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冰上的尤里同人)[维勇] 寻找莉莉娅+番外 作者:我想做个好人

字体:[ ]

  《(冰上的尤里同人)[ 维勇 ] 寻找莉莉娅》作者:我想做个好人
 
  文案:公路电影梗,老司机带着大龄童贞男踏上破除童贞的公路之旅的故事。
  *美人鱼先删了因为想先写这个
  *本文又名:《舔舔我们的好仙女维克托》(……)
  *我只看过美国和中国的公路电影,所以背景全部捏造(。)
 
 
第一章 
  设想你在睡觉——你睡得很沉,你开始做梦。
  你上升,或者下沉,脑细胞活跃的跳动摩擦,你开始——像鸟一样飞翔,像鱼一样遨游,你无所不能。
  从什么时刻起,你会发现自己在做梦?
  这个问题的答案在胜生勇利看来,是从梦境的开端,他发现自己正站在幕布后方的时候开始的,他穿着演出服和芭蕾舞鞋,一大群穿着打扮类似的人众星捧月的围绕着他,他发现自己竟然是领舞。但是这不对呀,他张开嘴想要提醒人们,有什么地方出了问题,我是没有资格——就在这个时候音乐响起,灯光照亮,帷幕开始向左右分开,掌声如潮水般响起,然后他忽然意识到,啊,这是在做梦呢。
  这可不是个好兆头,因为一旦你意识到自己在做梦,距离你离开这个梦境就不远了。这意味着你的意识正在苏醒,你沉闷的,保守的,现实的意识,如同一搜潜艇浮出水面一样的穿过梦境——它醒过来了。
  胜生勇利睁开眼,发现自己正坐在某辆车的副驾驶座上,正午的阳光在车前盖上反- she -着,几乎要刺瞎他的双眼,他的双手被手铐锁在窗户上方的把手上,脖子因为睡姿不良而断了似的疼。他呻吟了一声,又把眼睛闭上了。
  哦,好极了,又一个噩梦。他心里说,手铐,这倒是新鲜。下面该是什么,一辆卡车,不知道从哪里窜出来,把这辆该死的小吉普撞个稀巴烂?他屏息等待了几秒,什么也没出现,只有车辆轮胎压过柏油路面的声音由远及近,又慢慢远去,更远的地方似乎有让人心烦的爵士乐和说话声传来,没有任何逆行的,不守规矩的卡车横冲直撞的苗头。Z这时候,就像他忽然意识到自己在做梦时那样的,他忽然意识到这个梦境少了点什么。
  没错,跟他以往有过的那些噩梦相比,少了点东西,少了一个人——驾驶座是空的,而平时总是有两个人,他,勇利,还有另一个——
  "嗨,真够呛。"驾驶座的门被打开了,一个人坐了进来,身上带着一股油炸薯条和快餐店洗手间的洗手液的味道,他的声音听上去出奇的耳熟,他朝勇利的方向欠了欠身子,"你醒了吗,勇利?"
  你知道,在勇利的梦里,是不会有人问"你醒了吗"的,总是卡车不知道从哪里开出来,把他撞成肉泥,所以——他睁开了眼,他非常确定,这不是梦。
  "什——"他猛地清醒过来,意识到自己正被一副冰凉的手铐锁在一辆车的副驾驶座上,而不是在自己令人安心的宿舍里,躺在一堆不认识的陌生人中间,闻起来像啤酒泡过的咸鱼——昨天晚上是他室友的生日,他们开了个小形派对,但消息在校园里一传十,十传百,很快他们的小小公寓里就挤满了疯狂的大学生,而且个个自备酒水,在这样的环境里你可别想独善其身,或者就像披集冲他尖叫的那样:"你可别抛弃我!"于是勇利也很快的烂醉如泥,这可是四年来的头一次,但是嘿,管他呢?Y研究生的offer已经到手,所有的考试都已经结束了,他可以偶尔放纵一次的。
  ——结局就是坐在一辆陌生的吉普车里,双手被铐着,这可真是棒极了,国家禁酒协会应该把这个印在她们的宣传手册上。——这还不是最糟的。
  他睁开了眼睛,一头纯粹的银灰色头发进入了视线,他呻吟了一声,又把眼睛和上了,又过了一会儿,他才睁开了眼睛,尽力压抑着尖叫:"维克托,"他僵硬的微笑着,"我恐怕你得给我解释一下,"他动了动手,精铁发出哗啦啦的声响,"这他妈怎么回事?!"
  坐在驾驶座上的人,维克托尼基弗洛夫,勇利学校的教授并且不止如此,少见的穿着运动卫衣,看上去只有二十五岁不到,头发梳得整整齐齐,英俊的脸上还带着比阳光更温暖的笑意,他正在揉搓着打开一个麦当劳的外卖纸袋,闻言抬头看了勇利一眼。
  "嗯,什么?"他问道,"不要说脏话,亲爱的。吃薯条吗?我们有汉堡,鸡翅,薯条和派,还有可乐,当然了,无糖的,考虑到你可能还在节食——"
  "我不是在说你见鬼的快餐!"勇利低吼起来,当他发现自己正停在一个完全不认识的加油站停车场并且看起来像是个某个高速路上——的时候,他开始感觉到有根血管在太阳- xue -上放图图的跳动起来。"这,"他晃动的双手,发出更多的噪音,"这他妈是怎么回事?"
  "唔,"维克托叼着吸管应了一声,"好吧,不要薯条,天,你低气压真严重,你妈妈应该带你去医院看看,像你这样发脾气四十岁之后得肝癌的可能- xing -非常高"。他剥开汉堡的包装纸,把它递到了勇利嘴边,"来吧,你最喜欢的——双倍芝士呢。来嘛——我是不会放弃的。"他摇了摇汉堡,讨好般的笑着,勇利瞪着他,过了半晌,低下头咬了一口汉堡。
  "这就对了。"维克托夸奖道,"好孩子,喝可乐吗?"
  勇利咀嚼着,目光已经没有刚才那么恶狠狠了,他的血压逐渐恢复的同时,他的理智也在苏醒,他开始意识到他刚冲什么人大吼了一番。"如果你愿意放开我,"他嘟囔道,"我可以自己喝。——我的手要断了,维克托。"
  维克托沉思了一下。"我恐怕不行,亲爱的勇利,"他说道,"我恐怕一旦放开了你,你就会朝着鼻子给我一拳,或者更糟,你会试着逃跑——在排除那样的危险之前,不行。"
  "你——"勇利感觉到火气又在上升,但他这一次控制了它,因为现在他的理智回来了,他知道维克托尼基弗洛夫是绝不会接受任何威胁的人,当他决定了某件事而你想改变它的时候,高声威胁还不如尽可能的哀求来的容易,尽管多数时候无论勇利做什么都不能动摇维克托哪怕一毛钱,"可我很累了,维克托,我昨晚上喝多了,我——咱们到底在哪?"
  "我知道,"维克托说,继续任劳任怨的举着汉堡递到勇利嘴边,他们就维持着动物园里的可喂食动物一般的诡异姿态进行着交流,他一点要进行改善的趋势都没有,"天你真是喝多了,我在你宿舍里找到你的时候你躺在浴缸里,脸上画满了印第安图腾,你知道我费了多大劲才把它们洗掉?"
  "所以,"勇利慢吞吞地说,咽下一口汉堡,"直到今天早上,我还是在——在我自己的公寓里的?你——"他再次感到勃然大怒,"你把我——你绑架我?!"
  "嘿!"维克托说,露出了受伤的神情,"我认为那是个很严重的词,而我只是给你洗了澡把你带出了酒鬼窝——如果你管这个叫绑架的话,"他露出了一个微笑,"那就是绑架吧。"
  "……"有那么十来分钟的时间,勇利什么也没说,就这维克托的手一口一口吃完了汉堡,甚至还喝了几口无糖可乐,然后他看着维克托把纸袋扎起来,丢到车后座上,那里还丢着一个眼熟的行李袋,是勇利自己的。
  "好吧,"勇利说,维克托凑过来替他系安全带,头靠在勇利胸口上,薄荷味儿的洗发香波味儿直往他鼻子里扑,这让勇利不由得闭上了眼,转开了头,以避免自己做出其他什么——出格的事。"你现在能松开我了吗?"车子开始发动了。
  "不能,"维克托回答道,"除非我确定你不会跳车。"
  "我跳——"勇利被气的张口结舌,只能气呼呼的瞪着后视镜上挂着的贵宾犬挂饰出神,维克托察觉了他的目光,他看了一眼贵宾犬挂饰,笑了一下。
  "你送给我的,还记得吗?"他说道,"在那个商场——"
  "抓娃娃机,我当然记得,你是我见过最不会抓娃娃的人。"勇利嘟囔道,一切就像昨天一样清晰,那是他十四岁的夏天末尾,十八岁的维克托把他带到商场里,他们开心的玩了一天,看电影,吃冰激凌,打电动,经过那个抓娃娃机的时候维克托多看了几眼成堆的贵宾犬小玩具,于是勇利就替他抓了出来——一次成功——然后,就在他把玩具放到维克托手心儿上的时候,维克托忽然就决定这是个好机会——把他明天就要离开小镇去某个遥远的地方上大学的消息丢到勇利头上,然后他就那么做了。
  "哦,你这么说就对我太不公平了。"维克托说,"我抓娃娃的技术就跟每个普通人一样,是你太擅长了。"
  他说的就好像能从一大堆破烂儿里随便抓住最顶上的一个丢进一个超大的洞里是一件特别了不起的事情一样,他能把很多事情都说成那样,只要这件事是勇利做的,并且完全不在意它实际上特别随处可见,这种哄幼儿园孩子一样的方式让勇利感到厌烦透顶。他有一次陷入了沉默,考虑到他此刻的姿势——手高高的举着,被铐在把手上——这份沉默实际上相当的滑稽可笑。
  "你到底想干什么?"他问道,"你直接说行吗?我还有一大堆报告没写,行李也没收拾——"
  "我是你的老师,勇利。"维克托略带责备的说,"你在我的专业,我的同事也都是你的老师,所以我很清楚你所有的作业都已经交了,而且我去过你的宿舍,你的行李就放在门后头。"
  "——"勇利沉默了一下,继续试图挣扎,"我还没定回家的飞机票——"
  "我知道你总是提前三个星期就买好回家的飞机票。"维克托说,话语里的责备逐渐扩大着,"你妈妈把你教的很好。"
  于是勇利发现自己没有借口了——学期末了,就像维克托说的,他确实很闲,但即使如此——"可我没有跟我室友说一声,"他说,"披集会以为我丢了,他会报警的,他是我见过最有法制观念的人,你不会想招惹他的。他屁大点事都报警。"
  "你那有法制观念的室友会收到一张有你亲手书写的纸条,解释你会和你最好的朋友来一场有益身心的公路旅行。"
  "我亲手——你模仿我字体?!"勇利忍不又喊了起来,"你怎么——你什么时候——你什么时候学会我的字体的?!"
  "哦,大概就是产生这次想法之后的一个来小时,"维克托耸了耸肩,"这没多难,你知道,只要尽可能横平竖直就行了——哦,别愁眉苦脸的,我又不会拿它去违法犯罪!只是给你室友和父母写封信,让他们不会为你的去向担心——"
  • 本站(御宅屋)所收录作品均由网友读者自行上传,与本站立场无关
  • Copyright©2018御宅屋 All rights Reserved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