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聊斋同人)我在聊斋考科举 作者:胡半仙儿(下)

字体:[ ]

想到了这句老话,赶忙就去寻- yin -凉处。她虽然死了,可她还不想魂飞魄散。
  可她死的这地方实在是太不巧了,周围都是碎石,连棵遮- yin -的树都没有,陈茉儿心中万分焦急,无奈之下,只好躲在了仇人的影子里。
  那道士杀死她之后,脸上也没有半分的害怕或是后悔的表情,仿佛自己刚刚只是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罢了。这让陈茉儿觉得气愤,她是个人,又不是鸡鸭鱼,杀死一个人连个表情都不变,你难道是魔鬼吗?
  明明生得一副老实像,做的事却像一个无情的怪物。果然老话说的好,知人知面不知心。
  陈茉儿想不明白,她又不认识这道士,往日无冤近日无仇的,道士为什么要杀害自己。
  可怜她陈茉儿年纪轻轻,就这样没了,她爹娘肯定会伤心死的。陈茉儿伤心的不得了,想哭却流不出来眼泪。
  哭不出来的陈茉儿憋了一肚子,看着仇人就眼红,恨不得把他抓成一个大花脸,咬碎他的骨头。但是她只是只人类看不见摸不着的鬼,无论她再怎么张牙舞爪对道士也没有半点影响,甚至她想对道士吐几口口水也吐不出来,实在是憋屈。
  她想好了,等她到了阎王那,她一定要向阎王告状,这家伙杀了人,以后一定不会有什么好下场的。
  陈茉儿正想着,就见道士将自己胸口的刀子拔了出来,擦拭干净,收了起来,然后两只手就朝她的胸口伸去。
  陈茉儿大惊失色,大叫道,“住手!你这道士要不要脸,我都被你杀死了,你居然还想猥亵我的身体。亏你还是一个出家人,我呸,就你这样的人,迟早会被雷给劈死的!”
  可惜无论她气的如何跳脚,道士也没有停下动作。陈茉儿吸了吸鼻子,一想到自己得尸体会衣衫不整的被发现,她就有再死一次的冲动,简直没法再见人了。
  道士的手已经碰到了陈茉儿的衣襟,可不知为什么,又改了一个方向,移到了刀口处,这让陈茉儿略微松了口气,又有些奇怪他到底想干嘛。
  道士的两只手抓住陈茉儿的断骨处,使劲往两边一扯。只听咔嚓一声,伤口就被暴力拉开,露出了其中的内脏。
  陈茉儿觉得自己的骨头肯定断掉了,听着都觉得疼,还好她现在已经死翘翘了。
  道士也不知道是怎么下刀的,胸骨的肋骨都被砍断了,可他居然还能从陈茉儿的胸腔中拿出一颗完整的还在微微跳动的心脏来。
  道士掏出了一个小小的木头人,将陈茉儿心脏上的血滴在上面,念起了咒语。
  陈茉儿察觉到一丝危险,这道士肯定是在施什么邪术,也不顾阳光了,拔腿就跑。
  谁知那道士突然像是能看到她一样,单手结印,大喝道,“来!”
  陈茉儿只觉的一股巨大的吸力从自己身后而来,让她完全没有反抗之力得就吸到了道士的身边,被他捏住了脖子。
  “去。”道士抓着陈茉儿,将她往下一按,塞进了小木人之中。
  耳边是心脏跳动的声音,陈茉儿觉得自己四肢变的十分的僵硬,没有办法再动弹一下,道士在她的眼中变得无比巨大,她与这小木人合为一体了。
  “还是需要祭练一番才行。”道士一手抓着小木人,一手抓着一颗跳动的心脏喃喃道。
  “你到底想干什么,为什么要抓我?”陈茉儿大叫道。
  “老实点,别大声嚷嚷,吵的我头疼。”道士呵斥道。
  “你能听的见我说话?”陈茉儿惊讶道,那她刚刚说的那些话岂不是这道士都听见了?
  “本道自然可以听的见。你现在已经是我的奴隶了,瞧见这颗心脏没,只要你不听话,我就捏爆它,让你立马魂飞魄散。”道士说道。
  也不知是怎么回事,自陈茉儿与小木人合二为一之后,那颗心脏便跳的越来越起劲。一下接着一下,像是还活着一样。
  陈茉儿心肝一颤,又想起了道士杀死自己的那一幕,唯唯诺诺道,“我知道了。”
  “放心,只要你乖乖的,我是不会再杀你一次的。”道士说着,将陈茉儿挂在了腰上。然后从腰上的一个小口袋里取出来了一个很大的木盒,将那颗跳动的心脏装了进去,收了起来。扔下尸体在崖底,扬长而去。
  连查了两天,季子禾都没查到点头绪,这让他感觉十分的焦虑。
  “我觉得我的卷宗都像是白看了一样,凶手究竟是谁啊!”季子禾大叫一声,趴倒在了桌子上,脸上挂着黑眼圈,大写的生无可恋。
  没有目击者,没有证据,抓到了几个嫌疑人,审了半天也没审出来什么结果。黑白无常也没找到陈茉儿的魂,日夜游神也没发现什么异常。案子没有一点起色,这让季子禾愁的头发都要掉了。
  “淡定,今天吃什么啊?”孟章爪上抓着根雪参啃着。
  “高大爷做的食堂饭。”
  季子禾看了看他,突然伸手将他爪上的雪参抢了过来,没等孟章阻止,三下五除二就塞进了嘴里,洋洋得意的看着孟章,不一会儿就血流三尺。
  “肿么办?”季子禾捂着鼻子,一开口,血就往嘴巴里流,又赶紧闭上了嘴。
  孟章摇了摇小脑袋,恨铁不成钢道,“瞧你那副没出息的样子,你急什么啊,什么都往嘴里塞。这雪参足有千年,你看你这小身板,虚的跟什么一样,一下子吃那么补的东西,怎么可能不流鼻血。”
  季子禾扬着脸,无语望天。
  他就是心血来潮,突然想欺负一下小青龙,找找乐子。见孟章最近都在吃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他还以为是什么小零食,便抢过来一口吃掉,还想着说不定还能看见小青龙气急败坏的样子。谁知道这玩意儿一下肚,没看到孟章气急败坏,反倒是自己流起了鼻血。
  “我不是神仙吗,为什么连根什么参都抗不住?”那他这神仙也太费了吧。
  “又没有规定,神仙不能体虚。我还见过那种走一步就要歇一下,走两步就要吐一口血的神仙呢。”
  “这么惨,那他怎么成仙的。”
  “谁知道呢,我没打听,不过那好像现在还活着,谁让他是神仙呢。”
  季子禾捏着鼻子,颇为感慨得想,看来神仙也不都是逍遥的啊。
  “你也别害怕,好好修炼,等你修为到了一定的高度,体质自然就会变好的。”孟章安慰道。
  “那我现在怎么办?”季子禾一只手指了指鼻子。
  “问题不大,等它自己流够了,就会停下来吧。”孟章道。
  “老爷,你怎么了?”黄九郎刚一进门,就看见季子禾满脸血的模样,赶忙凑了上去,声情并茂道,“流了那么多血,您说您惹骨头大人干什么啊,瞧瞧,被打了吧。”
  “不是我打的。”孟章黑了脸。
  黄九郎虽然畏惧孟章的武力值不敢反驳,但看着孟章的眼神分明就是在说,敢做不敢当的负心汉,不是你打的,难不成是鼻血还能自己流出来吗?
  孟章的脸更黑了,季子禾一巴掌拍在了黄九郎的狗头上,“我怎么觉得你是在幸灾乐祸啊。”
  黄九郎摸摸脑袋,嘿嘿一笑,“哪有,我是在关心您啊。”
  “行了,别贫了,你怎么舍得回来了。”季子禾扯了张自己练过字的废纸,揉成了两团,堵着鼻子,总算是能拯救他的脖子,把头低下来了。
  “我这不是想您了嘛。”黄九郎伸出爪子想要捏捏季子禾的肩膀,讨好讨好他。
  孟章立马飞到了季子禾的肩膀上蹲着,啪啪的用尾巴将他的手打掉,扬起了小下巴。
  黄九郎揉了揉自己泛红的手背,行吧,不碰就不碰,这个小气的龙。
  “真难得你还能想起来我,你的那位女侠姐姐呢,需不需要我帮你准备聘礼啊?”季子禾打趣道。
  黄九郎的心情瞬间低落了下来,“那还是没影的事情,容姐姐说她要奉养母亲,暂时还不想考虑成亲的事情。”
  “那你打算怎么办,再等几年?”
  “等几年我倒是不怕,就是怕有人挖我墙角!”黄九郎像是想到了什么似得,咬牙切齿道,“容姐姐和她娘亲租的那个屋子对门,有一个姓顾的书生,长的倒是人模狗样的,二十多岁了还没娶媳妇。他老娘就看上了容姐姐,那天我出门打猎去了,结果回来时正好看见顾生的老娘在向容姐姐的娘亲打探她有没有许人家。气的的当场就想去打爆顾生的狗头,结果被容姐姐拦下了,把我的狗头给打爆了。”
  “真惨。”孟章幸灾乐祸的笑道。
  黄九郎吸了吸鼻子,看看季子禾的胳膊,又瞅瞅他肩膀上护食的孟章,突然变成了原型,抱住了季子禾的大腿,痛哭流涕道,“老爷,我好惨呐,媳妇儿快跑了,头也被打爆了,您可要为我做主啊!”
  “这,我怎么可能管得了这个啊,你赶紧起来,像什么话啊!”季子禾试图抽出自己的腿。
  “您要不为我做主我就不起来。”
  “再不起来我揍你!”孟章恐吓道。
  黄九郎哭声一顿,思量了一下,然后将季子禾的大腿抱的更紧了,“我就不起来,有本事你就打死我好了,死我也死在老爷的大腿上。”
  看着黄九郎这无赖的模样,季子禾觉得有些头疼,“真应该让你那位容姐姐看看你现在的模样。行了,你先说说,你想让我怎么帮你?”
  黄九郎哭声瞬间消失,睁着俩圆眼睛看着季子禾,“老爷,咱县衙还缺人不?”
  季子禾:“???”
  这二者有什么关系吗?
  “容姐姐刚到咱宁安县来居住,手中钱财都在路上花完了,家里没有余粮,也没什么营生,全靠一双手挣钱,生活很是拮据。我想帮帮她,帮她找一份工作。我知道您嫌弃高大爷的手艺已经很久了,要不您让她来做饭吧,让高大爷还去喂马去。”
  季子禾心道,高大爷招谁惹谁了,好好呆在厨房里,还有人惦记。
  “我觉得高大爷干的挺好的。”季子禾真诚道,虽然高大爷做饭是难吃了点。可凭借他的手艺,让多少进入大牢的犯人们迷途知返改邪归正啊。
  “您别不好意思了,让谁当厨子,不就是您一句话的事情嘛。你就行行好,通融通融,给容姐姐一个机会,她家里还有老娘要奉养,如今都快揭不开锅了。”黄九郎腻歪的摇着尾巴,拿自己的毛脸脸蹭季子禾的大腿。
  孟章眼神瞬间变了,一个猛虎扑食,落到了黄九郎的身上。身体突然变的如胳膊粗细,骑在黄九郎的身上,两只爪子锁住了他的脖儿,“你抱大腿就算了,蹭什么蹭,本君都没蹭过!蠢狐狸,那大腿也是本君的知道不。”
  “老爷,救我!”黄九郎大叫。
  • 本站(御宅屋)所收录作品均由网友读者自行上传,与本站立场无关
  • Copyright©2018御宅屋 All rights Reserved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