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吉莱】忘れないと 忘れていない 作者:初若

字体:[ ]

  《【吉莱】忘れないと 忘れていない》作者:初若
  文案:
  银河英雄传说#吉莱#同人
  CP吉尔菲艾斯X 莱因哈特
  原著向,吉尔菲艾斯存活并失忆下的路线,虽然不是ABO,但会有比较科学的生子剧情,无法接受的朋友请见谅
 
 
第1章 
  吉尔菲艾斯在奥丁郊区的小镇上已经生活了快一年了。他在这里的一家大学读书,兼职给一些低年级的学生代课。当然偶尔也会给其他老师打打下手,当当助理。
  总之,每天的生活就是在单身公寓和大学之间做来回。
  日子十分安静和平和。
  父亲和母亲还是住在老家,他们差不多隔三到四个月过来看他一次,和父母相聚的时候,他们总会心有余悸地讲起三年前的事情。
  那个时候,他在医院里醒过来,脑海一片空白。母亲在一旁连连掉着眼泪哭着说他从出车祸被碎玻璃割破了大动脉到现在已经在床上躺了大半年了,医生连连说了好几次活不长。但总算福大命大熬了过来。
  面对红发年轻人的苏醒医生也连呼他能活下来一定是一个奇迹。
  可惜吉尔菲艾斯自己却什么都不记得了。自己在哪里,为什么会出车祸,在哪里出的车祸,这些都不记得了。
  空缺的记忆和空白的过去让他不得不在伤势好转之后让自己学着从头开始。索- xing -父母健在,自己也还年轻,为什么不可以从头开始呢?于是他就从三年前重新开始学习,重新开始生活,重新开始人生。
  生活按部就班,逐渐开始进入正轨,只是车祸之前的记忆对于吉尔菲艾斯来说依然是一片空白,一个遗憾。吉尔菲艾斯曾经试图去回忆过去,去看自己小时候的照片,去想自己曾经在干什么,可每每想到过去,他总是头疼胸闷,仿佛自己的心脏被一只无形的手狠狠揉掐着。
  这样的痛苦让他不得不停止探索过去,考虑曾经。
  今天吉尔菲艾斯提前来到了教室做准备,这一节课原本是一位老教授的,因为对方身体不好,其他人又抽不出时间,所以安排他来带大家做课堂实验。
  为此,吉尔菲艾斯得提前准备材料,准备器皿。
  吉尔菲艾斯……
  动了动嘴唇,莱因哈特无意识地做出了口型。他看到了,那个熟悉的、魂牵梦萦的红发青年的身影,他靠在教室走廊的后窗户旁向里窥视着那个忙碌的身影。
  想进去,想更靠近一点看他一眼,想……触碰到他……
  不,但是这样不行。
  莱因哈特攥了下拳,指甲掐的掌心刺痛。
  已经是银河帝国的独裁者的金发年轻人为了伪装带了有色隐形眼镜,带了边框无度数眼镜站在走廊里面看起来文质彬彬,仿佛一个正在等待上课的大学学子。
  虽然严厉警告过大家不许打扰吉尔菲艾斯的生活,可是通常忍不住违反规则,跑到这个偏远小镇来,想要看那个人一眼的,是他自己。
  “你好。你有什么事吗?”吉尔菲艾斯向走廊里站了很久的人开口。
  吉尔菲艾斯已经注意到门口站着的金发年轻人很久了,其实一开始吉尔菲艾斯也没有非常在意这个虽然带着眼镜仍然看得出轮廓非常漂亮的路人。
  直到他发现这个路人好几次都会在校园里远远看着他的时候,他才察觉到似乎哪里不对,开始注意起来。
  经过一段时间的观察,吉尔菲艾斯确认这个年轻人差不多每隔几个礼拜就会出现在校园里一次。最初他以为这个人是大学里的学生或者年轻助教之类,但很快他发现那个人并不是固定会在校园里出现,他甚至可能并不是一个学生。
  既然不是学生他为什么要到大学里来呢?
  他究竟是谁呢?有什么事呢?是单纯路过还是……
  吉尔菲艾斯被引起了好奇心,几次想要上前搭话,但又不知道如何开口才显得不突兀。这一次,金发年轻人就站在教室门口,吉尔菲艾斯再也不想错过这个机会了。
  “啊,我……”金发年轻人下意识捂了下眼睛,迟疑了一下,又放下了手,抬起棕褐色眼瞳瞥了一眼。
  吉尔菲艾斯眯了眯眼,感觉那明晃晃的金发晃过眼睛的时候,心底有说不清楚的熟悉感泛涌出来。
  “吉……不,我是说对不起……”站在走廊里的金发年轻人神色恍惚,垂下眼睛:“对不起,我只是路过……”
  吉尔菲艾斯考虑了一下,还是决定向对方询问了:“抱歉,也许是我冒昧。我已经注意到你好几次都远远注视着我了。其实我想说如果你有什么事情的话,也可以直接和我沟通的。”
  “我……”戴眼镜的年轻人有些十分漂亮的轮廓和优雅的线条:“其实我是一个军人,嗯……平时没有工作的时候喜欢过来看看书听听课。”
  吉尔菲艾斯注意到那头灿烂的像阳光一样的美丽卷发,“原来如此,军官先生,我很乐意你来听我讲课,你完全可以坐在后面一起听课啊,据我所知皇帝陛下改革了制度之后,大学也向普通人直接开放了吧?”
  “啊,是……是这样的。”
  年轻的军官低下头,撇开眼睛。露出一种被人识破目地之后的羞赧感。
  吉尔菲艾斯再次仔细打量眼前的年轻军官,那是多么美丽的金发啊,真可惜……那双眼睛逊色太多了。无法与灿烂的金色比拟,若是将那个眼睛的褐色换成冰晶一样澄澈的颜色就会好看很多。
  就这样,吉尔菲艾斯认识了这位经常出现在校园里的、戴眼镜的金发军官。
  年轻的军官似乎在不打仗的时候就会跑到大学里听他讲课,虽然他不知道对方的名字,对方也不知道他的名字。
  而且金发军官很少讲话。比起交流他更喜欢坐在后面跟学生们一起听课。
  时间长了之后,吉尔菲艾斯越发开始注意这位沉默寡言的年轻军官。
  他注意到那个军官把玩着脖颈中的一条挂链。好像是银制的,有相片盒的那种款式,军官托着那个盒子怔怔出神。
  大概是他恋人送的小相吧?
  吉尔菲艾斯心想,毕竟那样的人总是和自己的亲友聚少离多呢。
  红发年轻人在心里小小感叹了一下,感觉心里沉甸甸的,不过他无意去了解军人的世界,像他这样平凡的大学讲师同那个金戈铁马的世界也不会有什么交集呢。
  “军官先生,说实话我才教书没多久,请问是为什么想听我讲课的呢?”
  一次下课之后,金发军官还站在教室外的走廊里,似乎怔怔地在出神,吉尔菲艾斯就趁此机会走上前去,试着同他攀谈交流起来。
  听到这样的问话,军官褐色的眼睛眨了眨,显得欲言又止:“只是……正好感兴趣。”
  他选了一个毫无新意又最稳妥的回答。
  吉尔菲艾斯观察到那双褐色的眼睛里有些不自然的神色。
  “其实……我马上就无法听到你的课程了。”军官转了话题。
  “欸?你又要去打仗了吗?”
  “想必你已经听说了吧,我决定……不,我是说皇帝陛下决定迁都到费沙的事情。”
  “啊,是……我听说了。”
  “我以后就要在费沙工作了……”
  吉尔菲艾斯不经意间涌出依依不舍的情绪,但是他不清楚究竟是出于不舍眼前的人还是其他什么原因,他犹豫了很久才说:“那,您还会回来吗?”
  “不……或许不会回来了。”金发军官小小地牵动了一下唇角。那个动作令吉尔菲艾斯心中略略一动。
  “是吗?”红发年轻人感觉到有一根细弦勒紧了心脏,隐隐约约轻微刺痛了起来。他无法理解自己的情绪,只能跟着做出一个微笑的表情。
  “你如果看新闻的话,恩,报纸上有说过……皇帝陛下决定以费沙为作为帝国的中心,如果未来时局稳定,稳定下来的话,一定会让奥丁这里的居民也一起搬迁过去……”
  “那就还好。这样的话,未来还是有希望重逢的吧,虽然你不会再回奥丁,但是你的亲人和恋人也都会到费沙去的。”吉尔菲艾斯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这样说,可是他却莫名其妙地涩然起来:“作为军人的恋人,她……一定也非常辛苦呢。”
  虽然看不清金发军官的眼神,但是他身体轻微地晃动了一下,似乎勉强才克制住他的震惊。他摇了摇头,声音极轻,似乎极为黯然:“不,我没有恋人……或许,曾经有,但是以后再也不会有了……”
  “啊!非常抱歉。我之前注意到你……”吉尔菲艾斯的眼神向金发军官的颈部瞥去,他顿了顿,不自觉地把手里的教参书抓地紧了一些:“注意到你经常触碰那个挂链……却没想到……”
  原来是因为那个人已经不在了啊。
  不在了,是指分手或者去世?
  这样的话,他该有多么难过,多么悲伤……他那么专注地看着那个挂链,应该是很爱那个已经失去了的人吧。
  吉尔菲艾斯心想着,按下了心中隐隐鼓动的愁绪,一阵他自己也不能理解的冲动,让他冲口而出,“非常抱歉……如果那个人还在的话,他一定由衷希望您幸福的……”
  “……”
  金发军官沉默了片刻,然后笑了起来。他笑起来的时候眼角微微上扬,俊朗的脸庞似乎散发出一种令人赞叹不已的光辉。那叫人侧目的光芒非常遗憾地同他眼中黯然的深褐色格格不入。
  “谢谢你的安慰。”金发军官向吉尔菲艾斯欠了欠身,他似乎极力不想露出激动的神情,嘴角非常不自然地牵动着,“那么我,我要走了……”
  “呃……等,请等一下!”吉尔菲艾斯忽然一伸手拉住了金发军官的手。他愣住了,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有这样冒失失礼的行为,可当他的手指扣住那个人的手腕的时候,他发现从指尖传来的细腻触感,令他牵起心脏,令他的声音也有些颤抖了:“我……我叫齐格飞,齐格飞.吉尔菲艾斯。”
  “齐格飞……这真是一个俗气的名字呢。”
  听到这句话的时候,吉尔菲艾斯瞪了眼睛。他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的心脏跳得那么快,快得几乎让他感觉到心脏抽疼起来。
  看到金发军官展颜笑了起来,这个人在笑着,只是眼眸深处斑驳着一些令人无法理解的光痕,他的笑容逐渐灿烂起来,那双眼睛紧紧盯着红发年轻人的脸庞,“但是吉尔菲艾斯……很好听。就像清风抚过草地,给人一种柔软又舒适的感受。我以后……可以叫你吉尔菲艾斯吗?”
  • 本站(御宅屋)所收录作品均由网友读者自行上传,与本站立场无关
  • Copyright©2018御宅屋 All rights Reserved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