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古典名著同人)奸臣套路深 作者:长生千叶(二)

字体:[ ]

高知道各路军阀想要会盟酸枣,在这里选出一个盟主,来组建反对自己的联盟。
  佟高并不惧怕各地军阀,但若是各地军阀借此机会联合起来,共同对抗自己,那这事情便一下不同寻常了。
  佟高除了策反各路军阀之外,还特意派出了兵马,偷袭前往会盟的军队。
  除了张济,还有很多偷袭的伏兵。
  尚未达到的盟军军队,有许多都是因着受到了佟高爪牙的偷袭,伤亡惨重,有的耽搁了脚程,有的则是死伤过多,根本无法前行,只得打道回府。
  张奉一听,眯了眯眼睛,不由心想这佟高竟然如此- yin -狠,原来还有这么多爪牙。
  看来原本预定的十八路英雄酸枣会盟,必然会损失不少,无法凑齐这个数目。
  那家臣又说:“佟高为了对抗会盟,已经决定启用前东郡太守胡轸,率领精兵五千,先行试探。”
  “胡轸?”
  吕布不屑的一笑,说:“那凉州小儿,有何等能耐?不过是我的手下败将罢了,何足言勇?”
  吕布与胡轸,昔日里都是佟高的部下,胡轸跟随佟高的时日比吕布要长,虽佟高收吕布为义子,不过乃是安抚之计,内地里并不十分信任吕布。
  胡轸是佟高身边的老人,无论是领兵,亦或是武艺,全都不如吕布,却多次挑衅吕布,看吕布不起。
  昔日在雒阳之时,吕布便与胡轸不和,两个人曾经大打出手,胡轸便向佟高告状,说吕布多有私心,让佟高提防他等等。
  如今吕布已经离开雒阳,听到胡轸的大名,昔日里的愤恨还是涌上心头,说:“想来……不久便可一雪前耻!”
  他说着,顿了顿,又说:“还有么?”
  家臣回禀说:“主公,除胡轸之外,佟高似乎还决定了一名细作,想要安插在会盟营中,但卑职愚钝,还未查清细作底细。”
  “细作?”
  吕布眯了眯眼睛,说:“再探。”
  “卑职敬诺!”
  吕布说:“关于陈留王的事情,佟高可有什么行动?”
  家臣说:“佟高已经私下里寻得了一名与董侯年纪相仿的少年,静等着会盟开始之后,假传矫诏,声讨联军!”
  吕布听了并不意外,淡淡的说:“我知了。”
  家臣没有再说话,吕布便说:“若无其他事情,仔细去探细作底细,随时回禀。”
  “是,主公请多保重!”
  细作?
  佟高竟然还派了细作,不知是谁。
  张奉听到那两人说完,赶紧屏住,生怕被吕布和他的家臣听到。
  就听得“沙沙沙”的声音,草丛一阵波动,似是那家臣离去了。
  张奉不敢动弹,隐藏在草丛中,一直静静的等了一会儿,耳朵里没听到任何声音,这才狠狠松了口气。
  “呼——”的松出一口气来,然后准备起身离开。
  张奉一站起来,“嘭!”的一声,后背竟然撞到了什么,回头一看,不由“嗬——”的抽了一口冷气,竟然是吕布!
  吕布不知何时,悄无声息的站在了张奉身后,而且贴的极近极近,张奉一起身,立刻撞在了吕布身上。
  张奉吃了一惊,身子一歪,再加上背着的药箱有些沉重,便要摔倒。
  药箱掉在地上,张奉却被吕布一把接住,搂在怀中,说:“抓到了一只……专门偷听旁人说话的小鼠。”
  张奉自知已经被发现,连忙挣扎了一下,蹭了蹭自己的耳朵,吕布专门喜好贴着他的耳朵说话,张奉的耳朵十分敏感怕痒,总觉麻嗖嗖,十分奇怪。
  吕布见他一脸嫌弃,便说:“怎么?你就如此不放心于我,每次都要跟踪?”
  其实张奉并不想跟踪,毕竟他看到吕布上次杀了佟高的人,自然不会再回归佟高,这次招式使纯属巧合,张奉是来采药的,不小心听到了吕布与家臣的谈话。
  张奉想要否认,不过转念一想,便十分淡然的说:“对于一个手刃义父的人,吕都尉可以放心?”
  吕布听他这般说,也没生气,而是将张奉搂紧在怀中,不让他逃跑,轻笑一声,“嘭!”一下子将人按在身后的树干上,大手一抓,并拢张奉手腕,按在头顶。
  张奉吃了一惊,赶忙想要挣开,但力气悬殊太大,只是徒劳罢了。
  吕布面无表情的脸上,稍微露出一个戏谑的笑容,说:“你呢?张太医不也是你义父身边的一个细作么?对于一个总在为主公监视义父的细作,张太医你说,可以放心么?”
  张奉一听,脸色登时僵硬起来,一下惨白无比,嘴唇颤抖了两下,想要反驳,但是竟然无话反驳。
  因为吕布说的都对,他是魏满放在张让身边,监视张让的一枚棋子。
  虽这些时日张让给人的感觉与众不同,仿佛脱胎换骨了一般,但张奉并无有脱胎换骨,他还是一个家奴,一个细作,一个棋子……
  张让和魏满从扣押张济的营帐中走出来,魏满追在后面儿,说:“快再给我看看你的手,当真无事?”
  魏满捧着张让的手,仔细的看了半天,果然无事,虽然药烫,但只是一下子,并没有烫出水泡,只是红了,过了这么一会儿基本已经无碍。
  张让自认为不是一个娇气的人,他虽变成了一个宦官,看起来- yin -柔了一些,但内心并非是个- yin -柔娇气的。
  张让说:“并无大碍。”
  魏满冷声说:“那张济,太不识抬举,不若杀了他,一了百了!”
  张让淡淡的说:“魏校尉之所以令让为张济医治,不就是想利用让改走怀柔策略,安抚张济,恩威并施么?何苦为了这些小事,坏了魏校尉的大计?”
  这如何能算做小事!
  魏满差点把自己的心声给说出口,不过转念一想,不对,这对于恩威并施,招降张济来说,本就应该是小事儿,张让说的无错。
  魏满没成想被张让看透了心事,他还以为张让并不知自己利用他,哪知道张让虽是个石头心肠,却又玲珑心窍,什么都看的透彻的很。
  魏满观察了一下张让的脸色,说:“你……并不记恨我利用于你?”
  张让奇怪不解的看着魏满,说:“让并未有什么损失,若能帮助魏校尉一臂之力,倒也是好事儿,何故记恨?”
  魏满被张让说的哑口无言,也不知张让是有大智慧的人,还是当真太傻,连这些也不计较,不知还能计较什么。
  魏满不想再谈这个问题,便打了个岔,说:“对了,张济的汤药,遣仆役去煎便是,你不要再费那个心思。”
  张让却摇头说:“不然,这汤药中有一味药需要先煎,有一味药需要后煎,工序十分复杂,且都是名贵的药材,若煎不好浪费了着实可惜,还是让亲自来稳妥一些。”
  魏满一听,原有这么多名堂,怪不得方才张济打翻了汤药,张让的脾- xing -有些冷漠。
  魏满便笑着说:“如此,那我便与你一起去煎药,还可以给你打打下手儿。”
  张让并未拒绝,两个人便一起准备去煎药。
  因着营地才刚刚扎好,还未有药房药庐这种地方,所以煎药十分简陋,便拿着药锅,在偏僻的地方生个火,便可以煎熬了。
  魏满亲自抱了一些柴火过来,扔在地上,准备一会儿添柴。
  两个人弄好了药锅,将先煎的药材放进去,静等着一会儿添药,就在此时,突听一丝丝奇怪的声音从营地后方的树林传出来。
  那声音有些奇怪,仿佛是幼兽负伤一般,浅浅的呻/吟着,还带着说不出的哭腔。
  他们煎药的地方十分偏僻,再往前就是后面的树林,只隔着一层军营圈地的围墙,围墙的栅栏空隙很大。
  张让皱了皱眉,站起身来,来到围墙旁边,顺着栅栏的空隙往树林看去,目光似有些奇怪和懵懂。
  魏满正在煽火,见张让靠在栅栏边一直在看什么,便说:“看什么如此专注?难不成这大冬日的,树林里还有野味儿?”
  张让说:“倒不是野味儿,是奉儿与吕都尉。”
  “什么?”
  魏满一听,张奉和吕布?
  这黑灯瞎火的,那两个人跑到树林里做什么?
  魏满立刻起了身,走到这张让身后,顺着栅栏缝隙往外看去。
  他可是习武之人,耳聪目明,这一看,看的当真清晰无比,可不正是张奉和吕布么?
  那二人站在黑漆漆的树林里,吕布将张奉按在树干上,高大的背影几乎将张奉全部遮挡,正兀自亲吻的火热……
  魏满一看,登时怒火冲头,心想吕布这好小子,竟然“策反”自己的人?
  日前便看出这苗头来,没成想竟是真的,不给他点颜色看看,便不知谁是主公!
  魏满这么想着,一撇头,就见张让看的十分专注,不由眼皮一跳,他从未见哪个人,瞧见别人做如此私密之事,还这般专注的。
  眼神专注,却未有半死猥亵之意,反而清澈又坦荡。
  魏满心窍猛跳,他哪知道,张让是因着完全不理解接吻这种事情才会这般。他没有感情,也没经历过这些,不过总是在电视上电影里看到情侣们忘情热吻的画面,十分之不解。
  张让看的有些出神,当即认真且虚心的请教着身旁的魏满,说:“魏校尉,接吻这种事儿,当真如此舒适?”
  魏满:“……”
  作者有话要说:
  【小剧场】
  吕布:小树林里最适合吃野味
  张奉:= =
  魏老板:我也想和媳妇儿去小树林儿
  让宝:▼_▼
 
 
第93章 花心之人
  张让无法理解, 接吻这档子事儿,又不能解决生理需求, 为何电视上和电影里情侣们都要接吻, 而且亲的天昏地暗,看似很享受一般。
  魏满当真是被张让的“不耻下问”给吓着了。
  想他魏满,什么大世面儿没有见过,就算佟高杀入雒阳, 也没被吓坏过。
  而如今呢?
  魏满被张让吓得简直就是——目瞪口呆!
  魏满一时回答不上来。
  张让见他不回答自己, 好像被问住了一样,便有些奇怪, 说:“难不成魏校尉也没有这方面经验?尝听人说魏校尉流连花丛,乃是雒阳有名的风流名士, 还以为魏校尉深谙此道。”
  • 本站(御宅屋)所收录作品均由网友读者自行上传,与本站立场无关
  • Copyright©2018御宅屋 All rights Reserved
点击: