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温清]山中客 作者:不许睡过头/苏迟不许睡过头/白夜笙

字体:[ ]

  [古剑二][温清]山中客
  作者:不许睡过头/苏迟不许睡过头/白夜笙
  文案
  古剑奇谭二同人。
  温留X清和
  ——山居自是山中客,不羡鸳鸯不羡仙。
 
  内容标签: 灵异神怪 仙侠修真
  搜索关键字:主角:温留,清和 ┃ 配角:夏夷则,南熏真人,逸清 ┃ 其它:古剑二,温清
 
 
 
  【第一卷 山中客】 
  ——山居自是山中客,不羡鸳鸯不羡仙。
 
 
第一章 山中客·01
  清和在数钱。
  他随身有一锦袋,内装金银铜币,还有个绘着防水符咒的小小漆盒,用来保存银票。不过如今银票是一张也没有了,而掏空身上的锦袋,数来数去,也只得十三两银又二十一文。
  一坛二十年分的九酝春酿,可远远不止这个数。
  太华山地位尊贵的诀微长老摇头叹气,神色无奈,横一眼卧在身旁若无其事的妖兽乘黄:“告诉过你多少次,不问自取是为贼。这人间的一切物事,都要拿银钱来换。怎还是不长记- xing -?”
  温留把头一偏:“老子偏偏看上了!你不乐意,叫上那卖酒的过来跟老子打一架。要能赢了,老子心甘情愿送回去!”
  清和伸手在他额上弹了一指头:“无理取闹。”
  他掂了掂手里银两,又颇为不舍地摸一摸腰侧酒壶,站起身来,朝着不远处的酒坊走去:“过来。一会儿向店主好好陪个不是。”
  温留闻言,瞪圆额上六眼,挣扎起来:“老子不去!”
  清和微微一笑,拈指成诀,妖兽足下顿时流转出冰蓝色的法阵光华。温留在法阵里逐渐褪去皮毛,化作人形,仿佛被无形绳索缚住一般,同手同脚地跟着清和的步子往前走。
  “臭道士!”温留破口大骂,“不识好歹,老子拿酒回来还不是……”
  他忽而悻悻收声,吞回了后半句。
  哼……下次再也不给这好酒的道士搜罗名酒了,简直是好心当作驴肝肺,可恶至极。
  温留忿忿想道。
  清和似是读懂他的心思,不由莞尔:“心意领了。只是往后不可偷窃。”他在酒坊门前顿足,将身后不甘不愿跟着的温留往里一推:“道歉去吧。”
  温留素日待在太华秘境里,极少下山,对人情世故知之甚少。甚至还保留着做妖兽的习- xing -,看见想要的东西,只凭实力抢走便是。清和这次带上他下山游历,一路上遭遇的这种麻烦数不胜数,替他向人赔了无数的不是,也赔了无数钱财进去。
  清和随身带的钱财本就不多。他倒是搜罗了不少奇珍异宝,不过大多都放在太华山上,想着这次出行不过是去寻访些名山大川、福地洞天,一路上只有吃住需要银钱,花销不会太多,就没带太多金银之物。
  不料自家养的血契灵兽败家起来如此厉害。仅仅三五天的功夫,不仅把他身上汇丰楼一百两一张的十张银票挥霍一空,连换做零用的散碎银两,也已经不剩多少了。
  温留走进酒坊,径直把手上酒坛子往柜台上一撂,语气不善:“还你。”
  酒坊掌柜正拨着算盘,被这番动静吓了一跳,抬眼看时,忍不住后退一步,腿脚有点发软。
  ——面前这个一脸凶相、又高又大的男子,看起来实在不像善茬。特别是那双眼睛,深碧颜色,幽邃如带重影,只对视一瞬,便觉得心里透凉,仿佛刀兵过体。
  这家酒坊规模不小,远近闻名,掌柜开门迎八方来客,眼力自然不凡。他忍住心悸,再度端详温留一眼,发觉他面容不似常人,特别是额上有奇诡纹饰,好似眼瞳。一身妖异之中,却隐隐有至清之气。
  掌柜的勉强镇定心神,看向温留放在柜台的酒坛:“敢问客人,这是……?”
  温留冷哼一声:“你埋在后院树根底下的酒。”
  “什么……!”
  掌柜大惊失色,连忙宝贝一样将酒坛抱过来,低头查看时,发现坛口泥封已被拍开,破坏了卖相,顿时痛心疾首:“这、这是怎么回事……可怎么好……”
  他年近五十,鬓发斑白,抱着酒坛捶胸顿足,几乎落下泪来:“我儿娶媳妇的本钱……”忽而想起温留这人,也没有方才的怯意了,猛地从柜台后探出身,一把擒住温留手腕,连声道:“你偷了我的酒!是也不是?咱们这就去见官!”
  温留心里本来不快,被老头儿揪住更不耐烦,腕底运力,将掌柜震开三步:“啧,老子来都来了,还跑不成?”
  说罢,扔过去一个钱袋。
  掌柜慌忙数了数里面的银两,额头见汗,连连摇头:“不够不够!我这是埋了二十年的九酝春酿,以前是可以做贡酒的!价值不下百金!被你挖出来坏了封口,就卖不上价哩……你这点钱,还不足二十两,哪里够赔!”
  温留哪里是他能吼的?清和尚且还能说他一说,换了别人,那是谁也不买账。当下便把柜台一拍,声音震天响,压得掌柜耳膜发疼:“老子还了你酒给你了钱,老东西还想怎样?!”
  他心生不悦之下,声音里隐隐带上了内力。音波过处,酒坊里炸裂了无数酒瓶酒罐酒瓮,就连大堂里几桌坐着吃酒的客人手里酒杯,也经不住这力道炸得粉碎。
  清和站在门口,将这等情状尽收眼底,忍不住叹息摇头。
  掌柜在温留气势十足的瞪视下,心里直发抖,却不肯轻易低头,还要与他理论,忽见门口竹帘掀起,走进一个道人。
  道人衣着朴素,手里握一柄拂尘,眉心纹一道法印,面容清朗,皎皎如长空皓月。周身上下并无华贵装饰,却自带一股超尘脱俗之气。掌柜乍眼望去,只觉这人仿似是从云端信步闲庭走出来一般,从容自若,教人不由得心生好感。
  “老丈莫恼,我替家童陪个不是。”清和含笑开口,语意温润,“家童随我在山间修行,少涉人世。见贵店藏有好酒,起意窃走,是山人教导无方。如今这坛酒既坏了品相,不好卖,掌柜不妨按原价卖与我,如何?”
  他说话不疾不徐,声音漫如流水,已使人升起十二分的好意。掌柜内心稍定,瞄一眼双手抱胸的温留,咂摸着“家童”俩字,心里暗想,也听说过修行的道士会随身收几个童儿,看顾丹火照料起居,可这位道长……这位道长收童儿的眼光,也忒奇怪了。
  某个“道童”也很不高兴,对着清和横眉怒目,面色难看。
  掌柜做了这许多年生意,十分擅于人情世故,此刻换上一副笑脸,清了清嗓子:“道长有所不知。这九酝春酿是前朝贡酒,价值不菲,这一坛子是我二十五年前埋到地下的,打算待我儿子娶媳妇的时候挖出来卖了,换做彩礼钱。前些时候城里的何员外出价一百两要买,我嫌价低,也没卖呢!”
  他一张口便滔滔不绝,无非是想多要些好处。清和素来好酒,又岂不知道这坛九酝春酿该当价值几何?不过当下并未计较,温声道:“在下身携银钱不多,怕是无法付足现银。不过……或许此物可抵押一二。”
  一只碧玉做成的酒壶被道士轻轻放上柜台。
  掌柜微微眯起眼睛,伸手去拿,半途却被那个不讲理的“道童”截下。
  温留眼中冷光闪动,并不理掌柜,转头看向清和:“老子不干。”
  这酒壶以暖玉雕成,通体碧青,触手生温。其上纹有莲叶莲花并采莲舟,栩栩如生。是温留前些时候在一家玉器店看中,依然“不问自取”地拿过来,送给某个爱喝酒的道士。无奈道士不领情,除了向他好一番说教之外,还心甘情愿地被玉器店主狠狠敲了一笔,囊中顿时易主了五百两银票,让温留心中憋气。
  他拿走这些凡间俗物,又不是为了据为己有。不过是看着适合清和,送到道士面前,想让他高兴罢了。清和屡屡不解好意也就罢了,反而一一找上门去给人送钱,竹杠被敲了无数回,冷眼也吃了无数记。清和虽然不甚在意,温留却很不痛快。
  就像这个碧玉酒壶,清和明明用得很顺手也很喜欢,此时还要拿出来给掌柜,温留顿时就怒了。
  “这酒壶值五百两。”温留冷冷扫了掌柜一眼,松开捏着他的手,“抵押在这里。老子三天过后拿着钱来赎,敢磕着碰着一丁点儿,要你的小命。”
  掌柜被他眼中一闪而过的杀意震慑,微微打了个寒颤,慌忙不迭地点头。
  他颇有几分眼力,看得出这碧玉壶的价值。
  温留说罢,也不再理会清和,大步出了酒坊。
  清和站在原地,看着他头也不回的背影,稍稍怔住,继而失声一笑:“这真是……罢了。劳烦老丈,保管好此壶。三日后,在下备足银两来取。”
  掌柜点点头,又想起一开始被温留掷过来的钱袋,犹豫着要不要先还回去,低头沉吟了一瞬。再抬头欲开口时,忽而发现,那道士不知何时,已然踪影全无。连同自己手里的钱袋,也消隐不见。
  “这、这……”掌柜内心惊疑不定,连忙扑过去拿稳了酒柜上留下的碧玉壶,只怕连这个也一并消失,“大白天的,见鬼了不成?”
  ——TBC——
  *赚钱养家吧,大黄
 
 
第二章 山中客·02
  温留很不高兴。
  他不高兴的情况分很多种。如果是跟清和大声吵架,那么就是非常普通的不高兴,通常清和只要稍微安抚一下,等妖兽的气- xing -一过,就什么事都没有了。如果是暴躁地逮着山石树木一通狠揍,那么不高兴的程度就要比吵架高一点点,需要清和好声好气地跟他讲很久的道理。
  不过,如果温留已经不高兴到连清和都不理不睬,程度就很严重了。清和顺个毛或者讲两句好话,是绝不可能奏效的。
  眼下就是这么个情况。
  清和仍在和他交流:“我不是不想要那个酒壶……只是你窃人藏酒在先,无论如何,也该是我们赔礼。”
  化回原身的妖兽充耳不闻,脚下生风,试图把道士远远甩在身后。
  总之你就觉得老子是个大麻烦……温留在心里愤愤地想。
  清和深知他的脾- xing -,丝毫不恼。想了想,似模似样地一声长叹:“堂堂妖兽乘黄,为了几百两银子生气。传出去……”
  传出去,那些小妖们岂非笑掉大牙?
  • 本站(御宅屋)所收录作品均由网友读者自行上传,与本站立场无关
  • Copyright©2018御宅屋 All rights Reserved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