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真人剧本杀[无限]+番外 作者:木尺素(三)

字体:[ ]

行途中的。”
  “嗯……这个闺蜜,就让靓服务来扮演吧。送完骨灰,她以鬼的形态回到黄泉客栈,谁也找不到她。天衣无缝!”
  李晓玉看完这一切,忍不住对贾游客道:“我去!你姐姐是被你毒死的!那毒酒不是她未婚夫喝的,是她喝的!估计铃老板也没有拿走钻戒。没准就是铃老板把钻戒卖了,给你们家解决了资金问题,才‘死’的。只不过你那会儿还在上大学,你不知道。”
  贾游客:“那我……我不是不知道吗……反正在我眼里,铃老板是害死我姐姐的鬼。”
  “再说了……其实这么看来,我还挺伤心的。”
  “你们的故事我也大概了解了。爱妮是为了花学长来找铃老板求助的。高总裁的前妻,也是不想让他伤心,才做出那样的选择。”
  “可我姐姐不是。她找铃老板帮忙,主要还是报我父母养她的恩情。她没怎么考虑我。枉我对她一往情深……”
  顾良没对贾游客的这番言辞发表意见。
  他倒是另外发现了一个关键点,他抬头看向杨夜,习惯- xing -地先找杨夜讨论。“这里提到了靓服务。我之前跟黄厨师聊的时候,黄厨师说她并不知道铃老板不在客栈的时候去了哪里、又做了什么。但现在看来,靓服务是知道的。”
  “有可能。因此那个引我们大家来到客栈的人,没准就是靓服务。”
  杨夜道,“她一定计划好了做什么。你想想看,你前女友贾妮的愿望,是铃老板帮人实现的第一百零一个愿望。她的任务彻底完成了,所以这段时间应该都在客栈没有离开。靓服务就是发现了这一点,决定趁这个机会做点什么。”
  “嗯。一会儿我们再找找她的证据,多问问她。”
  顾良盯着杨夜,一时不由多打量了他片刻。
  杨夜坐在旁边的单人沙发上,把受伤的右腿支了起来,此刻他手肘放到了膝盖上,下巴则用手掌随意撑着,坐姿十分潇洒,也有些慵懒。
  整个人从脚尖到腰身、再到胳膊,都形成一个十分流畅的线条。
  他穿着短衬衣,胳膊上精悍的肌肉在白色将近透明的衬衣下呼之欲出,在炎热的气候下,显得有点荷尔蒙爆棚。
  看着顾良的时候,杨夜总是笑着的,此刻桃花眼微微眯了起来,弧度上扬的正好。
  在杨夜目光的注视下,顾良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鼻尖都出了层薄汗。
  在顾良的认知里,其实从来没有男人能有多好看的想法。
  虽然是个直男,但顾良连看漂亮姑娘都看得少。
  他对这种事向来没多大兴趣,不会主动去搜姑娘的图片什么的。只不过,以前读大学,宿舍里男生讨论到哪个女生好看、问到顾良的时候,他也能答上几句。
  当然,他的审美跟很多直男并无不同,无非是喜欢大眼睛瓜子脸尖下巴的网红脸。虽然很多时候,面对室友递过来的一堆网红妹子的照片时,他觉得她们都长得差不多。
  “顾良,我决定换一个女神。你觉得这里面哪个好看、哪个最萌?”
  “呃……都可以的。”
  总之,顾良对女生没有什么审美概念,但人毕竟都是懂得欣赏美的,偶尔看到室友手机上好看的妹子,他也会跟着多看两眼。
  但顾良确实是从没仔细注意过男生的长相,更别说对男生的长相产生兴趣。
  顾良其实不太知道,小姑娘眼里的帅哥到底该是什么样的,他也没在意过。
  但现在他忽然觉得,杨夜确实长得挺好看的——五官轮廓深邃又立体,眼眶很深,就总是让目光显得深情又深邃。
  诚然,他的长相有些锋利,不笑的时候很唬人,但那似乎又是另一种意义上的俊朗,就像刀刻出来的雕像一样,虽然看上去有些冰冷严肃,但每个地方的线条、光影的明暗,都恰到好处。
  在顾良移开目光前,杨夜抽了一张纸过来,帮顾良擦了擦鼻尖的汗。“热吗?”
  杨夜的声音沉沉的、还有点沙哑。
  顾良接过他的纸巾,移开视线,愣了三秒后,再看向贾游客:“说说昨天晚上的事吧。按现在我们看来,我们这几个游客的亲友,虽然已经死了,但死前最大的心愿应该都已了结,所以她们并没有滞留人间。”
  “从我们找到的线索来看,按这个剧本的设定,她们应该已经转世投胎了。因此,铃老板所谓——能用招魂术把她们的亡灵召唤出来,再以犀角香相照,是骗我们的。”
  “铃老板其实根本无法让我们任何一个人看见我们想见的人。除非她本人再度伪装一次。那么,她昨晚,为什么会单单见了你呢?她那所谓的抽签,是不是有问题?”
  这个问题其实困扰顾良很久了。
  打从昨晚上抽签开始,他就有所怀疑了。
  大家各自把名字写在纸上,铃老板抽到谁,就让谁见到死去的亲友。
  那会儿顾良就怀疑,系统怎么能保证铃老板抽到的,一定是能按着后续剧情走的那个人。
  这个时候,贾游客总算解答了顾良心中的疑惑。“我昨晚见到的人,一开始是我姐姐,后来她就变成了铃老板的脸。她说,她是来跟我解答疑惑的。她抽签的时候,出了老千,她是专门趁这个机会,来见我的。”
  -
  按贾游客的意思,昨晚铃老板带着他先离开餐厅后,带着她回到了他住的303。
  其实他心里挺慌的,毕竟他知道铃老板多半是鬼。
  好在他知道,贾女友的行李箱里是有桃木剑的,并且他刚才离开前,对贾女友使过眼色,是提醒她记得保护她债主的安全,所以他暂时也敢和铃老板单独相处。
  再来,其实那会儿贾游客心里隐隐也有着期待。
  ——万一呢,万一他搞错了,其实他真的能看到自己的姐姐呢?
  回到房间后,铃老板也没说什么,只叮嘱贾游客晚上一定要门掩着,并且要确保屋中没有别人。
  “晚上12点,- yin -气最盛,不会出问题吧?”贾游客不放心。
  铃老板望着他说:“不会的。你尽管放心。我唬其他人的,其实不会有鬼出来闹大家的。选在晚上12点,又叮嘱大家不要出来,我主要是不想大家撞破我的秘密。”
  “你的什么秘密?”贾游客问。
  铃老板只笑:“我晚上再告诉你。”
  铃老板离开后,贾游客有些坐立不安。
  等贾女友回来拿行李,准备去王孤僻房间借宿的时候,贾游客表达了心里的不安。
  贾女友安慰他:“放心吧。我一定会确保你的安全的。我和王孤僻就住你隔壁304。你有事就拍墙壁,我马上赶过来救你。”
  如此一来,贾游客也就值得独自在房中等待。
  晚上12点,虚掩的房门被推开,一个姑娘穿着白色婚纱走来。
  这套婚纱,贾游客十分眼熟,就是他姐姐嫁人的时候穿的。
  而穿婚纱人的脸,他也想念了太久——正是他姐姐的。
  狂喜、激动过后,是贾游客的害怕与担心。“你不是我姐姐!你是铃老板!”
  铃老板道:“原来你早就猜到了吗?我还在想,我该怎么告诉你呢。”
  说完这话,贾游客幻化出了铃老板的脸。
  婚纱消失,取而代之的是铃老板寻常穿的裙子。
  贾游客:“果然,你早就装成我姐姐骗我了!你今晚来我这里,到底有什么目的!”
  不知道贾游客为什么这么愤怒,铃老板说:“我就是想跟你解释这一切。你就是我等的那个人。我在人间守了几十年,就是为了找到你。三年前,帮人实现心愿的时候,我遇见了你。只是,那时候我的任务还没有完成,就不能与你相认。但现在,我总算找到你了。”
  贾游客没理她的话,只问:“我只问你,我姐姐是不是你害死的?”
  铃老板着急:“不是的。你听我解释——”
  贾游客那会儿眼见着心心念念的姐姐,忽然变成了铃老板,只觉得一直以来的猜测都成了真,哪里顾得上听铃老板解释,直接就开始拍靠近304那一侧的墙壁,试图让贾女友过来杀鬼。
  铃老板目光有些悲伤,只说:“你不要激动。我……那我先离开。这样吧,等之后你冷静下来,我再跟你解释这件事。”
  -
  听完贾游客的叙述,顾良再问:“然后你就这么让她走了?”
  贾游客:“对啊。我毕竟还是害怕的。昨晚那一幕,等于证实了我心中所想。我就想让贾女友帮我除掉铃老板。”
  顾良拿出那本《百鬼志》。“这上面提到一种鬼,叫做痴鬼,就是因为错失了心上人而不肯离开人世的鬼,痴于情爱,不肯离开。你会不会是她爱人的转世一类的?”
  贾游客摇头:“那我就不知道了。反正在我的故事里,我喜欢的是我姐姐。我一点也不知道上辈子的事。”
  顾良再问:“刚才贾女友说,今天早上跟你说,确定铃老板杀了你姐姐,具体是什么时间?她是怎么说的?”
  贾游客道:“想着姐姐的事情,我昨晚一夜没睡,早晨5点觉得躺着也睡不着,就打算去庭院里散散心,如果餐厅已经开门,就去吃早餐。”
  “洗漱完,我5点半到达庭院。贾女友那会儿正好和王孤僻出来,两个人在长廊上看到了我。于是贾女友就下来找到我,说王孤僻是她师姐,也是厉害的道姑,她也是追查一件命案而来。现在基本确定,铃老板就是作恶多端的恶鬼,她害死过自己的小伙伴,一定也害死过我姐姐。”
  “她说,目前铃老板还不敢随意害人,让我先不要声张,大家一起想办法杀鬼。”
  顾良翻了翻自己的笔记,记录了这几个时间,再说:“我知道了,谢谢大家。这样一来,所有人的动机我都知道了。再来,我基本可以肯定,这回的凶手至少是两个人。”
  “当然了,这个分析是基于——铃老板是被- she -杀的。如果这个推理方向没错,那么,下午有一个凶手引铃老板去到301-304这四间房中的某一间,并且推开了窗户;另一个人则在流浪汉的房间里完成- she -杀的动作。”
  “至于说完成这件事的组合,贾游客可以和贾女友一组;贾女友也可以和王孤僻一组;靓服务可以和流浪汉一组;再来,有没有人可以和黄厨师构成一组……”
  “后面的搜证,大家可以往这个方向考虑。”
  “另外,这回的自由探索环节,如果只是限定在这个庭院的话,地方并不大,但搜证的时间很长,所以,不排除有密道,或者庭院那么多土里面是否会埋着什么秘密。大家可以展开地毯式搜索。”
  • 本站(御宅屋)所收录作品均由网友读者自行上传,与本站立场无关
  • Copyright©2018御宅屋 All rights Reserved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