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黑花】人间分手指南+番外 作者:木习-199十九九

字体:[ ]

  【黑花】人间分手指南
  作者:木习-199十九九
 
 
第一章 
  、
  都说天下大乱,必有先兆,解雨臣觉得不然,他和黑眼镜上床的那一天风和日丽、风平浪静,没有为这场旷日持久的孽缘提供任何线索。
  为期一个月的艺术生交流已经接近尾声,课业和表演之余,解雨臣倍感无聊。不论祖国异国,玩是早就玩腻了,指望吴邪这个初恋少男像以前一样打混也是不现实的,再说他对张起灵始终有点接受不良,既有婆家人的挑剔,也有娘家人的防范,心态不好拿捏,宁愿眼不见为净。好在通过吴邪认识了胖子等一干人,没事儿过去凑局,麻将桌上赢得胖子嗷嗷直叫。有时候碰上黑眼镜也在,觉得这人怪有意思的,总坐在他对面,看起来特别不着调,但是他说什么话他都能接住。一来二去加了微信,但始终在彼此的列表里躺尸。
  那天,黑眼镜突然发来消息:“晚上有空没,请你喝酒”。
  解雨臣思索了一下,说我晚上七点到八点有个讲座。
  黑眼镜问:“你去么?”
  这话问的,多新鲜啊。解雨臣有点不爽,如果黑眼镜说你讲座结束之后再出来,他大概就同意了,但黑眼镜这么一问,他就必须要回:“当然。今天没空。”
  消息发出之后,突然觉得自己的语气是不是有点生硬,其实他俩没那么熟,而且虽然是黑眼镜来邀请,但说不定还有其他人。正要回个“改天吧”挽救一下气氛,黑眼镜的消息就过来了:“来吧。”紧接着又是一条:“带你看脱衣舞。”
  解雨臣:“………………。”
  这里的脱衣舞吧久负盛名,是规范的产业,并非低俗下流的交易。解雨臣有些不屑,心说老子要看脱衣舞还需要你带?然而过了半分钟,他却鬼使神差地回了句:“盛情难却。”
  黑眼镜当晚七点准时驱车来接人,到达酒吧刚好该是演出开始的时间。解雨臣拣了吧台一角坐下点了杯鸡尾酒,边喝边看着台上演奏的乐队和歌手,挑眉道:“不是说看脱衣舞?”
  身旁斜靠吧台的黑眼镜含着一口威士忌左顾右盼,咽下去问:“现在?”他解开两粒扣子,为难道:“不太好吧,这里这么多人,我会不好意思的。”
  解雨臣愣了两秒,随即笑道:“早说是你脱,我就不来了。”
  黑眼镜:“你不想看我脱,那我看你脱好了。”
  不要脸,朕喜欢。解雨臣瞬间就意识到:这个人果然不简单,这个晚上要有故事。忽然血脉喷张,一下子觉得世上任何东西都大可以拿来玩玩,又勇猛又狂放。他按下惊涛骇浪的内心,面上姿态仍然优雅,自己的酒杯空了,便拿过黑眼镜的喝了一口,笑着说:“几杯酒就想让我脱衣服?”
  盯着他的表情和眼神看了片刻,黑眼镜回神一笑,打了个响指,大步走开。
  解雨臣看着黑眼镜走向舞池中央,单手一撑跳上舞台,做了个打扰的手势,音乐停下,他拿过歌手的麦克,“LADIES AND GENTLEMEN,”他吹了声口哨,人群静下来,听他用地道的牛津腔继续说道:“抱歉打扰各位,但是今天是我和我的男朋友第一次约会,为了庆祝这一晚,首先,请允许我敬赠在场每桌一瓶香槟,感谢你们的见证;其次,下面这首歌,我要送给我男朋友。”说着他手臂指向解雨臣,全场所有的目光立刻都聚焦在这个俊美的亚裔男孩一阵红一阵白的脸上,紧接着爆发出热烈的鼓掌和喝彩声。
  神经病。解雨臣咬牙切齿,又好气又好笑。他们真的还不熟,他刚刚知道这人其实是疯的。
  那边,黑眼镜已经唱了起来:“我们的祖国是花园~~~~~~花园里花朵真鲜艳~~~~~~~~~”
  解雨臣捂住脸,哀求酒保再给他一杯酒。此时此刻,他最大的庆幸,就是这个酒吧里全是陌生人,出了这个门,他还可以好好做人。
  酒保给他倒上酒,羡慕地说:“He’s just so sexy, lucky you!”
  解雨臣没有办法,只能艰难道谢,转过身,黑眼镜正在台上陶醉的“哇哈哈~~~~~哇哈哈~~~~~~”。
  讲实话,黑眼镜嗓音低沉略带沙哑,听吴邪说以前还修过音乐专业,儿童歌曲被他改编之后一本正经地唱出来,竟能有股摇滚范儿,节奏还带了点爵士风格,外国友人们不懂歌词直接当情歌听完全ok,旁边的乐队居然开始自发伴奏起来。
  既然木已成舟,不如好好享受。第一时间的尴尬丢脸感过去之后,只剩下庞大的兴奋。解雨臣觉得太好玩了,黑眼镜这个人太好玩了,虽然吴邪也好玩,但远没有这么疯狂,这么放肆,这么出其不意,这么惊心动魄,这么……刺激。他喝着酒注视着台上朝他飞吻的黑眼镜,脸上笑容不自觉地加深。
  当晚酒吧内的所有过来人都确信,这两个人肯定一出门就去开房了。
  事实不负众望。他们回到黑眼镜的公寓,在浴室里就迫不及待地来了一次,虽然和男人没有经验,但都是老司机的好处就是轻车熟路,触类旁通,车速很快就飙了起来。于是,后来在床上又来了第二次,第三次……。
  第二天早上解雨臣醒过来,第一件事拿过手机,用微信给黑眼镜转账。黑眼镜瞧着上面的数字哈哈大笑,说没想到自己这么值钱,以前都给别人白白睡了,亏死了。解雨臣说你想什么呢,这些是包养你的价格,你得再接再厉。黑眼镜说你是金主,你说了算。然后又有了第四次。
  两个人就这样顺其自然地过上了一天几次或者几天一次的生活,很快解雨臣交流期结束,但他退掉机票,接下来的寒假2个月也跟黑眼镜厮混着度过了。吴邪寒假被张起灵拐去德国滑雪,他们连避人耳目都不需要,每一天都浪出新高度。
  两个月后,解雨臣收拾行囊回国,叫吴邪不用特意请假,黑眼镜送他去机场。临别之前双方挥手一笑,各自转身离开。没接吻、没拥抱、没赠言、没回头,潇洒得天造地设。
  那时候他们都知道,以后不会再有什么交集。只要将这段日子好好放下,那么它就可以成为人生中最精彩的插曲,完美的艳遇。
  、
  解雨臣回国后,生活井然。偶尔怀念黑眼镜,像幼儿园时期偶尔怀念动物园里的河马,怎么看都不像是地球物种,于是过目不忘。
  大学的第二年即将结束,解雨臣的就业压力来得很早,在他的同学们还没有开始思考职业生涯时,他已经必须为接手一个集团而时刻奋斗。别人羡艳的望着他,他就配合着扮演云淡风轻,仿佛一切都能信手拈来。许多年里,他早已习惯活在这个身份的光环中,只有秀秀和吴邪距离够近,看得到光下的- yin -影,除此之外,就唯独黑眼镜在得知他的身份时摇着头一连“啧”了三声,老头子一样。
  月末一日,解雨臣回家与母亲用餐,鬼使神差问起京城从前是否有个显赫的齐家,话一出口,心中咯噔一声。
  母亲回想片刻,道数十年前的确曾有汉姓为齐的满族世家只手遮天,但家道早已凋零,若欲知详细,可去向叔辈询问。
  解雨臣低头应了一声。
  他幼年丧父,年轻的解母带着稚子顶住明枪暗箭,才有今日地位。母子虽也情深,但各自太过独立,没有寻常家人间的依赖与亲密。解雨臣闭口不言,母亲虽然疑惑,也不再多问。两人安静用完一餐午饭,饮茶闲聊片刻,便起身互相道别。
  开车回程路上,解雨臣百思不得其解:他打探黑眼镜的过往,究竟有何意义?他们不做恋人,这早已达成共识;既然发生了肉体关系,也无法做成朋友;一旦产生纠葛,必定后患无穷。总而言之,他找不到任何理由继续在意这个人。
  或许是因为黑眼镜实在独特,他病得如此别致,想来十分令人解闷儿,所以解雨臣才没有像忘记其他露水情缘那样忘记他。
  我只是需要一点时间。解雨臣如是想。
  于是,从回国后快满两个月的这一天起,解雨臣决定给自己100天时间。100天之后,他要求能够对黑眼镜其人及相关一切,彻底地let go。
  他一向擅长安排,也擅长执行安排,这一次也没有道理例外。况且,100天,以解少东家见过的世面行过的场面居然要用100天之久,这简直是对黑眼镜最高的赞美了。
  一切有条不紊,解雨臣运作自己的生活如同精密的仪器。在学校,他依然风云人物、左右逢源;在家族,他是兢兢业业堪当大任的完美继承人。身为一个忙碌的现充,即便偶然想起什么,一笑置之而已。
  100天期满后,解雨臣深感大功告成,不由龙颜大悦。隔日与友人轰趴,大醉而眠。这一觉且酣且长,且绮梦旖旎,梦里有强壮的胸膛,也有灼热的呼吸。
  醒来时日上三竿,解雨臣头痛欲裂。他得承认,黑眼镜终究有别于河马,起码他不会梦到自己与河马交配,还非常陶醉。
  落地窗外,北京难得阳光刺目。解雨臣不明原因的忽然急怒攻心,他不假思索摸出手机,立即拨出了电话。听筒中长音响起的一刻,才猛然惊醒。
  然而现在挂断也来不及了。解雨臣脑子转得飞快,算算时间,那边应该是后半夜3点左右,只能寄希望于黑眼镜不会接电话。——他倒确实不怎么接电话,解雨臣和他住在一起时亲眼见过他进门把手机一扔,不到用的时候连电都不充,哪怕铃声响到关机、信息显示999+也不check。那时候解雨臣意识到,这个嬉皮笑脸的家伙,要么是个极端自由主义者,从根源上拒绝打扰,要么是个极端自我主义者,他严格筛选进入自己生活的人,近乎到了苛刻的地步。
  铃音已经响过6声,黑眼镜十有八九又把手机扔到哪个角落去自生自灭了。解雨臣松了口气。下一秒,带着沙哑和睡意的男- xing -嗓音在他耳边响起。
  北京夏日正午的被窝里,解雨臣瞬间出了一身冷汗。
  黑眼镜发出一声语气词后,听筒那边再无动静。他可能只是随手划了一下屏幕,很可能已经又睡着了,解雨臣无意识地屏住呼吸,脑子里跑马灯一般想着,国际长途打错的概率太小,但黑眼镜家是北京的,北京应该还会有别人给他打电话,再说他们在机场分别后始终没有丝毫联系,应该不会一下子就怀疑到他头上。就算天纵英才,他也实在想不出什么借口可以合理解释他为何在这个时间拨通越洋电话,就算他能找到,在沉默了这么久之后,也已经完全错过了开口的时机。
  应该挂断电话。现在。立刻。马上。
  解雨臣把脸埋在枕头里。好吧,他有一点好奇,黑眼镜会觉得拨打这通电话的人是谁?或者他又睡过去了,会不会漏出一两句梦话?
  这一切很魔幻,并且令人发指。——这个充满了躁动和忐忑的青春期男孩是谁?解雨臣想,不是我,我不认识。
  他认识的自己,是算无遗策、战无不胜的解家少主,应当拿得起玩得嗨放得下,挥挥手,连空气都不带走。故而此时此刻,实在很难面对和承认,在这场与黑眼镜充满默契的风流和潇洒中,他输了。
  • 本站(御宅屋)所收录作品均由网友读者自行上传,与本站立场无关
  • Copyright©2018御宅屋 All rights Reserved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