么好意。
  “诶?这不是刚才被小白蛇吓着的女子吗?”清风明月一眼就认出了站在醉霸身后的雨霖铃。毕竟,打扮得如此粉嫩的女子,他还是第一次见。
  头上缠了一根粉色的发带,戴着两支粉色的蝴蝶型头钗,一对粉色液滴状的耳环,一身粉色长裙不说,连鞋子都是粉色的!
  俗话说,物极必反。再好看的样貌都经不起这样打扮,何况雨霖铃顶多算是看的过眼。只见她侧身躲到了醉霸身后,轻声说了几句话。
  醉霸手握长刀,对着身前一晃,带起一阵劲风,做足了气势。将面前四人打量了个遍,目光缓缓落在杜清身上,“你就是那个不识好歹的人?”
  出于礼貌,杜清觉得他应该给个回应,于是直直对上醉霸不屑的目光,“大约吧。”
  “呵!给脸不要脸!今天你认错也得死,不认错也得死!”
  醉霸生得一副莽夫样,与那些空有一身力气却没有脑袋的角色十分相似。四人在心里默默评价着。
  眼看醉霸正在蓄力,就要一刀劈向杜清,一旁的雨霖铃见时机到了,带着哭腔开口制止道:“醉霸哥哥!你说了只给他一点教训的!要不……你把那白蛇杀了……就放过他吧!”
  杜清眸色一冷,这女人没脑子就算了,还藏有祸心……
  僵持之际,耳边带过一阵疾风。只听“咻”地一声,醉霸和雨霖铃已经死回洛水城了。
  早就做好杀人准备的褚寻:“……”
  西郊小径是通往云灵山脚的唯一路径,路上的行人向来不少。方才醉霸从背上抽出长刀,惊得行人四散开来,倒是给他们腾出了一大片空地。可惜四周人流众多,是谁出手杀了他们,四人也不得而知。
  玩家死后会化成一团光球,飞往最近的城镇里重生。
  装备是随机掉落的,比如雨霖铃死的地方,就掉了一支骨钗和一个香囊。
  “我还是第一次看见玩家掉东西呢!”清风明月一脸惊奇,两步并作一步地走过去捡起了地上的东西,还顺手掸去了上边的泥巴,“要我说啊,就是他们仇家太多了!看!死了吧!一阵风就把他们给呼呼死了。”
  一阵风把他们呼呼死了?
  杜清听了不由头疼,该说他是太天真呢还是缺心眼?
  “他们是被暗器杀死的。”褚寻好心解释道,“应该是银针之类的东西。”
  清风明月瞥了一眼褚寻,脸上写满了不赞同,他不是三岁小孩了,求别逗!
  将清风明月的怀疑看在眼里的小皇子,很想质问一句,难道不是“一阵风呼呼死”更不可思议吗?!与他那种不切实际的想法比起来,褚寻的说法岂不是靠谱多了?!
  对着香囊看不出个所以然来的清风明月,将它递给了杜清,“清平你看!这个香囊有没有什么特别之处?”
  小小的,软软的,散发出一阵清香。绣工精细,绣着女孩喜欢的桃花纹饰,边角收得细致。除了是个女子随身携带的香囊,杜清再看不出它什么特别之处了。
  “不对呀?里边不应该藏着什么奇世异宝吗?难道什么东西都能随机掉落?”清风明月不愿接受这个残酷的事实,将掉落的骨钗递到褚寻面前,一脸渴求。
  褚寻抽了抽嘴角,直言道:“这就是寻常女子佩戴的发钗,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
  闻言,希望破灭的清风明月瞬间颓丧了脸。他看刚刚那个男的手里拿着的大刀就不错……虽然他身上带着褚寻之前赠送的短刀,可是比较起来,当然是大刀看着威风!
  • 本站(御宅屋)所收录作品均由网友读者自行上传,与本站立场无关
  • Copyright©2018御宅屋 All rights Reserved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