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鉴罪者 作者:吕吉吉(下)

字体:[ ]

间也很容易, 在预留的间隙上安装上方便拆卸的隔板就可以了。
  “走, 我们一个一个房间搜。”
  手电的灯光照出一条长宽大约一米半的长长的走廊,走廊两边横七竖八地堆了些纸箱、办公桌椅之类的杂物。
  给几位警官的感觉,就像是有人特地将本应该安置在房间里的家具全都搬了出来,还故意堆放在了走廊里, 让原本就不宽敞的过道显得更加狭窄一般。
  安平东让众人全都将手电筒打开,开始朝着腐臭味儿最浓烈的地方靠近。
  然而就在这时, 屋里忽然传来了“砰”的一声枪响。
  华国的禁枪令执行得非常严格, 即便是市局重案组的刑警们,也极难得会在执行任务时遇到持枪的歹徒,以至于枪响的瞬间, 竟然还有人出现了短暂的怔楞。
  但紧接着,第二、第三、第四声枪响接连响起,显然持枪之人就是冲着几个警官- she -击的。
  “卧倒!”
  安平东大叫一声,同时飞身将旁边一人扑倒在地,往两张堆叠的椅子后边躲去。
  他们现在挤在这么一条狭窄的走廊里,很难腾挪开,简直就跟活靶子似的,只要- she -手的技术不至于太差,盲狙都迟早能打中他们,而且众人旁边有太多的杂物,子弹打在这样的环境里,很容易发生跳弹。
  就在众人四散找寻掩体的时候,第五、第六声枪响接连响起。
  安平东忽然闷哼了一声。
  “东哥!?”
  被安平东护在身下的一名警官焦急地问道,“你怎么了!”
  “卧槽……”
  安平东咬牙切齿地挤出一句,“我的脚,好像中弹了!”
  就在这时,一条人影飞身窜起,一步越过了最前面的安平东,疾步跑进了漆黑一片的走廊深处。
  “喂!”
  有几个警官大声喊起来:“小戚,危险,快回来!”
  然而戚山雨已经抬起腿,一脚踹开了走廊右侧的第二扇木门,悍然闯进了房间中。
  就在刚才凶徒- she -出六发子弹的时候,他已经看清了那人所在的位置,而且他还非常确定,在接连六声枪响之后,他听到了一声空扣扳机的声音——那人弹夹里的子弹,已经用完了——所以,对方重新装填子弹的时间,应该足够他冲进疑犯的藏身之所了。
  他手里的电筒光线比他的人更先一步照进了房间里。
  戚山雨看到,房间里空荡荡的,几乎可以称得上是徒有四壁,除了墙脚搁着一张破旧的桌子之外,再无其他家具。
  而一个身穿黑衣、体型纤瘦的年轻男子,此时正攀在墙壁顶部的空隙上,看到破门而入的警察,立刻将打空的□□往下一丢,腾空双手,然后仿若一只灵猴一般,攀住墙壁顶部,使劲儿一撑,整个身体就腾空翻起,用了个玩双杠的过杠动作,勾住一米外的天窗,再从那处只有三十厘米宽的小窗钻了出去。
  戚山雨二话不说,借房间里唯一的桌子垫脚,用与逃出房子的犯人很相似的方法,飞快攀上了天窗,将上半身探了出去。
  这扇天窗位于厂房后侧。
  戚山雨刚刚将脑袋探出去时,就看到留守在墙根下的两名警官朝着他大力摆手。
  “上面!上面!”
  两人一起朝上方指去:“那人跑到天台去了!”
  他们守在厂房外,听到里头接连传来枪声,顿时急坏了,差点儿就没忍住想要绕到前门处,冲进去支援,亲眼看看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然而就在他们正向总部请求支援的时候,忽然看到一个身穿黑衣,身材消瘦的年轻男人从天窗里钻了出来。
  那黑衣青年发现外头还守着人,立刻反手攀住从天台边缘伸出来的一根排水管,真跟一只猴子一样,蹭蹭两下就蹿到了屋顶上。
  两位警官虽然也是正经练过的,但在缺了可以让他们下脚的地方时,要他们立刻徒手攀上挑高将近四米的光滑墙壁,也实在有点儿强人所难。
  就在两位刑警瞪着眼干着急的时候,戚山雨也从天窗处探出身子来,他们连忙示意,告诉他嫌犯此时的去向。
  戚山雨果断点了点头,抬头看了看,也和黑衣青年的动作一样,攀住排水管借力,两手一撑,爬上了屋顶。
  这一片区域的厂房都是一层式平房结构,屋顶就是阳台,楼梯设在走廊尽头。
  此时整栋屋子的电源都已被切断,屋顶上拉的灯管当然也不会亮,而戚山雨的手电筒,在他翻窗的时候,已经顺手又插回了腰间,所以此时整个天台的照明,就只剩下远处的路灯光,自然显得十分昏暗。
  戚山雨和黑衣青年站在阳台上,隔了将近二十米的距离,远远地对峙着,两人都只能勉强看清对方的长相。
  “没想到,你们竟然这么快就找到这里了……”
  体型消瘦的黑衣青年低声笑道。
  他的嗓音沙哑而飘忽,缺乏中气,带着些病恹恹的感觉,细细地飘在空荡荡的天台上,简直都快要被夜风给吹散了。
  戚山雨:“……”
  他借着昏暗的光照,认真地盯着刚才还持枪朝他们- she -击的凶嫌的面容,忽然叫道:“宋珽?”
  “你果然知道了……”
  宋珽再次发出那种轻柔到诡异的笑声,“所以,你应该也知道,我知道了……”
  戚山雨皱起眉,一言不发地迈开步子,朝着面带诡笑的凶嫌走去。
  “站住!”
  宋珽忽然大叫一声,撩起身上的黑色T恤,从腰间抽出一把十五厘米长的匕首。
  匕首刃口极为锋利,在如此黑暗的环境里,依然能看到刃锋泛出一道波浪状的冷光,以及下方的三棱锥状血槽。
  就在这时,其余几名警官,已经找到了上阳台的楼梯,一个接一个地爬了上来。
  “不许动!放下刀子!”
  跑在最前头的刑警一边高声喊道,一边就要冲上去夺走宋珽手里的匕首。
  但宋珽却比他们所有人都更快一步,直接横过刀刃,往自己的脖子上狠狠地一划。
  鲜血飞溅,从宋珽亲手割开的伤口处喷涌而出,仿若张开的血红扇面,飞溅在水泥铺成的天台地面上。
  “卧槽!”
  看到犯人割喉自杀,刑警们都大惊失色,狂奔过去,想要抢救倒在地上的宋珽。
  “救护车!快止血!”
  一个警察脱下衬衣,将布料绞紧,死死按压在宋珽脖子的伤口上面。
  然而那道豁口实在割得太深,众人听到黑衣青年的喉咙里传出气泡挤压血液发出的咯咯声,汹涌的鲜血很快浸透了捂住伤口的衬衣布料,而宋珽也在失血和窒息之中,双眼翻白,嘴巴大张,口唇紫绀,全身的肌肉抽搐几下,很快就不动了。
  两分钟后,一个刑警摸了摸黑衣青年的脉搏,摇了摇头,“人死了。”
  又过了数分钟,他们的支援到了。
  众人让救护车先将腿部中弹的安平东送走,又收敛了宋珽的尸体,然后开始搜查整栋工厂。
  这又是枪击又是自杀的,警车和救护车一辆接一辆呼啸而过,这等动静,自然不可能不惊动到这一片厂区的管理人,于是在值班电工的帮助下,这一间厂房很快恢复了供电,警方也得以在照明充足的环境里进行搜检。
  他们撬开了每一个房间的门,很快找到了腐臭味的来源——在那间最大的房间里,安放着一台染满血迹的锯子床,而铺着塑料垫子的地板,还有新粉刷的雪白墙壁上,同样到处血迹斑斑。
  靠近门的墙脚搁着两个鼓鼓囊囊的编织麻袋,浓烈得仿若凝实的腐臭味,正是从那两只袋子里传出来的。
  “呕!”
  一个警察被熏得喉头直泛酸水,忍不住干呕了一下。
  他抬眼看了看封得不留一丝空隙的窗户,有些庆幸地说道:“还好没留缝儿,不然肯定要满屋子都是苍蝇了吧?”
  众人闻言,全都感到心有戚戚焉。
  另一个刑警指了指墙脚的两只编织袋,“你们猜里面是什么东西?”
  其他人用“这还要说吗?”的眼神盯着他。
  “是现在打开看一眼,还是直接送到法研所去?”
  当然是要先打开看看的。
  毕竟虽然每个人都有预感里面装了什么,但毕竟能腐烂的东西可不止只有一种,不亲眼确认过,就作不得准数。
  见其他人都没有要动手的意思,戚山雨戴上手套,绷着脸走上前,解开了捆扎住其中一只袋子袋口的麻绳。
  浓烈到几乎凝成实质的恶臭,从散开的袋口涌出。
  被戚山雨解开的编织袋里,露出了大大小小的腐败肉块,其中还夹着一只明显属于少年人的,细瘦而伶仃的断手。
  作者有话要说:这个案子还没完哦!
  另外,这也不是最后一个案子呢~
 
 
第124章 8.wrong turn-17
  柳弈带着人赶到现场的时候, 闻到那股浓烈的恶臭,也感到有些惊讶。
  而当他在看到厂房的房间里那张快要被血液完全染红的木工锯子床, 以及房间里大片大片几乎无法分辨出边界的血迹以后, 惊讶变成了震惊。
  “啧,太凶残了!”
  柳弈咂了一下舌,“如果在这个房间里的都是人血的话, 就这铺天盖地的血迹,就算把一个大活人全放干了,也不可能到这个出血量的。”
  以柳弈的经验,就算还没做出血量评估,光看血痕面积, 也能很快得出结论来,“所以, 到底是死了几个?”
  “不知道。”
  一个刑警很老实地回答, 然后伸手指了指门边靠墙处搁着的两只编织袋,“都在那里面了,我们只打开来看了一眼,其他东西都没乱动。”
  柳弈上前去, 看到其中一只袋子敞着口子,里面露出了一堆腐败的肉块, 因为切割得太碎的缘故, 乍看上去,确实不好分辨到底是属于几个人的尸块。
  “先带走吧。”
  柳弈指了指那两袋东西,“我们回去再拼一拼看看。”
  跟在自家老板身后的江晓原闻言, 脸色一下子就白了。
  他想到回去以后还要把这么两大袋子零零碎碎的腐肉拼成人形,就觉得无比绝望。
  江晓原简直可以预见,等他拼死拼活干完这些活儿,终于可以下班回家的时候,就要顶着满身根本无法洗去的尸臭味去坐地铁,一边“香”飘百里,一边忍受周遭所有人鄙夷和厌恶的目光。
  • 本站(御宅屋)所收录作品均由网友读者自行上传,与本站立场无关
  • Copyright©2018御宅屋 All rights Reserved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