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我英同人)[轰出胜][ABO]无题 作者:无证司机

字体:[ ]

  《(我英同人)[轰出胜][ABO]无题》作者:无证司机
  文案:黑道paro,自我满足产物,胜(A)出(B)/轰(A)出(B),大三角让我快乐
 
 
第一章 
  01.
  轰焦冻第一次见到爆豪胜己所谓的“未婚妻”是有些吃惊的。
  他的目光不自觉落到那个男人身上。他穿着一件合身的小西装,长得瘦高而挺拔,正面一看却是张娃娃脸,雀斑更是减龄,而那双眼睛让他想到了春天抽芽的第一抹绿色。
  他安静地端坐于宴会的角落里,既无焦躁不安之色,也不过分低沉沮丧——这可和轰焦冻预想中的情况完全不一样。毕竟他收集到的情报告诉他,爆豪胜己非常不满意父辈的指腹为婚,加上“未婚妻”还是个Beta,他不止一次在众人面前羞辱自己未来的配偶,说他是个“废物”。
  他不动声色地接过侍者手里的酒,轻抿了一口,酒味辛辣中带着一丝甘甜,他不欲再饮,余光却看到爆豪胜己从楼上走了下来。
  作为爆豪家的家主,爆豪胜己显得有些过分年轻了,但在场却没人敢小看他——这个年轻人甫一上位就表现出了不容置喙的铁腕手段,将所有不服他的人全部送进了坟墓,不出三年就让曾经摇摆不定的上鸣家和切岛家成为了坚定的追随者,俨然形成了一个根系稳固的利益团体。
  即使穿着正装,这位家主却全身散发着强烈的暴力而冰冷的气息,西装的每一根线条都展示着他强大的力量,那锋利的五官和赤红色的眼眸几乎能叫人看一眼就喘不过气来。轰焦冻又喝了一口酒,觉得自己的情报网似乎也没错——爆豪胜己是个有着绝对控制欲的暴力狂徒。
  “哈哈,爆豪你真的跟西装太不搭了!”
  上鸣电气完全没被吓到,他像个误入宴会的相声演员,孜孜不倦地为大家带来欢乐:“我觉得你这个样子下一秒就要抽出一把砍刀了。”
  他的捧哏——切岛锐儿郎一脸受不了的模样,给他塞了个水果:“你少说两句吧。”
  爆豪胜己:“你闭嘴,白痴脸。”
  这次宴会是上鸣电气的生日会,几乎全市所有有头有脸的人物都齐聚在此。轰焦冻目光扫过几个眼熟的脸,又看到了爆豪胜己的那位“未婚妻”。他还坐在角落里,正和一个女孩子聊天,轰焦冻认出那是丽日家的千金丽日御茶子。两人似乎聊得还算开心,轰焦冻捕捉到了他脸上一闪而过的笑意,随即就感觉到一道视线投到了他身上。
  轰焦冻转身,正是爆豪胜己。他用一种绝对算不上友善的目光把轰焦冻从头到尾扫了个遍,接着露出个有些轻蔑的笑:“那个废物有什么好看的?”
  真没礼貌——轰没想到自己脑子里率先想到的居然是这个,随即他平平淡淡地回答道:“因为他跟这里的人都不太一样。”
  话音刚落,他就感受到了爆豪胜己那来自于Alpha本能的敌意。
  Alpha和Omega可以算得上是最动物- xing -的两类人。而Alpha对伴侣的占有欲和保护欲尤其可怖,哪怕爆豪胜己并没有多喜欢他的伴侣,这一瞬间他的动物本能也让他下意识地沉下脸:“你什么意思。”
  上鸣此时从中打断了两人:“这不是轰家的小少爷吗?我就说怎么今天没看到你父亲,好久没看见你,快跟我一样帅了。”
  轰焦冻不咸不淡地点了点头:“他有事,由我代为祝贺。”
  上鸣哈哈笑了:“你跟你爸一样喜欢板着脸啊。”
  切岛好想把这个家伙的嘴缝上:“别说了。”人家脸都黑了。
  切岛目送轰焦冻离去,忍不住感叹:“听说他不愿意继承家业,还离家出走了好几年,被他爸给抓回来了——真是个人物。”
  轰家以军火生意起家,盘踞此地数十年,可谓一颗“根深蒂固”的大树,近些年轰炎司已经由黑转向白,但仍把军火这条路子牢牢抓在手里。
  跟不进则退的他们不一样,轰焦冻从出生就含着金汤勺,确实称得上是个“小少爷”。上鸣电气还想听切岛八卦一下小少爷离家出走的细节,就看到爆豪胜己一个人朝着绿谷出久的方向走过去了,他马上换了个话题:“诶你说,爆豪到底喜不喜欢绿谷啊?”
  “……”切岛心想我怎么知道我又不是小叮当,“你一个男子汉怎么这么八卦?”
  上鸣也不生气,他摸着下巴沉思了一会儿,看到爆豪低下头跟绿谷说了几句话:“我觉得爆豪他不懂爱。”
  这话对上鸣来说太有哲理了,让切岛忍不住怀疑小伙伴今天是不是真的成长了一岁,就听到上鸣又补充了一句:“他只懂做/爱。”
  “……”切岛。
  “我要把这两句话记下来,等他们结婚时就这么说!”
  “……千万别,你可能会被揍死。”
  闲聊而已,上鸣亲切地搂住了切岛的脖子,要跟他一起去喝酒——今天的他是主角,应酬多得不得了,整个大厅里人头攒动,他几乎每个都要上去打一个招呼,宛如一只活跃的小蜜蜂。切岛自动承担了帮他挡酒的任务,心思却完全没放在这宴会上。
  绿谷出久和爆豪胜己是指腹为婚。彼时双方的父辈是好友,家族之间互帮互助,正是处于蜜月期,这个婚约就有延续这种良好关系的意思。但是谁知道两人出生后爆豪家一路顺风顺水,地位也水涨船高,竟已经高过了绿谷家一头。
  这个时候,婚约的- xing -质就变了。对绿谷家而言,曾经平等的爆豪家已经成为了他们需要高攀的对象;而对于爆豪家来说,这个婚约就变成了鸡肋。
  而这种关系的巨变也导致了绿谷出久和爆豪胜己之间的矛盾——他们不是平等的。
  切岛实在不想去理这两人乱七八糟的关系,但他就是隐隐有这种直觉:再这么下去的话,迟早有一天会变成无法挽回的局面。
  人声嘈杂,绿谷出久却听的不甚真切。
  他被强硬地按在冰冷的瓷砖上,后脑勺被一双大手固定住,强烈到不容拒绝的信息素充斥了这个狭小的空间。他本能地觉得害怕,爆豪胜己却丝毫不给他逃跑的机会——他的舌挤进绿谷的唇逢,舔舐着他的口腔,让他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绿谷呜咽了几声,却遭到了更加残酷的镇压,爆豪在他的嘴唇上咬了一口,声音嘶哑:“再动我就在这里上了你。”
  绿谷出久的西装被扯开了领口,露出了洁白的脖颈,他眼睛里全是- shi -意,因为呼吸不畅而涨得脸色绯红,爆豪看得心里邪火直冒,把绿谷的手生生抓出了一道红痕。他对绿谷的抗拒无动于衷,再一次俯首吻上了绿谷的唇。
  绿谷出久被无孔不入的信息素给逼迫得无处可逃。爆豪胜己强势得甚至不给他开口的权利,在把绿谷的嘴唇蹂躏得红肿之后他那莫名其妙的焦躁感却还没消失,在绿谷的脖颈上深深吸了一口气——Beta的信息素几乎没有味道,现在绿谷身上全是他的气味,明晃晃地昭示着他是自己的所有物。
  他把绿谷出久霸道地桎梏着,却用低头这么一个示弱的姿势来确认自己的所有权。
  绿谷出久觉得自己后腰一片几乎失去知觉了,爆豪胜己才放开他——他比最开始看起来好了许多,至少肌肉没那么紧绷了,但是脸色却依旧很差,好像有一肚子火没处发泄一样,绿谷自然成为了他的垃圾桶:“废久。”
  绿谷出久仍在喘息,他的眼泪早干了,声音也有些喑哑:“小胜……你——”
  绿谷的话尚开了一个头,爆豪胜己就道:“离那个大饼脸远一点。”
  他说完了话,转身就走,留下绿谷出久待在卫生间里。绿谷轻轻叹了一口气,对着镜子把自己的衣着整理好,但嘴上的痕迹却怎么也掩盖不过去。他实在没办法,决定待会儿一个人偷偷溜走。
  他和爆豪胜己已经很久没有交流过了。
  他有时忍不住想,小胜到底是怎么看待他的呢?一个用来泄/欲的玩具?或者是一个可有可无的装饰品?
  但是很快他又把自己的念头压下去,这种的想法未免太过卑微。即使他确实在爆豪胜己面前没有话语权,他却不愿意在心里把自己降到这种卑贱的地位上去。
  他思绪繁杂,匆匆离开,走到大厅门口才发现自己的袖扣丢了。
  那个袖扣是他十八岁收到的生日礼物,绿谷当即就决定返回去找,却在洗手间的门口遇到了一张陌生的面孔。他不想让自己狼狈的模样被别人看到,点头示意后就准备进去,谁知对方却叫住了他,把手伸出来,掌心正是那枚袖扣:“你在找这个吗?”
  绿谷吃惊抬头,对方明显是个Alpha,脸庞可以说是俊美无俦,那异色的眼睛和发色叫人看过一次就绝对不会忘记,他可以肯定和对方并不认识:“您怎么会知道?”
  对方露出了一个微不可见的笑容,那本来有些冷漠的面容一下子就柔和了起来。美色当前,就是绿谷也忍不住心里一跳,却更加摸不着头脑了,就听这人道:“它和你的眼睛是同样的颜色。”
  绿谷愣了下,还思考这二者究竟有什么联系,但感谢之情肯定要表达:“太感谢你了,不知道你是——?”
  这个Alpha低头看着他,缓声道:“我的名字叫轰焦冻。”
  TBC.
 
 
第二章 
  02.
  一个月前。
  窗外下着- shi -冷的雨,房屋里却温暖如春,甚至还有些热。
  轰焦冻正在看一本闲书。他穿着初春的白衬衫,扣子一丝不苟地扣好,红宝石的袖扣灯光下发着星星点点的微光,而他风轻云淡,心无杂念。
  在他不到十来步的地方,他的父亲轰炎司正在和一个手下“谈事情”。
  轰炎司这些年积威甚重,不管做什么都有些不怒自威的模样,他只是哼了一声,手下就抖了:“简直丢脸。”
  那人畏葸了半天,吞吞吐吐:“主要是——那小子真是一条疯狗,逮谁就咬……”
  他们说的正是爆豪胜己。
  轰家独揽军火大权数十年,早已发展为了一个财阀,根基稳固铁板一块——而那爆豪胜己居然真的敢踢,他摸清了一批货的运输路线,在自己的地盘上神不知鬼不觉地把东西掉了个包,若不是一个喽啰酒后失言,他们只怕还要被蒙在鼓里。
  同是一样的年纪……手下遥遥看了一眼轰家的太子爷。
  轰焦冻连眼神都没投过来一下。
  他半个月前才归家——轰炎司带着数十人在异国机场拦住了只身一人的轰焦冻。这父子二人在人来人往的地方沉默地对视了几秒,竟是轰炎司先开口:“你知道你输在什么地方吗?”
  • 本站(御宅屋)所收录作品均由网友读者自行上传,与本站立场无关
  • Copyright©2018御宅屋 All rights Reserved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