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窥心 作者:冬急阿雪

字体:[ ]

  《窥心》作者:冬急阿雪
  文案:
  悬疑/综合/甜宠/年下/推理/情投意合/强强对抗
  正经破案,心理分析为主。
  感情1v1:表面腼腆内在狼狗攻+撩完就跑年下受
  顾也兮(受):破案!撸猫!吃雪糕!
  莫望(攻):顾真可爱!想扑倒!想太阳!
 
  整理了一下每个案件对应的章节,方便大家查阅。
  1~8 酒吧猎艳案(两名男子去过酒吧后,当晚死于家中,身上负伤累累,是猎艳被反杀,抑或引狼入室?)
  9~15 无血女尸案(月黑风高的夜晚,被抽干血的女士出现在垃圾房,是吸血鬼的棺材板压不住了吗?)
  16~21 夫妻灭门案(当凶手在凝视尸体的时候,他在凝视什么?)
  22~28 尸体礼盒案(如花少女被砍头剁四肢做成礼物盒。)
  29~36 校园坠楼案(少女的心思,你最好别猜。)
  37~43 惩罚者(谁碰了凶手的奶酪?)
  44~52 公园裸体女尸 (衣不蔽体葬身花海。)
  53~64 艺术家(结案死者头颅突然出现,被做成游戏角色。)
  65~72 纯真孩童(4个孩子去玩耍,结果只回来了3个,到底是谁在说谎?)
  73~88(- yin -暗深处的男人)
 
 
第1章 糟糕初遇
  凌晨时分,突然下起了大雨,淅淅沥沥的雨声偶尔夹杂着雷声让人难以入睡。连续多日无雨的城市在毫无防备中变得- shi -漉漉的,显得有些狼狈。加班多日刚到家的未眠人只希望雷声能安静一些,让自己能好好睡一觉。小情侣们则希望雷雨不要毁了明日的甜蜜约会。
  一道闪电劈过,短暂地照亮了这个老旧小区三楼一户人家的大厅,地上躺着一个帅气的年轻男子,他歪着头早就没了呼吸,没有灵魂的的眼睛死不瞑目地指向大厅的一个黑暗角落。那里有一个人在微微颤抖着,像是害怕,也像是激动。那人整个身子埋入了黑暗中,如和黑夜融为一体的黑猫一般。
  如果你仔细听,或许能听到角落里诡异的心跳声。
  “明天起,会有一个新人到你的队里去。”潘为人温和地对顾也兮说。
  顾也兮的眼皮开始无厘头的跳了起来,并且两边都狂跳。
  潘为人是市警察局局长,人到中年不免挺着一个小肚腩,三度减肥失败的他现在已经是破罐子破摔了,桌上一份高热量的宵夜是最好的证据。他戴着一个金边圆框的老花镜,略显浮夸,活脱脱一副喜剧片里的大反派模样。
  顾也兮,重案组1队队长,有着一张好皮囊但一门心思只在罪犯上,年芳三十光棍一条,凭借着过人的心理分析能力,是重案组的黄牌。算命的说他要取个贱名才好养,父母想了半天,取名野溪,不过不知道是不是登记名字的姐们太过文艺,还是那里出了岔子,而心大的父亲也没有检查,最后登上了的名字变成了顾也兮。母亲总担心这名字太大气了养不大,他自己倒是挺喜欢这名字的,用他的原话来说就是:一听就是个风流倜傥的人。
  潘为人平时最大的兴趣,就是吼自己一手带出来的得意门生顾也兮。所以此刻态度如此和蔼可亲,反而让顾也兮不适应了。
  他第一个反应是,这个塞进来的新人,绝对是的皇亲国戚。
  果不其然,潘为人喝了口茶,又清了清嗓子说:“新人,你得用心好好带,他是我们一个老朋友的儿子。”
  由于两人20年的年龄差,他们没有多少共同的朋友,更没有儿子处于工作年龄的老朋友。很显然,这个我们里面里面不包括顾也兮。
  顾也兮挑了挑眉,“哦?我们?”
  潘为人在抽屉里拿出一张发黄的照片,里面一个笑容很憨厚的年轻人抱着一个刚出生的孩子。
  “莫望,他的父亲很久很久之前也是重案组的,一次任务中殉职了,他的母亲没多久也病死了,之后由爷爷奶奶照顾,那时候他才四岁。我们这一辈和他父亲熟悉的,全都把他当自己的亲侄子看待。”
  顾也兮摊手,“那,就是要我带孩子咯?”
  潘为人脸上的温和,立马掉到肚腩上了,“他虽然没有经验,但能力不错,我还会坑你不成吗?只是让你尽队长的责任带带后辈而已。”
  顾也兮心想,你坑我还坑得少吗?
  他略显委屈地说:“重案组又不是只有我这一队,干嘛非得我带?”
  “警校那边说,想找几个有经验的刑警去开个交流会......”潘为人知道顾也兮最讨厌这种场合了。
  果然,顾也兮立马改口,“我一定会好好带这个新人的。”
  潘为人满意地点点头,又说:“他刚从家里搬了出来,刚好你对门公寓空了出来,我就让他租进去了。”
  顾也兮:?????那尼???
  “上班看着他,没问题,下班了还要带孩子?潘局,你这是给我找队员,还是给我找对象呢?”
  潘为人摆出一脸无辜,“你不是经常说你那公寓楼安全舒适,- xing -价比高么?用你们年轻人的话说,我是吃了你的安利呀!”
  顾也兮无可奈何地咬咬牙,在老虎面前小猫咪也不敢闹情绪,只好心里mmp,面上笑嘻嘻。
  顾也兮刚回到办公室,八卦的队员全都围了上去,其中最八卦的孟宁问:“老大,潘局找你做什么?是不是要给你升职加薪呀?”
  顾也兮一屁股坐在办公桌上,拿起不知道是谁的咖啡就喝了起来,“升职加薪个狗屁,明天队里要来个新人。”
  黄嘉德惊讶:“新人?我听说隔壁队申请了几次都没申请到新人,怎么现在反而往我们队里塞?”
  顾也兮瞥了他一眼,“潘老头说,颜值高的要放在一起,新人是个大帅哥,就分给我了。”
  孟宁听到大帅哥三个字,眉毛立马一耸一耸的,“真的?有多帅啊?有没有老大这么帅?”
  一旁叼着甜甜圈作为宵夜的李子,抓紧时机拍马屁,“老大可是我们重案一枝花,怎么可能比他帅呢?”
  顾也兮坏笑,“哟,原来在你心里我这么帅呢。你是不是偷偷暗恋我?不用害羞,大胆说出来,我肯定,会拒绝你的。”
  李子嘟着油腻腻地嘴要亲顾也兮的脸,“你看我未娶,你未婚,要不,你就从了我吧。”
  “滚。”顾也兮一把推开李子,然后把他最后一个甜甜圈抢走,塞到嘴里口齿不清地说:“别闹了,新案子,什么情况?”
  孟宁把案子资料递给他,“两个星期前的周日凌晨,26岁的王明死在自己家里,单身独居,死亡时间大约是凌晨1点左右,死因是中毒,死者身上有大量的虐打痕迹,不过全是死后造成的。上周周日凌晨,25岁的林山隐也死在了家中,死因、死亡时间和前者相同,身上也有大量死后造成的虐打痕迹。潘局认为是连环凶杀案,就转过来给我们了。“
  顾也兮盯着尸检报告,“手臂和大腿上有大量被尖锐物品刺伤的痕迹,手臂多处有很浅的划伤痕迹;肚子和**被多次踢打,大腿上有皮带鞭打的痕迹。这些全部都是死后造成的?”
  孟宁点头:“对,全部都是。对了,法医说,刺伤和划伤可能是被类似于缝衣针的物品造成的。”
  黄嘉德翻看着尸体照片,不禁皱眉,“这么多伤,凶手明显有很大的怒气,复仇?”
  李子发表意见:“也有可能是虐待狂。”
  顾也兮摇头:“复仇也好,虐待狂也好,都应该在死者死前虐打他,为什么要等到他感觉不到痛的时候下手呢?”
  孟宁:“或许,是怕被周围邻居听到?”
  顾也兮摊手,“那可以塞住他嘴巴,或者带到别处去殴打呀!”
  李子:“兴许,凶手没法带他到其他地方?”
  “嗯,有这个可能,”顾也兮翻了翻尸检报告,“死者没有任何防御- xing -伤痕?也没有被绑起来过的痕迹?”
  孟宁摇头:“没有。”
  顾也兮看了看时间,已经很晚了,他揉了揉脖子,说:“如无意外,本周日凌晨又会出现一具尸体,今天是周一,我们务必要在第三个死者出现前把凶手找出来。现在不早了,大家把案子资料都带回家好好研究一下,好好休息,明早8点半开会。”
  顾也兮回到自家门前掏出钥匙,突然猥琐一笑,回头看了看对门公寓,门缝有光透了出来,看来莫望已经搬过来了。
  他挠了挠肚子,突然好奇心大发。
  顾也兮:这潘老头,随便给我塞个人。这相亲也得先见一面吧,最后一刻才告诉我要来个新人。要不,我先验个货?
  他一个标准的向后转,大步一跨,就到了莫望家门前,抬手敲了几下门,没反应。
  嗯?不在家?
  他又敲了两下,还是没反应。
  哟?敲门不应,合理怀疑有危险,进去看看应该没毛病吧?
  他眼珠一转,左顾右盼了一下,直接撬门进去了。他刚当警察的时候,经常和小偷打交道,有一次值夜班闲得无聊,就跟一个小偷学了几招,从此没有他撬不开的锁。
  顾也兮撬开锁后,先是开了一条小缝,一只眼睛透过门缝瞄了几秒,没看到屋内有人。接着大大方方地推开了门,走了进去。
  公寓里面东西不多,收拾得干干净净的,很可能是个极爱干净的人,不过也有可能只是因为这是搬进来的第一天。
  客厅没有摆放任何私人装饰品,一切都是公寓自带的东西,厨房里倒是塞满了各种工具,咖啡机、烤箱、微波炉,还有各种酱料,看来是个美食达人。
  卧室的门是虚掩着的,顾也兮虽然皮但也有分寸,里面的隐私就不窥探了。
  他把案子资料随手放在了茶几上,在客厅晃悠了一下,正打算离开。
  突然,身后传来一个声音:“谁?!”
  顾也兮回头,虚晃看到一个刚洗完澡全身只裹着一条毛巾的人影,还没反应过来,就被那人把他双手扣在了身后,整个人按在了墙上,他的脸和白色的墙当即来了一下狠狠的亲密接触。顾也兮仿佛能听到自己的骨头“咔嚓”地响了一下,不禁感叹,现在的年轻人体魄真好。
  他快速思考了一下怎么会出现这种狼狈的情况,想起公寓的浴室都是在卧室里面的,所以刚才他才没有察觉到莫望在屋子里洗澡,还真是老马失蹄啊。
  不过他这么多年刑警可不是白干的,哪有那么容易被钳制住,他轻松地挣脱了莫望,并且顺手把对方身上裹着的毛巾给扯走了。
  身上唯一的布料被抢走了之后,莫望明显地懵了一下,他的头发有些自来卷,- shi -了的刘海后隐约露出一只怒气冲冲的眼睛,就像一只烫了头的小狮子。
  • 本站(御宅屋)所收录作品均由网友读者自行上传,与本站立场无关
  • Copyright©2018御宅屋 All rights Reserved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