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真人剧本杀[无限]+番外 作者:木尺素(四)

字体:[ ]

自己的试卷,道:“上午公布了成绩后,是校长和主任依次发言鼓舞我们。坐在我旁边的吴生物应该可以证明,我当时没有动过笔,而是在认真听讲。”
  “11点半下课,11点50分,我就快速吃完饭回到教室分析自己做错题的原因,一直到12点55分,我有些累,去教室外面晃荡一下,休息一会儿,准备迎接下午的课。就是这个时候,我听到花坛方向有喧闹声。”
  “我赶到花坛的时候,是下午1点,跟你们一起见到了尸体。”
  “所以这些笔记,只有可能是我中午在教室的时候写的。”
  “两面卷子,我都记满了笔记。我不可能一边杀人、一边做到这些。”
  “我同意杨老师的说法。按道理来讲,真凶杀人是为了进入奥数前三甲的话,名次越往后的人,嫌疑越大。”
  “但除了名次,我们还要看具体的分数。”
  “就拿第三名的顾班长来说,第三名是一个比较危险的名次,如果我是他,我可能会先杀第二名,再杀第四名。这两个名次的人对他来说,威胁是最大的。我们从分数来看,也是这个道理,这两个人的分数,跟他是非常接近的。”
  “至于第一名赵数学,他的分数99分,领先顾班长整整6分,顾班长其实杀他的意义没那么大。”
  “第二名到第四名,李英语、顾班长、孟语文,分数分别是94分、93分、92分。第五名是吴生物,她只有87分。实际上我认为,对比刚才说的那三人只相差一分的成绩,吴生物那里已经有个明显的落差了,短期内追赶不上。”
  “所以,顾班长会先杀李英语、孟语文,杀掉她们,他基本可以说是稳稳地能进前三。就算他非要杀赵数学,我认为赵数学也不是他会选择第一个杀的人。”
  “这个道理同样适用于李英语。”
  “所以,李英语、顾班长,我可以排除,我再排除我自己。我的视角里,从第四名开始的孟语文,按排名依次往下的吴生物、钱化学、朱物理,这四个人的嫌疑最大。”
  “毕竟,分数落差从后面开始增大,是不可能通过努力弥补的,也不存在杀第一意义大不大的考虑,真凶的思路应该是,排在自己前面的都得杀。”
  古副班发言完毕之后,是吴生物发言。
  “古副班提到了作为他同桌的我是否看到他一上午都在认真听讲。这个我能帮他作证。所以,那些笔记只能是他中午写的。我认为他没有说谎。他也没有说谎的意义。”
  “再来,我们几个刚才也有商量。既然存在连环杀人和模仿作案的可能,真凶一定去过图书馆。”
  “我是昨晚6点去的图书馆。在我之前有吴生物,我之后有古副班、顾班长和朱物理。”
  “只有钱化学没去过图书馆,他也可以暂时排除。”
  “因此,凶手集中在孟语文、吴生物、朱物理这三个人中。”
  “我自己就是吴生物,我排除我自己。在我的视角里,我会投孟语文和朱物理中的一个。”
  “朱物理跟我一个寝室。虽然我们中午都睡得很熟,可能听不见响动,但结合孟语文中午完全独处的情况,并且她还会扔铅球的话……我觉得孟语文的嫌疑更大一点。”
  “我刚和朱物理搜证的时候撞见了,我们讨论过,孟语文很可能是直接扔砖头砸的死者。”
  对比杨夜稍微泼脏水的发言,以及古副班撇清自己、但并没有明显泼脏水的发言,吴生物这个发言,就显得特别刚了。
  顾良把一切默默收入眼底。
  从他的视角看,其实吴生物的发言是作好的。
  她的说辞有理有据,也敢直接说出怀疑,可以逼迫嫌疑最大的孟语文试图发言洗白自己,让大家能根据孟语文的发言来做出近一步的判断。
  这不是狼人杀游戏,不存在多个“狼”,也就不存在狼人之间互相踩的套路,那么通常来讲,这种发言都是对好人有利的。
  吴生物怼到了孟语文身上。
  接下来自然轮到孟语文发言。
  孟语文显得有些慌乱。“我……我是会扔铅球,但这并不能作为我是真凶的直接证据啊。我确实什么都没做。我跟李英语一个宿舍。她去图书馆的时候,我就是睡觉了。她离开之前,我正在换睡衣的。”
  对此,吴生物冷静地回应。“你往好的角度想。这回投凶手,又不是说凶手直接接受死亡处罚。你无非是被关一夜,第二天就被放了。没准,因为你被关着的原因,你还能逃脱一次被杀的危险呢。”
  孟语文无奈道:“可我是为大家着想啊,如果这次能抓到真凶,就会少一个人被杀啊。那何必拿我试错呢?就算我不会死,可会有好人死,你们如果有想票我的,没准下一个死的就是你们中的一个。这试错的成本可不低。是,我是无所谓,可你们得想清楚。”
  时间已经来到下午3点。
  争论还在继续。
  但慢慢地已经演变成——每个人的发言翻来覆去也就是那几句话。
  证据线索太有限的情况下,实在是也推测不出更多的东西。
  玩家们似乎也觉得继续探索、探索不出什么东西,于是继续在这里争论,等那五个观战了很久的教职工加入讨论之后,讨论也就更热烈了。
  一直到4点,杨夜才好不容易劝住大家。
  “现在大家很难互相说服。事实上,也没必要说服了。我建议大家各自再搜索一个小时,看看有没有遗漏的线索。一个小时后的5点,大家各自投票就行了。”
  “事实上,我认为5点以后的事情比较重要。”
  “5点以后,我们一起把被票选出来的凶手关到2楼的201教室。但如果他不是真凶,杀戮会继续的话……如若剧本有安排剧情,大家当然按着剧情、按各自的时间线走。”
  “但如果之后玩家们没有收到具体剧情,这表示这个游戏的自由度非常高,大家可以自由发挥。那么我有一个建议——”
  “5点以后,大家把各自的床单被褥和洗漱用品都带到教室来。我们把桌椅撤到走廊去,腾出空间,方便在地上打通铺。男女可以用门帘一类的分开,但要确保大家在一个空间。”
  “这样做的好处有两个,第一、防止第二起案子的发生;第二、就算在大家眼皮子底下,凶案依然发生了,但我想,这种情况下,我们能很快找到真凶。”
  “试问,如果大家随时随地在一起,就算是上厕所,也按照3人以上结伴的方式,凶手还怎么杀人呢?”
  “如果大家同意这个建议,等5点投完票,我们商量一下具体的细则。”
 
 
第160章 血塔罗(9)
  从教室离开后,杨夜跟顾良一起再把四间宿舍挨着查了一遍,即将到5点的时候,杨夜回了一趟教师宿舍拿被子。
  这会儿顾良也回自己的宿舍抱了床被子,期间完成了投票的动作。
  下午5点刚过,两个人在学生宿舍门口集合,一起往教学楼的方向走。
  来到教室的时候,其他人还没有到。
  之前大家已经一起把桌椅搬到走廊上了,此刻教室很是空旷,就剩了一个讲台。
  杨夜先把自己的被子放讲台上,再帮顾良把他手里的放上去。
  做完这一切,杨夜环顾四周,打量了一下教室的情况,问顾良:“你说,今晚咱俩要不要一人靠窗睡,一人靠门睡,这样一来,我们算是守住了两个出入口,方便掌握情况。”
  顾良听了这话,暂时没说什么,只是静静看着杨夜。
  杨夜走上前揉人脑袋。“怎么了?看上去,你很有意见。”
  顾良淡淡道:“教室两边都有窗户,一边靠走廊,一边出去就是- cao -场,再加上大门的位置……所以,实际上出入口不止两个。我俩分开也没用,始终看不全。”
  杨夜笑了,在他耳边沉声道:“说这么多,就是想和我一起睡呗?凉凉现在这么粘我啊?”
  顾良睨他一眼,转头就要走。
  杨夜忙叫住他:“干嘛去?”
  顾良:“床垫忘记拿了。”
  杨夜拉住他的手。“拿什么床垫?我的被子垫下面做床垫就行。我俩直接盖一床。就盖你的被子。”
  “那么多人呢。”
  “黑灯瞎火的,看不见。再说我又不做什么。盖着棉被纯聊天而已。”
  “……”
  顾良还是走到门口往外看了一眼,然后拉上门。
  顾良背过身,身体抵着门,眼睛则看着杨夜。“趁大家还没过来,商量一下案情。首先,你投的谁?”
  杨夜道:“我投的钱化学。”
  顾良眉梢挑了一下。
  杨夜问:“你投的不是他?难道是……朱物理?”
  顾良点头,然后道:“古副班、李英语排除,剩下的人里,集中讨论的时候,吴生物的发言很作好,暂时排除。那么凶手应该在孟语文、钱化学和朱物理中。”
  “三个嫌疑最大的人里,孟语文跟李英语一个宿舍,都是女生。朱物理也是女生,和吴生物住一起。只有钱化学是男生,和古副班住一起。”
  “先前大家根据扔铅球的事情,将嫌疑人锁定在孟语文身上。按模拟考的名次来讲,她是符合的。此外,她也有足够的作案时间。我一开始认为,也许第一阶段的任务并不难,凭这些线索应该能确定孟语文就是真凶。”
  “可是仔细一想,这是连环杀人案,很可能会持续一天以上,那么真相不应该这么简单。”
  “这不是从线索来推理的,而是从游戏的角度来看的。系统应该不会将第一阶段的游戏设计得如此简单,否则第一阶段才持续第一天,一切就结束了。”
  “虽然说我们基本认定,这次真凶是在模仿去年的连环杀人案,但这两届学生为什么有那么多长得像的?这两年的两次连环杀人案,它们之间背后真正的关联是什么,血塔罗的含义又到底是什么……”
  “还有很多故事,是我们不知道的。我觉得这回真凶身上的故事,可能会指引我们近一步挖掘这个剧本。就像在《折叠古堡》中,多阶段任务,每一个任务,对故事的引导都是有帮助的。”
  “因此这一回,锁定真凶,不应该只凭一个‘扔铅球’的线索。真凶背后一定还藏有故事,是我们没发现的。”
  • 本站(御宅屋)所收录作品均由网友读者自行上传,与本站立场无关
  • Copyright©2018御宅屋 All rights Reserved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