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卦象说+番外 作者:招展(上)

字体:[ ]

  《卦象说》作者:招展
  文案:
  刑警大队的队长在下班路上捡到了个算卦的小骗子,本来打算抓回局里教育教育,可莫名其妙就同居了?
  姬宣静:杜警官,我给你算一卦。
  杜柏:故弄玄虚。
  姬宣静:卦象说,您命犯桃花。
  杜柏:无聊。
  姬宣静:这卦象还说了,我就是那朵桃花儿。
 
  现代玄学灵异刑侦,正直善良二代大佬刑警攻x无父无母长得漂亮卦师受。
  卦象说,你在撒谎。卦象说,你是凶手。
 
  内容标签: 灵异神怪 甜文 悬疑推理 玄学
  搜索关键字:主角:杜柏,姬宣静 ┃ 配角:林并,程夕夕,姜睺 ┃ 其它:灵异,玄学,周易,破案,悬疑
 
 
【第一案:楼盘尸体案】
第1章 初遇
  京市出现了一个怪人,一个有着漂亮桃花眼的人。这怪人每天就坐在马路旁边,穿着一身绛红色的长袍,袖扣绣有金色鼎纹,腰上配着青铜盘龙扣。纯白色的綢裤上干净得没有一丝污点,黑色盘丝勾金鞋在阳光的照- she -下闪闪发亮。一副仙风道骨的模样,可却长了一张过分漂亮的脸。
  他将齐肩长的黑色卷发扎在了后面。看他面相,大约也不过20多岁,像是刚刚进入大学的小伙子。
  说他怪,是因为他身边竖的那块牌子。
  “一日一卦,一卦一万。
  童叟无欺,测运算命。”
  往来过路的人都对他嗤之以鼻。没想到这种年代了还有人在搞这些封建迷信,招摇撞骗也就算了,还“一卦一万”,当别人都是傻子吗?
  不过这怪人也不在意,不管周围人怎么指指点点,他还是每天照班照点地坐在马路边摆卦。这时间一长,还真有人愿意去花这冤枉钱找他算上一卦。
  这些人无一例外,去的时候抱着试探的心思,走的时候却都是一脸的凝重。他的身边逐渐热闹起来,每天都有不同种类的豪车排着队停在那里,也有围观的群众。
  可他还是日复一日地坐在那里。
  渐渐的,怪人的事情就传开了,人们也知道了这个怪人的名字——姬宣静。
  杜柏这几日忙得焦头烂额。刑警队接到报案,说在“翠苑”楼盘正在开工的工地里发现了一具尸体。
  经过法医的勘察,确认死者是酒后失足掉进坑里,被坑里竖着的钢筋穿透身体,失血过多而死。可他总觉得事情有些不对,证据太完美了,所有的证据都表明死者是意外死亡。在他侦破的案件中,从没有一起案件是像这样,天/衣无缝的。
  他想要继续调查,可苦于没有证据。刑警队不是他的一言堂,因为他的一句轻飘飘的“直觉”,还不足以将这件事拿出来重新调查。
  为了排解心中烦闷的情绪,杜柏今日下班后特意绕了远路,来到湖心公园打算散散心。
  很快,路边的两个人就引起了他的注意。
  “我这卦可准了,准才是这个价。”一棵柳树下,一个留着两撇八字胡,贼眉鼠眼的中年人正对着面前的年轻女- xing -说着什么。
  “要是不准怎么办。”女人只是一个普通的公司职员,这一卦要的钱不少,顶得上她半个月工资了。”
  “不信就别算!”男人一瞪眼一吹胡子,低下头不再看对面的人。
  “大师,大师,我算。”见大师发怒,女人连忙弱了下来,拿出包作势要掏钱。
  “你放心,我‘半仙’就在这里,不走。”大师笑眯眯地抬头,眼睛却死死地盯着女人的包。
  “这可由不得你。”杜柏认出了那个所谓的“大师”正是隔壁派出所正在追查的诈骗惯犯。
  “先跟我去警局走一趟吧,半仙。”
  只见那大师看都没看杜柏一眼,伸手抢过年轻女人的包夺路而逃。
  “抢劫!”女人没想到他竟然是个骗子,登时慌张起来。
  杜柏迈开长腿直追了上去。没跑过几百米就抓住了“大师”。杜柏压住犯人,从腰后抽出备用手铐铐上,拿下皮包送还给才跑过来的女人。
  “谢谢你。”见义勇为,英雄救美的桥段很俗套。但如果是像杜柏这样英俊帅气,身材极佳的人去做,那情况就很不一样了。
  女人红了脸,心思活跃了起来。自己也算有几分姿色,交换个联系方式,最后再顺理成章地发展成情侣。
  正当她打算开口说话的时候,杜柏却已经掏出了手机。
  “是东兴区派出所吗,我是刑警队的杜柏。我在湖心公园抓获了一名诈骗犯,地址是xxx,请尽快派人。”
  “警官,能不能交换……”女人做出娇羞扭捏的姿态,尝试去要杜柏的联系方式。
  “不能。”杜柏冷漠地回答道,“这位小姐,麻烦等下派出所来人之后,你跟着民警去走一趟,录个笔录。”
  杜柏出身京市大家,家里每个人都在军/界或政/界担任着举足轻重的职务。而他是个异类,跑去公安局做了一个刑警。
  他生- xing -凉薄冷淡,雷厉风行,不热衷于情爱之事。老爷子曾经说过,杜柏是这一辈里最像他的一个,可是杜柏偏偏不理会这些。
  “你凭什么只抓我一个!湖心街道那个你怎么不抓!”大师见大势已去,也不再挣扎。要死,也得把那个抢他生意的小屁孩一起拉下水。
  “谁?”好事成双,杜柏不会放弃这个机会。
  “湖心街马路旁边,一个叫姬宣静的!”
  站在一旁的女人插不进话,还想再说,派出所的民警就已经赶到了。
  “杜警官,谢谢你的帮助。”民警冲杜柏敬了个礼,带着大师和女人就走了。
  女人不甘心,但是也无可奈何。只能把气撒在民警身上。
  可怜的小警察无缘无故得到一个白眼,顿时也对这个女人冷淡起来。
  杜柏沿着湖心街走,很快就发现了围在一个地方的人群。
  穿过人群,中央是一老一少。
  那个年轻人看起来神神叨叨的,还穿着一套怪异的衣服,不由地引起了杜柏的警觉。
  走近了一点,杜柏首先看到的就是青年身旁的牌子,再回头一看,他对面的老人竟是已经拿出了一张卡,作势要递给这个青年!
  出于正义感的驱使,杜柏一个箭步冲上前就拦住了老人的手。
  老人还在疑惑,怎么突然又蹿出一个人?反观姬宣静,他看到杜柏的脸之后,先是愣了一下,然后就兀自笑开了花。
  “你这是要做什么。”杜柏推回老人的手,拿出警官的气势,一脸严肃地问道。
  “什么做什么,我这是要付钱啊?你是谁啊,我可跟你说,今天大师的这一卦已经答应给我算了,你可不能抢我的名额,要让着我这个老人家。”
  杜柏听完之后额角微抽,这都什么跟什么。
  姬宣静看着杜柏的表情,笑得更开怀了。只不过他只是捂住嘴低低地笑出了声,并没有太过放肆。
  杜柏话不多说,从包里拿出自己的警官证向老人出示了一下。
  姬宣静就站在一旁,没有跑也没有插话,就只是在杜柏拿出警官证的时候正好“瞟”了那么一眼。
  “我可跟你说,姬大师可不是什么骗子,你别无缘无故抓人!”没想到这老人看到了杜柏的警官证,非但不领他的情,还把杜柏给埋怨了一通。
  杜柏见老人实在是固执,没有办法,只得板起脸冲姬宣静说道:“我怀疑你从事诈骗活动,请跟我去警局核实身份,请配合我们的工作。”
  姬宣静巴不得杜柏把他带走呢,当然是欣欣然就同意了。走之前还对留在后面愤懑不平的老人摆摆手喊:“老爷子,过几天我亲自上面给您算一卦,免费。”
  老人一听这话,立刻就变得乐呵呵的,也跟姬宣静挥挥手道别。
  旁边的杜柏实在是看不下去,扣住姬宣静的脖子就是一扭,让他转回到前面来。
  姬宣静也不生气,而是在杜柏松开手后把自己的手放在刚刚杜柏碰到的地方,傻兮兮地笑。
  真是个怪人。这是杜柏对姬宣静的第一个印象。
  时间已经很晚了,两人到警局的时候,局里面已经没有多少人了。一路上碰到的警官都在冲杜柏问好,从他们的称呼里姬宣静知道,杜柏是刑警大队的队长。
  “姓名。”
  “姬宣静。”
  “- xing -别。”
  “男。”
  “年龄。”
  “二十三。”
  “职业。”
  “算卦。”
  正在做记录的杜柏抬起头瞟姬宣静一眼,又重复了一遍刚刚的问题。
  “职业。”
  “算卦。”一样的答案,连语气都没有变。
  杜柏将笔掉了个个,不轻不重地点在桌面上,抬头用鹰一般锐利的目光看着姬宣静。
  姬宣静眨了眨他那漂亮的桃花眼,冲杜柏说道:“警官,这年头算卦都不算职业了吗,未免也太严格了吧。”
  “少说废话。”杜柏在记录表上的“职业”一栏写下了“无业游民”四个大字。
  “身份证带了吗?”
  “带了,可是您现在这么拷着我,我自己拿不到啊。”
  “放哪儿了?”杜柏起身。
  “在我上衣右边的口袋里。”姬宣静笑眯眯地说。
  杜柏俯下身来,把手伸进姬宣静右边的口袋里,可没想却碰到了他的大腿。
  手下的温度是温热的,透过柔软的衣服传到杜柏的手上,让他的身体仿佛过了一次电一般。手下的触感也是软软的,手不受他控制地又捏了两下。
  “警官,x骚扰可不好吧。”嘴上是这么说,可姬宣静没有挣扎,反而是又把自己的腿往杜柏的手上递了递。
  杜柏迅速收回了自己的手,咳嗽了一声来掩饰自己的尴尬。正当他站起身的时候,他似乎看见姬宣静的衣服口袋上的花纹似乎动了动。
  是自己太累了眼花了吗?杜柏站起来,并没有将这件事放在心上。
  仔细查看拿到手里的身份证,不像是伪造的。紧接着杜柏又把身份证放在查验机上,打开电脑调出公安系统的人口登记查询网址。
  • 本站(御宅屋)所收录作品均由网友读者自行上传,与本站立场无关
  • Copyright©2018御宅屋 All rights Reserved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