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猎生 作者:云杳杳

字体:[ ]

=================
书名:猎生
作者:云杳杳
 
腹黑不羁偶傻攻的怀疑与无意戳人(撒糖)之路;
冷淡矜持怪癖受的反怀疑与茫然逃离(倒贴)之路。
江白:我放你一次又一次,你却害我一回又一回。
柳长卿:有本事别放我。
江白:有本事别害我。
柳长卿:你不放我我就没法害你。
江白:你不害我我哪里需要放你。
柳长卿:我哪有害你,是我们一群人在害你好吗?
江白默然看他几秒:你赢了。
 
ps:本文纯属虚构,架空现代,只作故事,如有雷同,请勿代入。
扫雷:1.某人受外在影响间歇- xing -人格分裂,后期原因曝光表现明显。
2.为与现实区分,故事活动背景:一块地域=一个缩小版地球,所以当看见某些“世界”,您可以自动删除。
3.有些人物表里矛盾,可能忽然反转。
4.有些慢热······
内容标签: 强强 现代架空 悬疑推理
 
搜索关键字:主角:江白,柳长卿 ┃ 配角:方玖,顾谷,张朗,秦晚,钱浅,许容生,郑懿 ┃ 其它:破案
 
  ☆、红眸(一)
 
  锲子:
  鹤鸣深山,从远远看去便知是一片极寒之地。不论春秋冬夏,斜阳中总有云气袅袅,绘成满眼迷茫的人间仙境······
  人迹罕至之处,今日却有了零丁生气。有一老者,佝偻着腰要去采撷面前一株植株。身后如随风而至般的两男子见了,满脸仓惶。其中一人急急阻道:“老人家,这东西可能让给我们?”
  老人抬起满是岁月飞霜的头,疑惑皱眉询道:“是我先看到的。”
  “我们向您买下,可以吗?”说着,一男子便从衣袋里掏出一个黑色皮夹,拿出几张青草绿的百元纸币来,递给他,“您看这样可不可以?”
  老人微愣,不知是冷还是无奈,缩了缩肩膀,道一句“可以”便拿过几百元走了。他时不时回过头来看稍显怪异的他们,最后一眼时,只见原本长于银白上的那株冰晶雕刻似的蓝蔷薇被一人装进了一个玻璃罩子里。
  蓝蔷薇叶瓣飘逸出的晶莹,以暖阳与冰雪为映衬,如梦如幻唯美之极,却莫名令人心魂乍寒。他眸光惊惧一缩,逃也似的走了。
  第一章
  灯红酒绿,热热闹闹地彰显着从古至今无与伦比的现代文明;川流不息,往往是休闲与繁忙共同的佐证;巍巍高楼犹如崔嵬,站得高自然就看得远。只是目之所及,除却被光污染到繁星很少出没的天际足以赏心悦目外,其余皆要扣上一顶无奈的世俗高帽。即便如此,文明进步携带着回望自身的悲观色彩,他们依旧热爱着这片明争暗夺的土地,并且至死不渝。
  “柳哥,疑似作弊的学生名单······咳咳咳咳······”随着一阵娇气的猛咳,女子推开门,促狭地扫一眼四周,嘴角露出不可捉摸的笑意。关上门,她又环顾一番,只见红红绿绿的暧昧昏暗中,有人劲歌热舞。许是由于周遭过于吵闹,她住了咳嗽便提高声音对着手机那头说道:“我现在有事要离开酒吧一趟,嫌疑人的名单放在抽屉里,你得空了过来自己拿吧。”
  她挂了电话,脚踩细瘦高跟鞋背着精致小挎包,消失于亢奋的人群中。
  晚上八点,一男子平平稳稳进入酒吧办公室,又两手空空清清淡淡地走了出来。
  第二日午后,独栋严防大楼中的未来安全部特别调遣组——检侦组办公楼中,一阵吵闹声令人烦躁。幸运的是,他们已然习惯了。与其说习惯,不如说在混乱中依旧井然有序工作成了他们的追求。只是有些伙计毕竟是火爆- xing -子,于是双方开战,好不热闹。
  “不是我,真不是我,你们凭什么抓我回来?”说话的男子约莫二十四五岁,呼喊着,神色冤屈愤怒之极,连脸上的小小痘坑都要冒出火来似的。
  “怎不是你?不要狡辩了,想要我们带你去刑讯室闭门刑讯是不是?”
  那男子颤颤眼扫了一眼简直可以称得上严谨有序得可怕的四周,摇摇头,气焰低了不少。“sir,真不是我,你要相信我。求你了,再不走我就没命了。”
  对面审讯他的人一哂,道:“陈枫,姬上人,二十五,供职于保安公司,身家清白,除了失主,谁会来要你小命?又有谁会为了区区一颗翡翠玉石要你- xing -命?你别糊弄我,还是说······”他狡黠一笑,“你瞒着我们什么?”
  “没有,sir,真没有,我······我······我没盗窃。”
  “身家清白?那他来这里做什么?送他回日常治管所去。”未见其人,先闻其声。冷硬的语调,透露着不容置疑的自信与霸道。
  众人闻言,停下手中工作,此起彼伏的招呼声绕梁而后迅速低了下去。与己无关的人便又继续做着自己手头上的事情,似乎一切皆不曾发生。
  审讯人转头,一派可怜巴巴的模样看着来人。“大白,他是日常治管那边移送过来的,听说是上头的指令。”
  来人一副高傲模样,长身而立盯着陈枫,差不多要将他盯出个洞来了才移开眼。拿过审讯人手中的资料,从上至下扫了扫,道:“酒吧盗窃,酒吧员工发现报案抓到了他?失主呢?”他丢下资料,拉开旁边一把椅子,翘起二郎腿便目中无人似地坐了下来,而两手交在脑后,不显山不露水地看着陈枫,却跟身旁的人说道:“张朗,调取的监控呢?”
  审讯人张朗忙不迭地将正处于监控画面的手提移给他,趁他看监控,道:“失主是酒吧老板,昨晚伙计发现老板桌面的翡翠不见了,当即报案。听说失主在外地,要今天下午才能赶回来。喏,监控拍到的,不止他,还有他。陈枫先进,他后进。”张朗手一指,被称作“大白”的男子头一偏,便见着从容不迫坐在对面看着书的男子。
  男子闻言,知是叫他,便将就要翻书的修长手指按在书上,云淡风轻地看着他,脸上不着一丝情绪痕迹。
  大白看他,眼中深究的笑意渐浓。那人一套黑白正装,一袭秀长黑发搭在肩后,遮不住他异常白皙的脸面。脸上一双飞凤于天、一对斜剑入云,眉宇刚峻似春寒料峭,冷清姿态足以令人过目难忘。只是嘴角似有若无的淡淡笑意,无有任何意味,却令人直觉温和可亲。是的,整个人予人的感觉就是温和淡静,如寒山飞云,悠悠不管尘世。
  “这位······公子还是姑娘?”大白将丢下的资料再度拿起,抿着唇细细翻了一遍,又粗粗掠了一下,含着隐忍的笑意,道:“柳长卿,二十八岁,淮陵人,A大学文学系教授,身家······”他倏而目光一亮,这使得他原本令人总觉没睡醒的朦胧桃花眼逸出柔情来。只是这桃花眼,则峻峭了些,有些山棱的冷硬味道。他上身俯过去,左手压在桌子上,右手伸过去挑起那人瘦削的下巴,邪魅笑着。语声却出奇柔和,与方才的冷峭有着天渊之别:“这位古典公子哥,你好好告诉我,这事是你做的吗?”
  柳长卿微微一笑,轻轻摇了摇头。阳光从宽大透亮的窗子里照进来,打在他侧脸上,真真要说一句柳畔佳人眉眼如画。只是这人,毕竟是男子,多少要冷硬些。
  大白直腰站起,道:“好,张朗,审他吧。上头指令移过来的,要好好办。”说着,就要离开。
  张朗看他要走,急拉了他衣袖,问道:“审谁?”
  大白故作惊讶,敲他一下,道:“肯定是陈枫啊,木鱼脑袋。”
  “不是,这······喂,sir,他也是嫌疑人呐,你怎么只怀疑我不怀疑他?不是我,是他,是他。”陈枫惊愣不已,吞吐了一番后义愤填膺直觉不公平。
  大白不屑瞧陈枫一眼,道:“他镇定从容,你惊慌失措,不是你是谁?”大白说完,递一眼轻佻的目光给柳长卿,扬长而去时说道:“人家翩翩公子,你市井俗人,你更有理由犯案。张朗,好好问,别躁。”
  “这······他以貌取人,他······我······气死我了。”陈枫如窒息后突然寻回空气般,狠狠抽气吸气。
  坐在各自座位上偷空悄悄关注着的众人,对那个甩手离去的背影无语摇头。
  陈枫还没缓过来,肩上便被人一拍。那人忍俊不禁,连脸上的五官似都要发皱了。“兄弟,他说的是有那么一点直白,你别介意。不过你还别说,他看人向来挺准的,而且并不是流于表面的以貌取人哦。哈哈哈,兄弟,好好进刑讯室吧。”
  陈枫愤怒扫开那人的手,嚷道:“我不去,又不是刑事案件,我不去。还有,如果要审我,带上他。”他手指愤愤一指,身躯气得直起伏。
  “兄弟,你也体谅些,我们这吧,审问都叫刑讯,你也别管这表面的。这款吊坠价值不在较大数额范围内,又不会下你刑事罪,进去吧。至于他,先让他在这呆着。”说最后一句时,他眼神示意张朗。
  “好。”张朗说着,收拾东西,就要带陈枫走,陈枫硬是不愿走,如此生拉硬拽许久,陈枫也只紧紧抱着桌子腿不愿去。众人见了,来了几个人要帮忙,谁知这时一个同事引了一个人上来。
  “张朗,失主来了。”
  张朗闻声回头,霎时惊得他猛吸一口气。只见来人妆容得体,身姿顾盼间却满是精致与媚惑。这就是一个妥妥的女神嘛,比检验科的古小淓有过之而无不及。而况,古小淓太冷了。张朗如此想着。
  “sir,你们好,我来看能否给你们提供信息。”女子昂首走来,高跟鞋在铺了地毯的大办公室地面悄然无声。
  “有劳了,辛苦你赶回来了。”张朗即刻站起,礼貌地伸出手去就要握手,奈何身旁的兄弟一把打落了他的手。他乜斜一眼那人,不语。
  “那么钱小姐,您能告诉我不见的翡翠是什么样子又是什么时候发现不见了吗?”
  “员工没有跟你们说?”她反问。
  张朗点头,“有,想听您再说说,确认一遍总是好的。”
  “哦,青绿色的,椭圆形,浮雕着一朵蔷薇,是项链坠子来的。我昨日下午六点左右将它摘下换了另一种坠子就出去了,不知道究竟是什么时候不见的。”
  • 本站(御宅屋)所收录作品均由网友读者自行上传,与本站立场无关
  • Copyright©2018御宅屋 All rights Reserved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