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综武侠]琴爹要当掌门 作者:酥苏酥

字体:[ ]

  《[综武侠]琴爹要当掌门》作者:酥苏酥
  文案
  富可敌国的无垢公子 x 努力要赚金砖的琴爹
  【下本接档,已经开更:[洪荒]魔祖的帅咩道兄】
  日常流氓的渡劫魔祖罗睺 x 人见人爱的洪荒第一辅助道长路清风。
  内容标签: 武侠 强强 江湖恩怨 爽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木琴爹 ┃ 配角:下本预收:《[洪荒]魔祖的帅咩道兄》、《十年之后,撩我自己[娱乐圈]》 ┃ 其它:琴爹
  一句话简介:琴爹掌门能奶能控美撩人。
 
 
第1章 一人一琴
  木掌门弹的不是琴,是寂寞。
  因为他的琴只能发出一个deng的音。
  他的门派也只有他一个人。
  当这一人一琴走在嵩阳镇的街道上,没人知道他就是新任的嵩山掌门。
  隔壁少林寺的大和尚当着他面挖墙脚。
  “叔莫等了。嵩山派十三太保,十二个归了咱少林,别说医馆开不成,他整个门派都亡了!”
  年迈的大爷伸手摸背后的毒疮,疼得眉头直皱,今儿个到黄昏嵩山医馆还不开门,怕是嵩山派真的出了变故。
  他叹口气,排到对面少林医馆门外的队列去。
  不料和尚将他拉住,道:“哎哎,叔要排这条队得先交三百文的诊金。”
  大爷脸色骤变:“我平时看病就十文!”
  “叔也会说那是从前,如今镇上就咱少林一家医馆。”和尚笑呵呵,指着另一条能从街头排到街尾的长队,“叔要不交钱,得排另一条。能不能看上病,看不看得好,靠命咯。”
  老爷子被他气得又急又燥,背上的疮愈发疼痛,咬咬牙准备回家把大半个月的生活费拿来看病。
  只听得嵩山医馆中传来deng的一声响。
  这声音清脆悦耳,叫人灵台清明。
  老爷子背上一松,再伸手去摸,毒疮已瘪了下去。
  弹琴的是个翩翩公子,素衣卿相,眉间点红,乍看不似凡人。
  木耳当真不是这世界的人。
  他本是长歌门一名萌新弟子,初进门派欢喜异常跳了个轻功,落地不慎血条清零就到了新世界。
  新世界没长歌没纯阳没万花,少林也不是那个少林,里头的和尚都掉进钱坑里,整日设法怎地从山下的百姓身上割韭菜。
  为着能让自家的医馆成为镇上唯一的医馆,少林寺威逼利诱用各种手段将隔壁嵩山派的高手挖了个空。
  木耳刚穿越过来正赶上老掌门左冷禅被气得奄奄一息,还没反应过来就给套上掌门指环继承衣钵。
  掌门指环是系统的载体,它提示宿主只要能将嵩山派建设成江湖第一大派,就能攒够扭转时空的气运,助他回到原来的世界。
  建门派,得有钱,这世界不像原世界能满地打怪捡钱,木掌门只好背起他的琴到山下门派开设的医馆谋生。
  老爷子兴冲冲地跑回嵩山医馆,给木掌门掏出五枚铜板。
  “五文钱?”木耳吐槽:“刚你不还说十文?”
  手上的指环自带武侠人设纠正系统,把他的话全挡在空气壁里,然后模仿他的声音强行修改台词:“行侠仗义,我辈本分,不图回报。”
  老爷子感激涕零,冲外头吆喝:“嵩山医馆开张啦,五文钱一个人,立马能治好啊!”
  少林医馆门口排着的队伍轰然散去,全集中到嵩山医馆排队去。
  不论男女老少,不论病重病轻,不论贫寒富贵,统统丢下五个铜板。
  被人设系统框住的木掌门不能主动问别人要钱,只得全凭他们自行开价。
  木耳运起相知心法,将近六秒一个“宫”音,病得轻的奶一口,病得重的奶多几口,不到一个时辰已将六七百人的病症悉数治好。
  不吃药不打针不动手术不留后遗症,这价格绝对病患福音,城里的百姓纷纷高声唾骂坑钱的少林医馆。
  忽悠病人的大和尚气得牙痒,奈何他少林自称名门正派,不好光天化日去砸嵩山的场子,只得暂时憋着。
  送走最后一个病人,木掌门无聊地打个哈欠。
  大半天就弹一个宫音,难怪寂寞。
  木耳还不会别的招式,系统说得随着门派的升级,他才能逐步领悟。
  唯有数钱不寂寞。
  今日收入:3800文。
  木掌门把病患放在桌上的铜钱全扫进他的钱袋。
  基三同款,无论多少枚铜板丢进去都填不满的神奇钱袋,能自动把一百铜钱合成一两银子的神奇钱袋。
  摩擦掌门指环,显示门派数据。
  [嵩山派
  等级:花果飘零
  建筑:1/3(医馆、待建设、待建设)
  资产:**/20金(需要账房)]
  木掌门挠头,他自己记账还不能算账房,得招募会记账的弟子才能解密嵩山的既有资产。
  都怪该死的人设系统,不然一天哪里止赚那么一点钱?
  木掌门还是挺乐观的。他手上的银子远不够20金,但完全足够他在新的武侠世界里好吃好喝偶尔炫个富。
  听说镇上仙鹤楼的红烧鲑鱼不错。
  木耳正欲动筷,“啪”地一声,有人将个小包裹丢到地上。
  沉甸甸的银子撞击地板的声音。
  “这是定金。劳驾阁下即刻走一趟,为我家公子诊治。”
  好容易遇着个大方的土豪,可惜嗟来之钱,木掌门并不打算要。
  他看都不看那人一眼,吃鱼。
  那人趾高气扬叫道:“我家公子好意相请,木掌门为何不识好歹?”
  木耳冷冷地回他:“请你家公子先学学什么叫请。”
  来人恼怒着走开,嘴里尽骂些走着瞧之类的话。
  木耳暗悄悄地把心法切换成莫问。
  奶人用相知,打人用莫问。
  果不其然,饭没吃完就遇上两名老者前来挑事。
  他们身穿长袍,一个樱桃红,一个芭蕉绿。
  他们身后背剑,短剑无鞘,寒光逼人。
  他们上来就自问自答。
  红袍老者道:“想必你就是嵩山新的木掌门。”
  不待木耳答话绿袍老人接过茬:“错不了,你就是,徐管事说你吃的红烧鲑鱼。”
  红袍老者道:“你莫以为你是掌门我们便不敢杀你。”
  绿袍老者接着道:“你莫以为要请你治人就不会杀你。”
  红袍老者又道:“你知道嵩山的武功比不过我们不?”
  绿袍老者不给木耳说话的机会又抢话头:“你前任左掌门见着我们都要绕着走。”
  红袍老者道:“你该认得我们是何人物?”
  绿袍老祖随声应和:“你肯定知道,现在我们要你说出来!”
  两人越说越激动,面相越来越吓人,周围的酒客食客纷纷退开,生怕打起来被殃及。
  木耳喝口水酒,呸,酒不好喝,顺带用这表情告诉他俩咱不熟,真不认识你们是谁。
  绿袍老者大怒:“我就是杨绿柳。”
  红袍老者也自报:“我就是李红樱。”
  见木耳不为所动,两人更急,竟异口同声地叫起来:“红樱绿柳,杀人如麻,双剑出击,天下无敌!”
  木耳怎么看两人怎么像傻逼。
  围观的人群已然乱做一团,这两名杀手可是江湖里杀人不眨眼的魔头。三年前嵩阳镇上的刘员外就是因得罪了他两人,全家七十余口一夜之间被杀得干干净净。
  食客们连滚带爬地挤出松鹤楼的大门,唯恐遭殃。
  杨绿柳要拿路人杀鸡儆猴。他右手中多了根亮闪闪的乌金丝线,丝线尽头系着背后的短剑,手一挥,那短剑便跟长了眼似地从背后飞出,朝着名青年男子的脑门疾驰而去。
  deng!
  杨绿柳连人带剑被强大的琴音冲击波炸得从窗口飞出去。
  还未出剑的李红樱眼睛目瞪口呆。
  要知道,当初便是名震江湖的萧十一郎,三招之内还打不败他们。
  这少年竟只用了一招!
  云淡风轻的一招,千钧之力的一招!
  嵩山派何时出了这般人物?
  作者有话要说:
  技能冷却调息时间没记得那么精确,就大概着来趴。
  货币是1金=100银=1w铜。
  【预收《[洪荒]魔祖的帅咩道兄》,文案如下。】
  五庄观的清风大师兄,仙资末流,道法低微,日常被一众师弟单虐群嘲。
  仗剑镇山河的帅咩道长路清风穿越过来后……
  普通师弟泪眼悲催:“师兄打脸求轻点TAT”
  杰出师弟狂抱大腿:“历练得灵石都归师兄。”
  伪师弟老是插队:“约波毁天灭道?”
  既冷又酷的渡劫魔祖罗睺 x 人见人爱的洪荒第一辅助路清风。
 
 
第2章 无垢公子
  李红樱手心全是汗。
  全是汗的手心,是握不稳剑的。
  他七岁练剑,五十五年来从未有握不住剑的时候。
  木耳也有点虚。
  他只会“宫”音,这招式调息得两三秒,蓄力又得两三秒,若李红樱趁隙攻来,他是抵挡不住的。
  好在对方没有进攻。
  木耳数过六声,技能完全冷却,就不怕了。
  见李红樱出剑,再一个deng把他送出窗口。
  四周一片寂静,旋即爆发出热烈的赞叹。
  “这,咱嵩山也有这样的高手啊……”
  “早上那个造谣嵩山派散了的和尚简直可恨。”
  “爹,孩儿再长大些也要到嵩山派学武。”
  木掌门露出慈父般的微笑,欢迎上山学武,记得带够学费。
  这话一说出口,系统给他改成:“欢迎上山,食宿全免。”
  木耳真想给自己个大嘴刮子。
  方才那位差点被砍下脑袋的青年过来道谢。
  青年自称徐青藤。
  他招呼木耳吃了满满一桌菜。
  木掌门打个嗝,很满意。
  徐青藤还没走,看来有求于他。
  • 本站(御宅屋)所收录作品均由网友读者自行上传,与本站立场无关
  • Copyright©2018御宅屋 All rights Reserved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