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卦象说+番外 作者:招展(下)

字体:[ ]

风向就变了,看得周良目瞪口呆。
  他不相信这是柯初柔请的水军,因为没有任何一家能做到这种地步,全网洗白。
  流量小花又回来了,她洗清了一身的污泥,带着死而复生的光环再次出现在了人们的视线里。
  可周良还是很害怕。未知永远是最恐惧的,他不知道柯初柔的一切,但柯初柔对他却是了如指掌。今天这两个警/察找过来,更是揪紧了他的心脏。
  “警/察?”柯初柔皱眉,“不应该啊……”这句话声音很小,连她自己都没有听清楚。
  “来就来了,怎么,我没教过你怎么说?还是你忘了?”柯初柔依旧躺在躺椅上,一手拿着热可可,一手刷着手机搜索自己的名字,看着上面铺天盖地的赞扬和道歉,笑得花枝乱颤。
  “这两个警/察不一样,不好应付。”混了这么多年,周良有着不同寻常的直觉。
  “说了让你推了就推了,这点事都干不好吗!废物!”
  惹不起柯初柔,周良衡量了一下两边的轻重,还是决定硬着头皮去拒绝那尊阎王大佛。
  可他刚刚回头,就看见导演低声下气地跟在那尊大佛的旁边,朝他们这个方向走过来。
  作者有话要说:  唉,阿妈叹气,这两个孩子谈恋爱太不容易了。
 
 
第81章 手镯
  柯初柔不知道杜柏的大名, 但片场的导演和副导是见过世面的。柯初柔只是一个新生代的小花,一直在为了名气跑通告, 真正有份量的晚宴她是没去过的, 当然这种宴会也不会邀请她这样的流量明星就是了。
  跟喜好张扬的卢亨不同, 杜柏为人低调,从不把自己的名头挂在嘴边, 也尽量不用爷爷杜征南的面子,全凭自己的本事。如果柯初柔知道有杜柏这么一号人物, 而不是天天从财经杂志上看到卢亨那张老脸,她肯定就把主意打到杜柏的身上了。
  “杜先生。”导演也是人精了, 看杜柏这个架势, 又是掩人耳目过来,恐怕是来看小情/人的。
  他只在一次聚会上见过杜柏。他的妻子是名流,他也乘着东风进了上面的圈子。不过他还没有资格能跟杜柏他们一桌, 只能隔着远远的人群相望, 看着跟一群老头子坐在同一排格格不入的那个年轻人。
  后来多方打听, 他知道这人姓杜,再结合上那位的名字, 还有这低调的程度,十有□□是他的接班人了。
  不过今天在片场看见这个对他来说只活在高座上的人还是令他十分意外的。他不着痕迹地瞄了一眼杜柏旁边跟着的那个漂亮的男生,感叹杜柏就算找秘书助理也都是这么年轻漂亮的。
  杜柏出现在片场, 让导演心里的那个高高在上的人一下就跌落神坛了。这种大佬来片场无外乎就是两种事。一种是看手下养的小明星,给人撑场面。另一种就是过来视察投资的片子拍得怎么样,但投资也只是千金买戏子一笑, 跟第一种是一样的。
  想了一圈片场里的演员,再联想到最近柯初柔身上发生的事情,导演顿时明了了。他还在想柯初柔背后到底有什么背景,能把这么大的事情都压下去,原来是这位在后面保驾护航。
  杜柏真的冤枉。他要知道眼前这个导演心里在想什么,他能直接把人当场打成猪头。
  杜柏不想声张,只是想过来对柯初柔进行问询。没想到这个导演居然见过他,还知道他的身份。杜柏本来想拒绝,但转念一想,这样的便利不用白不用,于是也端出了架子。
  “警/察办案,麻烦叫柯初柔出来一下。”杜柏亮出自己的警牌。
  导演看了一下,转头就去找人叫柯初柔,暗自腹诽道:哟吼,玩得还挺多,角色扮演?这警牌做得还真挺真的,不愧是大佬。
  柯初柔还躺在躺椅上呢,听到导演的叫唤之后心里咯噔一下,有点慌张,随后又自我安慰,平静了下来。
  “看来今天是不能不去了,祖宗,您就别再为难我了。”周良在一旁劝着。连导演都来叫人了,这件事不是柯初柔闹脾气就能糊弄过去的。
  可柯初柔还躺在躺椅上没动,根本不把周良和导演的话当回事。奇怪的是,导演没叫得动柯初柔,他竟然也不生气,还笑眯眯地过来亲自请她过去。
  柯初柔全当是手镯的作用,内心十分膨胀。有了老师给她的宝贝,她就能凌驾于所有人至上,没什么人能动她。
  她本来还想继续耍大牌,感觉到眼前突然多了一片- yin -影遮住了阳关。赏赐般地抬了眼皮,给旁边这个不知好歹的警/察一个眼神,可一看她却愣住了。
  柯初柔混圈子也有一段时间了,看着明星外表光鲜亮丽,暗地里不知道跟多少富婆富豪有着不可告人的关系。她见到的都是些老气横秋,大腹便便的富商,要不就是些不学无术放浪形骸的二代,还从来没见过像杜柏这么帅气的人。
  几乎就是在一刻间,柯初柔就立刻定下了计划。她收起了之前的娇蛮和凌厉的气势,像个单纯害羞的小女孩一样从躺椅上起来,红着脸站在杜柏面前。
  导演一看这俩人搭上话了,立刻就找了个由头清场,给这两个人留了空间。走的时候他疑惑地看着杜柏身边的那个年轻人,他似乎没有要走的意思。再看看杜柏,导演撇嘴摇头:这玩得还真大。
  柯初柔却恨了导演的多管闲事。她虽然不知道面前这个警/察的来路,但是看导演刚刚的态度,他的地位只可能高,不可能低。本来想趁着人多再炒一波绯闻,可那个多事没本事的导演居然给她清场了!
  “这位……警官,请问有什么事情吗。”完全不同于之前的态度,现在的柯初柔声音是要多甜有多甜,身段是要多造作有多造作,跟条水蛇一样,就差给她一个土罐子再来个印度艺人吹蛇笛了。
  柯初柔说话中间这个可疑的停顿就是在耍小心思了。上赶着贴上去未免太掉价,但又不能完全表现出对他没有兴趣,这样一个停顿就是在暗示杜柏,自己不知道他的名字,不太好称呼。潜台词就是,告诉我你的名字,我可以纡尊降贵跟你拉近关系交个朋友。
  杜柏完全不理会柯初柔的这些小女人手段,直接切入正题:“有三个问题需要你进行解释,希望你配合并如实回答。”
  “第一,卢运才死亡的当天,也就是12月3日,你在哪里,在干什么,有无证人?”杜柏从大衣口袋里掏出本子和笔做好记录的准备。
  柯初柔不甘心地咬了咬嘴唇答道:“警官,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完全的驴唇不对马嘴,完全没有要认真回答杜柏的意思。
  不是柯初柔自负,是她顺风顺水惯了,凭着这一张好脸,再加上老师的宝贝,没人能抵抗得了她的魅力,她理所当然地以为这个警/察也是她的爱慕者,利用职权过来跟女神见面。只不过之前这些警/察都被她赶走了,她对这些小人物没兴趣,也没功夫跟他们进行纠缠周旋。但眼前这个男人不一样,他长得很好,身份似乎也不低,柯初柔愿意陪他玩玩,如果顺利的话,她还能再把这个人收了,也就不用天天面对卢亨那张死脸。
  想到卢亨,柯初柔下意识地捂住了自己的小腹,随后又很快地放下了手。一直站在旁边的姬宣静注意到了她的这个动作,于是探究地看了几眼她捂住的地方,那股熟悉的感觉又来了,是他在仲景嗅到的鬼气。
  “你没必要知道,你只需要回答我的问题。”杜柏被柯初柔的视线恶心得不行,实在是搞不懂为什么会有这么多人喜欢这样一个表里不一还矫情的女人。
  杜柏就像个铁桶一样,滴水不吃油盐不进,完全无视了柯初柔的勾/引和诱惑。
  柯初柔还是第一次碰了壁,顿时脾气也上来了,发誓要让杜柏跪倒在她的脚下,再狠狠甩了他!
  “12月3号?那么远的事情谁记得清啊,跟我有什么关系?我通告很忙的,有什么事情去找我经纪人。”她的语气十分不耐烦,但是手却偷偷缩进了袖子里,不停地摩挲着那个翠绿色的镯子。
  姬宣静敏感地察觉到周围的鬼气突然重了起来,而这些鬼气的来源似乎是眼前这个女人。姬宣静悄悄捏了个诀,给杜柏套了一层功德,保护他不被这些鬼气侵扰,自己则是完全暴露在周围浓郁的鬼气之中,看看柯初柔到底在搞什么名堂。
  杜柏只是突然觉得有一瞬间的寒冷,随后又消失不见。他看了一眼姬宣静,然后又收回了自己的视线。看了看周围,发现休息室就在不远处。
  “外面太冷,我们进去说。”
  柯初柔受宠若惊,认为这是杜柏在关心她,看来宝物已经起作用了,于是她更加大力地摩挲了一下那个手镯。
  姬宣静看得很清楚,每当柯初柔的袖子一动,周围的鬼气就加重了一分,就连他刚刚有一瞬间都被迷惑了,突然对这个人产生了爱慕的想法。不过姬宣静身上有八方鼎加持,这些鬼气带来的影响很快就被消除了。
  柯初柔身上有着奇怪吸引力的原因找到了,姬宣静却没有放松下来。先不说她肚子里的那个东西,她手上戴着的东西,绝对不是一个普通人能得到的。
  三个人走进休息室,立刻觉得暖和了起来。杜柏连看都没看柯初柔一眼,就把自己的围巾解下来围在了姬宣静的脖子上,还把他的衣领好好整理了一下,把姬宣静整张小脸都埋在了宽大的围巾里。
  自己刚刚都觉得有点冷了,姬宣静这小身板肯定更受不了外面的天气,可别把男朋友给冻感冒了。于是杜柏转念一想,就把问询的地点改在了休息室里。
  柯初柔简直要气到七窍生烟了,她做了这么多,眼前的这个男人是瞎子吗!还是说他根本就是个废物?
  “如果你逃避问题,我们会对你实施强制拘捕。”杜柏实在是懒得跟柯初柔继续纠缠了,他也理解了之前过来做笔录的队员的痛苦。
  柯初柔慌了。老师给她的宝贝对这个人不起作用,而且他还一直执着于卢家两父子的事情。前面的事情才被老师压下去,她不想再出任何问题。
  “你怀孕了?”开口的却是姬宣静。
  作者有话要说:  还有人记得这个老师吗。
 
 
第82章 红色挂饰
  柯初柔下意识地抬起手来, 神情紧张地看着姬宣静:“你不要造谣。”
  杜柏现在是真的意识到这个女人完全没有任何的脑子,除了一张脸, 根本是一无是处。当然, 脸也没有他家的小坏蛋好看。
  看她这个样子, 估计是真的被姬宣静戳中了痛点。虽然她想极力隐瞒这件事,但是人蠢如柯初柔, 这样的动作和狡辩彻底暴露了她。
  杜柏很意外,他之前从没听说过柯初柔怀孕的这件事。算算时间, 这个孩子很有可能是卢亨或者卢运才的。探究的目光扫视着柯初柔,她怕不是也不知道这个孩子到底是谁的。
  “柯小姐多虑了, 只是例行询问而已。”摸清了这个人的- xing -格, 杜柏很快就转变了表情和态度,制订了一份针对于柯初柔的审讯程式。
  “柯小姐是公众人物,通告排得这么满, 应该没有太多时间休息?”杜柏随便从休息室里拉了一个折叠椅坐下, 放松地靠在椅背, 漫不经心地问道。
  • 本站(御宅屋)所收录作品均由网友读者自行上传,与本站立场无关
  • Copyright©2018御宅屋 All rights Reserved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