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重生之家庭煮夫格林德沃的美满生活 作者:黄沙不见羽

字体:[ ]

  《重生之家庭煮夫格林德沃的美满生活》作者:黄沙不见羽
 
 
序章
  冰雪的世界,听到这个词,充满希望与爱的人心会浮出一个晶莹的童话世界,但这里的冰雪- yin -沉地如被诅咒了一万年。冰淩被风卷过,撞到狭窄的窗缝上,发出凄厉的号叫,让薄毯下的人不得不睁开眼睛,格林德沃皱着眉,有点不满地盯着天花板上灰扑扑的颜色。
  他时日不多了,他知道,连家养小精灵都隔两天才能想起来给他送一次饭,即使如此,他对食物也不太热衷了。所以他知道,死神要来带走他。他甚至开始考虑,见到死神的时候,应该怎么应对。报以这个他曾经想凌驾于上,但愚弄了他的朋友一个嘲笑?
  他的朋友,敌人,信徒还活着的都不多了。想到这里,他从枕头下摸索出一张报纸,上面的日期也过了半年多了,他还留着,是因为上面有邓不利多的讣告。他看着报纸上的相片,里面的老人温和而睿智地冲着看报纸外的人,这让格林德沃忍不住伸出手摸上这张照片。
  这也让他看到自己瘦若枯柴的手指,他的眼神- yin -沉地盯着自己的手指与指下的照片,慢慢地,他唇角勾出一个冷笑,没有牙齿的口腔挡不住透过窗缝透入的冷风,让他呛咳了一声。
  这和昨天梦里的他有天壤之别。
  并不是他不做梦,但他做得很少,梦到的也大都是过去,有时候会是无意识的预知,但很少有虚幻的美梦。然而事隔多年,他突然梦到了这样一个不现实的虚幻的梦,梦里近百岁岁的他还很健硕,发脾气咆哮起来仍能让年轻人缩起脖子。梦里他有波澜壮阔的一生,改变了魔法界懦弱的状况,虽然曾独断专行,却也逐渐改变,敢于用人,仍是欧洲大陆实际的管理者。重要的是,邓布利多一直在他身边,即使不能日夜陪伴,也还是携手到老。他们年轻的时候,有争吵,有分离,有恨到想让他下手掐死对方的冲动,但也艰难前行,找到适合魔法界改变的道路。
  他们在年近一百岁的时候,去戈德里克山谷给波特家新出生的小儿子送祝福,新老朋友欢聚一堂,拉花里变出一个奇怪的巫师帽,旁边的人给邓布利多戴上,他们都笑弯腰。
  生活看上去如此美好,如此完美!
  格林德沃眯着眼睛想着梦里的邓布利多,最后露出低低的笑声,他的声音越来越大,那笑声嘶哑,带着癫狂,如一头雪狼的低哮。但没有人听见,也不会有人理睬。
  当初他给纽蒙迦德设置了层层魔法,让那些想劫狱的人绝望而归,现在于以关押自己,也没有人能越界。只有执法部偶尔会来看看,以防万一。而随着英国新任黑魔王的再次崛起,和他的衰老,已经没有人顾得上纽蒙迦德了,曾经叱咤欧洲的老魔王,已经渐渐被人遗忘,即使有人在巧克力蛙的人物画片上看到他的名字,也会在想这个人是谁。
  那些传奇中的人物,无论光明与黑暗,都会渐渐变成魔法史上枯燥的名字,最后成为学生们头大的考卷内容,考完就丢到脑后。他被关了五十年,对着这只能透进一点光的细栏石窗,他思考了无数,甚至有时候他能对着窗户,睁着眼睛,两天都不睡觉。一开始还有警卫的时候,都颤栗地看着他这副模样,生怕他又要越狱。
  倒不是没有圣徒想救他,但渐渐地,也就消声匿迹了,只留着他对着这一小块天地,一小片光源,看着狭窄的风景。
  报纸上说,老魔头将在自己造的监牢里,体味他对别人造成的伤害。他第一次看那份报纸的时候就笑了很久,把门外的警卫吓得发抖。他看着那些被吓得瞪大眼睛咬着牙盯着他的警卫,心里冷笑:老朋友,他们都不相信你施的最后一道魔法。
  正是邓布利多给他的牢房施了最后一道魔法作为保障,既可以防止劫狱,也可以保护他的安全,他才能安心地住在这里五十年。他曾经也对着这片天地指手划脚,咆哮怒吼,咒骂命运,诅咒邓布利多这个背叛者,慢慢地,他也就不生气了,他甚至能在执法部的人来时给他们一点幽默感,看着他们气得想取他- xing -命,却越不过邓布利多的防线。
  时光带走了他的健康,野心,也带走了他的脾气,他变得懒散,除了看报纸,就是回忆往事,有时候一个对着一块砖自言自语。但他毕竟老了,有时候他梦到过去,也会控制不住的呓语。
  这些片段的呓语被警卫传了出去,没几天报纸就写着《老魔头终于透出忏悔之意》,让他笑得前仰后合。
  忏悔是什么?他为了什么要忏悔?又为了谁忏悔?跟从他走上这条路的圣徒?那是他们自己的选择!站在对面的人?这是你死我亡的战争!人走到现在的道路都有自己的选择,对抗或支持,所谓绝对的黑白,根本不存于世!
  他或许有对不起的人,但他这一生,没什么需要忏悔的地方!他对得起自己为之努力的梦想,一路战斗到结束,只不过是他失败了而已。即使战败,他格林德沃也没有被打倒!他敢去面对所有人的质疑,也敢于去面对死神!
  他把报纸放回枕头下面,看着这座小牢房。现今,除了他自己防御魔法以外,最后一道防线没有了,因为邓布利多,没有了。
  这世上,还能理解他,能和他的思维对等,能真正说得上话的人,已经去见死神了。不知道在死后的世界会不会遇到这位老朋友,老情人,老对手,自己还有很多问题,很多话,倒是想和他聊聊。但他们浪费了五十年,没有再说过一句话。
  没关系,反正这一辈子已经这样过去了。该握过的权,享过的福,爱过的人,受过的罪,他都经历过了,他格林德沃的一生,足够精彩。
  他喋喋地笑着,缩进自己的薄毯里,闭上眼睛,等着死神。如果邓布利多陨殁,新的黑魔王,总会找上门来。不为别的,只为那毫无意义只能踩在别人之上的目的。
  格林德沃渐渐开始不知道时间过去多久,但他的猜想却不会让他失望,他慢慢从薄毯里探出头,看着面前这个破破烂烂的黑魔王,大笑出声。
  谁能凌驾死神?无论是死亡圣器,还是魂器,都是死神的玩具!谁也不能凌驾他,谁也不能拥有他!只能在生命终结时,笑着给他一个拥抱,这才是死神!这才是死圣!
  绿光之中,格林德沃松了口气,模糊地想:他不后悔,但如果有机会,他确实想和一个人说一声,对不起。只有那一个人,他们浪费了彼此的生命,彼此的爱与时光。
  不过没关系,他笑着闭上眼睛,下辈子不见,不再浪费。
  阿尔,祝你下辈子有一个完美的人生。
  他想着,却被灰尘呛入肺中,不由咳了几声,错愕地想:这破烂黑魔王连个阿瓦达索命都施得这么差?还得两次才能要人命?难怪哈利波特成为大难不死的男孩呢!
  他不满地睁开眼,准备要好好地嘲笑一番,但目之所及,他看到的是瑟瑟发抖的学生,以及炸裂的教室和倒在地下的男同学。他茫然地抬起手,看着自己依旧光滑的皮肤,上面还有十六岁时实验一个危险黑魔法留下的还未痊愈的一块疤,手中是他那长了三根倒刺的旧魔杖。
  他掐了一下自己,发现特别疼,那就不是梦!
  倒吸一口凉气,他愤怒地瞪向面前的其它人。他诅咒那该死的死神!就算上辈子他想凌驾于死神之上,也不能被这样嘲弄他吧!
  去他妈的死神!
 
 
第1章 
  即使再来一次,也不能阻挡他被学校开除的结局。格林德沃这次连和学校争辩一下,甚至冲他们扔个白眼的心思都没有,他冷漠地听着老师们痛心疾首与遗憾的宣言,连骂人的力气都生不出来。
  童话里说复活石复活了三兄弟中老二的心上人,但对方因为不属于这里而觉得很痛苦。他曾对这段故事报以嗤笑,现在想想,真的是太痛苦了。
  为什么要再活一次?为什么要打扰死去的人?他并没有任何心愿!他不需要再活一次来解决不可调和的矛盾,世界与他分立两端,不肯给他一个桥,他曾经以为唯一可以让他和世界联合的桥早就离他而去了。
  更何况他上辈子临死前明明自己表示不再和那个人相见,不再打扰他的生活,难道现在是要让自己打脸吗?
  他的怒气无法消耗,他只想破坏!
  老师们还在念叨不完,他突然转过头来,冷冷道:“不就是开除吗?既然已经准备开除我,我是不是可以走了?”
  德姆斯特朗的教授们一时噎住,然后看这个男孩说完这句话,头也不回的大步离开,似乎他比他们还愤怒。校长气得要发抖,半天才冲着他的背景大喊,过大的力气荡起的回音惊响了走廊了画像:“你这辈子都不要回来了!”
  谁要回来!格林德沃一进宿舍,就看到其它男生都站了起来,本能地靠在墙角上,惊恐地盯着他。他不由皱眉,这让他们继续缩小自己的存在感。他看着这群白痴,几乎想怒吼一声:怕什么,我又不是伏地魔!
  你以为你比伏地魔好到哪儿去?那些不如你的人,都被欺压,甚至屠杀。心底里有一个声音平淡地告诉着一个事实。
  但这世上本就是弱肉强食,自己没本事,就别怪不能保全自己,那就在生命的洪流中找个强者靠山,或者自认服输吧!他冷冷地对着那个声音自语。
  不是这样的,不是,盖勒特!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希望,你强行地把他们掐断了,仗着你力量强大。强者纵然扔有无可匹比的力量,却也并没有权力挡下弱者前进的步伐。那个熟悉的声音,那决战前,依旧试图和他讲道理的声音回到他脑中。
  是什么让邓布利多有了这样的领悟?是阿利安娜的死吗?他想着那个早夭的女孩,挥挥魔杖,他所有东西都迅速地跳进他的箱子里。随着箱子合住后一声响动,墙角的男孩子们再次不安地向无处可逃的墙里挪了一下。箱子跳了几跳,跳到他脚边,格林德沃转过头来,冷淡而嘲讽地道:“再见,先生们,祝你们自由。”
  男孩子们不知道该说什么,格林德沃却昂起头,不想再看这学校,拎着箱子出了校门,立刻幻影移形了。
  格林德沃庄园已经接到了学校送来的信,面对他的离开,他的家族并没有说什么,反而骂着德姆斯特朗的懦弱。格林德沃听也不想听,直接进了自己的屋室,施了个隔音咒,把自己抛上床。
  这一天中,他经历了死亡,再生,咒骂,退学,感觉自己神经即将烧断,即使如此,他没有立刻进入睡眠,他盯着墙上不知道什么时候他刻上去的死圣标记,手指摸上去。
  掌声,尖叫,死亡的血液仿佛还在昨天,黑纱下圣徒兴奋的脸依旧清晰可见,蓝焰下的郊忠,被权柄在手的甘美,在触到这个标记时,仍然让他的血液沸腾。
  他喜欢这种感觉,即使再活一次,他也喜欢,喜欢让别人仰视,崇拜,喜欢一言决定他们生死的快感。
  但这种快感,起伏,精彩他都体验过了,即使再来一次,他可能比以前做得更好,这又有什么意义?他毕竟是个一百多岁的老头子了,他也感觉到了疲倦。死亡本来是可以洗清这些疲惫,可死神不想放过他。
  或者他现在就应该把纽蒙迦德建好,主动呆在里面,直到下一次死神光临?
  他在家里呆了一周,每天吃了睡,睡了吃,就算吃也心不在焉,睡觉也很无聊。看他呆滞的状态,他的家人终于受不了,在一次早餐上,突然向他发难。
  • 本站(御宅屋)所收录作品均由网友读者自行上传,与本站立场无关
  • Copyright©2018御宅屋 All rights Reserved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