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绝地第一初恋[电竞]+番外 作者:海盐颗粒儿

字体:[ ]

  书名:绝地第一初恋[电竞]
  作者:海盐颗粒儿
  文案:
  绝地求生第一法则:
  遇见退役转行主播,绝地一哥肖蓦,请尽量没收他的天雷,以免误伤。
  绝地求生第二法则:
  遇见现役职业选手,小枪王温行原,请尽量不要惹他生气,以免被喷。
  如上述原则产生冲突,请参考下方小剧场。
  肖蓦:“这个车炸一下就好了。”
  温行原:“大哥你别——!”
  肖蓦:“诶,这怎么还一个盒?”
  温行原:“放屁,盒里是我……”
  说出来你可能不信,这一颗雷,也给肖蓦炸回了赛场。
  温行原十七岁那年,肖蓦是他的梦。
  温行原十九岁那年,他是肖蓦的梦。
  完事儿俩人都不说,怕不是要急死谁。
  温行原:“诶,其实我……哎我擦!!你他妈会不会开三蹦子!!”
  肖蓦:“别叫,你在哪呢?”
  温行原:“我应该在车底。”
  ——
  骚话连篇老- yin -逼攻X伪面瘫真暴脾气受。
  游戏PUBG(吃鸡),没玩过不影响阅读,人物无原型。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竞技 游戏网游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温行原,肖蓦 ┃ 配角: ┃ 其它:绝地求生,吃鸡
 
 
第1章 别动,盒里是我
  晚上七点,肖蓦直播又迟到了。
  “对不起对不起。”
  “回来路上鞋底儿掉了一个,我爪巴爪巴,俩小时才到家门口,希望各位能够谅解。”
  “今天顺延到零点下播,还是五个小时。”
  摄像头还黑着,鬼知道肖蓦是不是在偷笑。不过语气倒挺诚恳,甚至还有点可怜兮兮的,搞得观众们差点都信了。
  ——如果这不是他本周第三次放鸽子的话。
  “咕咕咕咕咕咕”
  “日常瞎编(1/1)”
  “鞋拿来我们看看”
  “怎么不说腿掉了一个”
  肖蓦心虚地闭了麦,调好设备第一件事儿,先把这批判主义色彩强烈的房间名给改了。
  “出去吃饭,下午五点准时开播”
  ……
  瞧瞧,这像话吗。
  “今天就不上大号了,给你们炸几个鱼塘。”
  “三蹦子?三蹦子肯定是要骑的,展示一下新技术好吧,旋风冲锋龙卷风。”
  别说,观众还就爱看这个。一听说今天主播飙车,直播间礼物顿时就燥起来了,全屏弹幕拉满,刷得翠绿翠绿。
  “当然是选择原谅他啊”。
  你看,迟到的毛病就是这么被惯出来的。
  肖蓦从退役那会儿开始算,顶着声名狼藉的热度,玩着梗、挨着骂,一直做到今天风生水起。“绝地一哥”这词儿,早先是嘲讽他队霸黑料的。没成想直播平台年度盛典,他蝉联两届最佳游戏主播,竟咸鱼翻身,真真担起了这个噱头。
  获奖感言:两年了,这游戏居然还没凉。
  鱼塘局他习惯双人模式,既容易有笑点,也不至于太混乱。俩人还在飞机上呢,肖蓦先打开队伍频道搭茬。
  “兄弟,跳哪里?”
  对方在地图标了个点,一口字正腔圆的普通话,具体请参考10086接线员。
  “您好,大姐。”
  “机场可以吗。”
  ……等等,什么大姐。
  肖蓦挠了挠头,切出去一看设置,声音输入连的虚拟麦克风,也就是传说中的变声器。前两天为了假装萌妹,还特意找资深女主播调的参数,虽说怎么听也不应该是大姐,但重点并不在这里,还是赶紧选回正常的外接设备。
  “机场可以的,我跳2号楼,你自己能行吗。”
  “大哥。”队友的声音逐渐犹豫不决,话说多了,普通话绷不住,隐隐约约还有点东北大碴子味儿,“那现在到底是你玩儿,还是你媳妇儿玩啊。”
  可恶,这臭弟弟竟然该死的呆萌。
  肖蓦故意逗他,“这不正好队里俩人,一个是我,一个是我媳妇。”
  “大哥,别,嫂子还在呢。”
  “走了,她走了。”
  “……???那也不行啊。”
  肖蓦好一通解释,对面终于接受了“变声器忘记关”这种听着就很变态的理由。队友话不太多,搜东西倒是挺快,等到装备差不多了,就越过吵吵闹闹的背景音,问肖蓦那边有没有车。
  “我看看,三蹦子行不行?五块钱一位,上车就走、上车就走了诶——。”
  “没钱。”
  “你们那边好热闹,在网吧吗。”
  “嗯……”少年音色短暂地犹豫了一下,“算是吧。”
  俱乐部训练基地,跟网吧应该也差不多。
  温行原他们这会儿算是休赛期。但由于只有一周空闲,放假回家还不够折腾,索- xing -就都留在基地这边,补补直播时长,出去约约饭之类的。
  他听着这位队友大哥胡扯,越听越觉得熟悉。电子竞技是没那么多男神音的,肖蓦算是非常罕见的那一号,他的音色比旁人低一些,像是掺了细小的沙粒,惹得人心里发痒。
  提到肖蓦,哪怕后来温行原也看过几次直播,但对他的印象,仿佛长久地定格在了退役那天。
  基地外面的路又宽又阔,他和同届的试训生满怀憧憬走进去,而肖蓦只背了个瘪瘪的外设包,与人群错身时,意味深长地回头望了一眼。
  没人知道他在想什么。
  也没人知道,他装逼的时候,保温杯从书包里呱唧掉了出来,骨碌碌滚到了一个少年脚边。
  不过话说回来,肖蓦虽然声线不错,但在主播和路人里头,讲话好听的也大有人在——更何况这是什么鱼塘局,还指望能排到他?
  温行原认定自己是饿糊涂了,忙里偷闲,又啃了一口鸡腿。
  他这一啃,差点吓得连鸡腿都飞了。
  只见苍穹之上,赫然出现一辆走位飘逸的三蹦子。它先是凌空飞起,紧接着在蓝洞物理引擎的驱使下,一路旋转跳跃,其势头之风骚,牛顿看了也要退出直播间。
  “兄弟让一让让一让!”
  队友还在耳机里不断吆喝着,感觉就挺嗨的,丝毫没有车毁人亡的危机感。温行原猪不停蹄撂下吃的,油乎乎的小爪子还没撂倒键盘上,一起大型交通事故,就在光天化日之下上演了。
  吱——砰——!
  请问是怎么在撞飞队友的同时,还特么能把自己卡在护栏上的。
  “我- cao -。”
  脑补一下,一辆三蹦子朝自己脸上无情飞来,这对于第一视角玩家,实在是太不友好了。
  温行原下意识往后一仰,耳机线都给拽掉了,肖蓦充满直播互动的声线,就这么从电脑里公放了出来。
  “靠,怎么又卡在这个地方。”
  “什么马路杀手,机场能叫马路吗。主要是护栏针对我好吧。”
  “没有没有,这个很容易解决的,炸一下就好了。”
  ……
  什么,什么炸一下???
  “大哥你别——!”
  温行原这边话还没有说完,只听惊天动地一声巨响,今天份的鱼塘历险记,就这么被队友亲手终结了。
  观战模式表明,队友把三蹦子炸开以后,沉迷自己精湛的扔雷技术,要不是忙着和观众吹牛逼,差点跨上驾驶座扬长而去。快过了半分钟,才看见脚下碧绿碧绿、微光盈盈的小盒。
  “诶,这怎么还一个盒?”
  “别动。”温行原终于忍不住自己的暴脾气了,“盒里是我。”
  妈的,把耳机戴上再骂。
  “你特么以为自己是少女心里的小鹿?在这跟老子乱撞?”
  “炸炸炸,看都不看你就炸,炸你妈个大金花。”
  “不会扶老太太还不会扶队友吗,看不见你妈还看不见你爹吗。你爹躺地上呢,搭把手都不来,还在那BOOM BOOM BOOM,我看你今晚放屁必把床垫炸穿。”
  空气当中一度非常沉默。
  十秒钟之后,温行原的隔壁队友,唐谕杰小同学一声狂吼,从电竞椅直接笑到了桌子底下。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我擦,肖蓦这个逼太搞了……”
  他见温行原双手不在- cao -作位置,连笑带喘地过去拍人肩膀,距离足够靠近,连声音都被收在温行原的耳麦里头。
  “撞车火葬一条龙服务,差点被队友喷出屎来了。”
  温行原生无可恋地回过头,脸上还残留着一秒五喷之后,血气上涌的赤色。他僵硬地抬手指了指屏幕,这下可好,连脖子和耳尖都染上了红,整个人像一只新鲜出炉的空投箱。
  “你看是这个吗。”
  唐谕杰找到知己一般点点头,单方面跟温行原击了个掌。
  “对对对,你也在看吗,我还合计你炸鱼塘去了呢。你这什么线路啊,感觉比我的快好多,我那个延迟,圈还没缩完呢。”
  众所周知,直播都是有延迟的。
  但观战没有。
  “你这。”唐谕杰心再怎么大,也该意识到事情没那么简单了,主要问题就是很难相信,天下还有这么机缘巧合的事儿,“该不会排的是肖蓦本人吧?”
  “我这。”温行原颤抖着又扯了一口鸡腿,“骂的应该是肖蓦本人。”
  按理说是没什么大事儿的,顶多明天被截成搞笑短视频,几个电竞自媒体互相借鉴转发,粉丝一通哈哈也就过去了。况且肖蓦号称绝地一哥,那温行原还是面瘫小枪王呢,两边要是实打实地喷起来,粉丝战斗力还不定是谁更胜一筹。
  问题是……
  • 本站(御宅屋)所收录作品均由网友读者自行上传,与本站立场无关
  • Copyright©2018御宅屋 All rights Reserved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