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综漫同人)阿音,强制3米内[综] 作者:敛衣沾雪

字体:[ ]

  《(综漫同人)阿音,强制3米内[综]》作者:敛衣沾雪
  文案:【本文已完结,请戳专栏预收【兔久可以为所欲为[综]】、【英雄二十面相[综]】】
  齐木音,为了完成老师AFO的潜入任务,一不小心在雄英当了职业tian狗
  另外,最近被硬塞到齐木楠雄家当弟弟(兼职卧底)
  - xing -格属- xing -:天然黑KY,无自觉气死人不偿命那种……
  被动技能:神之摔跤
  就算方圆3米内没有任何障碍物,他依然可以摔倒在任何少年的胸口、拉链口、衬衫、裤子上
  注意×
  男主是金发碧眼美少年,开局满级大号,天然黑KY
  敌联盟众心里苦,雄英老师们心里更苦,酒厂卧底们一脸懵逼,齐神一家很开心
  一本正经沙雕文,快乐就完事儿了
  cp咔酱,轻快向
  内容标签: 综漫 甜文 我英 齐神
  搜索关键字:主角:阿音 ┃ 配角:——专栏预收【兔久可以为所欲为[综]】、【英雄二十面相[综]】 ┃ 其它:
 
 
第1章 不秃
  “我讨厌欧尔麦特在的世界。”
  “明明同样是在是在施加暴力,却要分成英雄和敌人。”
  “前者高高在上成为国家公认的施暴者,后者却不得不躲在角落里……”
  “啊啊啊,游戏失败了……全部都要怪欧尔麦特那家伙!可恶!可恶!可恶!可恶!可恶!”
  死柄木一脚踹翻木桌,含着恶意与愤怒的踢打着木板,碎屑和漆皮四散在空中,怒骂着在雄英的遭遇——首次敌联盟入侵战失败,脑无被击败、黑雾被压制、自己双手双脚被- she -伤,而雄英那边却无一人死亡。
  他将一切怪罪在欧尔麦特身上,却唯独不提自身的不足和失策。而像这样徒劳无用、仅仅是在发泄着任- xing -的行为,通常被称为——幼稚。
  这样的行为重复了数分钟内后,死柄木像是终于从失败中回过神,一脚踩在已经碎成数块的木桌板上,转过上半身,看向角落里的“某个”。
  “喂!你到底有在听我说话吗?”
  “有在听。”
  从刚才开始就一直保持沉默的“某个”,从- yin -影里抬起头——他身着纯黑诘襟,也就是旧式立领男生制服,手腕上带着长长的锁链,与压抑的制服不同,光辉如光般的金发倾泻而下,碧绿的眸子宛如平静湖面,透彻却让人无法辨析情感。
  “呐,老师,这个小鬼真的能帮我们破坏雄英高中吗?”
  死柄木漫不经心地踢着已经看不出形状的木桌脚,语气带着微妙的停顿,隐隐有危险的气息,就像是得不到合理解释就会再次发怒的小孩一样。
  “当然,阿音可是‘脑无’的升级版。”
  电脑屏幕上传来肯定的言语。即使看不到面容,那声音像是有魔力一样,刚才还在暴躁边缘的死柄木立刻停止踢桌脚发泄的行为,“诶……那就是‘脑有’吗?仔细看看的确是有脑袋有头发的样子呢。话说这种耀眼的人设真的适合潜入吗,老师?”
  “没问题的,如果弔在意的话,那么在计划启动前先测试一下……”
  漆黑的屏幕再次传来安抚的话语。
  但这一次,死柄木没有立刻给出回答。他直直地盯着被称为“阿音”的少年,那头金发让他想起讨厌的欧尔麦特,喉咙里发出沙哑的冷笑。
  “话说,你是‘脑无’的升级版吧?有头发的样子也太奇怪了吧……脑无本来就不应该有头发啊……”
  水色头发的青年自顾自地点点头,像是终于为自己的行为找出了一个合理的解释而感到喜悦,隐藏在乱发下的眼眸闪烁着恶意,不过表情大多都被脸上的断手遮挡住。
  他摇摇晃晃地靠近金发少年,嘴角扯出狰狞的弧度,脑内已经想象出当自己伸出手,发动名为“崩坏”的个- xing -,眼前的碍眼金发就会瞬间消失,而眼前的少年会在同时化为灰烬的景象。想到这里,死柄木无法自制地颤抖,“对了,就让我来帮你‘抹消’掉头发吧……这样就不用担心秃头了,我很贴心吧?”
  “我拒绝。”
  “哈啊?”
  死柄木伸出的指尖在空中停滞,手腕被对方牢牢扣住,强大的握力让他无法再前进一步。两人的身高和身形都差不多,唯一区别在于,死柄木习惯弯着腰前倾上半身,而阿音则是站姿笔直,目光平视前方。这就让两人差生了部**高差。
  “因为秃头不利于潜入作战。”
  与匀称的身形不同,阿音仅用单手就扣住对方的手腕,而且巨大的力量悬殊让死柄木无法移动半分。
  不仅如此,如果后者想用另一只手突袭,他也会在这之前就预料到并且制止,无论是速度还是力量,金发少年都超出死柄木一大截——正如屏幕里的声音所言,他是改造人类“脑无”的进化版,在继承脑无的身体素质和速度的基础上,容貌和智力也没有被破坏。
  “啊?你只不过是个脑无的升级版,是个消耗品,是个量产……”
  被压制住的死柄木恼羞成怒,他刚刚才从雄英高中经历过一次彻彻底底的失败,那份耻辱和羞耻还没有完全消退,就再次遇到挫折。被怒火冲昏头脑的死柄木完全无视对方媲美脑无的战斗力,未被抓住那只手径直向阿音探去,眼看着就要破坏那张脸——
  “你凭什么质疑我的……啊……啊?”
  一只断手掉在地上,准确来说是被金发少年不小心碰到的。
  然而,刚才还振振有词的死柄木却戛然而止——他身着单薄衣物,头发、后颈、脸部、手臂、后背上分别被数只断手捏住,面容常被隐藏在其下。怪异的装扮、暴躁易怒的- xing -格、还有随心所欲的行为,一切都组成了死柄木弔这个人。
  “啊、啊——啊啊啊……父、父亲……啊……对、对不起……啊……父亲……”
  此刻,从脸颊上拂过的风和豁然开朗的视线,终于让他意识到发生了什么。向来趾高气扬的死柄木仿佛一瞬间被抽取了灵魂,哆哆嗦嗦地向后退了几步,随后“扑通”一声半跪在地上,小心翼翼地将断手捧起。
  “抱歉……?”
  因为没控制好力道,不小心把对方的爸(断)爸(手)碰掉在地上,阿音疑惑地扫了一眼陷入奇怪状态的少年,后者似乎已经完全无视他的存在,不断重复着“父亲”和“对不起”之类的话语。他注意到死柄木在没有让五指都接触到断手,而是谨慎的各用三根手指去捧起。
  也就是说,被死柄木用五根手指同时碰到的物体,会发动“崩坏”的个- xing -,变成灰尘吧?还有那只手原来是死柄木的父亲吗?金发少年在内心记下来刚才的观察。
  “弔,阿音除了具备脑无的基本能力之外,我还赋予他一些便于潜入的个- xing -。”
  屏幕里的声音冷静观望着刚才的闹剧,刻意避开两人的争端,将话题换了方向。
  “啊……光是脑无的能力就足够了吧,这家伙居然还有别的个- xing -……这个世界到底有多不公平啊……”死柄木将从地上捡起来的断手放回自己的脸上,做完这一切之后他像是终于缓过来一口气,嘴上说着抱怨的话语,但对于老师,也就是屏幕里的声音却不敢有异议。
  “死柄木弔,对于刚刚把你父亲弄掉的这件事,我表示歉意。”
  阿音嘴上说着前言不搭后语的“致歉”,但表情却依然保持冷淡,一缕过长的刘海随着歪头的动作微微落下,落在眼角。而被他再次“刺中”弱点的死柄木差点跳起来打人。
  “喂,你这家伙脑袋哪里有问题吗?我捏碎你哦。”死柄木看在老师的份上决定暂时饶过对方,顺便忘却自己刚才的失态,可惜眼前缺根筋的金发少年过于KY,他好不容易压下的杀意又漫上心头,转头看向屏幕,声音里不自觉地带上撒娇,“呐,老师……我可以捏死阿音吗?”
  “稍微再忍一下,阿音在我们的计划里是必备的棋子……”屏幕里的男声前一秒还在安抚,后一秒却陡然变为冷酷的BOSS发言,“再等几个月,如果那些实验品也能达到阿音的水平,那么到时候,他就随便你处置了。”
  “诶……还要再等啊……”水色头发的少年拖长尾音,慵懒的声线带着毫不掩盖的恶意,直直地刺向金发少年,“喂,那边的小鬼,再过几个月我就把你捏碎哦。”
  “嗯。”
  对于如此直白的威胁,阿音只是平静地点了点头,似乎是在表示他已经明白了。如玉石般的碧眸因为过于澄澈,反而让人无法读取他此刻的情绪……不,话说他真的有思想吗?
  换作普通人的话,被制造出自己的主人和其学生当面谈论报废和处死的内容,真的能面不改色的露出“已阅”的冷淡表情吗?
  “咳,前置计划的第一步,就是让阿音成功潜入齐木楠雄的身边。”
  “哈啊?齐木楠雄?谁啊?”
  死柄木以为自己听错了,他迷茫地瞥了眼一直在边上待命的传送门——同伴黑雾,后者回他一个“你懂得,就是那个齐木楠雄啊”的表情。
  他突然有种跟不上节奏的感觉,下意识地去看阿音,没想到金发少年正摸着下巴深思,手腕上的锁链长长地垂落下来,互相碰撞间发出金属的敲击声。
  “PK学园的高二学生?”
  屏幕里的老师给予赞许的回应,“没错,就是那个和我一样具有复数‘个- xing -’的高中生。”
  “看来我的第一个目标对象已经确定好了。”
  身着旧式立领制服的金发少年自顾自地走到木桌前——那里刚刚经历过死柄木的发泄,木屑和灰尘满地,他缓缓俯下身,随着动作而掀起些许的衬衫,恰好露出后腰一个暗红色的烙印——“101”,意为第101号实验体。
  “喂喂,你们别擅自聊起来啊,显得什么都不知道的我像个笨蛋一样……”
  “放心吧,阿音的潜入任务也需要得到弔和黑雾的支持。”
  • 本站(御宅屋)所收录作品均由网友读者自行上传,与本站立场无关
  • Copyright©2018御宅屋 All rights Reserved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