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人梯 作者:邢阿

字体:[ ]

《人梯》作者:邢阿
 
文案
 号称扫荡整个辖市夜店的夜店小王子闻严又一次在扫黄扫毒中被市局缉毒大队大队长抓了个正着。
大队长还有个号称实验高中之光的学霸儿子——路从期。
路从期:“不好意思,我给嫌疑人送饭,顺便接我爸回家。”
路从期:“不好意思,我给我爸送饭,顺便接我男朋友回家。”
浪荡不受教的社会闲散人员闻严以一滩烂泥的身份混入沼泽,根部伸向无底黑暗,将藏于城市下的汹涌暗潮搅腾的翻天覆地,为寻找父亲光荣殉职的真相。
当他一步步靠近,真相不为他而昭告。
——我自愿赴往深渊,为折损荒废的人生道歉。
“人生那么长,从生到死,会一直有人爱你。”
“哪怕这是一个病态的世界,可你向阳而生,你会阳光而又明媚,你会笑的张扬而嚣张,你会好好活着,狼狈而努力的活着,你和我不一样。”
“可是,我们明明是一样的人。”
 
ps.
文章跨度大
视角真的不明
卷序很重要
腹黑心机boy路从期X扮猪上虎闻严
【ps.超级骄傲,封面是我做的,正在考虑转业】
 
内容标签: 强强 情有独钟 业界精英 悬疑推理
搜索关键字:主角:闻严,路从期 ┃ 配角: ┃ 其它:HE、悬疑、警匪
一句话简介:警察和卧底的一场绝妙合作,HE 
 
 
 
 
  序
 
  “慢慢的,我们是否将喜欢一个人看成是一种具象化的表演?喜欢上之后急于诉求、表达,给自己套定好角色之后,便是自我沉溺,自我痛苦地欣赏爱而不得,痴情的样子。我们遵循欲望,诉求的想要得到,靠近,拥抱,为此做出努力,捧上心血,甘为人臣。
  我们企图用这种表演让对方看到,感动也好,动心也罢,哪怕给点回应……从此以后所说所做的每一件事每一句话都像是在诉说:我爱你,我那么爱你,那么你呢?”
  ——卷序。
 
  卷一:第一章
 
  “是我喜欢的他,是我倒追的他。”
  贺章看着面前已经喝成王八的闻严,忍着内心抽搐默默将手中一次- xing -塑料杯里的啤酒一口喝完。
  任何人在面对自己发小跟自己出柜的时候都不会有什么好心情,尤其是前几天贺章还在幻想闻严这个王八蛋凭着他那张脸能找到什么贤惠的好媳妇,今天这个王八蛋直接来告诉他,王八蛋已经弯成球了。
  还是一副为情所伤的样子坐在自己面前。
  贺章郁闷的含着口中的啤酒,总觉得自己现在的心情有点- cao -蛋。
  已经喝醉的闻严抬起眼皮看了看贺章的脸色,及其欠揍的冷笑一声:“怎么着?不就出个柜而已,吓成这副王八样?”
  贺章觉得他现在心情不是- cao -蛋了,他有点想打人。
  贺章忍着胃里一阵翻涌,觉得自己被闻严吓得心脏的疼痛已经转移到五脏六腑,几乎是咬着牙问道:“到底是哪个王八犊子?”
  两个人的声音在夜市的喧嚣中倒也不算大,他们身后的那桌个个倒的倒吐得吐,三五成群的成年人的世界,两个少年人所谈所想,到底是微不足道了很多。
  在一片沸腾的大吵大闹间,闻严刚刚那副近乎是嚣张的表情顿时淡了下去,勾起的嘴角像是无法宣之于口的心事,顿时带了几分苦涩出来。
  像是那个名字,一瞬间能够抽走他全部的底气和嚣张。
  闻严低着头,被汗水涔- shi -的头发贴在额头上,油不兮兮的实在不怎么齐整,然而贺章知道闻严这臭小子自我感觉良好到什么地步,当红男明星人都觉得没有他帅,总觉得自己走到哪都能俘获无数少女芳心的自恋狂少爷,这几天,是真的颓废了。
  他连天生上扬的眼尾此刻都耷拉下来,随后讪笑道:“这可不能告诉你,人还没答应呢,毁了他名誉可不好。”
  说着便喝白水一样将桌子上剩余的啤酒清了,招手开始准备走人。
  贺章看着闻严这副俨然已经开始认真了的样子,终于忍不住叫住他:“诶,那个啥……你家里人怎么办?”
  闻严就保持着那样一副半起的姿势,好像家里突然来亲戚不知道该不该站起来的局促。
  随着他低头间,敞开的领口被夜风灌的鼓起一块,那风从脖颈钻进衣领,窜到胸口处,搅和的他心跳都不安稳的跳起来。
  他知道,那是自己在害怕。
  只是那一阵害怕像是刚刚窜进他胸口处的风,很快消弭在夜色中。
  红红绿绿的霓虹灯下,他的表情又是那一副天塌下来都无所畏惧的大小伙子。
  闻严:“嗨——我在和他确认关系之前把我妈搞定,这样他跟我回家的时候,就不会被我妈打断腿了。”
  不知道怎么,看着闻严这副处处维护他那个心上人的样子,让贺章看的一阵难受。
  他是从小跟着这个混蛋玩意儿长大的,早个恋都能被他爸从六楼踹到一楼……他娘的,这混蛋玩意以后的路,得有多难走?
  “诶。”贺章抬头看着闻严,终于无奈的推了推那毫无美感的黑框眼镜,过瘦的手指下是他有点颤抖的手,像是下足了决心,强忍住自己内心的不适。
  “我接受,你就算喜欢上男人了,也还是我兄弟,改天引着我过去瞧瞧,看看你小子的眼光是不是还差的要命。”
  闻严站起来,居高临下的冲着贺章笑了笑,酒劲冲头一下子没站稳,脚下堆积的啤酒瓶清脆的碰撞在一起,他听见有人划拳输了硬不承认的吵闹声,听见服务员一声声赔礼道歉,听见更远地方传来汽车急躁的鸣笛。
  他在这一片烟火味的闹市间,似乎看到了那一点点燃起的光亮和希望。
  尤其是口袋里响起他的特殊铃声的时候,闻严心中顿时涌起一股没来由的冲动。
  他近乎是带着渴求的接了电话,那声喂还才刚到口中,就听见电话那边的声音顺着温柔的夜风,字字入耳。
  闻严将手机往耳朵处又贴紧了几分,几乎带来几分- xing -急的贪恋。
  心猿意马的他根本没意识到那边到底说了什么,那怎么也压不住的傻笑看的贺章都不由得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他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在乐呵个什么劲。
  闻严:“嗯?你刚刚说了什么?再说一遍。”
  于是他听见那边轻轻叹了口气,将刚刚的话又一字不漏重复了一遍:“还有十分钟锁门,你还回来吗?”
  傻笑着的闻严摇头晃脑的这就打算招辆出租车回去……至于那个姓贺的,恐怕早就已经甩到八百里远了。
  妈的,这个混蛋!
  “喂,你喝多了,回去的时候小心点。”
  贺章一想起来闻严把自己给叫出来的时候那副霜打茄子的样子,也就鬼上身似的接了个电话,这会儿也不借酒消愁了,屁颠屁颠的脸上一下子就满面桃花开。
  被贺章骂了一晚上的闻严心情其实并没有贺章想的那么好,因为路从期之所以想起来打电话,可能只是出于常年当他大哥的责任。
  可闻严觉得,任何人喜欢上路从期都不过分。
  他就靠在后座中慵懒的看着车窗外不断倒退的树影跟路从期一搭没一搭的说话:“这就回去了……喝了点酒。”
  路从期说话不急不慢的风格突然变了,絮絮叨叨数落着闻严:“怎么又喝酒了?话说你是酒鬼吗?年纪这么小酒瘾这儿大?”
  闻严被骂了也不生气听的一脸享受,间或时不时的点点头嗯两声表示自己在听。
  于是两个人不在一个频道的对话了半个小时之后,终于得出了点共识来。
  ——我果然是太纵容这货了,这一次竟然逼逼叨了半个小时。
  ——还是太惯着闻严了,半个小时了竟然还没意识到自己错了!
  俩人驴唇不对马嘴了好一阵,路从期才妥协的败下阵来:“你在哪?我出去接你。”
  学校距离他们吃饭的地方不远,闻严看着周围的建筑物开始变得熟悉起来,便无所谓地说道:“马上。怎么?我就知道你想我了。”
  车已经开始减速,闻严却突然透过车窗看见几个人拖着一个人拉拉扯扯的进了学校后门的小巷子里。
  他迅速地转过脑袋打算装没看见。
  闻严的学校是本市的一所公立高中,发生这样的事情不奇怪。
  “好了,不说了,我先挂了。”
  他知道路从期不会理自己这个偶尔的嘴贱,却还是耐不住寂寞的想要去调戏一把。
  到底还是贱,闻严看到了那被拖着的人身上穿着本校的校服,四五个人迅速将那人拽进漆黑的小巷。
  闻严下了车,站在距离巷口只隔了一条街的马路上,透过漆黑的巷口悠闲地踩着步子慢慢走近。
  深夜校区附近本就寂静非常,拳打脚踢的声音没有透过任何阻碍物的传入闻严的耳朵里,他恰好地在堵在巷口,站在背光处看着眼前的一幕。
  不出所料地不过是场校园外的群殴滋事。
  闻严兴趣全无,桀骜的脸上还带着酒后吹过冷风的苍白,他皱着眉,听着那在黑夜的浸泡下越发肆无忌惮的猖狂欺压,无动于衷的像是在看一场闹剧。
  被殴打的人当然很疼,对方还怕他叫出声来,特意拿衣服塞着他的嘴,闻严还是能够听见那断断续续痛苦的哀叫声。
  终于有人发现闻严的存在,看着堵住光源的身影惊吓出声:“谁?!”
  闻严听着那声音似乎是因为受到了惊吓还变得尖锐起来,突然嗤笑一声,心想,半夜敢干这种事,还怕什么?
  他打开手机手电筒,直接照在对面那几个人的脸上,映出几张狰狞猖狂的面孔的时候,闻严心中开始涌现出别样的快感。
  他冷冷的挑着下巴将这几张人脸一一记住后才张了张嘴:“闻严。”
  闻严不怕这些人不认识自己,但也绝非想要去管这一档子闲事。
  “奥~是闻哥啊,我们老大没跟你说过这事吗?这小子拖欠店里两个月的网费,这不没办法嘛。”
  闻严看清来人是个跟自己差不多大的人,不过大金链子、刺头纹身样样不少,一看就是‘外面的人’,他没有接那人的话头,只是把手机从他们脸上移开,借着手机灯光照着路下从他们身边走了过去。
  • 本站(御宅屋)所收录作品均由网友读者自行上传,与本站立场无关
  • Copyright©2018御宅屋 All rights Reserved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