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霹雳布袋戏同人)【雅猋】戏 作者:翌风筝

字体:[ ]

《(霹雳布袋戏同人)【雅猋】戏》作者:翌风筝
 
 
淩晨四点。
 
 
「银戎…我怕……银戎,你快来……银…戎……这里好黑…………」
被褥中的人如做恶梦般的挣扎了两下後猛然惊醒,发现后背和额头上已汗- shi -一片。
笑剑钝从床上坐起。最近老是在做这样的梦,梦中有人不断地在呼唤呢喃,虽然唤的不是自己的名字,但心里头却十分确信他口中的“银戎”叫的是自己。撇开这个不说,做了这样诡异的怪梦应该惶恐的,可内心不仅不害怕反倒难过的想流泪的情感是怎麽回事?
笑剑钝左手按上发酸的双眼。
难道是临近联考压力太大了吗……
 
 
十日後,笑剑钝挂着单肩包从考场中走出,烈日晃得笑剑钝一阵眯眼。
“终於结束了。”轻轻叹一口气。
昨晚那个梦越加压迫人,弄得他几乎一晚未眠,幸好今日的考试没发挥失常,希望随着联考结束这个梦也消散了才好,不然真是太磨人了。
然而笑剑钝这个小小的愿望并没有实现,梦境依旧纠缠着,且越来越迫切。直至填志愿的前一晚,梦境竟稍有变化。
一片黑暗中,突然眼前一亮,笑剑钝发现自己站在一间宿舍里,空气中嗅到的是灰尘的味道,五官带来的感觉竟是那麽真实。他环顾四周,四个床铺都是还未铺上东西的木板,一堆堆的行李放置在地板上,明显是新生开学第一天刚刚入住的样子。他缓缓的步出房间,下了楼,走出园区,门口旁的公布栏挂着红条,上头具体写着什麽看不清但一定是迎新标语,右下角的落款则是“天城大学学生会 宣”。扭头看向园区门口外的道路,路面上有被太阳烘烤时空间的扭动,弯弯曲曲的延伸向教学楼群,途中的两边设有食堂、超市、篮球场、网球场、体育馆和游泳馆等等,到达教学楼前方时还有一个不小的湖,湖面波光粼粼。
但梦中的自己却一点也不在意这些,举步往宿舍区後方的山丘走去。
笑剑钝爬上山坡後便渐渐杂草丛生,到後来那草长的竟然都到腰际那麽高了,想必平时绝对不会有人来到此地。走了一会,穿过一道灌木丛,在树林深处有一块落差,远远看去好似毛茸茸的一大片草地中被人拔去一撮毛一样,突兀的出现在视野中。笑剑钝向那里走去,到草丛消失的边界时他赫然惊觉这是一个直径和深度都莫约2米的洞,目光往下移,里头躺着的是……
 
 
此刻苍天之决的音乐响起,笑剑钝睁眼,郁卒的伸手关掉手机闹铃。
简单的准备後笑剑钝前往学校填写大学志愿表。
当他拿到那张即将决定未来的A4纸,看着第一志愿那栏6cmX2cm总共不过12平方公分的空白,脑袋中闪过今天早上梦境最後他看见的那一抹金黄。
和自己头发一样的颜色。
不过,好像又似乎深了那麽一点。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在洞里有- yin -影的关系。
最终笑剑钝神差鬼使的在第一志愿上填了天城大学。
 
 
恍恍惚惚的回到了家,跟母亲告知一声後笑剑钝便回房了。
母亲温柔的看着笑剑钝的背影,虽然有点奇怪於儿子的决定为何与当初说的不同,可笑剑钝从来就不用父母担心,是个优秀拔尖而又懂事的孩子,关於读书的事情他们做家长的也就不进行多余的干涉了。况且,天城大学和当初的目标一样是一线学校,她觉得儿子这麽决定必然是有自己的想法和考量於是也没多问。
但若这时她愿问一句“为什麽”,她一定会惊恐於笑剑钝的回答。
 
 
“不知道。”
 
 
 
被一个莫名其妙的梦境魂牵梦萦的感觉十分不好,于是放榜的结果一出来以后笑剑钝就收拾东西打算直接往天城大学去。但行李整理至一半,笑剑钝才意识到暑假时校园是封锁的,就算自己想早点去也不行。笑剑钝气愤的拿起一边的肥皂,正欲用力把它往李箱中扔,可良好的教养还是让他那举起的手在空中顿了顿,最后力气一松,肥皂连带手臂一起自由落体的掉进箱子里。
笑剑钝一倾身,一头栽进旁边柔软的床铺中。
自己好像从来就没有这么焦虑过,不管是面对人际关系还是课业学习或是艺术体育,样样无不是天赋异禀或上手奇快,根本没有什么事情什么东西能够让他失态。
放榜的当晚笑剑钝却一夜无梦,仿佛梦境知道他前往天城大学已经是势在必行,所以也就不催促了似的。隔日久违的一觉睡到中午,笑剑钝清醒后还不敢相信,每晚又都怀着它还会再回来的心情入睡,可等待了好几日依然如此。笑剑钝总算放下心来,有一种解脱的感觉,但想来却又不禁有点窝火。
就这样安然的过完了整个暑假。
笑剑钝现在已经坐在长途汽车上,他身体从窗口微微探出一些。
“妈,你在家要照顾好自己。”
“嗯没事,还有你阿爸呢。你出门在外才要注意安全和作息时间,别太劳累,生病可就糟糕了。”
“我晓得。”
汽车发动。
“我出发了。”笑剑钝最后道了一句,就坐回车内,对母亲挥了挥手。
之后车子启程,母亲在窗外倒退而去,只用了不到两秒的时间就消失在窗口。
 
 
车子行驶了大约八小时才到达校门口,笑剑钝从容的卸下行李,拉着就要往学校里走。突然有个学姐样子的人将他拦下。
“你是新生吧,知道宿舍在哪里吗?”
“呃……”被这么一问,笑剑钝顿时不知该如何回答,已经快忘记的那个梦又浮上脑海。
“你叫什么名字?”
“笑剑钝。”
“唔我看看……欸?!”学姐习惯- xing -的低头下去翻找手中的新生名单,下一秒却又惊讶的抬起头瞪大眼睛看着他的脸,“笑剑钝?笑剑钝!?”
“嗯。”
这时笑剑钝才发现在这位学姐大声重复过自己名字后,几乎所有学长姐都看着他,连带着其他新生也对他行注目礼。
“你就是那位以近满分的成绩考进来的学弟吧!!实在是太厉害了!”学姐激动的脸有些红,碍于正在执行学生职务,只能清了下喉咙,收敛神色的继续道,“我叫红牌,是学生会生活部部长。你住在E栋107……欸欸裘招你帮这位学弟搬一下行李!”一位看起来很沉默的学长经过,被红牌叫住当苦力。
“不用了学姐,我行李不多,自己来就行。谢谢。”
“哎哎,这是我们迎新小组的工作……”
“我看帮忙搬行李的人手有点不够,况且我还是住一楼,真的没关系。”说着笑剑钝走几步上前拍了拍裘招的肩膀,“学长继续去忙吧不打扰了。好意我心领了,多谢。”
 
 
拉着行李箱一路经过超市和食堂到达E栋门口,学生会的迎新标语挂在旁边的公布栏上。进入107室放下手中的东西后,笑剑钝甚至脸都不用抬就知道宿舍的状态是怎么样了。纵使很不想承认,可一切确实都与梦里的场景相同,唯一的不同只是有没有其他人而已。
他思索着接下来自己是应该如梦中般直接去后山,还是先着手整理东西,明天再去?笑剑钝跨过地上的东西,走至阳台皱眉看向太阳的方向。早上八点出发,经过八小时,现在已经下午四点多了,还有约两小时落日。
时间算是充裕。但,梦境并没有告诉自己那个洞下头是什么,或许去了会拖延时间,太阳落山后的山上是很不安全的。可是明天的自己有时间吗,说不定要新生大会什么的,刚认识新朋友后也不容易单独行动了。
想到前期梦里那一声声的“我好怕”“你快来”之类的话语,笑剑钝捏紧拳头,一咬牙便冲出了宿舍门。
 
 
 
 
循着感觉,笑剑钝找到印象中那条通往山上的小径,走到那道灌木丛后毫不犹豫的穿越而过,向树林深处进发。果不其然,视野中出现了那一小块“不毛之地”,笑剑钝不敢大意的缓缓靠近,直到视线能把洞底部分一览无遗时,笑剑钝呆了呆。
一条黄金猎犬。
全身的毛耷拉着而且脏兮兮,就那么的侧躺在洞里,奄奄一息的样子。
“不会是死了吧……”笑剑钝抿了抿嘴唇,凝视底下的金毛莫约一分钟后终究还是攀扶着滑进洞里,蹲下查看。
金毛还有微弱的呼吸,全身除了右前脚外没什么外伤,估摸着会这样是因为饿很久很久了。笑剑钝将目光锁定在右前脚那个锁孔已经被口香糖堵死的铁环,它将狗狗的前脚磨脱了好几层皮,上面的血污与毛发凝结成一团,铁环周围脚臂的粗细十分明显的倏然缩小许多。铁环连接的铁链另一端深深的钉入土里,笑剑钝用力扯动也没办法将其拉出。
看来只能再跑一趟了。
笑剑钝重新下山,取来了一桶温水和一些肉糊,先把金毛大致上清理了一下,期间它渐渐的醒了,之后喂了一点肉糊,总算见它精神些。此时天边开始呈现一片深蓝,笑剑钝轻轻地摸摸金毛的头,对它说了句“我之后再来”就提着空桶跳出洞口下山了。
洞里的黄金猎犬久久凝视着笑剑钝离去的方向。
第二天中午,笑剑钝便买来了狗粮和两个食盆,他觉得没办法弃它于不顾,毕竟再怎么说也是生命,况且还向自己求救过——先不论是不是它做的、怎么做到的。
喂养了几日,笑剑钝发现这只金毛特别通人- xing -,好似会听人话一般,不仅如此,它还懂得适度摄取粮食,不会一次将所有狗粮贪嘴吃光,吃饭时间规律的有如人类。所以笑剑钝便放心了,自己每过两三天来一次都可以,这无疑减少了许多麻烦。后来笑剑钝给它取了名字,啸日猋。
 
 
时间过得很快,这样的日子持续了一个月多,笑剑钝这般帅气又优秀的人此时已成为学校里所有女生心目中的白马王子,笑剑钝的生活习惯也被渐渐挖掘出来。平时除上课外便泡在图书馆看书写东西;和所有人关系十分良好可是不知为何总是一直独来独往,也不参与任何社团,似乎是不喜欢群体活动;若说他热爱学习就罢了,但最奇怪的是他会时不时光顾宠物店,然后隔几天便消失一整个下午。
“笑剑钝在校外有女朋友且还一起养着宠物”,类似这类的谣言在同学间悄悄传开,男生们松了口气,女生们则十分不甘心,其中不乏有胆大的女生直接跑去问当事人,都被他微笑的用各种事情搪塞过去,但想到笑剑钝在别人提到这事时眼眸中流露出的疼惜与温柔,每个人对这个消息便又确凿了几分。
  • 本站(御宅屋)所收录作品均由网友读者自行上传,与本站立场无关
  • Copyright©2018御宅屋 All rights Reserved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