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双性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狩猎+番外 作者:普通的鹿(上)

字体:[ ]

=================
书名:狩猎
作者:普通的鹿
 
文案
 
135章因为众所周知的原因,暂时锁了。剧情部分在136章,不影响阅读理解。带来不好的阅读体验,非常抱歉。
 
 
夏蝉趴在树上,螳螂隐入密叶
黄雀高坐枝梢,鹰隼盘旋于野
猎户持枪观望,毒蛇缀于其侧
蛇獴匍匐草中,游蚁浩浩赫赫
钢筋水泥之林,猎与被猎之人。
------
主业破案,副业恋爱。
每天21点,准时掉落。其它时间,均是日常修文捉虫。
对了,如果还喜欢,可不可以点个收藏(● ̄(?) ̄●)
内容标签: 强强 都市情缘 业界精英 悬疑推理 
 
搜索关键字:主角:许月、叶潮生 ┃ 配角:海城一线干警 ┃ 其它:年下
 
 
  ☆、楔子
 
  楔子
  老旧的小区坐落在庞大城市最落魄的一角,一条条交错晾衣线横生纵长,把不大的空间划了个七零八落。楼墙上才刷不久的新漆也遮不住楼梯上蛛网似的裂缝。
  男人步履匆忙地跨进小区的铁门。不合身的西服装几次差点绊住他的脚步。门口的保安举着一个小风扇,正专注地听收音机里的咿咿呀呀的唱段,对进来出去的人视若无睹。
  男人熟门熟路地钻进楼与楼间狭窄的缝隙里,他掏出手机踟蹰半刻,最后下了决心,拨出一个电话。
  “——您拨打的用户,暂时无法接通,请稍后再拨。The subscriber you dialed cannot……”
  “贱人!贱人贱人!全是贱人!” 他激愤地高声咒骂起来。对方的避而不见一剪子切断了那根连着理智的线,他猛地把手里的手机狠狠砸到对面的墙上。
  二楼的窗户开着,里面应声飞出一袋垃圾,在男人的脚边落地,炸开。恶臭的气温扑鼻而来,在炎热的八月里,顿时被热气蒸腾到半空。
  “没事喊什么?死爹号丧吗?” 有人隔空骂道。
  男人充耳不闻。
  他缓缓地蹲了下来,从一地垃圾里翻出被四分五裂的手机,装进兜里,缓缓走出了楼巷。
  下班时间,小区里的人流猛地多起来。
  收音机里的戏曲节目终于结束。保安伸手关掉收音机,无聊地打量着外面来来去去的人。
  这个小区只有半片围墙,堪堪能遮住临近马路的这一面,叫人忍不住怀疑这围墙其实只是为了遮丑,将这个老旧的小区藏掖起来,以免污了这座现代化钢筋水泥的都市之美。
  一个男人从小区走了出来。保安多看了他两眼。因为他的衣服实在不合身,肩线都快要落到胳膊肘了。最引人注目还是他的神情,餍足,满足还是什么,保安讲不上来。总之实在与这里来往奔波的人不大相符。
  这里来往的大多数外地来务工的租户,还有少数本地人,守着一套旧房子等着拆迁款从天而降。从骨子里散发出的贫穷的酸臭味,贪婪的腐臭味,沸沸腾腾地漂浮在这条街的上空。
  满足,在这条街上比白犀牛还稀有。
  男人刚走出几步,被一个正在发传单的年轻小伙拦住,不由分说地把传单塞进他的手里。
  男人捏着传单举目四望许久,终于找到街边一个久未被清理的垃圾桶,他走过去,将宣传单艰难地塞了进去。末了,还回身看一眼塞给他传单的人,像是怕被对方看到自己这一番举动。
  保安穷极无聊,围观了这一出无趣的街头戏码。他收回目光,再次打开收音机。
  那垃圾桶里同样还塞着这样那样的传单,上面都印着相似的内容——“xx 中介!收房售房!” 仿佛在狭小恶臭的一方天地里,共襄一场淘金狂欢的盛举。
  
 
  ☆、寄居蟹 一
 
  海城的冬天来得猛烈而迅疾。不等人们翻出冬装,一场冰雨裹挟着寒气已经大张旗鼓地入驻这座滨海重镇。
  模样出挑的年轻男子一手护着外套,一手护着头跑进了市公安局的大门。
  “叶队好。” 值班室里的小警察从玻璃窗里探出半个脑袋。
  男子顾不上多说,冲对方晃了晃八颗白牙,长腿迈上楼梯。
  三楼,刑侦队办公室里的气氛和窗外- yin -沉沉的天颇有几分相衬。
  “这个叶潮生,这都几点了人还不到岗?” 廖局长的眉心皱成一片起伏的丘陵。办公室里没人敢搭腔,都低头装忙。
  唐小池不知道从哪里拽出个颇有年头的一次- xing -纸杯,接了一杯半温不凉的水递到廖局长面前。
  “廖局,您先喝点水。我们叶队估计这会正停车呢,马上就来。”
  廖局长瞟一眼办公室里那台落满了灰的饮水机,火气顿时又往上窜了一层:“你看看你们这办公室,去年内务评比你们拿了倒数第几?”
  唐小池尴尬地把水放在旁边桌子上,讪笑:“去年,去年我还在荔秀区分局呢。”
  刑侦队年初刚刚人事大换血,连现在的队长都是被临时拱上来凑合用的。被唐小池这么一提,廖局长的火顿时下去大半,全换成了愁。
  办公室的门恰在这时被人推开。
  来人长得十分英俊,宽肩窄腰长腿,牛仔裤灰帽衫,外面套着一件黑色夹克,胸口鼓鼓囊囊地塞着什么东西,棱角分明的下巴上还留着一点没刮干净的胡茬。外表成熟的男人身上奇妙地混合了一丝少年感的跳脱。
  他对办公室里近乎凝固的气氛毫无知觉,长腿大马金刀地跨进自己的工位,把怀里小心翼翼护了多时的东西掏出来 —— 一个在白塑料袋子里裹着的,还腾着热气的煎饼果子。
  唐小池眼瞅着廖局长头顶的乌云闪了又闪,蓄势勃勃,最后化成一道闷雷,砸到了男人好看的脸上:“叶潮生!你给我过来!”
  叶潮生捏着煎饼果子刚要咬下去,被这一声怒喝惊得差点闪了舌头,这才发现廖局长坐在办公室两个档案柜之间的一台破沙发上,不知道已经坐了多久。看样子,显然是在等他。
  他下意识地抬手看了一眼表,九点刚过两分钟,这不能算迟到吧?
  唐小池溜回自己的工位,和队长擦肩而过的瞬间,用眼神递出了八个字:心情不好,自求多福。
  叶潮生从旁边随手拉过一把椅子,坐到廖局对面,一面回想最近的队里的工作。从他接手刑侦队以来就没什么案子,主要的工作内容就是去学习交流,回来写心得感想,学习报告。
  难道是上次找人代写学习报告被廖局发现了?
  廖局长扫了一眼办公室里其他人,到底还要给叶潮生留几分里面,他压低了声音:“你看看你这个样子,吊儿郎当,天天踩着点上班,你这怎么以身作则带领刑侦队?”
  叶潮生调整了一下坐姿,把身体的重量都交给椅背,准备接受批评教育。
  不料今天廖局没打算长篇大论地训他。
  “花禾区支队那边有个命案,拖了三个月不能定案,受害者家属一直在闹。马上就要年底考核了,你带几个人过去看看,帮着他们早点定案,趁着考核前把案子结了。” 廖局说起这件事脸色反比刚才还坏上几分。
  叶潮生不由得起了几分好奇:“什么案子拖这么久?还没锁定嫌疑人?”
  廖局一脸一言难尽:“你就当带着人去观摩学习吧。”
  叶潮生挠头:“那行吧,我叫唐小池跟他们联系一下,这就去。” 说完看廖局长还没要走的意思,又试探问了句,“廖局,还有啥事?”
  “还有个事,” 廖局看他一眼,语气难得地温和下来,还夹着一丝若有若无的心虚,“原本你这个资历,再熬个几年坐这个位置才能服众,这要不是去年队里……”
  —— 廖局顿住了嘴。
  办公室里一时间静得落针可闻。
  叶潮生干笑两声,识趣地打圆场给领导搬梯子:“我都明白,我这资历肯定不够看的。当时要不是局里的意思,我也不敢挑……”
  廖局抬手打断了他的话头:“你是我推荐的,我对你的能力没有任何怀疑。但是你太年轻,许多事情没经验。是这样的,局里从外面找了个顾问,给你帮帮忙。”
  叶潮生在心里咂摸了一下,这没声没息地空降市局刑侦队,可别是个关系户进来刷履历的吧?
  “……你要跟人家多问多学习,心理上不要有排斥。人今天就来报道,你赶紧把这块都收拾出来,你看看你们这乱的……”
  廖局训得差不多才满意地走了,临走前半带警告地又嘱咐他一句:“那个案子,你是过去帮着结案的,可不要给我横生枝节。”
  叶潮生连连点头,把领导送出办公室,回头就招呼唐小池给花禾区分局打电话。
  队里唯一的女- xing -是个长得清秀的姑娘,叫蒋欢。她闪着一对状似人畜无害的天真大眼凑到叶潮生跟前:“叶队咱们这是不是要来新人了?”
  叶潮生看她一眼:“你怎么知道?”
  蒋欢:“我上班前去廖局办公室送学习报告,在他桌上瞅见人事批复了。叫许月,月亮的月,怎么给我们找了个女的来呢?”
  叶潮生正要转身回自己工位,闻言脚步一顿:“你怎么知道是女的?”
  蒋欢理所当然地撇嘴:“月亮的月,哪有男人起这名?”
  —— 怎么没有。
  叶潮生一句话冲到嘴边,又生生咽了下去,蹙着眉拍了一把蒋欢,指了指档案柜附近那堆破烂:“知道要来人,还不勤快点去给那块收拾了?女的怎么了?妇女能顶半边天,你不是女的啊?”
  蒋欢叫叶潮生噎了一嘴,不情不愿地“噢”一声。
  “不用了。等下我自己来就行了。” 清爽的男声从门口传来。 
  两个人齐齐回头,门边站着一个面容清秀的男人,笑容温和仿佛有热度,暖烘烘地驱散了- yin -冷:“你们好,我是新来的顾问。许月,许多的许,月亮的月。”
  叶潮生呆住了。
  门边的男人对二人近乎无礼的失声毫不在意,主动走近两步,对蒋欢笑笑,又朝叶潮生伸出手:“叶队你好。我已经见过廖局了,他说刚好今天有案子,叫我先跟你们走一趟。
  男人神情自若地打招呼,介绍自己,没有一丝不自然。
  叶潮生差点就跟着他入戏,仿佛他们真的是第一次见面。 
  • 本站(御宅屋)所收录作品均由网友读者自行上传,与本站立场无关
  • Copyright©2018御宅屋 All rights Reserved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