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黑桃七血案1:生死赌注(Seven of spades:kill game) 作者:Co

字体:[ ]

 
《Kill Game(Seven of Spades Book 1)/黑桃七血案:生死赌注》作者:Cordelia Kingsbridge
 
  翻译 by @哈姆林的透明子
  校译 by @两斤硫酸铜,@红TonTon
  修订 by @粥盐不好磁,@哈姆林的透明子
  排版 by @腐腐de晸,@粥盐不好磁
  策划 by @英耽译文组
 
剧情简介:
??几起手段残忍的血案惊现赌城拉斯维加斯,相似的手法和每次都被摆在现场的黑桃七卡牌,指向了连环杀手的存在。办案过程中,青年警探利维与赏金猎人多米尼克几次三番撞在一起,两个本来互相看不顺眼的人,怀着对破案的共同热忱,不自觉地达成了合作关系,也滋生出意外的情愫………
 
强烈推荐一波!口味纯正的欧美强强文,探案剧情一环接一环,节奏紧凑停不下来,而且警花那是真的辣!
译文组现在正在连载第二部的汉化,全系列一共五本,都是同一个CP,一本一个案子。
 
 
第一章 
  “这话是你来说,还是我来?”玛汀问道。
  利维打量着二人面前的尸体,叹了口气。菲利普·德雷耶僵直地坐在他那豪华的人体工学办公椅里,双臂搁在硕大的桃花心木办公桌上,仿佛正在欢迎客户的到来——破坏这场景的是:他的脑袋无力地往后歪向一边,喉咙处从左到右豁着一道大口子。鲜血浸透了他的设计师款西装,在书桌边缘汇聚成一滩。
  他的眼睛还睁着。
  “我们在追查的可能是一名连环杀人犯。”利维说。
  于是玛汀就负责唱反调了,她马上接口道:“两具遇害手法相似的尸体,不能证明有连环杀手出没。更何况作案模式还没有定论呢。”她一口纯正的夫拉特布什区[1]口音,只有在激动的时候,才会蹦出些许抑扬顿挫的海地方言。
  利维走近书桌。虽然已经戴好丁腈手套[2],他还是习惯- xing -地将双手揣在兜里。
  在这间宽敞的办公室里,各种各样的工作人员在他周围嗡嗡作业:穿制服的巡警们站在门口- jiao -谈;摄影师从各个角度拍下照片;犯罪现场调查科对整个房间展开拖网式的网格搜索。这些都不是利维所关心的,他的注意力完全集中在一处细节上。
  一张卡片从德雷耶的外套胸袋里冒出一截,上面沾满了还在滴落的血液,但依然能看出那是一张扑克牌——黑桃七。
  利维绕到书桌另一边,看到一块染血的方巾;这件饰品原本揣在德雷耶的胸袋里,如今却被随意弃置在了死者身边的地上。他记下这个位置,然后回到玛汀那里。“黑桃七,跟比利·坎贝尔的案子一样。”
  “有够惊悚的,”她说,“但咱们还是别太早下结论。”
  “绝大多数杀人犯是不会留下死亡名片[3]的。”
  “为了误导警方,凶手也可能留下假证据来掩饰自己的动机。”
  他点点头。“你觉得有人同时具有杀害这两个人的动机吗?”他一时半会儿想不出两起案子之间有什么可关联的。除了两人都是中年白人男- xing -——还有这诡异的凶案现场——德雷耶和坎贝尔之间没有丝毫共同点。德雷耶是一名事业如日中天的财富管理顾问,他所属的“天际金融服务”是一家富有盛誉的金融理财公司;坎贝尔则是个终日混迹于酒吧的二流子,身负数起家庭暴力和携带毒品的指控,但他不知怎么地总能脱罪。这两人身处在截然不同的世界里。
  “也许吧。从统计学角度来看,这也比连环杀手盯上他们的几率要高。”
  在坎贝尔案现场发现的扑克牌属于高度保密信息。除非警局内部有人走漏了风声,还要再配上一个消息灵通的模仿犯,否则这两人一准是死于同一个凶手手下。利维希望这两起凶案的动机都是私人恩怨,这会大大降低抓捕凶手的难度。
  他站到德雷耶尸体的正后方,俯视着椅子和桌子。验尸官还没到,不过以他担任凶杀组警探这四年里观摩犯罪现场的经验来看,利维推断死亡时间大约在两到三个小时之前。死者是被人从身后割喉,死因是失血过多……
  站在对面的玛汀皱起眉头,倾身上前打量起尸体。富有弹- xing -的小卷发绺盖住了她的眼帘,她不耐烦地摇摇头把它们甩开。“没有挣扎的痕迹。”
  他也得出了同样的结论。慢慢转了一圈,对着整个房间环视一番。
  这是间气派的办公室,一排清一色的落地大玻璃窗正对着门,隔着二十五层楼的高度,呈现出下方拉斯维加斯长街[4]五光十色的曼妙景象。德雷耶的办公桌处在这排落地窗的正中,他坐着的办公椅离身后的玻璃只有几尺之隔。进入办公室的唯一入口就是办公桌对着的房门,与桌子稍稍对斜,除此以外,宽敞溜光的硬木地板上别无他物。
  结论是:德雷耶背后并没有多少空间可供凶手站立,凶手接近他时,被害人也绝不可能一点儿警醒都没有。然而从现场来看,德雷耶甚至都没起身离开过椅子。过会儿等允许移动尸体的时候,利维得再近点儿查看查看,但从死者的胳膊和双手上,他看不出有任何自卫防御的伤痕。
  “凶手趁其不备下的手?”利维表示怀疑。
  “换你的话,你能放心让他们在你坐着的时候站到你身后的人,能有几个?”
  少到一只手都数得过来,还有余。他继续绕着桌子调查。
  桌上的一切都摆放得井井有条——德雷耶没有抓握任何东西,既没有为了自卫反抗去拿什么,也没有在喉咙被划开后因惊恐而搞乱桌面。当然,凶手可以在德雷耶死后再按照自己的意图重新布置现场,但要是那样的话,血迹就不该是眼下这样的了。
  就眼下的情况来看,利维得出的假设是:德雷耶老老实实地坐着,任由某人割开他的喉咙,并保持坐着一动不动直到失血而死。为什么?!
  离德雷耶右手边几英寸的地方,摆着一只水晶玻璃平底杯,里面盛着少许的琥珀色液体。利维眯了眯眼。
  “坎贝尔死前嗑嗨了,对吧?”他问玛汀。
  “对,能嗑的都嗑了。不过这人要有不嗨的时候,我才觉得稀奇呢。”
  “具体嗑了些什么?”
  她从外套内袋里掏出一个小本子,翻了翻。“麻黄碱,可测剂量的羟考酮和阿德拉,大麻有那么些吧,还有……”她若有所思地沉吟了一声,“克他命[5]。剂量相当大。”
  她与利维对视,然后两人双双将视线投向桌上那只玻璃杯。
  克他命是一种解离- xing -药物,大剂量会导致服用者精神恍惚,甚至诱发暂时- xing -的瘫痪麻痹。足够剂量的克他命可以让受害人在遇袭时丧失抵抗能力,这也是它有时被用于约会迷女干的原因之一。
  坎贝尔是个积习难改的瘾君子,因此他的毒理学报告结果并未引起关注。但倘若从德雷耶身上也检测出克他命,那这两起案件就有了强有力的关联和确凿线索。
  利维冲一名犯罪现场调查员挥手,对方马上放下手头的活儿,迅速来到他跟前。
  “什么事,艾布拉姆斯警官?”
  “麻烦你等会儿处理书桌的时候,一定要特别留意那个杯子。我需要杯内液体和里面残留物的毒理学报告各一份。还有指纹。”
  “没问题,长官。”技术员姑娘记下笔记备忘,然后回到她的同事们中间去了。
  “那么,我的问题来了,”等利维重回书桌前,玛汀说,“既然决定了要杀人,也费尽心机把对方药倒了,那为什么不干脆让被害人死于药物过量呢?”
  “凶手想要割他的喉,”他静静说道,“用药物杀人和用刀杀人不是一回事。药物没有那种亲自下手处之而后快的原始满足感。没有鲜血,没有激情。”
  “天。”她说完沉默了好一会儿,咬着下嘴唇作思考状。“好吧。也就是说,凶手的目的是割喉,但先把受害人用药物迷晕了,因为……要保持现场干净,不想弄出大动静,不想冒险让受害者有机会大声呼救或者制造太大动静引来关注。又或是凶手冒不起那个风险,因为一旦有机会反抗,受害人就有很大的几率会胜出。”
  “行凶者的体格可能比这名死者——比这几名死者——小。”
  “如果真是连环杀手的话……”
  利维摇摇头。“我们还是不要先入为主了。你是对的,单凭两具尸体还不足以支撑这个推论。我们首先还是得从人际关系的角度调查。”
  可抛开推理逻辑,一股恶心不安的感觉压在利维心口,这是他凭经验和直觉感受到的。从玛汀脸上的表情判断,她也有类似的感觉。
  尽管已经知道回答会是什么,他还是问道:“你是想留在这里监理犯罪现场,还是去找那个发现尸体的女人问话?”玛汀具备天生的领袖素质,总是自然而然地占据着指挥者的位置,而利维则更喜欢一对一地跟人打交道。
  “我留下,”她回答,然后又补充一句,“大半夜了,我才不要跑去郡拘留所呢。”
  她补充的那句让利维感到意外——怎么能把目击证人往克拉克郡拘留所[6]里送?“她去那儿干嘛呢?”
  “你没听说啊?她袭击了负责此案的警员。”
  利维眨眨眼。“什么?为什么?”
  “她是东欧人——听说是乌克兰还是哪儿的——我猜她不怎么信任警方吧。也不知是哪个一拍脑袋的威胁说要是她不肯合作,就把移民局的人叫来。她跑了,那人追上去,结果被她一拳打在了下巴上。”
  利维翻了个白眼,说:“是哪个警员啊?”
  玛汀坏笑道:“猜猜看啊。”
  “吉布斯。”他嫌弃道。乔纳·吉布斯是个做事冲动的愣头青,外加口无遮拦且有勇无脑。“这家伙迟早有一天会让警局吃官司的。”
  “嗯,没准儿挂个大彩就能让他消停一阵子呢。”
  利维看了看手表,估算了一下他得在拘留所先花多少时间摆平这破事儿,然后才能找证人问话。算完后,他叹了口气。他每天要上十个小时的班,被叫来现场之前本来都快下班了;他和玛汀本就在料理坎贝尔那桩案子,结果一名巡警注意到了两起案子的关联,这桩也被塞到了他们手上,虽然按照排班,这本不该他们来管。
  “不敢相信,我又要取消跟斯坦顿的约会了。他会不高兴的。”
  玛汀不以为然地摆摆手。“既然跟警察谈恋爱,就得有这个觉悟。这都谈了三年了不是?他会习惯的。”
  • 本站(御宅屋)所收录作品均由网友读者自行上传,与本站立场无关
  • Copyright©2018御宅屋 All rights Reserved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