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卫聂】纵横杀 作者:焦糖布丁(上)

字体:[ ]

  【卫聂】纵横杀
  作者:焦糖布丁
  文案
  一句话简介:疆土不分边界,人心偏要画地为牢
  “横剑攻于技,以求其利,是为捭。纵剑攻于势,以求其实,是为阖。捭阖者,天地之道。”
  鬼谷历代只收两名弟子,一个是纵,一个是横。
  他们中间,只有一个会成功,代表鬼谷派,去改变天下的格局;而另外一个,将成为注定的失败者。
  从到鬼谷的第一天起,卫庄就明白了这是历代鬼谷弟子的宿命。
  “师哥,这就是你不顾一切想要追寻的梦?”
  “我的梦,与你不同。”
  “我只看到你放弃鬼谷,放弃天下,就是为了这样一群废物。”
  “人命在你眼里,到底算什么。”
  “师哥,我早就知道,我们是一样的人。”
  “师哥,根本就没有这样的国度……”
  苍生涂涂,天下寥寥。诸子百家,唯我纵横。
  鬼谷派纵使只有一人一剑,也可以一怒而诸侯惧,安居则天下息。
  秦时明月同人,强强,相爱相杀。
  内容标签: 武侠 强强 虐恋情深 边缘恋歌
  搜索关键字:主角:盖聂,卫庄 ┃ 配角:端木蓉,子房,天明,秦时明月一干众人 ┃ 其它:秦时明月同人
 
 
第一章 宿命
  “你想要变强?”
  “是啊,有可能吗?大叔!”懵懂的少年抬起头用怯怯又希夷的眼神看着面前高大伟俊的男人。
  那人不受少年小兽般眼神的影响,继续问道:“为了想要杀死刚才那些人,所以想让自己变得更强?”
  面前男人如同惯常那样淡然安静,似乎连略微沙哑的声线都没有受到方才激战一丝一毫的影响。
  夕阳西下。
  黄昏时吹来的徐徐微风卷起男人的衣袍,就这样静静得站在原地,便足以顶天立地!
  但是少年却来不及感叹自家‘大叔’的神俊,因为他在刚刚男人的话里,听出了一丝淡的几乎无法捕捉的失望。作为一名孤儿,这个名叫天明的少年小小年纪,便经历过了幼年失怙、为人收养、火灾,收养他的人也葬身大火之中,接着流浪——这些经历,让他比一般人更能察觉到别人的负面情绪。
  于是,他忍不住辩驳道:“他们都是该死的人哪!”一直一直的追杀大叔和我?当然都是该死的人!
  “在你看来,那些人都是该死的。那么我和你在他们眼里呢?”男人丝毫没有流露出一丝不耐,仍旧用他平淡到时常让人火大的声音娓娓道。
  少年语塞,脑子打了结,忍不住伸手抓了又抓。
  “诶?呃……”
  男人继续道:“在他们眼中,我们是猎物,也该死……你喜欢成为别人狩猎的目标吗?”
  少年仍是不解。
  于是,男人抽出那把举世闻名的‘渊虹’,给少年上了第一课。
  何谓‘侠’?
  【有力量的人,帮助弱小的人——这,便是侠。】
  而之后的艰难岁月里,男人也用生命教会了少年什么是‘侠’。
  ——你手中的剑,为了什么而挥动。
  【天明,你必须自己去寻找答案。】
  ……
  【一个人,若是以打败对手为目标,那么他已经输了。】
  “师哥,你的剑还是像以前一样,一样犹豫!一样怯懦!”霜白色长发的男人,嘴角噙着嘲讽的笑,令人不寒而栗。
  这,便是强者!
  强者,是站在众生顶端的人。而这个名叫卫庄的男人,毫无疑问,是个天生的强者。
  【这是历代鬼谷子的宿命。天下最为亲近的两个人,却从一开始,便注定是此生最大的对手。】
  渊虹在穿过鲨齿,劈入卫庄的肩胛。血,顺着剑流了出来。
  众人还未来得及松一口气,下一刻,鲨齿却折断了渊虹——这柄天下排名第二的绝世神器!
  果然是妖剑!
  然而盖聂却比以往更冷静,冷静到不似行走在这个世间的人,输赢与他毫无关系。即便是随身多年的渊虹折断于眼前,也没让他露出惊惶的神色来。
  剑,是比剑客- xing -命更重要的东西!
  残剑抵住卫庄的脖子。
  盖聂仍是淡淡的:“小庄,你败了。”
  可是,盖聂却没有赢得胜利,因为,他倒在了鲨齿剑下。
  他,还不够狠。
  …………
  ……
  “师哥,你醒了。”
  霜白色长发的那人站在窗口,逆光,看不清他脸上的神态,听他的语气心情似乎很好。
  因为,他语气中那一丝淡淡的嘲讽未变,如同十二年前,两人还在硅谷中,那次师傅以玄虎来试炼两人之时,卫庄胜了时的语气一样。
  盖聂仍然静静的躺着,没有说话。也许是不知道该说什么。
  “师哥,你为什么不说话?”霜白色长发的男人走近床来,已是成年男子身量的魁梧躯干,挡住了一室霞光。
  盖聂叹了口气,他这个师弟的- xing -子他太了解了,若是不开口,只怕他会想尽办法逼自己开口的。
  于是……
  “天明呢?”很久没有说话了,声线比往常更沙哑。
  站在床前的男人居高临下的睨着床上的人,最角翘得更高些:“死了。”
  盖聂睁大了眼,看向卫庄。
  卫庄继续好心的为他解惑:“他是秦王嬴政要的人,我自然要献上他的首级。”
  盖聂的瞳孔带着浅浅的琥珀色,在霞光中闪烁了一下。
  卫庄心情更好了,多少年来,他以能够将盖聂的情绪逼到失控为荣。
  等了片刻,卫庄有些不耐起来,为什么不发火?他这么想了,也这么问了。行动先于思维,是他的习惯,想做什么,便去做什么,无须瞻前顾后。
  这,便是如今他还站着,而那个明明有机会赢得自己的人,却重伤着躺在自己面前的原因。
  盖聂面上又恢复的平静,缓缓闭上了眼,不再看向面前的人。
  卫庄觉得有些烦躁起来,如同自己用尽全力,挥出许多剑,却都砍在了棉花上,让人气闷,忍不住想要更加暴虐,去撕碎这样虚伪的平静。
  “哦?师哥,原来你也不是那么在意那个小鬼呀。”卫庄眼中闪着偏执的光芒,不愿意就此放过那个男人。
  盖聂微微睁开眼,看着帐子的图案,却不去看身边的男人,淡淡道:“在这乱世之中,如果离开了我,他便活不下去,那么死也是迟早的事。”
  卫庄忽然俯下半个身子,悬在盖聂上方,霜白色的长发垂落下来,落在盖聂肩上,脸颊上,盯着他的眼,笑道:“师兄,原来你和我一样冷血呀。我一直误会你了。”
  如此近的两张脸,许多年不曾如此近过。哦,也许不对,前不久鲨齿与渊虹一战时,也许便是这样近的——近的可以看见那人眼中的盛芒。
  看着盖聂又重新闭上的双眼,卫庄突然起了坏心思。
  “哦,师哥。你一点也不关心你的那个女人吗?”
  盖聂一怔,突然睁大了眼睛,有些急躁:“荣姑娘……端木姑娘没死?”语气中带着不容错认的惊喜,更胜之前。
  在卫庄面前如此失态,对于盖聂来说,还是第一次。
  卫庄眯了眯苍蓝色的眼,熟悉他的人,比如赤练,就会知道这是发火的征兆——然而盖聂没有注意这些,因为他不需要注意。
  他与卫庄,不过是宿命里,注定有一个会倒在对方剑下的师兄弟而已。
  “师哥……”卫庄忽然好整以暇的,伸出一根手指,挑起床上那人铺在床上的一缕灰色长发,绕在指间:
  “你是希望她死了呢,还是没死?”
 
 
第二章 火媚
  早在很多年前,盖聂就知道这个师弟说话是,充满了对这个世道的嘲讽。人命在他嘴里,和草芥没什么两样。有时候太过在意,反而会被对方奚落,所以他学会了不要去问,不要在意。
  但此刻,他无法保持沉默,端木蓉对他不仅仅是有救命之恩那么简单。
  他只能重复道:“小庄,端木姑娘她……”
  卫庄收紧手指,将那束灰色的长发扯在手心,微微用力,打断了盖聂的问话:“师哥,或者你可以先回答我的问题?”
  头皮的刺痛让盖聂闭了闭眼,他知道卫庄不达目的不肯甘休的- xing -子。三年同门的经历告诉自己,两把剑互博,总有一个人要先妥协,否则就是两败俱伤。于是盖聂尽量用陈述的口吻回答:“端木姑娘于我有两番救命之恩。此番墨家机关城被攻陷,也是……因为我。我自然不希望她死去。”
  卫庄突然笑起来了,这就是他自以为救世主一样的师哥呀。
  他说,墨家机关城被攻陷,是因为自己;他还说,那个女人于他有两次救命之恩,不能不报。
  事实上,墨家被攻,是这个时代无法改变的事实,秦王要诸子百家的忠诚,又怎会放任墨家的“天外魔境”偏安一隅?又怎会容忍自己建立的帝国中,有墨家机关城这样的地方存在!
  何况,秦王要的,是那个孩子的命,而盖聂,只是其中的交换条件之一。
  至于那个女人,就更可笑了。若不是盖聂在他一剑落下之前赶到,那女人早就是他鲨齿下的祭品。更何况,白凤的羽刃虽然危险,但,他不相信,师哥会躲不过去!
  说到底,还是那个女人自作多情,才差点赔上了自己的- xing -命罢。
  不过,看看这个师哥的迂腐,他以为墨家机关城被攻陷,是他的责任;那个女人救过他两次,所以不希望他死去。
  这个人,他的弱点,自己一直知道。总是去背负去承担,一个人。
  别人对他的误会,他不觉得委屈;别人对他的恩情,他记得比谁的清楚;他对别人的恩情,却从未被他放在心上过。
  他自己加诸在他肩上的责任,早已重过这天下所有其他。
  这个人,还是和他的那些梦想一样……
  • 本站(御宅屋)所收录作品均由网友读者自行上传,与本站立场无关
  • Copyright©2018御宅屋 All rights Reserved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