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药许】愿者上钩 作者:我就存一个

字体:[ ]

  《【药许】愿者上钩》作者:我就存一个
 
 
第1章 
  “……冲绳方面检查过,这条救生艇不是自己漂流到冲绳海滩,上面曾经有过人,在艇里还找到一件潜水服。日本人想核实一下咱们的乘员名单,毕竟这对他们来说,万一真有人从那登陆,就算是偷渡入境了。”
  许愿听到这,心里突然咯噔了一下,一种潜藏在心底的希望突然又不受控制地冒上心头。
  这时,四悔斋的门外突然有敲门声传来。
  许愿愣愣地看着门口,也没听清电话里的大副接下来说了些什么,含糊了几句就挂了电话。他走到门口,重重地深呼吸了一口气,打开门。
  “许愿呐,你在家啊,怎么老半天不开门呢?”房东太太笑呵呵地站在门口。
  许愿的心一下子沉了下来。他到底在期待些什么?期待来的人是药不然吗?明知那是不可能的,便是大副说的没错,药不然那个人精真的逃了,以他现在的通缉犯身份,也不可能堂而皇之的来找他。
  想起药不然之前同他说的“你以为我想见你啊,每次都臭着一张脸”,许愿便在心里苦笑了一下。“您有什么事,我记得房租还有几天才交吧。”
  “呵呵,房租不急。是这样的,我有个远房亲戚的闺女,今年二十六了,长相老漂亮了。我记得小许你好像还是单身吧,有没有兴趣回头一块吃个饭聊一聊?”
  许愿哭笑不得。这都什么跟什么呀。他这才想起,之前答应黄烟烟,等老朝奉的事情结束之后便好好和她谈一谈的,但是等他回到北京这么长时间,都因为药不然和五脉的事情心神不宁,把这事都忘干净了。“谢谢您,不过我有……”
  “哟哟哟,许哥您这桃花可够多的,怎么这么多年就没人给我介绍对象呢?”突然,一个熟悉的声音让许愿整个人都僵住了。只见药不然拖了个行李箱,穿了件白衬衫和牛仔裤,头上戴了顶帽子,还带了一副大大的墨镜,笑着一边给他打招呼一边往这里走过来。
  这是通缉犯该有的样子吗?这整个一度假回来的富二代!
  药不然笑嘻嘻的走过来,对着房东太太说:“真不好意思,咱们许哥早就有女朋友了。您那亲戚的闺女有多漂亮,介绍给我成不?”
  “你是……”房东太太仔细打量了一下药不然,问道,”许愿,这是你朋友?”
  朋友?仇人?许愿竟一下子也无法定义,只能先点了点头,把房东太太打发走再说。“是,刚从……国外回来,呵呵,他一向这么口无遮拦的,您别放在心上,当他说话是放屁就行。”
  “啥啥啥,啥叫当我说话是放屁啊。”药不然不满地叫道。
  许愿咬着牙瞪他:“你信不信我立刻报警!”
  “好吧好吧。那我不说话总可以了吧。”药不然撇了撇嘴,对房东太太笑了笑,“您先跟许愿聊着,我先进去把行李放了,失陪。”说完,他径自推开四悔斋的大门,提着行李走了进去。
  许愿眼睛都瞪得直了,眼睁睁看着药不然一边还对着他眨了眨眼睛,一脸坏笑着走进四悔斋。这什么状况,这拿四悔斋当他自己家了不成!
  好不容易等他打发走房东太太,气呼呼的冲进四悔斋要找药不然算账,一进门却发现药不然正站在他的柜台边上,手里拿着他们第一次见面时药不然送他的那块和田玉片把玩着。药不然看许愿进来了,笑着扬了扬手道:“哟,大许你这跟人商量相亲的事,烟烟知道了可要不高兴了。”
  谁跟人答应相亲了!许愿关了四悔斋的大门,走到药不然身边,顿了一下,伸过手去。
  药不然愣了一下,笑着把和田玉片又放回了许愿的手里。“瞧你这抠的,送你的东西哥们儿还能贪回去不成。早跟你说了,这东西哥们儿家里一万多片呢,不稀罕。我不过是看见你竟然没卖,还放这里,一时怀念,拿来看看。”
  许愿哼了一声:“我这小店,自从你来过后就没过过安生日子,更别提做生意了。”
  药不然听了哈哈大笑:“哎哟这也怪哥们儿?哎好好好,我的锅行了吧。”
  许愿没接他的话,冷冷地看着他,沉默着。药不然看见许愿这副模样,也有些自讨没趣,摸了摸鼻子,把眼神转到其他地方去。
  两人就这么沉默了许久,终于还是许愿先开了口。“爆炸是你干的?”
  “是。”
  “你早就算好了用救生艇逃命?”
  “不错。”
  “你加入老朝奉,到底是为了什么?”
  “我以为以我哥的智商,早就猜出来了。”
  许愿一下子揪住药不然的领子,一字一顿的说:“我要你亲口说!”
  药不然看着许愿,叹了口气。“好吧,我说,是为了我太爷爷。”药不然一五一十的把他从发现药慎行这段往事中的疑点开始,到自己调查后对五脉失去信心,再到利用老朝奉的力量来探究真相都说了出来,就像说着别人的故事一样,没有成功的喜悦,也没有一丝的后悔。药不然当年对许愿说过,他有自己的理想,一开始许愿以为是摇滚,后来以为是老朝奉能给他的利益,但是直到现在,许愿才真正明白药不然追求的是什么。
  难怪,药不是会说他和药不然是一类人。都是看似很蠢却那么执着的人。
  “为什么你会来找我?你忘了自己是个通缉犯吗?”
  “记得啊,你不是还说要亲手抓我进监狱嘛。”药不然笑了笑,“本来我是想过的,要不就在日本呆一辈子算了。不过最终我还是回来了。”他顿了一下,说,“因为我挺想见见你,跟你把没说完的话都说了。”
  许愿冷冷地瞥了他一眼:“说完了吗?”
  “差不多了吧。”
  许愿拿起电话:“那我报警了。我可不想我这小店因为窝藏通缉犯而被查封。”他将话筒放到耳边,静静地看着药不然,却发现他并没有阻止自己。
  许愿有些惊讶:“你……不想再说些什么吗?”
  药不然摊了摊手,往沙发上一靠:“还有什么可说的吗?我刚刚都承认我做的事了。哎对了你录音了没啊,这可都是证据。”
  “你!”许愿气得说不出话来。一边是气药不然明明杀了人却还一副理直气壮的样子,一边更是气自己竟然下不去手打这个电话。明明他早就发过誓,要将药不然亲手抓住绳之以法,但现在人就在他面前了,他竟突然没了勇气。
  这人替老朝奉做了那么多的坏事,却也是他给了老朝奉最狠的一刀。他救过自己的命,不止一次,是他的恩人,他的搭档,他的……哥们儿。许愿抓着电话,手紧紧地握住,却始终不敢去摁那几个简单的数字。
  这一刻,许愿几乎是希望药不然说些什么来解释的。说他是迫不得已的,说他是为了取得老朝奉的信任才做那些事的,这样自己心里会好受些,也许会放下手中的电话,但是药不然始终一言不发。
  药不然盯着许愿,见他眼睛都快发红了,突然扑哧笑了一声:“大许,你不会是舍不得报警抓我了吧。你当初可是信誓旦旦的呀,怎么,现在心软了?”
  许愿狠狠瞪了他一眼。为什么这人可以无耻到这种地步,连他这样的小心思都要戳穿。
  “行了,哥们儿知道你舍不得我。”药不然笑了笑,伸手拿过许愿手中的话筒,重新放回到座机上。“所以,我帮你做了决定了。”
  许愿突然心头一跳,正想说话,门口已经传来了警笛的声音。
  “你早就自己报了警?”许愿目瞪口呆地看着药不然。
  “对啊,帮你减轻负担嘛。”药不然从沙发上站了起来,伸了个懒腰,回头朝许愿笑了笑。
  方震已经推开四悔斋的门走了进来,看了药不然一看,又看了看许愿,走过来拿手铐铐住药不然。“走吧。”
  “等一下!”许愿下意识地出声。方震和药不然同时回头看他,许愿却突然不知说什么才好。他张了张嘴,想说的话就在嘴边却怎么也发不出声音。好久,许愿才憋出一句话来:“药不然的事情,刘局和黄老爷子知道了吗?”
  方震点了点头:“他昨天就给刘局打了电话,让我们今天这个点来四悔斋抓人。”
  许愿呆呆的看着药不然,却见药不然对着许愿笑了一下:“哥们儿,拜拜。”
  许愿就这么看着方震带着药不然出了门,听着警笛的声音渐渐远去。许愿瘫坐在沙发上,心中百味陈杂。他曾经想过一万遍与药不然重逢,然后抓他进监狱的场景,却没想到,当事情真正发生时,心里会这么的疼。
  TBC
 
 
第2章 
  许愿在沙发上静静地坐了许久,直到有街坊邻居过来敲门问他出了什么事。许愿勉强笑了笑,说他朋友刚从国外回来,可能私带了什么不能带的东西,所以警察来问问。打发掉邻居们之后,许愿又站在门口愣愣地看了会儿因为夕阳而被映得发红的天空,关了四悔斋的门出去买菜。
  就像许愿每天做的事一样,去菜场买了块肉,买了条鱼,回来自己烧了晚饭,仿佛今天下午药不然从来就没出现过一样。许愿心里憋了口气,虽然他也不知道自己在生谁的气,但就是憋屈的很。他煮了碗红烧肉,把鱼也蒸了一下,再热了热中午吃剩的蔬菜,盛了一大碗饭吃了起来。
  药不然这混蛋,莫名其妙的出现,然后自说自话,自导自演了一出就又莫名其妙的走了。把他这里当什么,当剧院?那他呢,当个观众吗?把人当傻子耍也要有个度。这种人,活该蹲监狱蹲一辈子。
  许愿愤愤地吞了一大口饭,噎着了。
  他赶紧喝了口热水,咳了两声,这才把饭咽下去。
  但是胸闷的感觉并没有消失,许愿放下手中的碗,愣愣地盯着没吃完的饭菜,苦笑了一下。承认吧,他就是舍不得药不然。许愿曾经想过最坏的打算,不过是有人通知他找到了药不然的尸体;再好一点,便是药不然一辈子躲在国外不回来。
  许愿觉得自己真矫情。一方面他知道药不然杀了人罪行累累,一方面却又不忍心见他在牢狱之中度过一生。
  突然,许愿想起了药不然留在他家里的那个行李箱。难道他会有什么东西留给他吗?许愿立刻放下饭碗,找到药不然留下的那个箱子。行李箱没上锁,许愿犹豫了一下,打了开来。
  行李箱里东西不多,只有几件换洗的衣物,还有牙膏牙刷什么的,除此之外什么都没有了。许愿不甘心,又仔仔细细地重新找了一遍,还是什么都没发现。他这才失望的合上行李箱。
  • 本站(御宅屋)所收录作品均由网友读者自行上传,与本站立场无关
  • Copyright©2018御宅屋 All rights Reserved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