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双性  柴鸡蛋    hp

死亡游戏秀:漂亮的疯子 作者:绅士贾

字体:[ ]

  =================
  书名:死亡游戏秀:漂亮的疯子
  作者:绅士贾
  文案:
  在很多关于狼人游戏的故事里,所有人被分成好人和狼两个阵营,主角抽到人牌或神牌,用他们的机智和运气,与狼斗智斗勇,过程虽然坎坷,但好人最终会战胜狼,皆大欢喜。
  可是,如果主角抽到狼牌呢?
  攻:“你一个BOSS不开挂虐菜,一天到晚装成小白脸,也不知道都在想些啥。”
  受:“想睡你。”
  攻:“......”
  彭岷则X魏子虚
  身材满分忠犬攻X深藏不露BOSS受
  真实狼人游戏设定,主要是剧情流,感情戏很带感但不是真爱,只要站定主角不动摇就好了。
  真爱会有的,甜甜的HE会有的,但你们要耐心。
  日更,断更会请假,看过请留言,多谢。
  排雷:1.受虚伪,笑面虎,标准反派人设,不傻白甜不圣母不为爱改过自新。
  2.真爱正牌攻大后期出场,剧情需要,请理智对待。
  ==================
 
 
第1章 游戏开始
  夜的最深处。
  这个城市依然没有陷入沉睡。
  市中心的霓虹染透了半边黑夜。疲惫的灯光,顺着大厦棱角,桥底车辆,零散的路灯,丝丝缕缕蔓延开去,是带着腥味的红,繁华中的虚妄。
  在灯光辐- she -到的外围,住宅区附近,学校里面已经完全黑了。有学生背着斜挎包,低头看路,匆匆走过主干道。自行车道外侧筑了很高的石墙,里侧居民区被隔开,家家户户都拉着窗帘。学生和尾随她的男人并列走着,两条影子细长又安静。她拐进一条小巷,黑影便也跟了进去。居民区向室内走几百米,人声渐浓,西装革履的成功男士正在跟妻子打电话,温柔地道了晚安,伸手搂过妙龄女子的腰进入酒店。每个夜总会都生意兴隆,年轻人们贴身跳舞,肆意挥霍。门外流浪汉和狗挤在同一个被窝,皮肤癣互相传播。
  所有家庭都是别人眼中的幸福和睦,物质远比精神富足,悖德和欺骗无孔不入。
  习惯之后,倒也不失为一个伟大的和平年代。
  星级酒店在这辐- she -网中央,摩天大楼设计现代,实用- xing -强。从外看去,每一层都是一个点燃的火柴匣子,灯火通明,匣中小人热情高涨。有人推杯换盏,言笑晏晏。有人莺燕环绕,春意盎然。
  只有二十九层一片漆黑。
  然而却不是空无一人。偌大的房间,除了钟摆,还有一声声有节奏的“叩”、“叩”声。一个男人蜷缩在真皮沙发中,右手食指无意识地敲击茶几。
  “就要开始了......”
  男人的声音很低,弥散在漆黑的空气里。听不出来是期待还是恐惧,他的语气和敲击冷静而偏执。
  蓦地,敲击声戛然而止。
  静默数秒后,男人呼吸渐渐急促。他僵直地从沙发里坐起,如满弦之箭般冲向浴室。
  他一甩门,熟练地反锁上,低头去研究洗手台上瓶瓶罐罐的标签。但他很快失去耐心,检查过的就一划拉撇到地上,牙杯牙刷剃须泡沫统统不能幸免。
  “药,药呢......明明放在这里了......”
  镜中映出他惨白的脸,冷汗涔涔。等到洗手台上空无一物,他的精神也变得高度紧张,喘着粗气,狼狈不堪。终于,他灵光一闪,去掏自己浴衣口袋,摸出了几颗绿色胶囊。他忙不迭吞下一颗,都不用水送,喉结一滚动就滑入肚腹。
  做完这些,他松了一口气,后背贴上浴室雪白的瓷砖,缓缓滑下。
  浴室外,宽大窗台上,窗帘后面摆放着一个三十厘米见方的布景箱。一只蓝紫色毛蜘蛛蛰伏其中。
  毛蜘蛛感受到震动,不太情愿地爬动起来。它爬过苍翠欲滴的假植,大理石水盆和蜥蜴头骨,思绪重重,忧虑连篇,爬得极为缓慢。
  似爬过锈蚀沉舸。
  魏子虚出门的时候是早上六点半,天刚擦亮。这县级市人口不多,经济中等,时间还不到早高峰,城市的一切都睡眼惺忪,祥和宁静。
  小区入口的伸缩门关着。魏子虚走到附近,岗亭边上拴着的土狗立刻察觉,起立坐好,巴巴地摇尾巴。魏子虚笑着去摸兜。
  狗脖子戴的项圈牵动铁链,一阵悉悉索索。门卫大爷听见响声,放下手捧的二手肾六,拉开岗亭窗户,便看见一身运动服的青年正拿着骨形饼干在投喂。
  “小岳,这么早啊?”大爷冲他打招呼。
  魏子虚喂完狗,捋着它的狗毛夸它乖,一面抬头对大爷微笑:“嗯,上班之前去跑个步。张大爷您才早,这个点一般也没人出去,您锁门回家睡觉多好。反正这伸缩门我也能翻过去。”
  张大爷挺喜欢跟年轻人聊天,比回家对着电脑和手机强,“嗨,年纪大了,起得早,正好来多挣两个小时工资。”他看青年和土狗相处甚欢,狗流着哈喇子要去舔那张白净的脸。“而且大黄还惦记你,一到早上就挠门,根本见不得我躺着。”
  “哈哈哈,”魏子虚忍俊不禁,转而捏狗脖子,“是惦记我还是惦记我给的吃的?嗯?你这没良心的。”虽然嘴上念着“没良心”,手上却深深浅浅力度适中,舒服得大黄闭上了狗眼。
  张大爷也笑:“确实是没良心,也就知道我是它户主。你再喂它几天,可能真就不记得主人是谁了。”
  魏子虚赶忙搭腔:“张大爷您哪儿的话!狗最知道亲疏远近,关键时候比儿女管用。大黄喜欢的饼干我家里还有三袋,回头给您捎过来。我先出去了。”
  张大爷本意是想跟青年多聊几句,怎么最后变成贪图狗粮了。也罢,他将之归纳为“代沟”。目送青年出了小区,慢跑远了,张大爷还一手撑在窗台上,碎碎念道:“真是,多精神的小伙子,就应该多出来走走,比以前成天窝在家里好多了。”
  肾六发出振动,他低头一看,电量又见红。他皱眉,去抽屉里扒拉充电器。现在东西真不顶用,他老伴的缝纫机一辈子都没充过电。他一边找充电器,一边寻思起博士毕业还找不上对象的干外甥女。
  魏子虚沿河慢跑。有早起的高中生骑着自行车从主干道上飞驰而去,小摊贩们推着三轮车,也往学校赶。以前河边是烧烤啤酒的好地方,近来为了治理水污染,城管在河边上喷漆划片儿,禁止摆摊了。于是魏子虚就觅得了这个清静去处。
  他这一路碰见最多的是老头老太太,三五成群,在树林里打太极、舞剑,抖箜篌。说不定张大爷还算同龄人里爱睡懒觉的。
  跑完用了半个钟。魏子虚抹一把汗,正要原路返回,眼前突然蹿过一条矫健的身影。
  魏子虚眼疾手快地追出去。
  追过半条街,那影子钻入一个十分偏僻的巷子,直到它找到附近最大的垃圾桶,才终于朝圣一般停下爪子。魏子虚气喘吁吁,“你是新来的吧?肯定是,哪有流浪猫看见我还不凑上来的。”
  “新来的”耳朵一动,蹭的跳上垃圾桶,前身低伏,警惕地看着魏子虚。
  它双目有神,白腹黑背,民间俗称“乌云盖雪”。而魏子虚已经蹲下身子,手上捏了一个黑色皮夹。他一层层地翻过去,里面却不是现金或者信用卡。狗粮,鱼食,面包,麦片,胶囊......
  “啊,找到了,这可是美国进口的猫粮,算作见面礼了。”
  魏子虚把猫粮撒在地上,乌云盖雪却并不领情,目光如炬,让他快滚。
  他在这目光的威压下等了五分钟。
  乌云盖雪尊驾一寸未动,即便猫粮的香气直冲入鼻。
  魏子虚打小没从动物身上受到如此冷遇。
  其实也好解释。这美国猫粮虽说价格死贵,营养丰富,但是高热量低纤维,不利消化,影响肝功,本地猫是不屑于吃的。魏子虚安慰自己,这三级城市,不仅是小老头小老太太,流浪猫都他妈懂养生。
  “那我就放这了,您有空尝尝,真比垃圾好吃。”
  过于紧张,竟连“您”都用上了。
  乌云盖雪终于得以进垃圾箱里寻宝。
  垃圾车还未经过这里,剩菜剩汤的腥臭味扑面而来,令它食欲大开。与之一比,猫粮的气味过于平淡了。
  做猫呢,最重要的是自由。吃人类的嗟来之食上不得台面。
  在男人离开的脚步声中,它大快朵颐。然而,脚步声突然一阵紊乱,“谁——呃......”
  乌云盖雪迅速吞下鱼尾,钻出垃圾箱,就看见刚才的男人一动不动,仰面朝天躺在地上。
  这人类到底走不走了?
  乌云盖雪觉得今天是个触霉头的日子,翻个垃圾还一波三折。草草对付完早饭,它轻盈地跃到地上,绕过男人身体,头也不回地跑远了。
  小巷偏僻,没有监控覆盖,除了它,再也没人知道这里刚刚发生过什么。
  “- cao -!这是怎么回事?”
  魏子虚眼皮沉重,模糊中听见一个男人的怒吼声。他强打精神,想用手背去揉揉眼皮。可是右手怎么也抽不出来。视线渐渐聚焦,他低头去看,两只手腕被束缚带牢牢固定在椅子扶手上。双脚也被锁在两条椅子腿上。
  他挣了挣,束缚带贴合皮肤,随着动作而变形,但十分结实,完全没有挣脱的迹象。魏子虚深呼吸几口,活动躯干,除了四肢被束缚,身体各处没有异常。
  身边传来轻微响声,魏子虚抬头观察,赫然发现他正处于封闭室内,正面一张实木圆桌,圆桌周围坐了十二个跟他相同处境的人。响声正是从某些极力挣脱的人那里传来的。
  脚下铺着暗红色地毯,而椅子似乎跟地面焊成一体,任凭使出多大力气都不摇不晃。四肢又被束缚,所以那些人即便挣扎得涨红了脸,也只是发出了轻微响动。
  剩下的人,不知是早就挣扎过了,还是看到别人的情况就放弃了,现在只是认命地坐在椅子里,警惕地观察着环境和其余人。
  那眼神让魏子虚想起扒在垃圾桶上的乌云盖雪。不知它最后有没有吃他给的猫粮。
  “你们有谁知道这是怎么回事?老子还要赶八点四十的火车,难道现在候车室都有这么高级的包间了?”跟吵醒魏子虚的是同一个声音,魏子虚循声看去,说话的是与他隔了两个座位的男人。
  男人看起来风尘仆仆,穿着旧夹克,一头黄毛,面色不善。魏子虚认为没有哪个候车室会把人绑在座位上等车的。男人的问题落了空,没人理他,所有人各自为营,避免目光接触,惶惶不安。黄毛男人被无视,心情不爽,恶狠狠地往地毯上啐了一口。
  不过这压抑的沉默并没有维持多久。
  【试音——试音——】
  • 本站(御宅屋)所收录作品均由网友读者自行上传,与本站立场无关
  • Copyright©2018御宅屋 All rights Reserved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