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社交网络同人)【TSN/ME】幸好我们没错过+番外 作者:望北之川

字体:[ ]

  《(社交网络同人)【TSN/ME】幸好我们没错过》作者:望北之川
 
  文案:马总回到花朵冻结账户那天的12小时,以及他和花朵过去的12年。
 
 
第一章 
  【1】12 Hours
  Mark回到了十二年前。
  时空穿梭在理论上是可行的,但这个命题至今没有任何人找到实现的办法。Mark也很确定自己从来没有资助过类似的不靠谱的实验或者项目。
  Facebook的CEO不是那种活在过去、总想改变点什么的loser;事实上,born to win是Mark至今三十多年人生的最精准解释。
  看到这个注脚,你就该明白Mark对回到过去其实是没有任何兴趣的。
  但这件事就这么离奇地、毫无防备地发生了。
  在不间断地工作了30多个小时,并且灌下至少五瓶红牛后,Mark荣幸地因为过劳而栽倒了。
  其实他已经好久年没有这么作死过了。
  只是因为Eduardo出差,而Facebook恰好被一批顶尖黑客有组织、有规模地攻击,Mark才又这么干了一次。
  他毕竟不年轻了。
  当然,32岁还正值青壮,Mark依然精力充沛,但确实怎么都没法跟19、20的时候相提并论的。
  他以为一头栽倒后,自己会在医院的病床或者办公室的沙发上醒来,再不济也还是冰凉的地板。
  但事实上不是,Mark睁开眼后,在一间公寓里。
  一间陌生的、简洁、干净的公寓。
  此时天色已黑,城市的霓虹灯从窗外透进来。
  Mark看到墙上时钟指针正好七点整。
  他非常确定自己意识清醒,眼前的一切也并不是幻觉。
  Holy shit!他在某人的家里,却不记得什么时候来的、怎么来的。
  这是Facebook的猴子们最新的、针对CEO的恶作剧吗?
  当然不,Mark不觉得有哪个猴子能这么胆大包天。
  正在这时,门锁响了。
  有人在外面将钥匙插进钥匙孔开始转动。
  在门被推开的时候,Mark下意识躲到浴室门后,然后在下一秒他就悔得肠子都青了。
  棒极了,他现在不但像个非法入侵者——
  还像个非法入侵的变态。
  Mark现在只衷心希望公寓主人不是持枪人士。
  他不想因为非法入侵被人一枪崩掉脑袋的奇葩新闻,出现在社会版上。
  【2】12 Years
  Mark上过很多次报纸,不过大部分是著名报刊的商业或科技版,而不是总用惊悚标题吸引眼球的八卦小报。
  他并不是那种报纸所钟爱的对象。
  即使Mark拥有上百亿美元的身家,还是全球最年轻的自行创业的亿万富豪。
  Facebook的logo那简单的蓝色,就是Mark生活最准确的注脚——已经单调干净到让狗仔们毫无兴趣的程度了。
  在硅谷的Geek之中,Mark不但是异类,还是异类中的翘楚,翘楚里的奇葩。
  有报刊的主编曾经感慨:红绿色盲不但让Mark无法区分这两种颜色,还让他和桃色绯闻完全绝缘。
  这句话一说出来后,迅速传遍硅谷的记者编辑圈子,并获得史无前例的一致认同。
  Mark当然也知道这句至理名言,他甚至知道是哪个杂志的哪个主编说的,但他一笑置之。
  后来,Dustin不知道接受哪个采访,在闲聊时从主持人嘴里听到这个调侃。
  他一边笑得快从椅子上跌下去,一边给Mark发短信嘲笑他:
  “你知道你让‘红绿色盲’变成了‘- xing -无能’的代名词吗?”
  一分钟后,收到Mark短信的Dustin就笑不出来了:
  “而你让‘Babyface’变成了‘- xing -无能’的代名词。”
  不过Mark还是上过一次娱乐版的。
  唯一的一次——他跟Eduardo结婚的那回。
  那回保密功夫到家,等到婚礼结束后,Facebook才召集记者会,公布这个让整个宇宙原地爆炸的消息。
  和别人挖空心思当头条的情况不同,Mark简单的一句话,就可以包揽头条,甚至凶残屠版各大报刊。
  开始是商业和科技版,后来连带着娱乐版也不能幸免——因为这事太他妈的玄幻和不可思议了。
  而Mark只不过是十分官方地说:
  “同- xing -恋婚姻全美合法化,是美国民主的一大进步,感谢它,Mr.Saverin和我现在是合法的婚姻关系。”
  鉴于他俩曾经炮制出来一桩轰动全球的陈年官司,以及至今依然是商业合作失败的经典案例,现在忽然宣布两个人不但和好如初,甚至结婚了。
  全世界目瞪口呆,清一色大写加粗的震惊,漏看的剧情仿佛已经不能用集来计算。
  这他妈是错过了十二季!
  【3】12 Hours
  屋子的灯被打开,白炽灯的光从洗手间的门缝里泄了进来。
  Mark听到公寓主人将东西扔在地上的声音——大概那是个书包或者公文包,并不很重。
  然后是几声脚步,再然后就没有声音了。
  等了好一会儿,Mark小心地将洗手间的门推开一条缝,看到那个年轻人显然累极,他将自己粗鲁地抛在床上就没了动静。
  他甚至鞋子都没脱。
  这是个避免Facebook的CEO以尴尬身份出现在新闻上的好机会。
  Mark在确认对方睡熟了之后,蹑手蹑脚地推门走了出去,准备离开这个莫名其妙的地方。
  他握上公寓门把。
  有点旧的门把发出细微的咯吱声让公寓主人翻了个身,当Mark回头确认他是否被吵醒时,不可思议的一幕让Mark停下了继续转动门把的动作。
  躺在床上的人是Eduardo。
  Mark的合法婚姻伴侣,Eduardo Saverin。
  但整件事诡异的地方是:
  两个小时前,Mark接到Eduardo的电话,被告知改签航班。
  一个小时前,Mark手机里的定位APP清楚显示,Eduardo人在新加坡。
  换句话说,距离他的合法婚姻伴侣回到他身边,至少还有两天。
  但他现在就出现在Mark眼前,躺在这间不知名的,陌生的公寓里。
  “Wardo?”
  Mark难以置信地走过去。
  正当Mark想摇醒他问问这到底怎么回事时,Eduardo随手扔在床头的手机忽然震动了一下。
  Mark一眼就发现这手机不是Eduardo正在用的那台,何况它足够老式,早就被时代淘汰。
  但自动亮起的手机屏幕上,新短信内容预览吸引了Mark的注意。
  Christy:
  去见Mark需要让你无视我整整两天?!
  这条奇怪的短信一下就让Mark愣住了,无数问题冒了出来,他立刻捉住三个最关键的。
  1.Christy是谁?
  2.Eduardo这两天不在Mark身边。
  3.最重要的一点,Mark一直坚信自己是唯一一个拥有合法资格去为Eduardo吃醋的人!
  Eduardo和Mark是彼此的唯一,Facebook的CEO坚信这一点,他们在经历了这么多事情后,关系比世界上任何防火墙都坚固。
  所以是谁给这个女人资格问出这种话的?
  而且Christy?
  Eduardo身边有这个名字的女孩儿吗?
  哦,确实是有一个。
  Eduardo那公司美国分部的一个法务顾问,但Mark依稀记得她好像跟Facebook的一个猴子成了一对儿。
  鬼知道他们怎么认识的,Mark能记住这件事,全因为那猴子天天在秀恩爱,烦得要死。而那时他跟Eduardo还一个在美国,一个在新加坡地谈着长距离恋爱。
  那猴子太嚣张,不知道自己被Mark特意‘关照’了多一倍的工作量,整一个月都哭唧唧地加班到深夜。直到次月Eduardo结束繁忙的工作飞到美国,和Mark过了一个完美的感恩节。
  好吧,永远不要在你上司面前秀恩爱。
  那个Christy显然不是短信上这位。
  于是Mark花了十秒的时间,在脑海里将Eduardo的交际圈过滤了一遍,没找到另一个Christy。
  直到十秒后,Mark注意到手机屏幕显示的时间。
  他看到了一个难以置信的日期——
  Eduardo冻结Facebook资金账户的那一天。
  【4】12 Years
  Mark对这一天记忆犹新。
  尽管那天风平浪静,在帕罗奥图什么事都没有发生。
  然而次日,一切都不同了:Facebook蜕变成真正的公司,而他决定将Eduardo踢走。
  Sean带着Mark去见了天使投资人Peter Thiel。
  Peter非常爽快地给了他们一笔五十万美元的天使投资。
  公布这个消息后,他问Mark:我只有一个问题,Eduardo Saverin是谁?
  尽管前几天他和Eduardo大吵一架,Eduardo连夜离开的行为让Mark大为恼怒,但是Mark依然毫不犹豫地回答Peter Thiel:
  He is my CFO。
  结束会晤后,Mark拿着支票到银行去兑换现金。
  在Peter的天使投资真正到位之前,他还需要从Eduardo的账户中划几笔钱,以支持服务器的运转。
  但是柜台的工作人员却告诉他,账户已经被冻结了,冻结时间就是现在Eduardo手机显示的这个日期。
  Mark难以置信,怒火滔天,尴尬得无法形容,一会儿冷得像掉进冰窟,一会儿热得像在火山。
  他觉得自己一切的努力、他的心血、他即将成型的庞大帝国,在最关键的时刻,竟然遭到了Eduardo毁灭- xing -的破坏。
  不是别人,是Eduardo。
  Eduardo完全不明白Mark建造的是一艘超级战舰,而他建立的账户,他自己30%的股份,则是战舰远航侵略的资本,是- cao -控程序的平台。
  Eduardo远在纽约,他什么都不知道!
  他不知道这艘战舰的伟大,更不知道战舰一旦离港就绝不能停。
  而Eduardo的所有不知道,让他变成了战舰- cao -控平台的一个致命的BUG。
  一个小时前,Mark是怎么回答Peter Thiel的?
  Who’s Eduardo Saverin?
  He is my CFO。
  Mark走出银行。
  他站在大街上,眼前车辆川流不息,午后的阳光极具侵略- xing -,异常刺眼。
  就是那一刻,他心中征服世界的强烈渴望再次涌现。
  • 本站(御宅屋)所收录作品均由网友读者自行上传,与本站立场无关
  • Copyright©2018御宅屋 All rights Reserved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